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若麟:西方媒体口中的“loser”,为什么总是中国?

来源:观察者网

2024-01-24 07:33

郑若麟

郑若麟作者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曾常驻巴黎二十余年

“中国是2023年的输家”、“中国是反全球化的输家”、“中国是贸易战的输家”……

这是西方媒体报道中国时常用的句式,和“中国崩溃论”、“中国经济登顶论”如出一辙,然而现实却是,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在新能源等新赛道远远超越西方发达国家、中国汽车出口量已经超越日德成为全球第一……

哪个才是真实的中国?中国的迅猛发展,又会给习惯于领先的欧美带来哪些冲击?面对越来越动荡的全球局势,中国又该如何确立自己的国际定位?观察者网专访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郑若麟,解读以上问题。

观察者网:2023年年末时,华尔街日报有一篇文章,认为2023年的年度赢家是普京、马斯克、美国经济,输家则是中国。类似的报道还包括:“中国是反全球化的输家”、“中国是贸易战的唯一输家”等等。在您看来,西方媒体将中国定义为“loser”,是基于什么得出这样的判断?

郑若麟:将中国定位为“输家”,这不是一个新闻,而是西方媒体多年来反复祭用的一个惯技,目的有二:一是持续打击中国的自信心,让中国对自己的发展道路产生疑问;二是威慑西方民众:西方是唯一的走向发达的样板,没有其他道路可循。《华尔街日报》故伎重演,是因为西方媒体诋毁中国的手段已经越来越有限,没有太多可大惊小怪的。

综观近半个世纪以来的世界局势,我们清楚地看到中国的崛起几乎是势不可挡的。而这一事实正在越来越清晰地影响着西方最广大的民众。这对美国和西方、特别是真正主导和控制着世界的跨国金融垄断资本——我们称之为“Deep State”也罢、幕后统治集团也罢,必然会是一个沉重、危险的打击。

因为这意味着他们所认定的人类发展道路——即自由市场经济加“民选体制”——绝非唯一的一条道路。因此,他们一定要将中国的成功说成是失败、中国的赢家地位说成是输家……因为如果中国成为赢家并被西方、特别是深受经济衰退困扰的西方普通民众所认同的话,他们就必然会问一个“为什么”,这将对西方主流意识形态形成非常严重的冲击。

西方一直在担忧、害怕的,就是世界上出现一个可替代发展模式;当这个模式成为广大发展中国家愿意学习、模仿的对象时,那么西方独霸天下的欲望就已经破灭一半;而当西方发达国家自身也陷入经济危机时,甚至连西方民众自己也有可能被新的替代发展模式所吸引。那时西方统治集团不要说称霸世界了,就连自身的地位也将岌岌可危……而中国目前所走的,恰好就是这样一条有别于西方的发展道路。

让西方媒体承认中国的发展,这很难

我一再强调说,在世界上存在着两个中国,一个是现实中的中国,充满朝气、生机勃勃;尽管会遇到种种艰难险阻,但却一直在向前发展;另一个则是西方媒体所描述的“虚拟中国”,这个中国,永远是失败、永远是输家、永远是灾难重重、危机四伏、永远是“即将崩溃的中国”……我在法国二十多年,非常清楚地看到这一点。西方之所以要封杀现实中的中国,目的就是要封杀人类发展的所有非西方模式,其中中国模式首当其冲。因为目前除了西方,中国模式是唯一获得真正意义上的成功的。

应该承认的是,西方媒体的手段是非常高明的。他们非常善于利用部分事实来取代整体事实,把中国遭遇的局部困难描绘成整体困难,最终给观众、听众和读者一个貌似准确、实质与现实截然相反的中国形象;最终使大部分没有来过中国的西方民众坚信,这样一个西方媒体描绘的中国才是真实的中国;甚至能够使中国一些绝对信奉西方“新闻自由”原则的民众也相信,西方媒体上的中国才是真实的中国。这是一个非常荒谬但在事实上确实存在的现象。

