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周波:印度国难当头,美国却给了“兄弟”一记耳光

周波

周波

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中国论坛特约专家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4-30 07:12:07
导读
在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峰会之后不到一个月,美国军舰高调进入印度专属经济区,第七舰队还专门发表了一个声明。另一方面,美国拒绝放宽对于疫苗生产所需的原材料的出口的禁令,让疫情肆虐的印度雪上加霜。在美国最需要印度帮助对付中国的时候,美国的这一系列动作让印度自己也很困惑。“自由开放的印太”是否是同床异梦?美印“准同盟”的前途会是怎样?针对以上问题,中国论坛采访了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论坛特约专家周波。

【采访/中国论坛执委、CGTN评论员 韩桦】

韩桦:周波老师您好。 4月7日,美国的“John Paul Jones”号导弹驱逐舰擅自进入了印度西南的一块专属经济区,理由是捍卫航行自由。美国的这种做法让人想起其在南海的行径。美国对它高调拉拢的“准盟友”作出这样“挑战”的行为,是出于什么目的?

周波:你刚才用的一个词“擅自”,我觉得用得非常好。按照印度的法律,外国的军舰进入它的专属经济区的话,是要经过印度政府的批准的,尤其是涉及到爆炸物和弹药的各种演习,更是需要印度政府的批准。这一次美国军舰根本没有经过印度政府的批准,就直接擅自进入了印度的专属经济区,而且第七舰队还专门发表了一个声明,公开地说它挑战了印度的专属经济区,这个情况就变得非常有意思了。

这样的声明本身也是很少宣布的,它的背景耐人寻味,美军舰擅入印度专属经济区是在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峰会之后不到一个月之后进行的,而且是在美国气候变化特使克里正在印度访问的时候进行的。

所以这就带来一个问题:美国为什么要这么做?美国宣称它对全世界所有国家的不合法的声索都挑战。所以,每年五角大楼都会宣布它挑战了世界上哪些国家的所谓“不合法”的声索。举例来说,从2019年的10月到2020年的9月,美国宣称他挑战了19个国家的28种“过分海洋声索”。但一般情况下,美国会在10月份的时候总结性地把多个国家的情况都放在一起宣布。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与印度外长苏杰生(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但是这一次,它不是到了总结的时候再说这个事儿,而是刚一做了就公开讲这个事情,所以根据我们前面讲的背景情况,这个事情显得非同寻常。印度媒体也表示,在美国最需要印度帮助对付中国的时候,美国为什么要对印度干这样的事情,甚至大张旗鼓地宣布呢?印度人自己也感到非常困惑。

美国第7舰队不是第一次对印度这样做,但是宣布这件事情就比较新鲜。所以国际媒体有报道,猜测有可能是拜登政府上台之后,为了显示自己重新回归世界的领导地位,大张旗鼓地把以前的事情高调地宣传,那么这次正好轮上印度。

韩桦:美国高调宣传,印度当然就提出抗议。就像您刚刚讲到的,美国正在寻求印度在“自由开放的印太”这个主题之下更多的合作。为什么美国要做这样一个看似矛盾的事儿?

周波:这个事情的的确确是扇了印度一个耳光,前段时间他们两个国家关系非常热乎,甚至同澳大利亚和日本搞了一个所谓的“四方安全对话”机制。这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可以说是非常荒唐的。

首先,印太地区什么时候不自由、不开放呢?大家都知道海洋是相通的,印度洋和太平洋之间当然也都是相通的,实际上在南海每年有10万艘商船通过,没有船舶遇到过人为干扰。在印太这个地区,要是我们从过去的十几年来看的话,最影响航行自由的实际上就是海盗行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从2009年开始在亚丁湾护航,经过25个国家的共同努力,差不多在3-4年的时间里,基本上把这个问题止住了。不是说完全消灭,因为海盗问题很难说完全消灭,但是经过大家共同努力,这个问题基本上给解决了。

从历史上来看,很少有国家主动试图切断海上关键的交通运输线。在冷战期间,苏联和美国在全世界对抗,他们也极力想控制海上主要咽喉要道,但是从来没有试图关闭任何海峡。在伊朗跟美国的对抗中,伊朗多次威胁要关闭霍尔木兹海峡,但实际上也没有这么做,所以印太始终是相通的。

第二点,这个事情比较有趣的是,在美国眼里,显然印度本身构成了“自由开放的印太”的一个障碍,否则你怎么会挑战它呢?这说明在你的眼里,这部分并不自由,并不开放,而印度的专属经济区约230万平方公里,占整个印度洋的1/30。换句话说,在美国眼里,有1/30的印度洋水域都是不自由、不开放的。那么既然如此,你们两个为什么要口口声声地讲“自由开放的印太”呢?

