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赵明昊:超100000人死亡,特朗普制造的“死亡陷阱”够埋吗?

2020-06-01 08:20:48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赵明昊】

根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实时统计,截至北京时间6月1日5时32分(美东时间5月31日17时32分),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1784824例,累计死亡病例104232例。

然而,对于美国总统特朗普而言,这一情况似乎并没有让他感到愧疚。近日特朗普在其推特上写道,“如果我没及早做好我的工作,美国可能已经失去了150到200万生命,而不是现在的10万多(看似不会再增加)。”显然,特朗普在看待疫情问题时,将美国死亡人数的基线设置在上百万人的水平上,并借此吹嘘自己的抗疫政绩。

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将自己视为精明的“交易者”,他或许的确擅长于诿过卸责的“数字游戏”,但他面对疫情死亡人数问题所表现出的算计实在令人不齿!这绝非简单的、冰冷的数字问题,在数字的背后是一个个曾经鲜活的美国人的生命,以及这些逝者的家庭所承受的巨大伤痛。

在美国疫情死亡人数突破10万关口后,《纽约时报》用4个整版刊发了1000个死于新冠肺炎的美国人讣告,用简单但令人动容的词句描绘这些亡者。在导语中,《纽约时报》写道,“数字不可能全面衡量新冠疫情对美国的影响,不管是病人的数量、被打断的工作还是戛然而止的生命……”

图片来源:新华网

无视预警、反应迟缓

短短数月,作为头号超级大国,美国成为全球疫情感染者和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时至今日,无论特朗普政府如何攻击中国,白宫都必须要为美国的这场悲剧承担责任。正如美国《波士顿环球报》刊发的评论所言:“许多痛苦和死亡的来临本可避免。总统的双手沾满了鲜血。”特朗普面对疫情的淡漠、无知和反应迟缓是难以否认的。

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今年1月初白宫就收到来自多方面的预警。

1月3日,中国开始向美国政府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此后中美两国疾控中心进行了多次沟通。

此外,美国国务院传染病学家和美国国防情报局下属国家医学情报中心在1月上旬向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提交报告称,新冠疫情将蔓延至美国并可能成为“全球大流行病”。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阿扎(Alex Azar)在1月18日和1月30日曾两次给特朗普打电话,强调这场疫情的严重性。

总统高级顾问纳瓦罗则在1月29日向特朗普提交备忘录,称疫情或导致全球多达50万人死亡,造成数万亿美元经济损失。

然而,当时集中精力应对“弹劾危机”的特朗普完全无视这些预警。在2月份,他继续淡化疫情的威胁。在白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坚称疫情在美国蔓延的风险“非常低”,而疫苗研发“进展迅速”,美国已经做好一切应对准备。

如今看来,特朗普的这些表态不仅仅是在贩卖谎言,而是在制造“死亡陷阱”。实际上,在抗疫物资储备等方面联邦政府根本就没有做好什么准备,而在今年年底前成功研发疫苗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过分自信且尊崇直觉的特朗普对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等专业人士的意见嗤之以鼻。白宫还一度要求这些专家不得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接受媒体采访。在白宫举行的记者会上,特朗普多次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等媒体记者发生激烈争执,他甚至在难以回答媒体诘问的情况下愤然离去。

直到3月中旬,特朗普才同意采取“社交疏离”等措施,但为时已晚。安东尼·福奇批评特朗普政府对疫情应对迟缓,称如果美国在2月就采取相关措施,就能够避免更多美国人在疫情中丧生。

图片来源:NBC新闻

操弄政治、拼命甩锅

特朗普非但没有为应对这场大规模流行病做好准备,反倒把精力用于借助疫情因素操弄政治,不遗余力地四处推卸责任。

特朗普政府首先向奥巴马政府“甩锅”,称后者没有给其留下充足的国家储备物资。实际上,奥巴马政府已经为增加这类物资制定了详细计划并建立相关机制,恰恰是特朗普上台后就将其取消。此外,奥巴马时期的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曾专门设立应对全球大流行病的部门,并进行了相关演习。但是,特朗普执政后很快将这一部门撤除。

特朗普指责民主党人士刻意夸大疫情的严重性,称后者利用疫情对其进行攻击。2月28日,在南卡罗来纳州的一场竞选集会上,特朗普称民主党将新冠病毒政治化,疫情不过是“民主党的骗局”。

