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若麟:马克龙还是勒庞?换汤还是换药?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4-23 08:37

郑若麟

郑若麟作者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曾常驻巴黎二十余年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郑若麟】

如果没有俄乌冲突,法国总统大选也许会成为近日世界性的头版头条新闻。因为2022年法国总统选举的第二轮,无论如何都会出现一个“历史性”现象:要么马克龙胜出,遂成为二十年来法国首位连选连任成功的总统;要么玛丽娜·勒庞创造奇迹,登上法国首位女总统的宝座。

只是,长年关注、研究西方民选的人都知道,这是媒体、同时也是“民选体制”刻意寻找出来的“卖点”而已,目的就是为了吸引公众的关注,提高“民选体制”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仅此而已。

这一幕,我们在2017年不就已经见到过了吗?其他年份其实也各有各的“卖点”:2012年是从未担任过公职的奥朗德对首次争取连任的萨科齐、2007年是女性总统候选人罗娅尔首次进入第二轮、2002年则是极右翼的让—玛丽·勒庞(父亲)历史性进入第二轮……

法国2022年大选究竟是否会选出一位“改变”法国历史、甚至对国际舞台现存格局产生一定影响的总统?

观察法国大选一向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传统方式,从法国传统媒体、民调、候选人竞选方案和纲领、与选民的互动以及选民的主流动向等方面来观察。另一种则是从法国统治集团的角度来解剖、分析。

从传统政治分析方式出发,法国媒体(包括鹦鹉学舌的部分中国媒体)认定这次大选“充满悬念”、精彩纷呈;进入第二轮的两位候选人得票率相差无几,因而第二轮鹿死谁手尚是一个硕大的问号……而且今年大选将无论如何会创造“历史奇迹”:20年来首位连任成功的总统,或首位女性总统。

一个屏幕显示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和极右翼候选人玛丽娜·勒庞在巴黎的选举

但事实上,并没有那么多特殊,今年可以说是一切“照旧”。尽管在第一轮投票前三天出笼的民调称,70%的选民希望“更换现行政策和现行领导人”,但投票时却给出了2017年一模一样的结果。(2017年大选只有两个其他年份没有的特点:在任总统奥朗德放弃连任和从来没有当过候选人的马克龙出马参与竞选。)甚至连两名出线候选人的得票率和差距都与2017年相差不大(包括第三名、极左翼的让—吕克·梅朗雄亦然):2017年马克龙与勒庞两者是以24.01%和21.30%对阵,今天是27.85%和23.15%。弃权率也相仿:2017年第一轮是77.77%,今年是73.69%。法国到底是“人心思变”,还是“稳定至上”?

惟一遗憾的是极左翼的让—吕克·梅朗雄。梅朗雄是有可能进入第二轮的。要知道,在第一轮投票前,所有的民调都认为,梅朗雄大约只能得票17%左右。但我早就认定他的得票率将会比这高得多,有可能是一匹“黑马”或“黑天鹅”。

事实上他真的成了黑马,得票超过21%,距离进入第二轮的勒庞仅仅差了1.24%。如果不是极左阵营被刻意安排了多达五名候选人一起来搅局的话,梅朗雄是很有希望进入第二轮的。1.24%的差距,一个令人非常遗憾的事实。要知道,梅朗雄才真正代表着法国的变革。他主张建立第六共和国,主张法国退出北约,主张法国在国际上执真正独立、中立的立场,主张在法国国内建立真正为穷人着想的工作和退休制度……但就是这1.24%的得票率,使他与第二轮失之交臂。我为法国感到遗憾。

法国政治学界认为,出线的两位候选人从传统政治分类上而言,庞勒属于极右翼,马克龙则属于中左翼。但这一划分方式在全球化进入到当今时代的模式之后,显然已经完全失去了意义。按照传统阶级划分理论,极右翼理应是资本和富人的代言人,中左翼则应该是中产阶级的利益代表。然而事实上两者则完全处于相反的状态。我们都知道,马克龙上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取消了他的左翼社会党前任奥朗德在任时制定、通过的“巨富税”(ISF)。此后,在他的五年任期中,他对富人所做的“贡献”显然远超对穷人的关注。