美国、印度、澳大利亚海军与日本海上自卫队在印度洋举行军演(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我认为美印双方是出于某种既得利益,或者某种权宜之计,把双方有根本分歧的事情故意给抹平了,然后装出来好像我们在说的是同样一件事情,实际上不是这么回事。

韩桦:“航行自由”这个词现在越来越热。那么到底什么是航行自由?比如说您刚刚也讲到,其实印度是要求美国在进入其专属经济区之前提出申请,获得批准,但是美国以航行自由为由不理睬,说它是在遵循国际法,但是美国并没有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那它遵循的又是什么“国际法”呢?

周波:美国没有批准海洋法公约,却打着“航行自由”的名义去挑战其他的国家。这有点像一个行人从马路上过,却指着旁边的公寓说,这个公寓里的管理规则不合适—这个事情跟你这个行人有什么关系?首先你要住在公寓里,你才有资格来评价公寓的管理规则合适还是不合适。

以前奥巴马总统和希拉里国务卿自己也都提到了这个问题,就是美国自己没有批准海洋法公约,实际上是有不妥之处的。你没有加入,你不说这个事情也就罢了,那么你为什么还装得比所有人都更捍卫海洋法,去挑战别人呢?

我们就简单地问一句:如果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非常好,你为什么不批准?假如它不是那么好,你为什么要以它的名义去挑战别人呢?这是非常矛盾的,这只能是一种霸权行为。

说到“航行自由”这个概念,实际上它的更全的名称叫做“航行与飞越自由”,是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里一个最基本的概念,具体来说是一个国家有在其他国家的专属经济区进行航行与飞越的自由,但是海洋法公约没有明确地规定这些飞行或者航行的船只也好,飞机也好,是军用的还是民用的,所以这样的话就带来一个各自解释的问题。

美国人认为,既然没有明确限制,当然我的军机、军舰可以到处飞、到处走,是不是?但是包括中国、印度、马来西亚、越南在内的大约27个发展中国家认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也没有说你可以啊!所以并不能理所当然地理解为,军机和军舰可以无限制地在其他国家专属经济区里飞越和航行。美国每次打着“航行自由”挑战中国的时候,中国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并没有授予你这样的权利,另外联合国海洋法58条里专门提到,在进行上述的飞越和航行的时候,应“适当顾及沿海国的权利和义务”,那么像美国对中国的高强度大范围的舰机侦察,一年多达几千次,怎么能叫做“适当顾及”呢?你是完全不顾!

韩桦:您刚刚讲到印度和中国对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解读,尤其是航行自由这一块解读是相似的,但是为什么两国对美国的反应却截然不同?

周波:印度和中国对于美国军舰的挑衅的反应是截然不同的。

印度的法律某种意义上讲,比我们的更严厉,尤其涉及到爆炸物和弹药的演习,必须要经过印度政府的同意。但印度很少抗议美国的这种行为,印度的海军绝不敢挑战美国的海军。

但是中国是完全不一样的。美国只要是闯入中国的专属经济区,甚至有些时候在南沙和西沙闯入我们的领海,中国的外交部和国防部的发言人都一定会提抗议的。中国的1998年的专属经济区与大陆架法,没有明确地提到外国军舰和军机的处置。但是在1992年的领海与毗连区法的第13条里,我们提到对在毗连区里边的涉及到中国安全的行为,我们是要行使管辖权的。

中国的反应分几个层面,第一,我们口头上一定会提出抗议,无论是外交部也好,国防部也好,这是在政府的层面。第二,在现场,中国军舰一定会跟踪监视美国的军舰,而且喊话,将美国军舰驱离,必要的时候,中国的军舰是会进行拦截的。 2018年中美两艘军舰在相距仅仅41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就是因为这种互相之间针锋相对的行为所造成的。

参加维和任务的中国海军(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韩桦:那这一事件对今后的美印关系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发生了这样的事,印度还会搭上美国的“战船”来对抗中国吗?          