西方媒体的这套惯技是非常有效的。2023年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多次民调结果都一再证明,近年来西方普通民众对中国持负面看法的人越来越多,甚至超过三分之二强。为什么?因为他们认识中国的主要信息来源就是西方媒体。因此西方媒体描述中国即将崩溃,那么他们就认定中国来日不多矣……不仅西方发达国家,世界上其他以西方发达国家媒体为主要信息来源的大量发展中国也受其影响,总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中国。因此,中国今天在全球的形象远逊于中国的实际地位和作用,这都拜赐于西方的媒体。

观察者网:这篇文章在描述中国时提到,中国的发展优势正在被政治制度、过度金融化和乏力的经济措施削弱,但同时又承认,“中国正在不可避免地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经济超级大国”。这也是外媒不得不面对的事实,对西方来说,一个发展且日益强大的中国,为什么如此“可怕”?

郑若麟:因为西方精英非常清楚,中国不管主观上是否有称霸的意愿,客观上中国发展日益强大的事实,使西方对世界的霸道统治将不可能永远维持下去。这是令西方统治集团最为恼火却又绝对无奈的现实。我在法国二十多年里,就是看着西方媒体在坚持唱衰中国的同时,又不得不提出中国正在成为西方“威胁”的原因。因为西方民众毕竟在日趋一日地看着中国越来越强大,承认这一点,已经是西方媒体无法绕过去的铁一般的事实。

承认中国正在“不可避免地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经济超级大国”,会对西方“历史终结论”的信奉者产生巨大的心理冲击。他们在自身步入经济危机的同时,看到中国正在加速发展,甚至已经到了可以与西方最发达国家一争高下的地步,这对西方精英集团而言,是不可接受的。原因非常简单:西方的统治集团已经意识到,用正常手段他们很有可能已经竞争不过中国。

美国和西方、特别是隐身幕后的统治集团,力求建立的是一个金字塔型的国际社会。掌控着金融、高科技、军工等尖端优势的美国——或者更确切地说,就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跨国垄断金融资本——处于塔尖地位;而欧洲等发达国家则处于第二层级;再下面是广大的发展中国家;在金字塔底的当然就是剩下的资源国、穷国等最落后的国家。

中国是反对这样的国际社会布局的,历来主张建立一个“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平等世界,所有国家都享有同等的发展机会,都应在合作共赢的基础上共同发展、进步;实现“共商、共建、共享”。中国这样主张、也是这样做的。

2017年3月23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34次会议通过关于“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和“粮食权”两个决议,“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首次载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决议。图为在瑞士日内瓦万国宫,代表出席此次会议。新华社记者 徐金泉摄

今天中国已经发展到一个西方难以定义的社会历史阶段。说中国是一个已经实现了工业化的国家吧,中国又存在着数亿农业人口,农业人口甚至超过60%;而世界上没有一个工业国家的人口结构是这样的。说中国是一个发达国家吧,中国人均GDP在世界排名又远落后于发达国家(仅排第59名),处于中流水平……但与此同时,中国经济总量惊人、GDP仅次于美国、工业产值全球持续多年排名第一等数据,又已经占据了世界前列。

因此,西方今天对中国确实是充满疑虑和戒心的。对于西方来说,只有一点是非常清晰的:想要实现其金字塔型的国际社会构成,达到控制世界的目标,就必须让中国在经济上实行完全自由开放的市场经济、在政治上则实行西式民选体制。如果他们做到这两点,那么西方就能够在经济上完全渗透、控制中国,政治上则通过选举来主导中国的政治布局,最终实现对中国的控制。

本来,西方精英集团以为中国实施的改革开放道路,将会引导中国走向这样的一种未来前景,就同苏联当年所做的那样……然而中国几十年的发展却显示出,由于中国坚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改革开放的经济政策——即金融独立自主、引进市场经济的同时也坚持国家的统筹兼顾,使得中国越是强大,就越是独立自主。西方统治集团试图诱使中国进行“戈尔巴乔夫式的改革”、进而实现对中国的控制便一而再、再而三地落空。由此,中国当然也就成为西方可怕的“噩梦”。

观察者网:尽管关于中国经济,外媒一直在鼓吹“中国经济登顶论”,但我们看到在芯片、新能源、制造业等西方领先的领域,中国的优势在明显拉大,中国的汽车出口量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一。这是不是意味着一场深刻的变革已经来临,过去由发达国家主导的工业革命,这次将由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接棒领衔,全球秩序格局也将面临重组?