当我们深入观察两位“决斗者”的竞选纲领,我们可以更清楚地看到这一点。

所谓“极右翼”国民联盟的勒庞在国内政治和经济方面有三大主张最吸引选民关注:一是法国国民优先。无论什么事,法国国民优先享受。特别是在就业、住房、社会福利等方面,实行“国民优先权”。甚至要将这一点入宪!二是阻止外来移民和“去伊斯兰化”,比如取消依靠出生地自动获取法国国籍的法律、严防外来移民、严禁大赦非法移民、在公共场禁止戴伊斯兰头巾等。三是许诺发放各种各样的……钱!用以大幅提高民众购买力。

这是勒庞在竞选的最后阶段祭出的一张王牌。其中特别吸引选民的包括提高最低工资和最低养老金、不延长退休年龄(马克龙主张退休年龄要延至65岁,因为国库已经无钱支付越来越多的退休人员)、降低30岁以下青年税收等等。尽管俄乌冲突在一定程度上有损勒庞的形象——这一点下面还会提及——但强调提高购买力则为勒庞支持者们所津津乐道……

在国际领域,勒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反对全球化,她认为是全球化导致法国工业衰落、产业外移和失业剧增……为此,她提出三原则主义,即大国原则、国家利益原则以及独立、中间和稳定原则;以此来保障法国国家优先权,建立法国国家法高于任何国际法、包括欧盟法的未来。而且她一再宣称,一旦当选,法国将退出北约军事指挥系统,如同戴高乐将军当年所做的那样。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勒庞与俄罗斯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勒庞在国际上同样处于相对孤立的状态,她被很多国家拒绝接待,甚至不让她造访,比如以色列。甚至在经济、移民政策上与她非常接近的美国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在勒庞访美时求见,也一拒再拒,最终勒庞也没有见成特朗普,尽管她全力支持特朗普而非希拉莉·克林顿,尽管她被某些媒体称为“法国的特朗普”……

与此同时,她却在2017年3月24日,也就是当年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前一个月,访俄并获普京总统的正式接见。正因为这一层密切关系,勒庞不仅承认克里米亚属于俄国,而且力主全面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应该指出的是,勒庞对国际问题基本上属于“门外汉”,对很多国际问题基本上是一个词:“不了解”。比如她甚至从未访问过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

2017年,普京会见勒庞(路透/新华)

反观马克龙,无论是国内国际政策,却都给人更为“右翼”的感觉。马克龙执政时曾提高汽油税,引发了著名的“黄马甲抗议”运动,闹得满城风雨。对于富人而言,增加几毛钱欧元的油税根本没有感觉,但对广大中下层“月光族”民众来说,几毛钱也是钱!马克龙一直雄心勃勃地要对法国退休制度做出大幅改革,要将法定退休年龄推迟至65岁。这当然也是对法国中下层体力劳动者极为不利的改革,而对于中、上层脑力劳动者则利大于弊……

与所有争取连任的总统一样,候选人马克龙可以做出的承诺显然有限,无法像勒庞那样慷慨许诺。马克龙一直在说,勒庞的纲领将会因缺乏足够的资金支撑而无法兑现。但选民们宁愿选择相信、或愿意听到这类的美好话语,也不愿意听到要自己做出牺牲的真话。民选机制就是如此。

但非常明显的事实是,马克龙是法国统治集团相中的人选。他有才华,同时又言听计从、忠心耿耿;在五年的执政中没有着下一步违背统治集团意愿的“坏棋”。他已经成为国际金融资本的最佳代表人物。从某种意义上,他的作用不仅已经超过德国新上任的总理朔尔茨,成为欧盟实际意义上的领袖;甚至可以预测,在法国大选以及俄乌冲突之后,马克龙在国际上的作用将作为跨国金融资本的代言人而超越美国总统拜登,起到与法国本身国力不相符合的“超”作用。这一幕会一直延续到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我们可以静观其发展。