周波: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美印都谈“自由开放的印太”和航行自由,口吻好像他们是一伙的。实际上并不完全是这样。近些年来,中国在印度洋的存在日益常态化,印度不愿意看到中国在印度洋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所以它也跟美国一样谈“航行自由”,其实就是暗示由于你中国的原因,特别是暗指南海问题,因此海上变得不开放了,不自由了。但实际上美国挑战它的行动,反而戳穿了印度自己真正的面目,即它的立场并不是跟美国一致的。

韩桦:这里面我想追问,中国在印度洋的存在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周波:首先中国在印度洋的存在,是完全合法的合理的存在。尽管印度对它的专属经济区有很多限制,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中国人民解放军去挑战印度的专属经济区。我们尊重一个国家的主权,也尊重各国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制定的相应的国内法。另外我们在印度洋的存在有历史上的延续性,印度洋并不是印度的洋。从明朝郑和七下西洋到现在,中国也是印度洋的合法的利用者,在印度洋周边,有恐怕不低于上百万的中国工人,一带一路更加促进了中国海外利益的延伸与发展。

中国人民解放军从2009年初到现在一直在印度洋的曼德海峡和索马里盆地进行反海盗行动。迄今为止我们每次都保持了三艘军舰的规模。作为独立护航的国家来讲,这是最大的规模。每次平均都保持三艘军舰的规模,这个在全世界是绝无仅有的,有些时候甚至像北约和欧盟,军舰也就只有一艘。

韩桦:现在我们进行访谈的时候,印度的疫情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应该说是非常的惨烈。美国拒绝放宽对于疫苗生产所需的原材料的出口的禁令,这样的话也让印度的疫情雪上加霜。这几件事情交织在一起,您认为美国的“四方安全对话机制”以及美印的未来会怎样发展?

周波:一方面,印度现在是水深火热,这个大家都知道。另外美国的情况有所缓解,所以它的疫苗是比较多的。那么这个时候为什么不支持印度呢?尤其是在上个月的峰会里边,他们四国达成的谅解就是由美国提供原材料,印度来生产10亿支疫苗,然后提供给东南亚国家。

印度正处于新冠疫情的“水深火热”之中(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现在情况发生了巨变,印度本身也遇到了这么大的麻烦。所以我们看到他们的外长苏杰生,以及印度驻美国的大使,都呼吁美国尽早提供生产疫苗的材料等等,拜登对此表示理解。印度的电视主持人都对此非常嘲讽地说,“光是理解有什么用?”美国纽约时报也报道了拜登政府由于有越来越大的压力,需要向印度提供生产疫苗的材料,现在的消息说明美国政府已经有所反应了。

让我们回到更大的问题,就是说四国安全对话这个机制。这个机制里没有一个国家会说它是针对谁谁谁的,特别在上次的峰会里边也没有明确提到针对谁,但是大家心照不宣。他们嘴上不会说是针对中国,但肯定是因为中国。这四个国家不可能一条心对付中国,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为其他的国家而牺牲自己和中国的双边关系,尤其是这四个国家跟中国都有非常牢固的双边经贸关系。印度的外交政策相当程度上还是不结盟政策,特别是印度自以为自己也是一个大国,又以不结盟运动的一个创始国自居。

最近由于四国安全对话机制,加上中印在加勒万河谷的冲突,印度这个立场有些动摇,所以他有点往美国身上靠,但是实际上美国军舰对印度专属经济区的挑战和印度政府的抗议,还有包括美国政府不给印度提供疫苗的原材料,都说明这个关系本身具有脆弱性。所以我认为印度政府应该以此为戒,更好地思考它今后的外交走向。

韩桦:这次印度疫情再爆发,中国政府也是提出了要给予相关的援助,但据称被印方拒绝了,您怎么看这件事情?

周波:我不敢肯定印度政府拒绝了,我只是认为印度政府没有表态而已。我觉得印度恐怕心结还没有完全解开,加勒万河谷的冲突给他们自己带来的疗伤期恐怕要长一点点。但这并不妨碍印度私人从中国购买,我们已经看到了有关这方面的报道。

中国政府能够提出来主动对印度提供援助,说明我们的心胸和气量。所以我觉得大家都应该往前看,当下印度需要大量的援助,我们中国已经做了自己应该做的,那么接不接那就是看印度自己的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周波

周波

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中国论坛特约专家
责任编辑
戴苏越

戴苏越

分享到
专题 > 印度惊奇
印度惊奇
作者最近文章
印度国难当头,美国却给了“兄弟”一记耳光
做“东方小北约”的马前卒,美国很想要,印度难做到
对“四个警察”来说,印度洋和太平洋太大了
中国是北约的机会,不是挑战
太空不应成为中美竞争的新疆场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