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中俄越走越近,特朗普试图离间徒劳无益

2019-08-30 08:11:06

【文/周波,译/观察者网 周枝萍】

去年9月,3200名中国军人参加了俄罗斯近40年来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东方-2018”。但更让西方感到紧张的应该是今年7月23日中俄在日本海和中国东海上空进行的首次联合空中巡逻,执行任务的包括两架中国轰-6k轰炸机和两架俄罗斯图-95MS战略轰炸机:这不是演习,而是一次联合行动。

然而,尽管战略理论家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曾提出美国必须警惕“中俄大联盟”带来的危险,但《经济学人》杂志却建议西方保持耐心。该杂志认为未来的俄罗斯总统终归会再次向西看,西方等得起;它还提出“椭圆形办公室的主人应该效仿尼克松访华——但这次去莫斯科”。

这听上去有点《等待戈多》的意味(在这部荒诞剧中,戈多始终没有到来)。中俄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自2013年以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已经会晤了近30次。

2016年,俄罗斯取代沙特阿拉伯成为中国最大的原油供应国。2018年,中俄双边贸易额超过100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预计到2024年还会再翻一番。普京在2024年将结束他的第四个任期,届时,他的继任者应该也不至于想要改变中俄关系的大好局面。

6月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同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谈。会谈后,两国元首共同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发展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加强当代全球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并见证多项双边合作文件的签署

既便想象力再丰富,也很难想像有什么能撼动中俄关系的基石。当前的中俄关系不再以意识形态为基础,而是建立在日益增长的相互需要之上。从前部分俄罗斯人担心俄罗斯远东地区会逐渐被中国移民占领,但现在这种担忧已不复存在。相反,现在是俄罗斯人越过边境到中国来寻求工作,俄罗斯游客成群结队地涌向海南岛的海滩。莫斯科方面固然将中亚视为其后院,但中俄两国已经设法彼此适应、相互容纳。现在,两国在共同致力于推进中方的“一带一路”倡议和俄方的欧亚经济联盟。

布热津斯基曾断言,中俄之所以会团结是因为它们对西方怀有“互补的怨忿”(complementary grievances),但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中俄两国虽然都希望建立多极世界,但出发点不一样。中国是现行国际秩序的受益方,只希望对其进行改良;而俄罗斯则对当前秩序感到怨恨,尤其是在2014年俄罗斯兼并克里米亚遭到西方的制裁之后。

如果中美两国梦游般地滑向新的冷战,俄罗斯会站在美国一边吗?至少目前来看,所谓新冷战仍有浮夸之嫌,而俄罗斯在美国问题上的立场比中国更为强硬,至少后者仍在寻求一种健康的双边关系。

但也不能完全排除新冷战的可能性。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的首选很可能是根本不介入。俄罗斯在南海问题上没有明确支持中国(中国也没有在克里米亚问题上明确支持俄罗斯)。俄罗斯的首要安全关切是防止亚美尼亚、阿塞拜疆、白俄罗斯、格鲁吉亚、摩尔多瓦和乌克兰脱离其影响范围,加入欧盟和北约。

在美国和中国之间,俄罗斯更有可能与中国保持较为密切的关系,原因有二。在政治上,只要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存在,莫斯科方面就不可能全心全意地拥抱西方。对这个跨大西洋安全同盟而言,来自俄罗斯的威胁仿佛氧气一般,既是北约存在的理由,也是它一有机会就扩张的原因。

北约的每一次扩张都是针对俄罗斯的,当然也就必然被俄罗斯视为威胁。在经济上,俄罗斯上世纪90年代获得的教训十分惨痛,当时其政府的整体计划是转型成为西方式市场经济体,结果酿成了国家民族的灾难。

俄罗斯未来的希望在东方。从地理上讲——除非俄罗斯进一步开发占该国领土75%以上且人口稀少的东部地区——否则俄罗斯比中国更像是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

谁最能帮助俄罗斯开发其远东地区?只有中国。如果未来15年内中国真的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俄罗斯应该能从中国的繁荣中获益。俄罗斯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存在难以调和的军事、地缘政治和战略冲突,但它与中国却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哈佛大学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对中俄关系的观察十分准确:“每当美国和西欧让俄罗斯感到痛苦的时候,中国都对其给予了关怀。”

即使中俄之间GDP、军费预算和高科技的差距越来越大,中国仍需要继续给予俄罗斯此类关怀。因为中国对俄罗斯一直心怀感激。

苏联是第一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若没有苏联援助奠定工业基础,中国不可能发展出今天世界一流的工业。俄罗斯政府让中国科技公司华为建设俄罗斯首个5G无线网络的决定,是在贸易战步步升级的关键时刻给中国雪中送炭。

当前是跨大西洋纽带最为薄弱,但中俄关系却最为牢固的时候,西方怎么可能破坏中俄关系呢?反倒是西方作为一个整体失去了原有的稳定。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正在从西方内部动摇其根基,未来无论谁接替他入主白宫,都会继续试图“让美国再次伟大”——只不过喊的口号可能不一样。

各式各样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正在横扫欧洲。与中俄不结盟的伙伴关系相比,就连北约也看起来不如从前稳固了。就在不久前,北约成员国土耳其不顾美国强烈抗议,从俄罗斯购买了S-400防空导弹。

此外,美国给中俄两国都贴上了“战略竞争对手”的标签,这只会拉近中俄之间的距离。美国怎么能既把中俄归为同一类对手,又指望在它们之间挑拨离间呢?

(观察者网周枝萍译自《南华早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周波

周波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客座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杨晗轶
专题 > 中俄关系
中俄关系
作者最近文章
中美之间,东盟微妙的平衡术
关于中导的对话节目扯上中国,如何化解?
美国把中俄归为一类对手,又怎么指望挑拨离间呢?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