正因为民选机制的这种特质,使得勒庞在一个多月前民调中还以整整十几个百分点落后于马克龙,却在最后一周内“以提高购买力”为主话题而迅猛追至差距不到五个百分点。最后第一轮投票后两者得票率仅差4.7%。

在这种情况下,用传统方式来观察这次法国大选,自然就会得出“第二轮投票结果未定”的结论。特别是一项最有利于勒庞的民意调查将两者的最终得票率演绎至51%(马克龙)对49%(勒庞),而2%属于所谓误差率范畴之内。于是,一些西方“专家”们便开始声称,法国大选最终胜者未定。勒庞上台机会依然存在。这也是“民选体制”所必须维持的“悬念”,没有这种“悬念”,投票率会大幅下降;选民们对选举的兴趣也会大幅下降,选举体制就会难以维持。

最后,以传统方式来观察法国大选第二轮前景的话,就会对两轮间两位总统候选人的电视辩论产生超浓厚的兴趣。2017年那场大选两轮间的电视辩论中,勒庞明显失态,在辩论过程中突然走神,时而语焉不详、时而神色恍惚,令选民大跌眼镜。政治学家们认为,最终勒庞以33.90%对66.10%的大比分败给马克龙,那场辩论的失败是一个重要因素。因此,今年大选两轮间4月20日的“马克龙—勒庞电视辩论”便被赋予“极其重要”的定调。这也绝对是为了吸引选民关注的一个法宝。

但是,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从法国统治集团的视角出发来观察2022年大选,则完全会得出另外一个结论,即这场大选没有太大的悬念,是一场布局非常完美的大选。法国上层统治集团选中的人选马克龙成功连选连任的概率极高。尽管玛丽娜·勒庞也一直在向法国统治集团递投名状,但至少在2022年她当选的可能性依然甚微。

民选体制的一个特点,就是其“可操纵性”。正是其“可操纵性”给了统治集团操纵自己中意的候选人成功当选的机率。当然,“可操纵性”并不一定意味着每一次操纵都能得逞。但今天看来失误的机率已经越来越低,特别是在法国这样的国家。

可操纵性首先表现在“选民认识总统候选人”这一环节上。一个人要投票,投给谁,首先当然就是要了解自己选中的候选人。问题在于,我们怎么才能了解距离我们如此之遥远的候选人呢?理论家们早就提出,民选体制最佳人数是数千人,这时选举是完全可靠的。四千多万选民来从十二名候选人中选出一位总统,他们如何才能认识总统候选人呢?

早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我刚刚到法国担任常驻记者的时候,那时一个选民还有机会通过竞选集会真正直接接触到总统候选人。法国已故总统密特朗曾经提及,要想当选,主要就要看你的竞选集会能否吸引到足够的选民来参加。当时无论如何,候选人与选民还可以直接接触、互动,虽然机会也还是少之又少。我在法国时碰到过很多选民非常骄傲地告诉我:我与某某总统候选人握过手,而法国总统候选人也以握过多少选民的手为荣。

法国男子当街怒斥马克龙是“最无能的总统” (视频截图)

但是,到了今天电视传媒时代,认识一位总统候选人已经不得不通过大众传媒来间接进行了。这时,媒体便成为“操纵选举”的一股强大力量。法国媒体都掌握在私人资本手中,他们支持或反对一位候选人,完全与他们的幕后老板有着密切的关联。理论上一名记者是可以发表他想发表的文章来支持或反对某个候选人,与他的报社老板是没有直接关系的。

实践中却绝对不是这样。当某个媒体的老板支持张三候选人的时候,他的媒体是绝对不会发表一篇反对张三候选人的文章或报道的。这早已是一个尽人皆知的铁律。所以,操纵选举,首先就在于操纵媒体,利用媒体来塑造或毁灭一个候选人的形象。勒庞的个人形象迄今为止非常明显地缺乏“总统相”,这就是媒体的一大“功劳”!

