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郑若麟:拜“汉学家”所赐,法国民众对中国疫情认知处于畸形状态

2020-03-10 07:30:01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郑若麟】

中国爆发新冠病毒疫情以来,法国从官方到民间对中国罕见地表现出一种强力支持的氛围,这是我多年来没有见到过的、令人感动的一幕。

然而,法国的某些“汉学家”和媒体却一如既往地对中国表现出强烈的“仇恨”和“鄙视”态度,一如既往地以虚假信息来蓄意欺骗法国普通民众,一如既往地以他们手中掌握的舆论权力,来打击两国民众之间在非常时期表现出来的非常友好的姿态,使中法之间的本来非常良好的互动,特别是法国民众有可能对中国产生的好感,再度因他们一如既往地否定中国之一切,而陷于相互误解、曲解甚至不解、反感的地步。

中国驻法大使馆前不久不得不发表声明,正式对法国媒体的部分言论直接进行反驳,正说明了这此“汉学家”和媒体的反华动作的严重性。事实上,在这场反对新冠病毒的战役中,法国某些汉学家和媒体的蓄意攻击,已经到了随意捏造事实的地步,以至于我们不得不揭露之,以正视听。

在国内疫情初起时,法国官方就明确做出了表态,与中国共同奋斗,抗击新冠病毒。从法国总统马克龙到法国卫生部长——包括刚刚因参选巴黎市长而辞职的前部长Agnès Buzyn和刚刚上任的现任部长Olivier Véran——都对中国表达了全力支持的态度。法国驻武汉总领事贵永华(Olivier Guyonvarch)一句“我是武汉人,武汉我在你身边”感动了无数的中国人。

在法国文艺界,三百多名来自艺术、音乐、戏剧、出版、电影、文学、设计、建筑、外交等领域的艺术家、画廊家、策展人、博物(美术)馆及文化机构负责人、艺术界和文化界的知名人士,专门发表了一封联名公开信,支持中国武汉的抗疫斗争。这也是非常罕见的举动。法国一场足球赛,巴黎圣日耳曼队还专门穿上了写有中文汉字“武汉加油”的球衣、球场上也到处写上“武汉加油”汉字,也非常令人动容……应该说,法国这一次确实在中国面对疫情时表现出不同寻常的大力支持的姿态。

法国驻武汉总领事贵永华

然而这一切在法国媒体上是看不到的。法国民间对中国的看法依然受到法国某些“汉学家”和记者们的误导,他们从中国对疫情做出的努力中看到的,却依然是“中国不讲人权”、“中国是一个警察国家”、“中国是一个独裁政权”……翻来覆去的就是那一整套早已陈腐不堪的陈辞烂调。

本来,如果他们只是对中国做一个道德判断,我也就不会写这篇文章。但我发现他们已经不再是抽象地在道德上审判中国,而是将一些完全不符合事实的事情,或张冠李戴、或断章取义,生硬捏造“事实”来抹黑中国……这就令人实在无法接受了。

这次武汉疫情开始后,法国媒体、特别是电视台的一些并没有在中国常驻或前来中国采访的记者,照例将相当一部分力量放在对中国武汉的“反对派”的跟踪报道上。他们通过网上的“道听途说”,来主观地报道中国疫情的发展情况。

比如法国电视24台报道一位中国“公民记者”人士因为报道了医院死亡人数“特别多”而被当局“抓”起来了……然而事实是:因为这位人士没有做好必要的防护措施便私自去医院、因而有传染病毒的危险,所以警方和医务人员为了公众利益而追踪到他的家,要求对他进行必要的隔离、观察和检查。这有任何不正常之处吗?但是,在法国媒体上,这位“公民记者”被要求在家隔离14天,就变成了对他的“非法囚禁”了……

对于另一位自称“我死都不怕还XX怕你政府吗”的所谓“私人媒体”的追踪报道更是荒谬之至。中国政府、包括武汉地方政府每天不都在公布死亡人数吗?凭什么还要说“死的人远远超过政府公布的数字”?太多的说法都已经被证明是谣言,为什么还要死死纠缠着那些无法核实的数字不放呢?

我们跟踪观看这位“私人媒体”的报道就可以发现,他提供的很多信息实际上都是不实信息,或是无法确查的信息。问题是,在疫情极其严重的非常时期,对所有不实信息都应该进行规范、对谣言进行辟谣,这位“私人媒体”连最基本的是非标准都没有,更遑论职业道德。

这里我必须要提一下法国著名报刊《世界报》2020年2月26日在其网站上发表的一篇配有录像的文章,题为“医院人满为患、强制性逮捕和隔离……对中国新冠病毒画面的分析”。众所周知,《世界报》是法国的一份重要的知识分子报刊,具有法国媒体风向标的作用;而且我们都知道,《世界报》对中国的报道一向是非常激烈、负面的。但这篇文章对一部分从中国流传到法国主流媒体上的录像进行了分析,发现很多都是假造的。

比如其中有一段录像,称中国武汉“街道上都放满了装尸袋”,证明死亡人数众多,远远超过政府公布的数字。然而《世界报》的这位记者经过对画面的仔细分析后发现,画面上的街道并不是武汉,而是深圳;因为拍摄时间非常早,店铺都没有开门,因而所谓的“装尸袋”只是露宿街头的流浪汉睡在睡袋里。这位没有署名的记者称,这些录像往往没有日期、没有地点、没有作者;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假的。

