张仲麟:作为民航一线人员,我来解释下南航延误旅客的四连问

来源:观察者网

2024-02-07 08:39

张仲麟

张仲麟作者

民航工作者,民航业评论员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张仲麟】

2024年的春运从一开始就面临着全国大范围雨雪天气的威胁,让返乡之路格外艰辛。

早在1月底春运刚启动的时候,就已经有极端天气的预警,各相关单位也早早开始迎接春运大客流和防寒防冻的双重考验。但显然这次2月初全国各地的冰雪天气大大超过了往年,其严峻情况不由让人想到2008年那个难忘的春运。

2008年广州火车站那堵坚固的绿色人墙成为那次春运的共同记忆

如果说2008年春运中广州是寒潮受灾的风暴眼,今年的春运中湖北及附近地区无疑是受灾较为严重的地方,而武汉成为了中心。从天气预报的降雪和冻雨图中可以看到,安徽、湖北、湖南是本轮冰雪天气的重灾区,而武汉作为九省通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中部地区交通枢纽,又紧邻几个人口大省。几个因素叠加之下,在本轮冰雪天气中武汉这座英雄城市受到的影响也是最大的。

2月3日,中央气象台发布的降雪图

高速结冰、高铁停运、飞机取消,远超预期的极端雨雪天气给正处于春运高峰的湖北带来了严峻的考验。交通运输本质是个“看天吃饭”的行业,而其中航空对天气影响就更为敏感,直接导致武汉天河机场在2月3日晚到现在大量航班取消,其中2月4日是最高峰。

天河机场的现场情况也是让人触目惊心,整个机坪都在大雪封锁之中,飞机和跑道上积了厚厚的雪层,使得机场不得不时不时关闭跑道,等待积雪清除完毕或天气稍有好转才开放跑道。

春运开始以来武汉天河机场航班执行情况一览,可见2月4日是最严重的一天

从塔台拍摄的暴雪中的天河机场

而2月3日晚,南航CZ6513航班由于长时间延误且旅客被困机上6小时上了热搜,使之成为本次武汉机场极端雨雪天气中一个极为典型的案例。

事件发生之后,南航方面发表了道歉公告,将这一事件暂时画下句号。但作为有着丰富航班保障一线经验且经历过大量极端天气和大规模延误的人,我觉得南航事件非常有代表性,也借这个事件说一下今年这个注定有些特殊的春运。

对于南航延误事件这里就不多介绍了,大家有兴趣可以看一下观网的报道。虽然这么说有些职业性冷漠,但是作为一个见识过大量大规模延误的人,在我看来,这个天气条件下南航航班延误9个小时压根不算个事,更大的场面也见过。一年下来不遇到个两三次“不眠之夜”,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干民航一线的,属于司空见惯。

但对旅客来说,可能一辈子也就遇到一次,那感受自然是不一样了。对于极端天气导致的大规模延误中各种背后的故事,旅客也自然是无从知晓,对于他们来说,凭直觉会提出下面几个问题:

1.为什么没法确定什么时候能飞走?

2.为什么其他航班都走了他们不能走?

3.为什么要把旅客关在客舱里6小时?

4.为什么打110警察来了机长不开门?

先说说为啥没法确定航班什么时候能飞走。一个航空公司的航班与飞机安排是极为紧凑和精密的,对航司来说飞机飞在天上就是赚钱,要最大化的利用。通常来说,除非是早上第一批航班,使用过夜停场飞机飞,不然都是需要飞机从前一个出发地飞到目的地——也即下一个航班的出发地——才能执行航班。

因此如果前段航班由于各种原因延误的话,航班自然也没法知道什么时候能走。有的时候如果飞机调配的过来,可以让别的飞机先执行受前段影响延误的航班,而前段延误的航班飞到了后,再补上调配来的飞机原本该飞的航班,甚至如果是基地机场的话,可以调配一架停场飞机来替补。

但是在武汉天河机场这环境下,找个替补飞机来执行航班显然是不可能的,而前段航班由于武汉本场天气原因一时没法飞过来,也就无从知道什么时候能飞了。哪怕飞机来了,由于天气原因能什么时候走,那真就是只有老天爷才知道了,运气好立马好转;运气不好得等天气改善。

当然南航事件的旅客还算幸运,他们的飞机延误了三小时后就到了。但是飞机到了后,他们上飞机了又遇到一个新问题:为什么别的飞机都走了,他们还得原地等着?