操纵选举的第二大法宝,则是秘密社团。有人可能会说,这是阴谋论!也许吧。但法国有三个社团对选举结果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这又是尽人皆知的一个“秘密”。这三大秘密社团一是共济会(专家们发现,共济会2007年支持萨科齐,当年萨科齐当选;2012年由于萨科齐得罪了共济会,因而他的对手奥朗德获得了共济会的支持,奥朗德当选,这些都是有案可查的),二是“世纪俱乐部”(可参见我过去写的相关文章),第三个是一个公开的社团:CRIF,犹太协会联合会。

这些社团势力强大,不仅有着强大的社会网络,而且个个都是金融实力非常强大的资本。他们支持的候选人不一定能够如愿当选,有时会出意外;但他们反对的候选人则绝对没有当选的可能性……2022年大选中秘密社团的作用,我们一般都是要到大选结束数年之后,才会慢慢流传出来,眼下还不得而知。但唯一了解的是,CRIF是坚定反勒庞的。而极右翼的勒庞(还有极左翼的梅朗雄,两位反全球化者)也是从来没有被邀请参加过著名的“世纪俱乐部晚宴”的极少数政治家,从中我们可以一窥其秘……

操纵选举的第三大法宝当然就是——金钱!法国选举就是扔钱的游戏。历史记载中,基本上是花钱最多的两名候选人进入第二轮、并最终获得大选的胜利。花钱的方式实在是太多了,其效果也被法国选举史上一再证明是成立的。勒庞手中缺少的就是钱。法国和跨国金融集团是绝对不会给勒庞任何竞选资金的,她甚至不得不到俄罗斯去借贷。了解勒庞竞选幕后内情的分析家们也往往会被这一事实所震撼,勒庞如果当选,真是需要奇迹的。

回到2022年法国大选,我们可以看到被刻意操纵的迹象是非常明显的。

我们首先看到的是,在本届总统大选开始前,争取连任的在任总统马克龙最危险的两名对手勒庞和梅朗雄的阵营都被分裂了;极右翼横空出现了艾利克·泽穆尔,分走了勒庞的大量选票(泽穆尔在第一轮拿走了7%的选票。很多国人不理解第一轮的得票率是多么重要。如果勒庞第一轮拿到的是30%超过马克龙而位居首位的话,会对马克龙的选民心理造成巨大冲击);而梅朗雄极左阵营则一共出现了五名候选人,使得梅朗雄非常遗憾地未能进入第二轮。要知道,梅朗雄要是进入第二轮,是能够真正威胁到马克龙连选连任的。这种安排可谓神来之笔,而且屡试不爽,是操纵总统大选的一个法宝。

其次,法国总统大选的核心矛盾已经由左右翼阶级分野,演变成支持还是反对全球化的划分:这证明,法国产业资本与跨国金融资本正在分道扬镳。但由于法国产业资本的力量早已被严重削弱,其实力在法国国内生产总值已经从30%削弱到10%。因此,以勒庞为代表的产业资本是很难战胜马克龙所代表的跨国金融资本的。

第一轮投票后,10名落选候选人中只有两名同样反对全球化的泽穆尔和杜蓬—艾尼昂呼吁支持勒庞。而其他支持全球化的传统右翼和左翼共和党、社会党、甚至包括大部分极左翼政党和绿党都呼吁支持马克龙。两位前总统、右翼的萨科齐和左翼的奥朗德也同样。这就令不理解全球化已经成为法国核心矛盾的人费解了:为什么传统左右翼都共同反对极右翼的勒庞呢?因为他们所代表的跨国金融资本支持全球化!

