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郑渝川:英国是如何输掉美国独立战争舆论战的?

2019-12-14 09:04:10

(文/郑渝川)

美国独立战争赢得的最大胜利,没有发生在军事战场上,而是政治、舆论战场上的。美国人塑造了一种流传很广的说法,也就是英国方面无所不用其极,英国本土士兵、黑森雇佣兵、印第安雇佣兵力量强大,而且经常对平民施以暴力手段。美国独立战争被进一步描述为一群圣徒率领他们的人民对抗世界最强帝国,而最终凭借着顽强意志取得胜利的斗争。

这种说法不能说是完全错误的,却掩盖了许多重要的、足以改变事情定性的信息。德国历史学家、18世纪历史和英国历史研究权威、英国皇家历史学会研究员、德国康斯坦茨大学和弗莱堡大学高级研究员霍尔格·霍克在其所著的《美国的伤痕:独立战争与美国政治的暴力基因》一书中指出,美国建基于一场残忍无情、毁灭灵魂的战争,双方都屡屡突破底线,频频上演暴行。

长期以来,部分历史学家以及跟随他们的“小迷妹”(一些政治学家、经济学家)都宣称美国独立战争的文明化程度很高,不仅平民不受伤害,而且战争结束后双方就能迅速和解,这就是所谓“文明人的决斗”。《美国的伤痕:独立战争与美国政治的暴力基因》这本书则指出,英美双方同时对参战者和平民都施以了双重暴力:物质上的财产损失,人员伤亡,以及通过威胁、凌辱和暴行向受害者施以心理压力。

全书第一章就写到了1774年1月发生在波士顿的美国革命者如何对所谓“保王派”施以暴力的恶性事件。受害者是个殖民地官员,事发时与当地平民发生冲突,从人们从家里拖出来,“在那个冬天最寒冷的夜晚被剥得一丝不挂”,然后将“柏油加热至液态倒在裸露的皮肤上”用刷子刷遍全身,再将尽可能多的羽毛粘在上面(此举的目的是将受害者“制”成一个带毛的“火鸡”,这样一来,受害者就不是与袭击者一样的人了,袭击者的暴行就不会增加其心理负担)。袭击者们还试图将这些羽毛点燃,之后长时间将其捆在绞刑架上殴打,整个过程持续了5个小时。

之后,美国革命者开始在整个殖民地的各个社区组建行动组织,四处清查平民是否忠于其革命事业,并积极鼓励亲人、邻里甚至匿名举报。而对于那些供职于英国驻殖民地管理机构的官员,比如海关官员,甚至与英国的贸易公司做生意的平民,美国革命者都对之进行清算。清算惩罚方式通常就是涂柏油、粘羽毛,还包括将粪便揉进眼睛、塞进喉咙。《美国的伤痕:独立战争与美国政治的暴力基因》不无讥讽的指出,那些讴歌美国独立战争的历史学家经常强调,美国开国元勋经常要求要尽可能避免肢体暴力,但那其实是根本没有办到的。

进入1775年,美国袭击者开展的审查、惩罚行动更具激烈,四处“抓捕并殴打所有拒绝诅咒(英国)国王的人”。哪怕妇女儿童,只要出自“保王派”家庭,冬天也会被剥去衣物,扔在大街上供人嘲弄。书中指出,美国革命“就是这样依靠恐惧,依靠暴力行为和暴力威胁来打击异见的”。如果报纸上出现了对这些袭击者的批评,袭击者就会攻击报社。这种钳制舆论的做法,最终使得美国境内许多针对所谓“保王派”的暴行,并没有被完整的记录下来,为美国革命神话的塑造生成创造了条件。

截图来自HBO剧集《约翰·亚当斯》

美国袭击者的暴行传回英国后,引发了剧烈反弹。这也客观上让英国王室和内阁丧失了选择和平谈判的选择空间。英国方面军力不足,所以征发了大量的黑森雇佣兵,并调动了相当数量的印第安部族。英军还主动发布了解放黑人的宣言,鼓励其为英国服务。尽管如此,大陆会议仍然发布了指控英王罪行包括英国殖民地机构、英军实施暴行的宣言,闭口不提美国袭击者对“保王派”人士的暴行。可以说,美国从开国开始,就熟稔于指控敌手而掩盖自身的罪行问题。

《美国的伤痕:独立战争与美国政治的暴力基因》书中指出,一直要等到1776年的9月,华盛顿才下令让他统御的部队不得随意洗劫平民。禁令颁布后确实也有美军士兵被军事法庭施以刑罚。这成为了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新生的美国开始出现分化,正规军的扰民系数显著下降,而民间的爱国者对“保王派”施加私刑的做法持续了下去。

某种意义上讲,华盛顿要比当时统领英军的将领更能领会战争要赢得人心的要旨,而英军方面在本来占据一定的道义优势的情况下,错误的滑向了以暴行泄愤的深渊。书中历数了1776年开始,到美国独立战争结束的几年里,英军在其攻击、占领区域,对美国爱国者施以的各种暴行,包括但不限于洗劫财产,集体性的性侵平民,虐待战俘甚至破坏阵亡者尸首。这些愚蠢的做法尽管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英军军备的不足,却在美国、法国、西班牙结成反英联盟的情况下,让暴行消息更快的传遍了欧美世界,而之前美国袭击者对“保王派”平民所做的一切则被有意湮没和遗忘。英国已经注定无法在这场战争中获胜。

《美国的伤痕:独立战争与美国政治的暴力基因》一书的后记中写道,“美国人一方面强调英军如何滥用暴力,一方面又竭力洗刷独立战争期间的记录,使之完美无瑕。1815年,一位演说家不无自信地宣称:‘其他革命都伴有血腥暴力,我们的革命却很节制。这是一场正义的事业,这是我们民族的特色。革命中的爱国者既富有勇敢精神又不乏人道主义。”但这样的粉饰其实也无法阻止那些返回英国的前“保王派”人士,向人们展示那些被美国袭击者烧焦的后背和前额,美国人的自我吹嘘在欧洲因而称为了长久的笑柄。

郑渝川

郑渝川

时事评论员,书评人

分享到
来源:微信号“经略网刊”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作者最近文章
英国如何输掉美国独立战争的舆论战?
美国国家安全局:21世纪的肉身,19世纪的思维
巴尔干问题就是帝国主义烂尾楼
共享经济骗了你,因为它没告诉你这些事
华尔街银行家自曝:巨额交易背后是纸醉金迷的荒唐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