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周德宇:下架《乱世佳人》总比下架种族主义容易

2020-06-15 08:05:43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周德宇】

最近欧美文艺界的“破四旧”正展开得如火如荼,一边是《乱世佳人》被视为种族主义的大毒草而下架,一边是《老友记》制作人为剧中缺乏种族多样性而痛哭……

本来想着这都与我无关,你们该下架下架,反正自己也不看这些老电影和老剧。更何况,以现代的眼光来看,《乱世佳人》这样的电影确实是有问题的。虽然直接下架的决定有些粗糙,但也不是不能理解。

但是自己这个flag立得有点早。没过两天,这股破四旧之风还真就刮过来,和我“利益相关”了。

这不,今天一大早,就看到自己平时一直在玩的卡牌游戏“万智牌”,因为涉嫌种族问题禁了七张二十年前出版的卡牌。

图片来源:威世智,下同

这七张牌不能说禁得完全没有道理,有些牌确实是涉及了3K党和奴隶制的形象……但是有些牌的封禁,就显得缺乏道理了。

比如“驱扫”因为涉及了“黑色生物”而被禁;比如“十字军”和“圣战”因为涉及种族战争而被禁;最离奇的是,一张名为“柏悉吉普赛人”的牌,不知道为什么也被禁了。

而且万智牌的公司威世智表示,这七张牌只是第一步,未来还可能继续清理有问题的牌。

总之,这个禁牌一出,玩家社区就炸锅了。但是最不爽的其实并不是白人,而是这些牌上涉及的少数族裔。

本来万智牌中的“黑色”与“白色”与种族和肤色无关,只是代表了不同的处事哲学,白色一般代表秩序和利他,而黑色代表冷酷和利己:白色生物中也有很多著名的黑人形象,而黑色生物中也有很多白人。

但是,威世智如今以涉嫌种族歧视为由,禁掉与黑色生物相关的卡,反而是在暗示黑色生物就要代表黑人种族,从而进一步把本来无害的设定变成了种族歧视。黑人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代表了。

至于“圣战”和“十字军”就更有问题了,将原本的宗教和地缘政治引起的战争视为种族歧视本身就是对历史的扭曲。

穆斯林的玩家们本来也没觉得“十字军”这张卡有什么问题,甚至他们自己曾经也用过,毕竟这卡也没有故意美化或者丑化什么历史。但是当威世智莫名其妙地把这些卡禁了之后,他们也觉得自己“被代表”了。

引述一段巴基斯坦玩家的话吧:“我觉得自己被当成了小孩。他们真的觉得我们会因为看到一张20年前的卡牌图片而心灵受伤?好像我们不是成年人,不能理解历史?”

或者再引用一个土耳其玩家的话:

“你不需要通过抹杀历史来体现进步。”

最后,是无辜的罗姆人玩家。他们表示“柏悉吉普赛人”这张卡画得挺好的,也是自己这个族群在万智牌世界的代表。结果这下倒好,为了所谓的对他们的“保护”,反而是抹杀了他们在游戏中的存在。

威世智禁掉这张牌的理由是,“吉普赛”这个名字是欧洲其他族群对罗姆人的叫法,有可能包含某些歧视成分。但即便大部分罗姆人并不认为这个名字本身带有歧视,他们还是“被代表”了。

有人可能会问了:威世智这个公司,为啥会做出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即便具体做法上有不妥,但是至少也是一种与种族歧视斗争的姿态吧?

这是因为,最近有一篇在玩家群体中流传甚广的檄文,讨伐了威世智这个公司长期存在的种族主义问题:缺乏少数族裔的雇员和对少数族裔玩家不友好。

而在这篇檄文的结尾,作者提到了下面这张涉及种族主义的牌。

于是就像那个苏联笑话中提到的:

威世智面临两个问题:公司内部的种族歧视和一张涉嫌种族主义的卡牌。在没有可能改变公司文化的情况下,直接研究第二个问题。

我为什么要费这么多笔墨,在这里讲述一个很多人都不熟悉的游戏呢?因为在万智牌社区中发生的事情,正是当前整个欧美社会运动的缩影。

有的时候,为了解决社会中根深蒂固的问题,矫枉必须过正。但有的时候,矫枉过正就是过犹不及。

之所以很多人现在把“政治正确”当成个负面词汇来看,是因为当前很多政治正确的实践,既不讲政治,也并不正确。

首先,政治正确不能脱离历史和社会的背景,不能拿现代的标准去苛责古人。

就拿《乱世佳人》来说吧。这部片子当然是在美化奴隶制。但是问题在于,这部片子描绘的就是奴隶制被美化的时代,也诞生于种族歧视仍然严重的时代,是一段历史的真实体现。

《乱世佳人》的主线就不是个苦大仇深的革命剧,你不可能指望着男女主们突然提升了自己的觉悟开始解放自家黑奴。这不符合历史也不符合剧情需要。

如果你认为《乱世佳人》是种族主义的大毒草,那我们就要一并铲除掉绝大部分古代的文艺作品,因为这些作品是在美化古代的压迫制度。我们同时也要铲除现代人描绘古代的正面作品,因为这也是为古代的落后思想招魂。

要不要先从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禁起?他把犹太人丑化为奸诈小人,难道不是赤裸裸的反犹主义吗?