而得票率位居第三的极左翼让—吕克·梅朗雄阵营的态度更耐人寻味。梅朗雄领导的“不屈法国”也是反对全球化的,因为底层劳动阶层在全球化中遭遇的是来自发展中国家的激烈竞争。然而梅朗雄作为极左翼无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却呼吁“抵制极右翼的勒庞”。

同样反对全球化,为什么梅朗雄不支持勒庞呢(同样他也不支持马克龙。他实际上是呼吁他的选民弃权或投白票抗议)?因为在阶级斗争理念上,他们是完全南辕北辙的。梅朗雄知道,他的选民将会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在第二轮转而去投勒庞的票,这是“政治非常不正确”的,因而梅朗雄宁愿他的选民弃权或投白票抗议。

那么多极左翼总统候选人的选民在第二轮愿意去投极右翼的票,充分证明这次法国大选的分野点,是全球化而非阶级斗争。马克龙与勒庞之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支持和反对全球化之争。这与美国特朗普与希拉里、与拜登之争是同样的道理。甚至可以说,今天在西方世界,阶级斗争已经让位于支持还是反对全球化的斗争了。而到目前为止,从美国至欧洲,当然包括法国,支持全球化的跨国金融资本的力量还是占据着上风。因此,马克龙的赢面显然比勒庞大的多得多。

对于法国民众来说,马克龙和勒庞都不是最好的选择。图为巴黎近万名示威者上街,呼吁“不要马克龙也不要勒庞”

有一点必须额外指出的,是操控大选一直有一张王牌,就是“丑闻牌”。今年这张牌用得不多,是因为领先的候选人、在任总统马克龙是法国统治集团特意布局所定的人选,因此不需要打“丑闻”牌。

但这并不是说没有丑闻。事实上。法国在第一轮投票前曾爆发出一桩大丑闻;要是放在任何其他国家,类似的丑闻一定会影响大选。但在这次法国总统选举中,仅仅使马克龙的民意调查下跌了两个百分点,仅此而已。

这个大丑闻就是“麦肯锡丑闻”。法国总统府居然雇佣了一家美国公司,支付其高达十亿欧元的费用,来咨询法国国家相关政策的制定与执行。而且很少有法国媒体提及,其中任职的法国人中,包括了前总理、现宪法委员会主席、也就是总统大选的最终裁决者罗朗·法比尤斯的公子……这显然是一桩涉及法国高层不干不净的资金往来的大丑闻。比之五年前总理、总统候选人菲永雇佣其夫人、公子拿那么一点小钱,是一桩严重得太多的大丑闻。但是,菲永是被统治集团摒弃的候选人,而马克龙则是被选中的候选人。所以,“麦肯锡丑闻”在法国炒了两天,就被悄悄放过了。其中的奥妙,那只有局内人可以洞悉了。

当然,我们应该看到的是,勒庞之所以能够在2017年和2022年两度进入大选的第二轮,就是因为法国产业资本暗中对她的全力支持,而底层出卖劳动力的无产阶级也支持反对全球化的勒庞。从法国各方面透出的信息,我们现在已经知道,勒庞这一次之所以在第一轮能够再度取得佳绩,是因为在近十多年来法国政界、经济界以及思想领域,均出现了一批支持勒庞的力量。他们既代表法国民族产业资本的利益、也代表底层民众的利益。由于在法国支持极右翼属于“政治不正确”的行为,因此他们便形成一支类似“黑社会”的“秘密队伍”,暗中支持勒庞竞选。

这批人选举和执政经验丰富,其中不少人在政界早已混得风生水起,因此当他们暗中转向支持勒庞时,勒庞便如虎添翼。通过其中部分已经公开身份和立场的人,我们获悉他们包括庞勒竞选团队负责人克利斯朵夫·拜依。拜依是一位典型的政界内部人物,无论是左翼还是右翼政府当权,他都是内政部长的亲信,非常熟悉政权内部的运作方式,对大选更是非常熟悉……类似拜依式的人物还有一批。