首先,机型不一样所满足的飞行条件也不一样,不同机型有着不同的飞行条件。举例来说,大型宽体飞机的起降标准往往比较宽松,但像737和320这种小飞机就比较严格,同样的天气条件,下一个能飞另一个就是飞不了。南航这架飞机就恰好是个A320CEO,属于320中比较老的型号。

其次,其他飞机可能正好在可以飞走的窗口期内,已经完成了除冰并喷好了防冻液,而南航这架飞机在可以走的窗口期里,还得等待除冰车进行除冰。

最后,航线不同情况也不一样,如果航线上正好有无法绕开的恶劣天气,那就算出发地和目的地机场都满足起降标准,依然是飞不了。

而本次南航事件中,旅客们最诟病的一点是,为什么要把旅客在客舱内关上6小时?这首先得从飞机的机坪运控说起。众所周知,飞机起飞是需要排队的,怎么确定飞机排队的先来后到顺序呢?就是以关舱时间为准,飞机上客完毕关舱了之后才进入了排队序列。而具体到冰雪天气需要除冰的话,那就是要在关舱准备要走了之后才能进行除冰作业。有的机场是要飞机排队滑行到指定区域进行除冰,有的是桥位上等待除冰车除冰。

从现场情况来看,武汉机场当时使用的是在桥位上等除冰车进行除冰。因此要走就得排队,排队就得关舱撤廊桥,需要等除冰车进行除冰。一来一回这等的时间就变长了,而且这期间飞机如果重新开舱,那就得重新排队了。更要命的是,之前已经除冰完成准备排队起飞走了,又因为天气条件不满足只能原地等着,结果时间一长超出了除冰有效期又得重新除冰。如果不除冰直接飞呢?多少空难是因为飞机机身结冰所导致的,别小看冻雨的杀伤力啊!

在武汉天河机场进行除冰的南航飞机

而目前飞机在地面上的供电和空调,往往是采用廊桥上所搭载的桥载设备,在飞机关舱撤廊桥之后,桥载设备也和飞机断开连接,无法继续提供电力和空调,飞机转而需要靠自己的APU来提供电力和空调。但飞机的APU需要燃油来运作而且油耗不低,如果长时间等待期间完全靠APU来供应,烧掉燃油的费用是其次,一旦等的时间长了油烧太多了又无法满足飞行所需了。

飞机停靠廊桥期间靠廊桥上的桥载设备提供外接电力和空调,图为配置了桥载设备的廊桥

因此在关舱排队期间,如果时间过长,确实会造成客舱内旅客体感不佳的问题。如果开舱让旅客下飞机,飞机前面排的队就全部白排了,导致更长的等待时间。更何况南航飞机是停在廊桥桥位上,需要人员进行靠桥操作才能完成开舱让部分旅客下飞机,而这又和下一个问题有关。

南航事件中旅客长时间在客舱内等待,让老人儿童身体不适,要求下飞机机组又不同意,由此引发争执,旅客打110报警。旅客称110到场后,机长不开门导致警察无法上飞机,指控机长独断专行。为什么会这样?这里得说一下,南航该客机是停在廊桥桥位上,如果想要开舱门首先得有人操作廊桥进行靠桥后才能开舱门。可以说开不开舱门真不是机长说了算,得有地面人员进行配合。哪怕停在机坪远机位,要开舱门那也是需要有客梯车来才行。

而在武汉机场那天的情况下,廊桥操作人员没法及时响应也是可以预见的。至于南航地服人员和机长没有沟通,在我看来是再正常不过了。机组和机场地服人员是互为过客,相互之间没有手机号码再正常不过。地服人员对接的是当地的航司商务(代办)或者客运部门,而机长要么是通过甚高频叫塔台,要么是和遥远的航司运控中心联系。地服人员想要和机组取得联系,往往是人力口头传达,但在没靠桥的情况下想要取得联系,往往得转好几道手了。

