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郑若麟:划分今天世界两大阵营的不再是意识形态,而是全球化

2019-11-08 07:03:07

进博会主宾演讲、豫园夜游私宴、40亿欧元主权债券、《中法关系行动计划》……

此次法国总统率团访华,从政治到经济,中国都给予了高规格待遇,也让外界猜测中法关系急剧升温背后的全球格局会有怎样的变化。对此,观察者网专访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曾常驻巴黎二十余年的郑若麟老师,解读中法关系和全球变局。

11月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同法国总统马克龙会谈。这是会谈前,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广场为马克龙举行欢迎仪式。新华社记者 李学仁

【采访/观察者网 小婷】

观察者网:此次进博会,法国是主宾国之一,同时马克龙还要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从这几天的行程来看,不论是进博会还是国事访问,中方对马克龙的待遇都非常高,中国为什么如此重视马克龙此行?

郑若麟:中国重视马克龙这次访问,是有比较深刻的原因。首先当然是进博会首次迎来一个经济大国、特别是欧盟的两个轴心国家之一的法国出席,这可以说是为上海的进博会站台,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支持,这是一方面。

第二,因为法国现在的地位确实有所不同,英国脱欧以后,法国就成为五个常任理事国中唯一拥有否决权的欧盟国家,而且还是一个核大国。而马克龙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到中国来访问,并且表示要加强与中国在各方面的合作,这也是对中国的一个明确支持。

第三,我们应该看到马克龙这次来访,在政治议题、经济议题上都是带着内容来的,随行有40多位企业家,准备和中国加强各方面的合作,当然这其中也有考虑法国和中国贸易是处于逆差状态,他当然想卖更多的东西给中国,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另一方面,法国也看到了美国已经正式提出要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美国不但和中国在打贸易战,也和欧洲打贸易战。尽管从很多意义上来说,法国是美国的盟国,但显然法国目前是站在特朗普领导的美国的对立面的。对于中国来说,在这种背景下加强与法国的交往,从战略上讲是非常合适的。

再加上从以往中国跟欧洲人打交道的经验上,我们已经明白,对欧洲国家领导人一定要在形式上做到极致。因为欧洲作为一个古老文明,他们非常讲究礼仪上的一些含义,所以这一次习近平主席不但三次与马克龙共进晚宴,其中有一次还是私宴,而且从礼仪上给予马克龙几乎是最高待遇,有点像2017年特朗普来中国时的待遇,我们还记得当时中美两国元首一起参观了故宫,这次习近平主席和马克龙一起参观了豫园,一起进行了一次私人宴会。这些都是对这位来自法国的客人的高度重视,具有很强烈的象征意义。

11月5日晚,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在上海豫园会见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夫人布丽吉特。 新华社记者 刘彬 摄

观察者网:在两国领导会见当天,中国在巴黎定价发行40亿欧元主权债券,支持巴黎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中国选择在巴黎发行欧元主权债券,有哪些考虑?

郑若麟:这次在法国由巴黎定价发行中国主权债券,具有非常重要的象征意义。中法、中欧之间的经济关系正在密切加强,这给外界一个信号:中国要和法国打造一个更加密切的经济、金融合作关系,打造一个更加坚实、稳固的双边经贸关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对欧洲其他国家肯定是一个鼓励。

据报道,这是中国政府15年来第一次发行欧元主权债券,而且规模很大,获得了相当大的成功,我们发行40亿,申购金额达到了200亿。我相信这给欧洲其他国家传递的信号是非常明确的,就是马克龙对中国采取了一些友好的、特殊的握手政策,而不是掰腕子政策,那么中国就会适当照顾到法国的利益。我相信这个信息传递出去,会对中国改善与整个欧洲的关系起到很大的作用。

观察者网:眼下的欧洲,英国陷入脱欧,德国默克尔即将退休,欧洲的希望似乎又落在了法国身上。中国此时加强和法国的联系,从整个中欧关系的长远角度来看,有什么考虑?