郑若麟:国内已经有很多专家在指出这一点,错过了前三次工业革命的中国,将很有可能引领今天正在发生、或在不久的将来即将发生的第四次工业革命,而这场工业革命将会确立中国在世界的领先地位。这几乎已经是国内学术界的一个共识,而国际学术界虽然对此缄口再三,但其实他们也是早就对这样一个未来发展远景心中有数了……

但我们也必须警惕,这场工业革命也正在引起全球范围内的动荡与不安,且必然会导致全球秩序和格局的重组。今天有两位大政治家做出了两大预测,一个是习近平主席指出的“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另一个是普京总统所说的“世界面临一场所有人反对所有人的战争”。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变化,我个人认为,正是中国正在重返数百年前领先世界的主要大国地位。只要中国自身不发生内乱,这将是未来三、五十年最引人注目的深刻变局、大变局。西方的问题在于能否正确地认识并接受这一点——不管是主动接受还是被动接受,或者干脆就是“被迫接受”这一点……

普京总统之所以会提出另一个警告,即“世界将面临一场所有人反对所有人的战争”,我个人认为也是因为普京看到了西方统治集团迄今为止顽固地拒绝接受“中国崛起”这样一个几乎是不可逆转的前景,因而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各类矛盾尖锐化,进而引起世界各个地区、各个领域因各种因素而爆发冲突乃至战争。

刚才我已经谈到,西方统治集团已经认识到,用正常手段西方可能已经竞争不过中国了。那么什么手段是“非正常”手段呢?那就是战争。在战争状态下,一切都有可能发生。正因为西方在与中国的激烈竞争中日益明显地处于下风,因此事实上西方正在运用一切“非正常”手段来对付中国。

我们看到,今天西方在全球各地挑起各类冲突。目前我们都在关注的就已经有俄乌和哈马斯与以色列的两场战争。此外,两个朝鲜之间的冲突、台海冲突、南海冲突、中日钓鱼岛冲突……等一系列冲突都在明确地酝酿之中。

而这些冲突一旦延绵展开,最终一定会引爆一场全球范围内的大规模战争。这就是普京总统预言的“所有人反对所有人的战争”。世界上就是有这样一股势力在时刻想着挑起这场全方位的战争,以便能够混水摸鱼、寻求“渔翁之利”……

对此,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识。

2023年突然爆发的巴以冲突,让世界局势更加动荡(法新社)

观察者网:2024年注定是“动荡的”,全球将在这一年迎来“选举年”,其中有几场重要选举颇受关注,包括美国大选、俄罗斯大选和印度大选,还有欧洲议会选举。如果要对这个大选年进行预测,您认为这些选举会给今年的国际形势带来哪些震动?

郑若麟:我个人认为,今年各国大选将会各有各的明确趋势:俄罗斯普京总统几乎可以肯定将会成功连选连任。俄罗斯近年明显地走上坡路,尽管有一场战争,尽管受到西方的经济制裁,尽管遭到美国明里暗里、各种阴谋手段的打击……但俄罗斯挺过来了,普京依然得到多数选民的支持。俄罗斯大选之后一定会有新的外交动作,会大幅影响国际形势,我们拭目以待。

印度同样。印度近年来也在迅猛发展,莫迪总理的威望显然也处于上升阶段。印度国力的增强将会对国际形势产生何种作用,是我们应该密切关注的。印度不仅是一个核大国,而且与邻国巴基斯坦、中国等都有边境问题,印度又有明显的领土和地区霸权野心,因此是一个不稳定因素,需要我们高度关注和警惕。