法国这些涉及中国疫情的假新闻和谣言,主要向法国民众灌输的就是三大信息:

一是中国当局不可信,死亡人数大大超过当局所公布数字;

二是中国没有人权:公民遭到各种逮捕和强制性隔离,这是一个没有人权的国家;

三是疫情反映了一个“专制、独裁政权”下非法、残酷的统治制度。

而这些,正是法国某些所谓的“汉学家”和“记者”以专家身份,意欲在法国普通民众心目中塑造起来的中国“疫情现实”。

比如法国“记者无疆界”组织主席彼埃尔·阿斯基就在法国电视五台一个名为“这是周报……”(C l'Hebdo)节目中,特意播出两段“警方逮捕公民”的画面,试图证明中国“不尊重人权”。这两段画面没有头没有尾,只有穿着防护服装的人员将一家正在激烈反抗的居民拉出房屋,抬上车辆带走。

实际上,是因为这两家人员属于与病人有过密切接触者,因而具有传播病毒的潜在可能性,然而他们拒绝隔离;在经过长时间劝告仍拒绝前往指定地点之后,政府不得不为了公众利益而采取强制措施,将他们收容隔离。无论是从法律角度还是从人道角度来看,这都是没有任何争议的行为。但当录像掐头去尾放上法国主流媒体之后,却给法国民众一种“中国警察毫无人性”、不讲道理的“虚假印象”。

更过分的,则是法国“汉学家”瓦蕾利·尼凯(Valérie Niquet)。她在法国电视五台一台“C dans l'air”发布于2020年2月18日的一套长达近158分钟的专题节目:“Chine: OPA sur le monde”(大意为“中国标价收购世界”……)中竟凭空捏造了一个中国“现实”。

短片煞有介事地介绍说,中国共产党有一个软件,9000多万党员每一个人都必须将这个软件安装在手机上,通过这个软件学习;而一个德国的非政府组织(哪一个?名字是什么?没有!令人怀疑根本就是凭空捏造出来的)则发现,在这个软件安插“后门”,中国政府可以通过这个“后门”,监视每一个安装该软件的党员的所言所行所思所想,甚至包括党员之间的每一个私人对话。当一个党员在软件上表现出学习不努力、不积极时会发生什么事?尼凯居然敢于说出下面这番话(18分33秒前后):

“如果一个党员在软件里被打分不佳,比如信仰某种宗教,或没有读一定数量的习近平的著作,或干脆就是对学习表现出缺乏积极性,那么这个党员就会失踪被捕,会被关押长达数月,完全没有合法的手续,一个党员可以完全消失;或如果他让步做出检查则有可能再重新出现……这一切都建筑在政治监视系统的基础上。”

与此同时,纪录片的画面则是,中国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合法向全球发出通缉令,被抓获的贪污犯被引渡回国后从飞机上下来的画面,以及通缉名单……在这部纪录片中,中国向全球发布贪污犯通缉令,在这位“汉学家”的口中,成了“以逮捕来严惩学习领袖著作不积极的党员”了……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啊!然而这却是西方人眼中的中国“现实”。

在这场疫情中,法国媒体一如既往地对来自中国的正面信息采取视而不见的态度。比如,一方面法国媒体特别强调李文亮医生的去世,将其不幸说成是“因为第一个揭露了疫情而被逮捕”的后果;但与此同时,却只字不提真正第一个报告了不明肺炎正在流行的张继先大夫。法国没有人知道张继先其人其事,就是因为法国媒体对其视而不见。

即便是李文亮医生,当中国政府追认李文亮为“先进个人”的荣誉时,法国媒体也完全不报:因为一个反抗者竟被列为先进,这不符合“反抗者”应有之命运逻辑,所以这个新闻就是“狗咬人”式的“非新闻”,而非“人咬狗”式的新闻,所以不予报道……法国民众对中国疫情的认知,就是处于这样一种绝对畸形的状态之中。

人类遭遇“新冠病毒”的袭击,正说明了人类正在进入一个“命运共同体”时代。人类应该在共同面对的问题面前,全面联合起来,共同应对挑战才是。但是,一些以“反华”为自己“神圣使命”的法国汉学家和媒体,却坚持自己的既往反华方针,继续制造着一个“媒体上的负面中国”,以期维持法国民众对中国的“负面印象”,这是令人无法接受的。这场“中国真正的疫情现实”与法国汉学家和媒体勾勒出来的“媒体上的中国疫情现实”,正在继续着一场激烈的真伪之争。应该承认的是,这场“真伪之争”至目前为止尚远未决出胜负,我们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郑若麟

郑若麟

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曾常驻巴黎二十余年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法国见闻
法国见闻
作者最近文章
拜“汉学家”所赐,法国民众对中国疫情认知处于畸形状态
划分今天世界两大阵营的不再是意识形态,而是全球化
西方媒体自由而真实?20多年驻法经验让我震惊……
17年前,我在爱丽舍宫听希拉克谈“中国第一论”
旅法二十多年,让我看到明天的胜利在中国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