郑若麟:法国历来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国家,9月份马克龙在法国驻外使节年会上有一个内部讲话,他说的非常清楚,整个世界可能正在经历西方霸权的终结时代。他提到的这个西方霸权主要是指18世纪文艺复兴以后的法国霸权,19世纪工业革命后的英国霸权,以及20世纪以后打赢两次世界大战的美国霸权。其中他提到,法国霸权是建立在思想领域。

我们也知道,法国戴高乐将军是西方主要大国中,第一个与中国建立全面外交关系的国家领导人,戴高乐此举打破了当时美国对中国的全面封锁。今天马克龙在中美全面贸易战的背景下,坚持他的承诺,一年来一次中国,而且带来了与中国加强经贸合作的强烈愿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对法国确实应该另眼相看,这个民族与其他西方国家有所不同。某些法国人是有着脊梁骨的,他们愿意昂起头来做一个大写的、独立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与这些法国人应该加强交往。

当然,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马克龙的一个顾问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特朗普提出了好的问题,但是他的解决办法却是坏的。也就是说,法国也认为,特朗普提出的一些问题,比如说中国不够开放,中国贸易老是顺差,以及中国在技术转让方面的一些特殊要求,这些都是有问题的,但用贸易战这个解决办法是行不通的,所以马克龙要用握手的办法,用加强贸易的办法,来解决法国和中国的贸易逆差问题。

从中国的角度来说,中美贸易战打到今天这样的一种程度,欧洲有意加强与中国关系的任何举措,应该说都是有一定积极意义的,所以我们要加强与法国的关系,更何况英国脱欧以后,法国将成为欧盟内部最重要的国家之一。法国本来就是世界第五或第六大经济体,再加上法国在科技领域也还是一个大国,比如核电、大飞机,包括汽车领域,以及农业方面等等,法国都有它先进的一面,加强与法国合作,我们还是在与一个科技领域有着比较强大实力的国家合作,这对中国必然是有好处的。

最后一点就是法国毕竟在欧盟,在对俄罗斯、对美国,甚至包括对印度(别忘记法国和印度是有军火交易的),都起着相当大的作用。虽然法国只有6700万人口,被某些中国战略学者认为是一个小国,或者是一个不知道自己是小国的小国,但我是不认同这种看法的。我认为法国在今天的世界上还是一个重要的大国,法国在经济、科技领域依然有很重的分量,更最重要的是,法国在思想领域、精神领域依旧占据高地,一些杰出的法国领导人有时候是会打出一些出人意料的牌的,这次马克龙来华访问是否正在打出一些令人震惊、会在历史上留下痕迹的牌,现在下断语稍早了一点,但是我希望他正在打这样的牌。

观察者网:但其实今年法国的日子也不好过,黄马甲运动至今仍在继续,再加上欧洲政治和经济都处于下行阶段,法国有可能重新成为欧洲的领头羊吗?

郑若麟:确实,法国目前面临的困难,应该说是非常严重的,我曾经也说过,法国到了历史的一个转折点。法国从十八、十九世纪一度是世界两霸之一,后来成为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拥有否决权,而且是个核国家,这些都是法国在全球走到巅峰时的成就。现在法国确实正在走下坡路,而且走得还相当急,各个领域都在急剧的衰退。

在这种情况下,法国是否还能成为欧盟的一个重要国家?至少到目前是肯定的,因为它的历史地位摆在那里,刚才我已经多次强调法国是欧盟28个国家(英国离开以后就是27个国家)里唯一的常任理事国,而且是核大国,这样的国家能够不重要吗?

其次,法国和德国结成了欧盟轴心,确保了法国在欧盟内的核心作用,尤其是我们不要忘记法国在政治领域的智慧是超群的。法国前总统吉斯卡尔·德斯坦曾经主持制定了欧盟宪法草案,如何在欧盟这样一个政治实体中体现西方民主的多数意愿,他想出了一个双重多数制,一个议案投票赞同的国家数超过半数,而这些国家所代表的人口数也超过半数,这个议案就可以通过,这就是双重多数制。我们可以看到,在政治体制设计上法国人的别出心裁,更不要说西方今天的一些政治体制都是建立在法国一些思想家,像孟德斯鸠、卢梭提出的构想上,到了今天,法国在政治领域还在起着这样的作用。所以法国衰退是一个事实,走下坡路是一个事实,但法国还有她的某些优势,这也是一个事实。

11月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同法国总统马克龙共同出席中法经济峰会闭幕式。这是习近平在中法经济峰会闭幕式上致辞。新华社记者 燕雁 摄

观察者网:在会见马克龙时,习主席提到“中法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东西方文明代表”,您在法国二十多年,从东西方文明的角度来看,中法两国在合作中该如何求同存异?

