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郑若麟:“黄马甲运动”与“反犹主义”——必须理解的欧洲“癌症”

2019-03-05 07:40:20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郑若麟】

早在法国“黄马甲运动”初起时,我就曾撰文分析指出,这是法国大革命以来爆发的首场“极右翼”革命;说这是一场“极右翼”的革命,当然是因为这场运动事实上获得了极右翼选民的强烈支持。但令局外人倍感蹊跷之处,是这场“极右翼”革命却同时也得到了“反全球化”的极左翼法国民众的支持和联手……这正是这场革命极其特殊的地方。

为了回应轰轰烈烈的“黄马甲运动”,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并正在实施一场全国性的“大辩论”,试图以全民参与的大辩论来向抗议民众解释他上台以来的各项政策,以缓解矛盾并求得民众的理解和支持。“大辩论”得到了法国主流媒体的充分报道,似乎取得了一定的进展。然而“黄马甲运动”在上周末却依然继续。事实证明“大辩论”并没有真正回答和解决“黄马甲”提出的种种问题,其中最为尖锐的如“马克龙下台”、“RIC”(公民倡导、提出的全民公决)、重建法国金融主权等均被回避了。

“大辩论”之所以没有达到预期的作用,原因非常简单:“大辩论”显然是对“黄马甲运动”用错了药!因为它回避了这场运动最本质的因素……“大辩论”仅仅在“姿态”上赢了一着小棋。仅此而已。

正如法国左翼学者艾玛纽·托德(Emmanuel Todd)不久前就“黄马甲运动”一针见血地指出:“坦白的地说,我怀疑马克龙在智力上能够理解正在发生的事……”

“大辩论”并没有使“黄马甲运动”停止,当地时间2019年2月16日,法国巴黎迎来了第14轮“黄马甲”示威(@东方IC)

这场受到极左翼民众支持的“极右翼”革命最本质的因素,就是其“反犹性质”。对于法国政坛来说,是一场强烈的地震。众所周知,在法国和欧洲,“极右翼“在法国主流媒上往往意味着“反犹”。而“反犹”则因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原因,在法国和欧洲永远会遭到主流媒体主导下的舆论的强烈反对。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黄马甲运动”本身从一开始就具有强烈的“反犹”色彩,其特征就是“反马克龙”——部分极右翼示威者明确地将法国政权视为犹太金融资本的“傀儡”、反媒体——媒体同样被示威者视为资本所控制的舆论工具、当然包括反金融资本本身……但这一“反犹色彩”在开始时被法国媒体有意识地忽略了。

然而这几天正在进入第十四周的法国“黄马甲运动”突然被主流媒体指控“反犹”,显然是事出有因的;这也是我们理解这场运动的一个关键因素。

过去我们看到在西方社会经常会发生种种运动,往往示威过后似乎政权依然稳如泰山。于是这令很多民众、甚至包括部分学者,认为西方的政治体制有着“排泄不满情绪的合法合理渠道”,因而从总体上来说是“民主”的,政权与民众不是处于绝对对立状态的。确实,在过去的绝大多数民众运动中,往往是左翼冲击右翼,往往是某个专门的、特殊的诉求在引导着民众。包括著名的法国68年5月风暴等。

但惟独这一次具有完全不同的性质。这一次是左右翼、极左极右翼等共同联手的一场反对政权、资本和媒体这统治着西方的真正的三大权力的一场革命。原因恰恰是战后半个多世纪以来能够解决西方社会问题的种种左右翼政策都已经完全失败。

这次“黄马甲运动”将斗争的矛头直接对准了西方民主选举体制本身,而其中“反犹”则是起着某种“导火索”的作用的。应该指出的是,在西方始终存在着一股强大的“反犹”势力——这种势力往往被冠之以“阴谋论”的帽子。这股势力往往认为正是“犹太势力”控制着西方的政权、资本和媒体……

所以,当“反犹”问题凸显出来后,可以说“黄马甲运动”已经到了转折点,对“黄马甲运动”的镇压已经迫在眉睫。2月16日,法国著名犹太裔“哲学家”阿兰·芬凯尔克罗(Alain Finkielkraut)来到巴黎蒙帕那斯地区,当时“黄马甲运动”正在这里进行示威;当他们突然发现芬凯尔克罗时,一批愤怒的年轻示威者便冲着芬凯尔克罗大喊起来,主要是骂他“肮脏的犹太复国主义者”、“巴勒斯坦”、“滚回以色列去”、“法国是属于我们法国人的”……等等。

这一下子激起了舆论的轩然大波。在法国二战之后,犹太人问题一直是一个极端敏感的问题。法国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就通过了“盖索法”(Loi Gayssot),明文规定“反犹”与“种族主义”一样被归入违法行为。法国通过这条法律镇压了诸多“反犹”行为和人士。于是,反犹便开始逐渐向着“反犹太复国主义”(Antisionisme)方向发展。

“反犹太复国主义”是这次“黄马甲运动”中的极右翼和极左翼民众的一个共同口号。早在运动早期就曾出现过某种迹象:一位著名的反犹作家埃尔维·利森(Hervé Ryssen)在12月6日出版的《巴黎竞赛画报》上成为“封面人物”的“意外事件”……

芬凯尔克罗事件一爆发,法国政界、舆论界立即做出强烈反应。从总统马克龙开始,几乎主要政治家都人人表态反对“黄马甲”的“反犹行为”。政府甚至出面组织了一场支持芬凯尔克罗的“反示威”游行。一场“反黄马甲运动”的运动正在掀起。

当地时间2019年2月19日,法国巴黎,当地民众参加对抗反犹太主义集会,抗议反犹仇犹行为。(@东方IC)

但从另一方面,“黄马甲运动”也在反击。由于芬凯尔克罗在接受诸多电视媒体采访时多次提到著名“反犹”学者阿兰·索哈尔(Alain Soral)和他领导的网站“平等与和解”网站,将“反犹”与“反犹太复国主义”相提并论,“平等与和解”网站也公开提出诉讼,抗议芬凯尔克罗将“反犹太复国主义”等同于“反犹主义”。

法国法律目前禁止“反犹”,但却并不禁止“反犹复国主义”。“平等与和解”网站认为,前者是对一个种族的歧视,而后者仅仅是对以色列的政策的反对,两者存在着本质上的不同。在芬凯尔克罗事件爆发后,有一位法国国民议会议员提出要修改法律,将“反犹太复国主义”等同于“反犹主义”。但这一提议甚至连总统马克龙都认为“不是一个好的解决办法”,因为这将会使“反犹主义”更趋于激化,会引起更多的本土法国人的不满。两者之间的斗争显然将会在今后几天、几周趋于激化。

“黄马甲运动”发展迄今,其反体制、以及某种“反犹”的特性,已经逐渐展现。运动参与者往往期盼的是回到戴高乐时代的法国,他们认为那个时代才是“民主的法国”……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今天法国历史实质上走到了一个转折点:无论法国朝哪个方向发展,都将不可避免地引发一场重要的动荡。

郑若麟

郑若麟

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曾常驻巴黎二十余年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雪莹
作者最近文章
“反犹主义”:理解“黄马甲运动”最关键的一把钥匙
想看清真实的西方,既不能踮脚,也不能跪着
“黄马甲运动”是欧洲历史的转折点?
“黄马甲”是纯粹自发的民粹运动?你错了
西方资本集团内斗白热化,中国能识破其本质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