与此同时,我们还应该看到的是,勒庞不仅已经获得法国资本的部分支持,而且她也在不停地向真正统治着法国的跨国金融资本传递着投名状。从2017年以来,勒庞一直在一些关键领域缓和自己的立场。比如她不再提退出欧盟,而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则是停止极右翼的“反犹主义”。这是勒庞打出的最重要的一张牌。在法国犹太势力非常强大,反犹政治家基本上没有任何政治前途。勒庞早就看出这一点,因此她从政后就一直在洗清自己的反犹色彩。为了表明自己不再反犹的立场,她甚至将坚持反犹立场的父亲、国民阵线的创立者让—玛丽·勒庞开除出党。

在这种背景下,勒庞正在逐渐成为一个“正常”的总统候选人,一个统治集团也同样开始培养、扶持的总统候选人。因此勒庞竞选总统,正在从“绝对没有当选的可能性”,朝着“也许有可能”的方向发展。换言之,如果勒庞真的出乎所有民调的预测、出乎所有专家的意料而大爆冷门,先在总统选前辩论中大占上风、继而以微弱多数赢得大选,成为法国第一位女总统,那也只能证明一点:勒庞通过考试了,或者说,大选尽管是“可操控”的,但毕竟会出意外,就像特朗普会当选一样。

这使我想起一个“细节”,这个“细节”来自于一位法国统治集团内部的大人物:雅克·阿塔利。他曾担任过总统府秘书长、欧洲重建与发展银行创始人,而且法国左翼右翼总统都找他做“顾问”。他在2014年BFM TV电视台的一次公开辩论中,预言当时仅仅是一名政府部长马克龙“将成为法国总统”。后来果然预言成真!

但这还不算神奇。最妙的是他的下一句话:“我甚至还知道谁将是马克龙的继任者……”一言震惊四座!法语中“谁”(celui或celle)字是有阴阳性之别的,就如中文中的“他”与“她”之分。按照阿塔利的说法,马克龙的继任者将是“她”。那么会不会是勒庞呢?今天在第二轮投票前法国媒体最热衷的一个句式,就是“法国选民试过了右翼的萨科齐、试过了左翼的奥朗德、试过了‘不左不右’的马克龙,都不行。为什么不试试极右翼的勒庞呢?”这不是“民主体制”最美妙的结果吗?不过,我认为,至少不是2022年。也许2027年吧?我们耐心地等着那一天的到来吧。

读完此文的读者一定会问:“法国统治集团”指的是谁?美国有一个众所周知的“deep state”,而法国同样有一个上层建筑:资本!包括民族产业资本和跨国金融资本。有太多的书籍和研究在分析法国的资本构成。但这已经不是本文所涉及的范畴,感兴趣者可以继续深入追究,研究法国“俄罗斯套娃”里面的、隐蔽的那一层……

最后回至本文标题:换汤还是换药?我个人估计汤药都不换,马克龙将创造2002年以来的“奇迹”:连选成功。当然,控制选举不是世袭王位那么保险,勒庞会不会意外地成功“换汤”?那也只是“不换药”的另一种模式而已。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小婷
法国 法国总统 法国大选 选举政治 总统选举 马克龙 勒庞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法国见闻

俄乌冲突版“草船借箭”?俄武器制造商嘲讽马克龙

2022年06月24日

“耻辱性挫折”后,马克龙将与反对党领袖会谈

2022年06月21日

作者最近文章

04月23日 08:37

马克龙还是勒庞?换汤还是换药?

01月04日 07:49

有些发展中国家在向中国取经时,眼睛里真的有光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老人小孩喊着没水没吃的,我们赶紧让他们放绳子”

乌总统办公室:不再寻求加入北约,但希望有发言权

约翰逊:希望到2030年代中期,我还当首相

G7讨论对俄油实施限价,美媒:天方夜谭

“深海一号”累产超20亿方,“深海二号”启动在即

“老人小孩喊着没水没吃的,我们赶紧让他们放绳子”

俄军已完全控制乌东重镇北顿涅茨克

“若爆发三战先轰炸伦敦,世界威胁来自盎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