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赵明昊:“印太战略”与中美地缘政治竞争

2019-10-18 14:26:03

近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问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等东南亚国家,出席东盟地区系列会议,并主持召开“湄公河下游行动计划”会议。蓬佩奥在访问前后,宣布了美国旨在加强与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国家经济交往与安全合作的政策举措,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得到进一步充实。然而,正如印度国家海洋基金会执行主任格普利特·库拉纳所言,特朗普政府试图通过“印太战略”打造新冷战同盟,这对地区国家而言是非常危险的。

“印太战略”逐步成形

2017年11月,特朗普在访问亚洲国家期间正式提出“自由而开放的印太战略”,意欲取代奥巴马政府时期的“亚太再平衡”。2017年12月,特朗普政府发布执政后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再次强调了印太地区对美国的重要性,并将印太地区定义为“从印度洋西海岸至美国东海岸的广大区域,这是世界上人口数量最多、经济最具活力的地区”。

“印太战略”提出以来,特朗普政府不断充实相关政策举措。首先,大力打造美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四国合作机制,涉及外交、经济和安全等领域。这一交流机制目前是司局级,但很可能会进一步提升。有观点认为,美国希望以四国合作机制为基础,逐步打造亚洲版北约。其次,积极拓展美国在印太地区的伙伴关系网络。特朗普政府通过出口先进武器、举办“2+2”对话会等方式,持续拉拢印度,并推动印度“向东行动”,加强与东南亚国家关系。国防部长马蒂斯等还访问越南、印尼等国,将越南称为“天然伙伴”,并表示要帮助印尼成为“全球海洋支点国家”。

此外,在经济领域,美国与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决定共同加大对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的支持力度,带有政府背景的美国海外私人投资公司与日本国际协力银行等机构签署多项合作协定,美澳还宣布建立“面向印太地区的能源伙伴关系”。虽然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就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但不排除美国重新加入此后由日本主导推动的“全面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协定”(CPTPP)。

今年7月底,蓬佩奥在华盛顿出席印太商业论坛时发表演讲,正式提出特朗普政府“对印太地区经济前景的构想”,称美国将扩大在印太地区的贸易和投资,重点围绕数字经济和网络安全、能源资源开发以及基础设施建设这三大领域与相关国家深化合作,并将投入1.13亿美元作为“头期款项”。蓬佩奥在访问东南亚期间,宣布美方计划出资约3亿美元,用以加强印太地区的安全合作。

管控中美地缘竞争

显然,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具有制衡中国影响力尤其是“一带一路”倡议的目的,是美国对华展开全面竞争态势的一部分。8月7日,特朗普总统在与多位美国企业高管和白宫高级幕僚私下交流时,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可能扰乱全球贸易并具有冒犯性”。与此同时,16名美国国会参议员也在8月初联名致信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和蓬佩奥,对“一带一路”表达担忧和不满,信中称“一带一路”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最终由中国主导的世界经济秩序”。

应当看到,美国对华战略正呈现过去40年前所未有的强硬转向,美方已经明确将中国视为自身的最大威胁。正如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教授兰普顿所言,中美关系的经济、安全、外交和人文交流三大支柱变得越发脆弱。美国对华政策似乎正进入“后接触”时期。值得警惕的是,美国政府官员已经开始使用冷战概念评判中美关系。2018年7月,在参加阿斯平安全论坛期间,美国中央情报局东亚任务中心助理副主任迈克尔·柯林斯表示,中国正在对美国展开与美苏冷战不同的“悄无声息的冷战”,试图取代美国成为主导世界的大国。

在这种情况下,要避免中美关系走向灾难性的对抗,需要积极管控两国在印太地区的地缘政治竞争。首先,特朗普政府不应给中国随意贴标签。美国政府高官经常使用“掠夺性经济”“债务陷阱”等词汇描述“一带一路”,并断定“一带一路”会损害相关国家的主权权益,破坏地区安全。这样做或许会制造针对中国的恐慌情绪,但无益于提升美国的竞争力。一方面,美国指责中国给地区国家提供发展资金;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和企业又缺乏向斯里兰卡、缅甸、老挝、柬埔寨等国投资的意愿。过去十余年的现实表明,华盛顿与东南亚地区的经济接触要么是三心二意的,要么带有改变相关国家国内政治体制的目的。

其次,东南亚国家不希望陷入中美对立带来的选边站队困境,它们需要加强与大国之间的贸易和投资关系,但不想招致以往冷战那样的状态。东盟对特朗普政府的政策调整仍感到不安,美国选择退出的TPP,有四个东南亚国家是该协定的成员国。近期,东盟更加担心的不是对中国的经济依赖,而是特朗普政府掀起的贸易战。新加坡最大银行星展银行估计,如果中美两国向对方所有产品征收15-25%的关税,将可能使新加坡2019年的经济增长率从预估的2.7%大幅下降至1.2%。正如新加坡外长维文所言,东盟国家强烈地感受到了贸易战的阴云。

第三,日本、澳大利亚等美国盟友也不希望与中国陷入对抗关系,“印太战略”与“一带一路”并不必然具有零和博弈的关系。美日澳三国推出各自版本的“印太战略”,它们之间具有一定的差异性。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正积极准备在今年秋季访华,正如安倍所说,日中已经进入相互协调的时代。日本方面提出了日中“一带一路”合作的详细计划,包括两国共同支持泰国东部经济走廊建设等。在近日参加新南威尔士大学一场活动时,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也发出了改善澳中关系的信号,他表示,希望两国能够围绕“一带一路”开展合作。

总之,“印太战略”不应成为激化中美竞争的工具,美方也不必用冷战的视角看待中国地区影响力的增强,更不应向那些需要得到外部发展支持的地区国家施加压力。为了维护所谓美国在印太地区的优势地位,将中南半岛或是南太岛国等变为“新冷战”舞台,这是不公平和危险的。中美需要加紧寻求在印太地区开展良性互动之道。

(本文首发于“中美聚焦”,作者授权观察者网转载)

赵明昊

赵明昊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中美聚焦 | 责任编辑:杨晗轶
专题 > 中国论坛
中国论坛
作者最近文章
“印太战略”与中美地缘政治竞争
大国竞争背景下美国对一带一路的制衡态势论析
中美需要抓住90天谈判机遇
“一带一路”无意制造“债务陷阱”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