郑若麟:老实说,我对中法求同存异加强合作的未来前景不是特别乐观。马克龙这次虽然采取了一些友好的态度和做法,但是法国的舆论并没有因此而产生真正的而变化,法国的《世界报》在马克龙来华时,专门刊登一篇有关中国的负面报道,说中国一家银行在法国洗钱,刻意对马克龙访华泼污水。法国的一些电视台在讨论有关中国的问题时,也是念念不忘地拿出香港问题、新疆问题、西藏问题来泼污水,一定要把中国说成是一个邪恶的国家,甚至有些人把中国的一些新技术发明,比如脸部识别系统,一定要说成是监控民众的技术手段。有些说法荒诞到令人无法想象。

之所以法国会有这样的舆论存在,一些媒体会对中国采取一些不客观的报道,主要还是对中国的发展模式、中国走的道路、中国文明可能对他们带来的冲击和影响持有怀疑态度。这应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研究,东西方如何才能和而不同、和平相处,我认为这个话题可能需要半个世纪来研究,才能找出一个可行的方案。

因为西方有一个非常严重的缺陷,就是以己度人,他们自己的文明具有一神教文明的特征,非我族类就是异教徒,就要被消灭;而且西方人称霸世界300年,因为他们比世界其他文明都要强大,他们就称霸世界,欺压别的国家,而且总是担心别人一旦比他们强大了,也会像他们一样来欺压别人,但是他们忘了,有些人、有些文明跟他们是不一样的。

观察者网:中美贸易战期间,马克龙一直呼吁要“停战”,并反对“美欧同盟”。马克龙为什么选择了中国而不是美国?

郑若麟:其实马克龙多次想选择特朗普的,但是特朗普并不接受。马克龙和特朗普走不到一块儿,最关键的一点是因为马克龙支持全球化,特朗普反对全球化。

马克龙之所以“选择”中国,原因非常简单,就是因为中国在一个重要问题上跟他站在一起,就是全球化。中国支持全球化,明确站在全球化的一边,在这种背景下,马克龙只能跟中国站在一起。

我多次在各种场合说过,今天的世界早已不是以意识形态划分,不然人们不会觉得奇怪,东西方阵营怎么变得四分五裂?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斗争怎么变得奇形怪状,甚至于看不见?我们也就无法解释,为什么特朗普在和中国打贸易战的时候,也不停地对欧洲打冷拳踢冷脚,有时候踢的还挺重,就是因为今天的世界,意识形态也好,国家利益冲突也好,文明的冲突也好,都让位于一个词——全球化。

全球化是划分今天世界两大阵营的最根本因素。我此前在接受观察者网采访时也谈到,当今世界形成了支持和反对全球化的四大力量板块:占据主导地位的跨国金融资本,正在反抗的各国产业资本,另外还有伊斯兰世界,以及以中国为代表的第三世界新兴经济体。我们现在已经非常明确地看到,产业资本反对全球化,而跨国企业幕后的金融资本支持全球化。在这种背景下,马克龙选择了加强与中国的关系。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郑若麟

郑若麟

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曾常驻巴黎二十余年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中法关系
中法关系
作者最近文章
划分今天世界两大阵营的不再是意识形态,而是全球化
西方媒体自由而真实?20多年驻法经验让我震惊……
17年前,我在爱丽舍宫听希拉克谈“中国第一论”
旅法二十多年,让我看到明天的胜利在中国
向西方介绍中国,一定要尽可能详尽地介绍中国共产党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