而欧洲议会选举则很有可能出现一个两极分化的趋势。极右翼和极左翼将会占据优势,传统政治势力会进一步削弱。不过,欧洲议会选举对国际政治格局的影响并不是很大。需要关注的是,欧洲极右翼势力的加强,会不会对欧洲各国未来几年的大选产生重大、甚至是决定性的影响。

欧洲总体上正在急剧地向极右翼转向,如果欧洲各国选出一系列极右翼政府,会对世界格局产生一定程度上的震动,特别是在中东以色列在加沙地带残酷的战争行为引起欧洲舆论强烈反应的情况下。而我们都知道,在欧洲,“极右翼”的含义是非常明确的,就是“反犹”……

至于2024年的美国大选,我个人认为将是世界历史的一个转折点。今年美国的大选非常危险,是美国内部矛盾的一个集中爆发点。原因非常简单:美国正处于内部矛盾日趋尖锐化的历史时刻。这次大选已经成为美国统治阶级内部两大资本——跨国垄断金融资本与民族产业资本(包括军工复合体)之间一场决斗。双方实际上都已经不择手段,因为他们都已经意识到,一旦败选,自己将很有可能难再翻身。

我们看一看特朗普最新推出的竞选宣传片就可窥一斑:在片中,特朗普亲口说出,美国是一个“衰落的国家”“失败的国家”“通货膨胀的国家”“股市糟糕的国家”“能源成本最高的国家”“在阿富汗投降的国家”“不再拥有自由和公平新闻的国家”“不再允许言论自由的国家”“犯罪空前猖獗、经济正在崩溃的国家”“经济在挣扎、商店里没有存货……在很多方面已经成为笑话的国家”……

显然,特朗普已经将对手定位为真正意义上的“敌人”而非“对手”。竞选双方视对方为真正意义上的“敌人”,这是民选体制趋于崩溃的早期迹象。选举双方的争斗,已经不再是“君子协定”,而是某种生死决斗。

我们虽然是局外人,但由于美国是世界超级霸权国家,美国的任何变化、动荡,都会不可避免地波及全球。因此我们必须高度关注美国2024年11月的总统大选。无论是选前、选举过程以及选后,都需要我们密切跟踪、分析,才能在发生重大变动时处于主动有利的地位。

2024美国大选,将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中新网)

我个人认为,这次美国大选我们一是需要仔细观察大选过程是否存在着作弊现象。过去我们以为美国和西方主要国家如英、法、德、意等都是“民主国家”;他们的选举是公平、公正的,不会像一些发展中国家的选举充满各种不正常现象。然而美国上一次大选的输家特朗普已经一再质疑对手作弊,这就意味着这一次大选再出现意外情况的话,有可能会导致美国失败的一方拒绝认输,这就意味着动荡。

我在法国观察各类选举的时候也同样意识到,西方“民选体制”的一个致命处,就是选举不能出现任何形式的舞弊现象。一旦出现,就意味着选举体制的崩溃。过去西方主流媒体对西方主要国家选举的任何作弊现象都是不报道的。而在西方,凡事只要媒体不报道,那么就意味着不存在。但是,随着西方舆论的分裂越来越厉害,真正意义上的反对派也正在出现,对选举的质疑声也在一点点出现。

今年美国总统大选第二个需要我们高度关注的,是选后失败一方选民的动向,特别是支持特朗普的、手头拥有武装的6700万“红脖蓝领”选民的动向。如果特朗普再度败选、如果选举过程发现作弊现象,这批选民会如何反应、是否会采取某些异乎寻常的行动,我们必须跟踪观察。

