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郑若麟:是时候摘掉我们头上这顶“选举原罪”的帽子了

郑若麟

郑若麟

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曾常驻巴黎二十余年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2-11 07:13:25
导读
11月29日,观传媒大型年终秀《答案》,聚焦“疫情引发对中国未来发展模式的重新思考”一题。曾常驻法国二十年的郑若麟即从法国的疫情现状出发,探讨欧洲抗疫不力的深层次原因。

【演讲/郑若麟】

不久前,我和欧盟驻华大使谈话时,他告诉我说,中国的一位官员高官告诉他,中国从中央到地方,因新冠疫情工作不力而被撤职的各级官员约有3000人。

那么欧洲是多少呢?我先在这里给大家留一个悬念。

我们都知道新冠疫情突如其来袭击了武汉,通过努力,疫情很快就控制住了。最后我们感染人数不到10万,死亡人数不到5000,这个数字跟欧洲相比差距太大了。欧盟27国感染人数约1200万,死亡超过了31万。

其实新冠疫情刚进入欧洲的时候,法国正好举行了一个选举。如果法国当时学中国武汉封城并停止选举,我相信到今天不会有什么问题,因为当时法国只有925人感染。但是对于选举体制国家来说,疫情重要,选情更重要。选举的结果是什么呢?到了3月底、也就是两周后,从900多人感染,变成7500多人感染,情况一下子就失控了。

今天,法国已经成为仅次于全球的疫情重灾区之一。那么问题来了,中国的抗疫实际上积累了很多经验,为什么欧洲不学一下中国?

问题恰恰在于这里,西方是绝对不会学中国的,因为西方认为中国的政权不是选举产生的,不是一个民主国家,因此中国所做的一切都是民主国家不应该仿效的。

郑若麟

中国号召戴口罩,欧洲就不戴,中国封城,欧洲就不封……刚才提到中国有3000名官员因为防疫不力被撤职,欧洲多少?零!

从中我们能够得到一个什么样的启示呢?中国和民选国家的执政基础是不一样的,我们是看工作业绩,而欧洲是你只要当选,哪怕当选以后毫无建树,也不会丢官。欧美的抗疫工作如此之失败,但是没有任何一个民选官员受到惩罚。

我知道有些理论家会用“有限政府无限责任”之类的理论来论证西方的抗疫失败是符合民主理念的。我是一个记者,我就观察事实。

西方新冠疫情显示出来的居然是当选官员的不可侵犯性。这难道就是选举体制的精髓吗?还真是。你们能接受吗?我老是问中国民众能接受这样的精髓吗?但是在西方舆论和学术界,反倒中国是一个专制国家,是一个没有选举体制的国家;而没有选举体制,成为了中国与生俱来的原罪。

所以在此之前,我们在比较东西方的时候,还有一些困惑:为什么我们做的明明对的,他们说我们错的。今天我们知道了,是因为选举原罪导致中国所做的一切在他们眼里都是错的。更应该警惕的是,新冠疫情以后,西方对我们的敌视,甚至可以说是仇视,大大加深了。

很多朋友和我过去一样,可能也曾经盲目崇拜选举体制。这些朋友也许会说,就算你说的西方问题都是真的,但是你看凡是有选举的国家,都是发达富强的,所以我们应该学他们。这就引出了我下面这个观点。

理论是有时间差的,一个理论在某个时代可能是正确的,但到了另一个时代就完全可能是错误的。选举民主就是这样一个理论。这些选举国家的发达,实际上不是在选举前形成的,而是在经济发达后才形成的。

选举不是一个国家从贫困走向富强的捷径,我在法国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这一点。法国的学者对此心知肚明,西方的工业化,西方的海外军事殖民和全球经济掠夺,才是西方富强起来的真正原因。温铁军、陈平等学者都谈过这个问题。

一个国家在富强起来之前建立起选举体制的话,只有两个结果,要么永远也别再想真正富强起来,要么就被西方暗中控制,成为外国的附庸。我可以在当今世界上找出无数例子,即使在今天的西方,选举体制也因为经济衰退而开始面临危机。

我在去年的演讲中提到过,民选制度要想正常运转,实际上有两个先决条件:一个就是非常好的经济条件,选出任何一个人上台,经济都会正常发展;另一个就是有选举体制。但是这两个条件都因为中国的崛起而崩溃。

中国的崛起对西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挑战,西方突然发现,美国也好欧洲也罢,经济现在只能跟中国比人均GDP了,经济总量等等开始受到中国的威胁了。而且中国游客跑到西方,对中国、对西方人形成的冲击,大家是想象不到的。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一个中国游客在巴黎机场买了4万多欧元的酒,成了法国报纸的头版头条,可以想见对法国人的冲击。

今天,西方民主体制要想正常运转的两个条件正在崩溃,过去是任谁上台,都能推动经济向前发展,今天是任谁上台,经济都在衰退,而这个衰退某种程度是来自中国的竞争。所以大家可以明白为什么他们对中国如此警惕、甚至仇恨。

更令特朗普们心惊肉跳的,就是这次新冠疫情了。很多人说,应对疫情,民选体制一定会比中国处理的更好,甚至认为在民选体制就不会发生这样的灾难。然而事实完全相反,中国今天已经走出了疫情,而欧洲还在与病毒共舞。

在这种背景下,我提出第三个观点,要摘掉我们头上这顶民主原罪的大帽。我过去就发现西方舆论所提的民主原罪、选举原罪,在西方几乎是没有意义的。后来传中国,我们有一些盲目崇拜西方选举体制的人被精神殖民,成为一种类似“精神上的亡国奴”,深受影响。

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对中国所做的一切、所说的一切全部持否定态度。非常遗憾,到了今天这个现象依然在继续。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西方在中国抗疫如此成功的情况下,依然否定中国。但今天是到了摘除帽子的日子了!

要摘除帽子,首先我们在精神上一定要平视西方。刚才李玲老师说到,我们在东西方比较的时候,老是用GDP这些东西,导致我们以为西方还比我们强。

西方有时候还会拿出一些理论,什么多党轮流执政、司法独立、新闻自由等等,这些实际上都是民主的表面现象。真正的民主我认为要看两大原则:一个是执政团体里面有没有社会各阶层的代表,另一个是执政行为是否反映社会大多数人的意志。

这次新冠疫情中,这两个原则在中国体现得非常充分。大家可以去看一下我写的一些文章,为什么中国没有多党轮流执政。你要知道在法国一个政党多少人?顶多20万。从比例上来说,怎么能跟我们9000万党员领导着一个14亿人口的国家相提并论呢?这一点我在我的法语著作里写得非常详尽,想试图介绍给法国人。当然要说服法国人,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几乎像长征那样长的路。

不过新冠病毒对所有国家一视同仁,中国抗疫的成功和欧美的失败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全球舆论中至少有一部分声音开始质问,到底哪个体制真正有效于服务民众,质问谁更民主?所以,我说今天是摘掉硬扣在我们头上的专制独裁帽子的时候了。

这次疫情之后,我们可以认识到西方的民主是大资本的民主,是经济主义至上的民主,而我们才是真正的人民民主。这个民主道路会走到什么样的一个前景,还要靠大家一起来努力。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郑若麟

郑若麟

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曾常驻巴黎二十余年
责任编辑
吴立群

吴立群

分享到
作者最近文章
是时候摘掉我们头上这顶“选举原罪”的帽子了
“中国崩溃论”已经崩溃,但仍要努力构建自己的话语体系
“我可以,你不可以”的优越感,源自哪里?
与国际接轨?有些领域应该反过来
听到BBC记者问我这两个虚构的数字,又光火又想笑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