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郑若麟:世界上有两个中国——西方媒体上的和现实中的

2019-10-29 07:25:11

【文/ 郑若麟】

当今世界上有两大现实:西方媒体上的(虚拟)现实,与世界实际上正在发生的真正的“现实”;两者之间有时相距甚大。这是我在法国二十多年的记者生涯中一个非常深刻的认识:法国媒体正在法国民众的头脑中蓄意塑造着一个有别于“现实”、被我称之为“媒体现实”的现实;而且这个“媒体现实”正在取代真正的现实,甚至正在进入历史、改变历史。

法国前总统希拉克不久前与世长逝。法中两国媒体都发表了大量纪念文章。然而,细心读者立即发现,在两国媒体上明显地存在着”两个希拉克“:法国媒体上的希拉克是一位“亲日总统”,一生四十多次访问日本,酷爱日本相扑运动。法国电视台反复播出希拉克生前观看相扑比赛的画面。法国民众根本不知道希拉克其实更热衷东方的另外一大文明:中华文明。因为法国媒体、尤其是影响最广泛的电视媒体几乎只字不提希拉克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挚爱与认知。于是,在“媒体现实”中,存在着两个希拉克:一个是法国媒体上热爱日本的希拉克;另一个则是中国媒体上的热爱中国的希拉克……

在法国媒体的报道中,希拉克对日本文化情有独钟

同样的或类似的现象也存在于其他领域。法国对中国西藏、新疆的报道,或今天对正在发生骚乱的中国香港的报道,都与中国的现实世界有着极大的差异,给人的感觉就是:世界上存在着两个“香港现实”、两个西藏、两个新疆……甚至两个中国“现实”!

我们都知道,香港骚乱过程中有一位女士伤了一只眼睛。法国媒体大报特报,刊登了一系列故意蒙上了一只眼睛的一大批香港抗议者的照片,并撰题为“以眼还眼:抗议者揭露香港警方暴力执法”,试图灌输给读者一种印象,即香港警方正在滥用暴力。事实上这位女士的眼睛很可能是其同伙误伤的。正因为此,伤者甚至没有起诉香港警方。但我们可以想象一下,二十年后、甚至更长的时间以后,当我们的后代试图从法国媒体上来重新寻找香港骚乱的历史真相时,他们很有可能就真的以为,“香港警方滥用暴力”就是今天香港的现实。法国和西方媒体事实上围绕着这位伤眼者正在“创造着”一个“媒体现实”。

事实上我们几乎可以在每一个重大历史问题上都能够发现这类“媒体现实”现象。过去我们以为西方媒体是“自由的”,因而传递的当然是真实的信息。因此,当我们看到我们生活其中的中国现实与西方报道的“媒体现实”不符时,我们甚至宁肯相信西方的“媒体现实”,而认为我们生活其中的现实可能只是“局部现实”,西方报道的“媒体现实”才反映了中国的整体现实。然而我们今天已经发现,甚至在报道西方本身时,西方“自由的”大众传媒也有一套自己的“媒体现实”,与真正的生活中的现实相距甚远。

事实上,示威者遭到枪击而瞎眼的现实确实发生了,但不是在香港,而是在法国。法国“黄马甲运动”因其“革命性质”而遭到严厉镇压。警方动用了一些导致严重后果的镇压武器,已经造成一些示威者失去了眼睛和手。“黄马甲运动”著名领袖Jérome Rodrigues就被橡皮子弹直接击中一只眼睛而导致失明。据不完全统计,已经有26名黄马甲示威者因同样原因而瞎了一只眼睛。但是,在法国媒体上,这一真实的“现实”却被“媒体现实”轻轻地虚饰过去了。一方面拼命放大香港伤眼的“媒体现实”,另一方面悄悄弱化法国26个伤眼的真正现实,历史就这样被篡改了……

“黄马甲运动”著名领袖Jérome Rodrigues被击中眼睛导致失明

法国大众传媒甚至通过制造“媒体现实”,在“改变”着历史的进程。我曾在法国报道过四次总统大选。2012年我应法国电视“世界五台”(TV5 Monde)之邀,以一个“外国记者”的身份,采访一位法国正式总统候选人。通过这次采访,我认识到,法国总统候选人与选民之间存在着无法绕过的媒体;法国选民选出来的实际上只是“媒体候选人”:媒体支持的候选人才有可能被选上。“媒体现实”实质上正在改变着历史的进程。

在法国,任何总统候选人都必须得到五百名民选官员的签字支持、并获得宪法委员会之批准,才能正式列入候选名单。很多法国政治家、甚至包括一些前总理,都因无法得到足够签名而无法成为总统候选人。法国“世界五台”邀我采访的总统候选人雅克·舍米纳德(Jacques Cheminade)却在1997、2007和2012年三次获得五百民选官员签名支持而成为正式法国总统候选人。这证明,舍米纳德在面对面对话时成功说服对方,把自己拥有的神圣签名给了他。

但在法国媒体报道中,舍米纳德却是一个……“疯子”,他疯到要“工业化月球”!通过媒体来了解舍米纳德的法国选民当然不会选一个“疯子”做总统。因此,在1997和2007年舍米纳德得票率都是最低的。我下了一番功夫研究后发现,舍米纳德的政治口号是“反对华尔街和伦敦金融城”。所谓“工业化月球”的说法实际上源于其竞选纲领中的一个倡议:当选后将在联合国安理会倡议,将所有国家军费集中起来,开发月亮,既可保障和平、又可造福人类。这样一个比较天真的计划,到了法国媒体的口中,便变成了“工业化月球”的疯子……

我当时以为我对舍米纳德的采访将能够“恢复”其本来面貌。然而我太天真了。我的采访经过电视台主编剪辑后完全没有改变舍米纳德的“疯子”形象。2012年舍米纳德依然是得票最低的总统候选人,仅0.25%。这一事例使我顿悟,媒体不仅在“创造着”一个现实,而且在改变着历史进程。因为舍米纳德现象同样存在于所有候选人身上。法国选民选出来的其实只是一个“媒体候选人”而已,与真正的现实中的候选人是存在着很大差异的……

西方“自由的”媒体为什么要虚拟一个“媒体现实”、通过这个“媒体现实”来改变历史记载、甚至影响历史进程呢?这是另外一个研究话题了。西方媒体确实是选举体制中的一个巨大的权力,与行政权和财团(资本)共同形成西方选举民主体制中的三大权力。问题是,媒体这个巨大的权力被掌握在谁的手中呢?它所制造的“媒体现实”又对谁有利呢?答案是不言而喻的……所以,资本(财团)才是西方的真正主人。

【本文编辑版发布于10月28日《环球时报》,作者授权观察者网全文发布。】

郑若麟

郑若麟

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曾常驻巴黎二十余年

分享到
来源:作者赐稿 | 责任编辑:小婷
作者最近文章
西方媒体自由而真实?20多年驻法经验让我震惊……
17年前,我在爱丽舍宫听希拉克谈“中国第一论”
旅法二十多年,让我看到明天的胜利在中国
向西方介绍中国,一定要尽可能详尽地介绍中国共产党
中美冲突将会是“中兴”模式还是“华为”模式?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