然而,这些政治操作根本无法掩盖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失误。据统计,在意大利成为疫情中心后的几周,美国继续允许14万旅客从意大利入境美国,还允许欧洲其他国家的170万人入境。

此外,联邦政府与州政府之间围绕疫情应对产生的矛盾也十分突出。马里兰州州长拉里·霍根(Larry Hogan)通过其韩裔妻子的关系,从韩国采购检测试剂盒等物资,这批物资到达机场后,他专门派国民警卫队和州警察负责押运,以防止物资被联邦政府抢走。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特朗普政府居然还从法国、德国等西方盟友那里抢夺抗疫物资,并且试图从国外公司购买疫苗研发的专属权。

有法国评论人士指出,新冠病毒疫情为本就矛盾重重的跨大西洋关系开辟了一个“新战场”,美国的自私主义暴露无遗。

面对美方将原本为德国警察提供的口罩等物资抢走,愤怒的德国柏林州高级官员将之称为“现代海盗行为”。

加拿大则是美国“现代海盗行为“的另一受害者。加拿大安大略省省长道格·福特(Doug Ford)称美国政府扣留该省向美国3M公司订购的500万个口罩。他斥责道,面对疫情这个新的敌人,加美两国都处于战争之中,但美国却要对自己最亲密的盟友切断供给。

特朗普政府面对疫情的低劣表现引发了来自美国内部的广泛批评。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达尼·罗德里克(Dani Rodrik)称,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在应对这一危机时显得无能、笨手笨脚、自我膨胀。《纽约时报》则将特朗普政府的疫情应对称为“史诗级的失败”。前总统奥巴马更是打破美国卸任总统不公开评价现政府的政治潜规则,直言特朗普政府对疫情的应对是“一场混乱的灾难”。

图片来源:CNN

大选年难逃清算

显然,美国疫情的快速蔓延以及死亡人数突破10万,与特朗普政府的渎职无能脱不了干系.无论白宫怎么向中国“甩锅”,都无法掩盖其罪责。当越来越多的美国人遭受疫情威胁之际,特朗普以及国务卿蓬佩奥、总统高级顾问纳瓦罗等人却忙于攻击中国、施压世界卫生组织。随着美国总统大选日益临近,美国政客的这些做法说到底还是为了推卸责任,进而摆脱美国民众对他们的责罚。

出于选举考量,特朗普政府不顾疫情形势进一步恶化的风险,从4月中旬开始就拼命要求各州重启经济。对此,美国公共卫生和医学专家发出警告,在条件未成熟的情况下过早重启经济,会令美国面临二次疫情爆发风险,后果将非常严重。未来一个时期,美国的疫情死亡人数很可能会继续攀升。可以说,为了挽救经济颓势进而争取更多选票,白宫正在进行一场豪赌。

实际上,特朗普及白宫高官并不是不清楚疫情的严重性,但却选择铤而走险。

5月初,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披露称,白宫新冠肺炎工作小组的内部报告显示疫情爆发地已从美国的沿岸大城市向中西部内陆地区转移,田纳西州、肯塔基州等地的病例仍在激增。近日,在佛罗里达、德克萨斯等州,新增病例人数已经显著上升。

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威廉姆·弗雷(William Frey)的研究表明,目前有80%的美国人居住在新冠病毒广泛传播的县,数百万美国人面临威胁。考虑到偏远社区和县的医疗条件相对较差,下阶段疫情带来的死亡率或许会更高。

总之,疫情形势的恶化及其导致的美国经济严重下滑,将不可避免地危及特朗普的连任前景,美国国内要求对特朗普政府进行调查和清算的声音日益强烈。

当然,这场悲剧最大的受害者是美国普通民众,他们正在为特朗普政府的傲慢和无能付出沉重代价,他们中的很多人或许等不到投出自己选票的那一天。

正如《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保罗·沃德曼(Paul Waldman)所呼吁的,面对“特朗普的灾难性失败”,不能再假装特朗普适合当总统了,不要让共和党人逃脱对这场灾难的道德责任!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赵明昊

赵明昊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作者最近文章
超100000人死亡,特朗普制造的“死亡陷阱”够埋吗?
“印太战略”与中美地缘政治竞争
中美应努力寻求“再接触”
大国竞争背景下美国对一带一路的制衡态势论析
中美需要抓住90天谈判机遇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