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郑若麟:“我可以,你不可以”的优越感,源自哪里?

郑若麟

郑若麟

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曾常驻巴黎二十余年 来源:作者赐稿 2020-12-02 15:45:40

【文/ 郑若麟】

这几天正在发生的事众所周知:青年画家乌合麒麟创作了一幅漫画,揭露、讽刺和批判澳大利亚军队在阿富汗的暴行: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该国总理居然因此而暴跳如雷,还要求中国道歉!宁南山先生就此写了一篇文章,题目为“我可以,你不可以——由澳大利亚事件看西方人的心理”。宁南山在这篇出色的“随想”中明确地指出,西方从思想上就不认为、不接受中西方应该处于真正公平、平等的地位,而是以烙印在内心深处的对华优越感来指导他们的思维和行动:所以,“我可以,你不可以”……比如:

——我可以拥有5G,你不可以;

——经济上我超过你可以,你超过我不可以;

——舆论上我指责你侵犯人权可以,你指责我侵犯人权就不可以……

在这种“我可以你不可以”的模式下,乌合麒麟竟敢将画笔直指澳大利亚军队的罪行,当然是莫里森先生绝对不可能接受的。

宁南山一针见血地所指出的西方这种优越感引起了很多国人的共鸣,包括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不过宁南山先生没有说明西方的这种优越感——即“我可以、你不可以”的行为模式——是从宇宙的哪个角落里找来的!

因此我来补充一点:这种优越感来源于西方硬扣在中国头上的那顶“民主原罪”的大帽子!西方之逻辑如下:民主是世界上“惟一正确的政治体制”,因为民主是选举体制;中国不是选举体制,所以中国“与生俱来”就有罪;这种与生俱来的罪源于基督教概念,叫做“原罪”,中国患的就是“选举原罪”、“民主原罪”;在这顶“民主原罪”帽子的重压下,中国做什么、怎么做都是错的,都是“不民主”的……而相对于患有“民主原罪”的非选举体制的中国,“民主选举”的西方当然也就是做什么、说什么都是对的啦!因此便引导出了“我可以、你不可以”的行为模式。

于是,澳大利亚军队在阿富汗的暴行,“民主”的澳大利亚媒体可以做、可以说,但“民主原罪”大帽下的中国则不行;西方可以随意指责中国的“人权问题”,甚至可以不顾事实、凭空胡言(比如工荒唐至极的新疆集中营),但中国则连西方自己报道过的事实都不能说(比如澳大利亚军队在阿富汗的暴行)……

这顶“民主原罪”的大帽是非常沉重的。它已经说服了西方世界的多数不了解中国的西方民众,他们几乎都接受了中国是一个患有“民主原罪”的国家的观念。正因为如此,反华在西方舆论界很有市场。中国一个漫画家通过画作批评澳大利亚军队的暴行,居然遭到如此的反对,而且西方越来越多的国家都在择边而站,其中甚至包括我非常了解的、曾因《查理周刊》而闹出阵阵“言论到底是否应该绝对、完全自由”风波的法国,这充分证明这种针对中国的闹剧是一幕有着西方共同立场的、有备而来的舆论战。我们千万不要轻视这种舆论战,它正在试图再次将中国置于被告席上。

这顶大帽子甚至已经被部分接受了西方某种意义上的“精神殖民”的国人戴在了头上。他们在中国与西方产生分歧的时候,会情不自禁地、本能地认为,西方是对的,中国是错的……

这种状况绝对不能再延续下去了!

我们必须对西方的“我可以、你不可以”的行为模式进行反击,我们必须打碎西方的种种谎言,彻底摘掉西方硬扣在中国头上的“民主原罪”大帽子,我们必须从此与西方处于完全公正、平等的地位上进行对话,我们才能真正挺直腰杆昂起头,如乌合麒麟们、宁南山们、赵立坚们、华春莹们……一样,大声地说出这个世界的真相和真理。时间和历史都在我们这一边。

(本文首发于今日头条@郑若麟,作者授权观察者网发布。)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郑若麟

郑若麟

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曾常驻巴黎二十余年
责任编辑
白紫文

白紫文

.

分享到
作者最近文章
“我可以,你不可以”的优越感,源自哪里?
与国际接轨?有些领域应该反过来
听到BBC记者问我这两个虚构的数字,又光火又想笑
想要实质民主,不能只靠西方发明的民调问卷
一场“经济世界大战”已在我们身边展开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