第三个关注点,当然就是特朗普一旦当选后将会采取的对外政策。这一次,可以预见特朗普将会对美国对外政策进行重大修正,这势必对全球国际形势带来巨大冲击。不但俄乌和中东两场战争会出现戏剧性转折,而且大国之间的关系也将会立即出现质的变化,比如美俄关系、美欧关系;一些重大国际问题也会出现变化,比如中美之间的台海问题……

总之,这一次,特朗普将会与他所反对的跨国垄断金融资本多年来主导的国际关系格局划出一条终止线。对此,我们必须未雨绸缪,从现在起就应该对此进行预测、做出备案,以防届时猝不及防、陷入被动。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则是美国统治集团因为大选而导致国内特朗普和拜登为代表的两派政治力量、以民族产业资本和跨国垄断金融资本互为对手的两大资本集团陷入极端尖锐对立、甚至身陷内战边缘的险境时,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刚才我已经提到,发动一场对外战争,是解决内部矛盾的最佳、最有效但也是最危险的方式。什么样的对外战争才能使美国大选不会激起一场内战?这场战争必须有一定的全球战略性——一场美国与某个小国的冲突是无效的;这场战争必须有引爆核战争的危险——因此对手应该是一个核大国;这场战争必须严重到足以使美国国内两大政治和资本力量摒弃前嫌、迅速联手;这场战争同时又应该远离美国本土,不至于使美国本土也陷入其中……

这就是美国今年总统大选的危险性。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够看到、理解并同意这一点?

观察者网:另一方面,在分析国际格局变动时,我们又经常会提到“向东看还是向西看”的问题。处于东西方竞争这盘棋局中,对于绝大多数国家来说,这是一道必选题吗?随着美西方的衰落,广大发展中国家越来越追求独立自主,在这股潮流中,中国如何做超越者和引领者?

郑若麟:这又是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非常重要的问题。

过去这样的问题是不存在的。因为只有“向西看”才是“政治正确”的。“西”即是“理想国”,意味着富裕、自由、现代化、民主……而“东”则是所有这些美好话语的反义词。

然而近半个世纪以来,尽管国际舆论仍然在西方的强力控制下,但中国的迅猛发展却依然使全球的目光都不知不觉地转向了东方。今天世界上太多的发展中国家正在“打西灯、向东拐”。原因非常简单:多少年来他们就在向西方学习,政治上模仿西方搞“多党选举”、经济模仿西方搞“自由市场”……

然而从十九世纪到今天,几乎没有任何国家能够像欧美等少数发达国家那样成功地走向现代化,走向工业化。而中国走自己的路,却走出了一条成功的康庄大道。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迄今,短短七十年中国从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农业国,建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的现代化的工业国。这就使发展中国家情不自禁地将目光转向中国,试图从中国的成功中找到他们可以借鉴的方式方法。

但这已经引起美国和西方统治集团的不满和不安。他们非常担心世界上大多数发展国家追随中国的道路而去的话,西方将不可避免地陷入孤立。因此,对于西方来说,“向西看”还是“向东看”同样是一场生死决斗。

应该大胆地说出来,我们这十来年做得非常出色。我们除了“做好自己的事、让别人去说”,坚定不移地走出了一个“中国发展模式”之外,我们还向世界提出了一个充满生机和前途的“一带一路”倡议,使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非常清晰地看到了“向东看”将为他们带来的美好未来。“向东看”已经成为一股宏大的历史潮流。

说到中国应该怎么做,才能成为超越者和引领者,我认为我们应该继续“改革、开放”:“改革”就是要继续自我审视,随时修正我们体制和行动中不适应时代、环境和人民需求的各类弊端,继续完善我们的国家机器,使我们继续进步;而“开放”则是要继续走出去、请进来,与世界先进力量携手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只要我们继续这样做,我们就会继续发展、壮大,我们就必然会成为一个超越者和引领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小婷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面粉大屠杀”后,拜登首次宣布

《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行动方案》通过

“面粉大屠杀”致112死,美国又一票反对

中国转型关键期蕴含巨大潜能,不懂行的只看到风险

扯上国家安全,拜登要对中国汽车采取“前所未有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