我们要不要再禁止现代人拍古代希腊罗马的故事?什么希腊英雄,不都是建立在奴隶制的血汗之上吗?

更不用说,不管禁不禁止《乱世佳人》,《乱世佳人》所代表的历史,以及这段历史引发的社会问题,都不会消失。单纯地禁止文艺作品,无异于掩耳盗铃。

所以现在最新的消息是说,《乱世佳人》有可能回归HBO,但会附带上相关的历史批判。这个做法相比于之前显然还算有些进步,而非一味地逃避和遮掩。

正如之前提到的那个土耳其玩家所说,你不需要通过抹杀历史来实现进步。

当然,反过来说,我们也不能用历史的标准来为现代人开脱。

你在《乱世佳人》的时代举着南部奴隶主们的邦联大旗是一回事,但在内战结束一百多年之后还在思念邦联以及其所代表的事物,那就是另一码事了。

同样的道理,即便我们可以从历史的角度批判地接受“傅满洲”这种黄祸的形象,但不代表说我们要支持这一形象在现代复活。

但是很多时候,问题不是如此非黑即白的。

就好像万智牌中出现了一个3K党的形象,我们怎么解读呢?这是在现代社会复兴种族主义?还是仅仅引用一个历史形象?这个很难说清楚。

更著名的例子是动漫《精灵宝可梦》里面的迷唇姐。这个日本动漫形象一开始是黑脸,但是因为涉嫌种族歧视,最后被改成了紫脸。但是你说这迷唇姐的形象,真的是启发自对黑人的刻板印象吗?恐怕没人知道。

于是这里就涉及一个问题了:究竟文艺作品里面,什么是能够接受的,什么是不能接受的呢?

当我们讨论文艺作品中的政治正确时,什么时候是真的在争取平等权益,而什么时候只是所谓的“玻璃心”呢?

这个问题可以吵上一万年,也不会有任何结果。

现在的“政治正确”之所以让很多人不满意,也是因为没有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标准。

一种方式是,我们采取完全的彻底的言论自由,不去禁止任何表达,不设任何标准和底线。你爱说什么说什么,爱表达什么就表达什么。

理论上讲,在完全自由的表达之下,我们“应该”能够看到真理越辩越明。但是实践中,我们看到的却是劣币驱逐良币和“同温层”,最流行的大多是互喷、刷梗、阴谋论。

更不用说,少数群体和弱势群体在这种凭借声量和数量来决定输赢的竞技场中,总是天然处于劣势,有理也说不清。而反过来呢,有权有势者,比如特朗普大总统,就是在推特上明目张胆地造谣和煽动仇恨,都会有大批信众。

完全不设限的社区,在小圈子内还可能运转良好,但一旦扩大圈子就很容易出事。所以当前全世界所有主流网络平台都需要审查内容,有些东西是不能放出来的。你在网络上煽动仇恨言论,是真的有人会信,也是真的有人信了之后会做些什么的。

但是一旦我们认为,有些事情是不能被自由表达的,那么就会出现标准在哪里的问题:为什么我们审查某些言论,却要放过其他言论?

我们今天认为《乱世佳人》美化奴隶制所以需要被禁,那么为什么没人去禁煽动黄祸的《傅满洲》呢?

打击一种歧视,却放过另外一种歧视,这种行为本身不就是歧视了吗?

如果我们觉得种族歧视言论伤害了少数族裔感情,所以需要被禁止。那么这世上有无数种言论,从有意的地图炮,到无意的乱用梗,都可能伤害到他人的感情,是不是都要被禁止呢?

如果我们顺着这条路走下去,认为一切可能造成困扰和危害的言论全部都要清除掉,估计也没人愿意。

特别是在网络时代,每个人都拥有着向全世界70亿人喊话的可能。也就意味着,每个人都拥有着侮辱到全世界70亿人的能力。

我们说话之前,当然不能不考虑他人感受。但是如果每次说话,都要考虑70亿人的感受,好像也有点强人所难。

言论自由的边界在哪里,这本就是一个可能无解的问题。

假如我们把政治正确仅仅理解为对文艺作品和言论进行规范,纠结于此,那可能注定没有结果。

更糟的是,如果未来还有更多这种下架《乱世佳人》的骚操作,并且将其归于“政治正确”的产物。那很多人会真的把政治正确,仅仅理解为对言论自由的钳制,从而激起对平权运动的反感。