在我看来,南航航班延误造成这个结果多少有些无奈。此类事情在一线基层来说是屡见不鲜时有发生,无非是这次拍了视频形成热搜引起了广泛关注。真要说起来的话,南航在武汉机场保障力量不足(除冰车不够用)、和旅客解释沟通不通畅,进而导致舆情发酵,表明南航在大规模延误的应急处置上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毕竟在我看来,这次发生的都是些非常常见的状况,并不难处理,要知道在我的职业生涯中遇到过的比这还离谱的延误情况有很多。

比较极端的一个例子是多年前我在工作中遇到的。在大规模延误中,一个航班由于延误的时间较长天气也不见好转,航司商务决定将旅客拉宾馆休息去。结果将一飞机的旅客和机组费了老鼻子劲拉到好不容易找到的宾馆休息没多久,又说天气好转能飞了,再把刚到房间没待多久的旅客又拉回机场准备飞走。但好巧不巧,旅客刚到机场重新办好值机,没多久天气又变恶劣了,这下彻底走不了了,于是航班取消第二天再飞,旅客重新拉回宾馆。别说旅客什么感受了,我光是回忆这件事打下这段文字,都已经觉得脑袋里嗡嗡叫了……

其实对航司、机组以及其他地服人员来说,他们比旅客更不想遇到延误。每一个航班的延误和取消,对航司来说都是巨大的经济损失,而对工作人员来说也代表着他们需要加班加点,需要面对愤怒的旅客,需要面对巨大的压力。虽说旅客们往往说自己只是想要个说法,但就一线的经验来说,和旅客们进行解释往往会处于一个“越解释越解释不清”的困局,甚至会有旅客有意无意的曲解工作人员的解释并以此发难。时间一长,有经验的人自然就“做好自我保护措施”,防止“多说多错”。

在南航事件发生之后,民航局的运行提示中就要求航司、机场要进一步提升旅客信息告知工作,提前时间节点,加强共同态势感知,避免出现群体性事件。

将每一个旅客平安送到目的地,是遇到特情时每一个民航人的目标,而在春运这个特殊时段,全力保障旅客们的返乡需求,更是大家全力以赴的目标。对于今年春运期间的极端天气并不是没有准备,但对湖北及武汉来说,这场远超往年的特大雨雪天气显然超乎预期了。如果说往年防寒防冻是80,大家照着120来做准备,那这次遇到的极端天气就是300,远远超出了应对能力。

就比如除冰车,在北方机场数量肯定是充足的,但是在中部、南方机场由于冰雪天气不多准备的数量肯定没北方那么多,一下子遇到每架飞机都要除冰的情况自然是应对不暇,对此只能通过合理安排以及外部支援来满足这一需求。

幸运的是本轮湖北极端天气已经渐渐过去,武汉天河机场也逐渐开始恢复正常运作,将积压的旅客送上归途。但春运尚未结束,武汉天河机场及南航在本轮极端天气中暴露出来的问题,也值得其他机场与航司警醒。

而面对这一波全国多地严重雪灾,我们可以看到所有人都在全力以赴的努力进行应对。当地政府为高速上滞留的车辆提供避寒场所并提供免费的热水和食物;航司和机场努力安置机场内滞留的旅客,并且天气一好转就安排补班航班送走旅客;高铁站开放额外安置点来安置滞留旅客。有些机场是与高铁站在一起组成交通枢纽,机场这边也开设提供暖气的安置点分流高铁站滞留的旅客。

在这场特殊的春运中,所有人只有一个目标:保障好每一个滞留旅客,将每一个旅客尽快送回家。

最后,祝大家春节愉快,阖家欢乐。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小婷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G20外长闭门会意外泄露,“美国已陷入孤立”

澳矿业三巨头:中国经济仍非常强劲,有些行业令人惊讶

中国经济就像自行车,快了什么都好说

中方再谈美国否决:希望个别成员产生良心上的触动

他警告欧盟:在针对中国上多走一步,都会伤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