所以我们要回过头来想,人们到底为了什么,要去争取“政治正确”。

这个问题就很简单了,因为要平等的权益。

我们之所以会在意那些文艺作品和言论中出现的歧视,不只是因为这些言论本身,而是因为这些言论所反映的社会问题。

人们觉得《乱世佳人》有问题,是因为美国影视界一直是白人的天下,也因为美国社会一直有人对《乱世佳人》所描绘的邦联存在怀念。

万智牌社区一开始认为某张卡牌存在种族歧视,也是为了对威世智公司的种族歧视行为表示抗议。

人们不是真的要跟某部电影、某张卡牌、某条言论过不去,而是希望通过反思这些言论,来进一步推动社会的进步。

所以在言论上多计较一些,也并不一定是故意抬杠或者玻璃心。

假如人们在言语中经常使用歧视性的词汇,或者在文艺作品中无视其他群体的感受,那么这个社会在其它方面对于少数族裔肯定也是不友好的。

先从言论上改变社会,自然是很重要的一步。这也是“政治正确”的正面意义。

但是更重要的,我们也要在行动上改变社会。

如果今天一个社会上的人表面上对你一团和气,内心却还是觉得你不配和他们平起平坐,对你区别对待……那么政治正确作为一个手段,就没有达到其应有的目的。

欧美社会当前的问题也就在于此:手段总是变成了目的本身。

当然,走在美国的街上我是能够体会到政治正确的可贵。

我所在的城市虽然黑人不多,但是那些售货员、服务员、司机还有流浪汉这类相对低收入的人,几乎全是黑人。而反过来,学校里面却几乎没有什么黑人,不管是学生还是教授都是非常稀有。倒是经常有黑人在学校墙上涂鸦,控诉自己付不起学费,讽刺被宠坏的白人小孩不需要担心学费问题。

也无怪乎很多人一提黑人,第一反应大都是街头混混而不是奥巴马总统。

本来,一个群体的贫穷本身就是个棘手的问题了,而这个群体偏偏还是一个跟主流族群截然不同的另一个种族,这相当于在阶级矛盾中再添加了一个种族矛盾。

这还不像本地人、外地人这种同民族的矛盾,大家一般不会很快辨认出谁是本地人谁是外地人。黑人可没法把自己漂白,每个黑人都在无时无刻地承受着这样一个现实:人们会根据他们的肤色来判断他们的地位,而且还会认为他们的地位不怎么样。

这样一来,少数族裔只能被迫放弃自己其他的政治倾向,只能靠族群政治来争取权益。毕竟,不管他们是保守派还是自由派,是激进派还是温和派,是凯恩斯主义者还是新自由主义者……他们永远都会先被视为“少数族裔”,是难以被调和与统一的“非我族类”。

这种社会矛盾,搁在一般的亚非拉国家早就得内战好几回了,但在美国,种族问题也就是暴动骚乱的水平。这里面既有国家机器的力量,恐怕也有民权运动所带来的“政治正确”的影响。本来在经济上就处于弱势的群体,如果不在政治上有些尊重和保护,那可是要天天造反的。

但是我们现在也看到了,这些所谓的政治上的尊重和保护,并没有真正转换成地位上的平等。所以最终一切还是演变成持续性的种族暴力,和周期性的种族骚乱。

因为说到底,当前很多所谓的政治正确,本身就是一种强者对弱者的施舍。

就好像威世智公司,看似照顾少数族裔情绪,禁掉了一些他们认为有问题的卡牌。但实际上,他们并不是真正地尊重少数族裔的意见,而是自顾自地替他们决定了什么是“政治正确”,而什么不是——即便那些少数族裔玩家其实并不需要这些“政治正确”。

就如同那个巴基斯坦玩家所说的:“把我们当成小孩。”

强者决定该怎么照顾弱者,这本身就是一种歧视。

在这样的思路下,强者就没有把弱者看成与自己平等的人,而仍然是一种从高处俯瞰低等人的姿态。某些人天天喊着尊重弱者,并不是想让弱者也变强,而是说:

“你就做你的弱者吧,不要想别的,弱者也挺好,你看我们多尊重你……”

欧美国家的政治正确,本身就来自于对自身殖民历史的反思。而欧美的殖民主义,出发点就是先进文明对落后野蛮的征服。即便之后欧美被迫放弃了殖民地,但仍然保留了自己的强者意识。

所以欧美很多白人仍然不自觉地认为自己是拯救少数族裔的救世主。只不过原先是靠枪炮殖民,现在是靠意识形态罢了。至于少数族裔自己怎么想的,他们毕竟生长在特权之下,也很难感同身受。

当然,这还算好的。不管心态是啥,至少他们还有为少数族裔着想的心。

有些人,则是真的只满足于形式主义和表面功夫了。

就比如说,我们看到,很多欧美影视界的白人,倒是乐于替少数族裔喊点口号,甚至多颁点奖,但是真让他们身体力行地实践少数族裔的同工同酬,对弱势群体的实质保障,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毕竟,还是下架《乱世佳人》比较容易。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周德宇

周德宇

匹兹堡大学政治学系在读博士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作者最近文章
下架《乱世佳人》总比下架种族主义容易
美媒骂政府骂总统,但不等于骂体制和道路
美国不是个“按闹分配”的国家
我一个中国人,怎么在美国教起了欧洲二战史?
​我们可以在游戏里扮演平安县城的日本鬼子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