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宇:冬天再冷,欧洲也不会屈服,只要……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9-23 07:36

周德宇

周德宇作者

匹兹堡大学政治学系在读博士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周德宇】

随着冬天的临近,欧洲的天然气价格和电力价格继续大幅波动,欧盟各国三天两头开会讨论能源问题,而俄罗斯也在周期性缩减对欧洲的能源供应。其实这是每年冬天之前都会上演的“例行节目”,欧洲各国不是第一次嚷嚷着要摆脱俄气依赖,俄罗斯也不是第一次拿能源供应来谈判。当然,今年毕竟不同以往,但量变会不会引起质变,还不好下定论。

面对着欧洲已经很紧张的能源供应和高企的物价,很多人自然会好奇,冬天真来了,欧洲怎么办呢?

恐怕欧洲人自己也不知道啊。

你看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几个月前信心十足,说即便俄罗斯完全停气,欧洲光靠液化天然气就能取代俄气,顺利度过冬天:

冯德莱恩表示,即便没有俄罗斯天然气,欧洲也能顺利过冬

但是这两天,冯德莱恩又发话了,警告欧盟要准备应对“最坏可能”,如果俄罗斯冬天完全停气,各国应当集体勒紧裤腰带,减少能源消费:

据外媒报道,冯德莱恩近日表示欧洲需在天然气问题上做好最坏准备。图为位于德国的北溪一号管道

很多外界的解读也跟冯德莱恩一样反复横跳,有的人说欧洲能源来源足够多元化,什么重启核电啊进口液化天然气啊,再加上储备的天然气,能源价格迟早要降,欧洲冬天完全可以顺利度过;而有的人则说其他渠道的能源供应根本弥补不了缺口,能源价格迟早会一再上涨,最终带来严重通胀甚至经济危机……

但很可能,两种说法都是对的。

其实道理很简单,能源供应到底够不够,不光取决于供给,也取决于需求。

如果到了冬天,能源供应真的极为短缺,导致能源价格继续飙升,给民生和经济带来负担,那么到时候民生凋敝经济衰退,自然就会减少能源需求,降低能源价格,于是能源危机也就自动解除了。

这就是经典的市场规律,所谓看不见的手在调控嘛。就好像前一阵的石油价格下跌,不是真的石油产量高了,而是市场对经济前景的预期更加悲观,从而导致了需求的下降:

据外媒报道,石油价格因需求下降而下跌

不过嘛,你当然可以说长期来看能源价格一定会降,但这不过是正确的废话,短期波动和冲击的后果总要有人来承受。在这个需求下降的过程中,昂贵的账单、关门的店铺、裁撤的员工……这些代价,是谁来承担呢?

所以欧洲当然有一个相当自然而完美的过冬方案,只是需要……苦一苦百姓。

只要苦一苦百姓

欧洲各国政府当然也明白基本的供需规律,所以他们这几个月琢磨的就是想方设法主动减少能源消耗。比如最近欧盟的一个“大动作”,就是说服了欧盟各国承诺冬天减少15%的用气量。

为保障能源安全,欧盟成员国承诺今冬减少15%的用气量

但是问题又来了,这15%的用气量怎么减少呢?

一方面是从民用上减少,比如关闭街灯,号召大家洗冷水澡,强制调低住房供暖温度,减少供暖时间。瑞士一些地方甚至在考虑紧急情况下逮捕那些把暖气调到19度以上的恶意取暖者:

据瑞士媒体报道,在“紧急情况”下,“违规使用天然气”者可能遭罚款或逮捕

然后再靠电价气价的暴涨来逼着老百姓减少用量:

近十年来的欧洲能源价格变化

总而言之,思路就是苦一苦百姓。

另一方面,还可以从工业上减少用量,有条件的企业可以尝试改变能源结构,但没条件的企业,那就只能直接减产甚至停产了,如同很多德国企业正在做的那样:

据外媒报道,大量德国企业因能源问题而减产

而工业的减产,加上能源短缺引起的通胀,必然减少整体的经济活动,从而带来经济衰退……那么到头来,还是得苦一苦百姓。

欧元区自2008年至今的GDP变化显示,其或将面临新一轮经济衰退

不过,往好了想,丧事也能喜办:欧洲百姓和企业享受廉价能源太久了,如今不正是优化能源结构、提高产出效率、搞节能减排的大好机会吗?

当然,毕竟由奢入俭难,百姓不可能完全没意见。所以,除了减少需求之外,欧洲各国政府也在琢磨一些别的手段:

比如限制电价和天然气价格,试图在资本主义经济框架下搞计划经济:

据外媒报道,为应对俄“以能源为武器”的策略,欧盟试图限制天然气价格

或者是通过增发财政补贴来弥补能源价格上涨,试图挑战经济学基本原理,在通货膨胀的背景下继续发钱对抗通胀……这种行为连IMF都看不下去: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反对欧洲当前政策,认为应让消费者承担更高能源价格,以促使其节约能源

所以回到现实,欧洲政府的政客们做的最多的一件事,仍然是劝老百姓们减少消费,共克时艰。比如前几天马克龙还在呼吁法国人自愿减少能源消费,调低空调和取暖的温度,从而避免强制性的能源配给:

近日,马克龙呼吁法国人民“自愿减少”10%的能源消费,并表示不排除未来使用强制手段以减少能源消费的可能性

“最好的能源,就是我们不消费的能源。”这就是现任法国总统的妙语连珠,也是对即将过冬的法国百姓们最为美好的祝愿。

一个被迫压抑能源需求的冬天,对于欧洲百姓们到底是好日子还是苦日子,就连脸皮最厚的政客也不敢说。

当然,欧洲政客们现在嘴上显得紧张,天天念叨冬天难过,也是在做一种预期管理。只要先把冬天的困难描绘得跟天一样大,前景和天塌下来一样惨,到时候日子过得再苦,政客们也可以说自己尽力了不背锅,而只要日子还没到世界末日那么苦,那他们就可以直接化身邀功小子,宣扬自己如何体恤民生、如何英明领导了。

百姓再苦,又能怎么样呢?

不过,问题来了,欧洲百姓过一点苦日子又能怎么样呢?

即便我们按照欧盟各国的悲观预测来看,到了冬天真的出现能源危机,结果其实也没多糟。大不了就是各国开始强制限电限气,通胀飙升,经济衰退,欧洲百姓有钱的多付钱,没钱的多挨冻,有工作的失业,没工作的挨饿……也就这样了,还能怎么样呢?

有人可能要问了,真到了这种地步,欧洲社会不会乱吗?难道老百姓不该上街找麻烦?

这我就得说了,很多人好日子过惯了,一提到衰退,一提到高通胀,一提到民生艰难,就觉得好像是世界末日,水深火热,一定会天下大乱……其实这明显是低估了人类社会的稳定性。

现代国家,只要国家机器还能垄断暴力,暴力机关内部没有分裂,那经济社会再怎么乱,也不可能导致社会秩序的崩溃。

比如你看土耳其,通胀率已经飙升到80%,民众买东西都困难,按照反对派和西方自由派的说法,埃尔多安早该下台,土耳其社会早该崩溃了。

据外媒报道,土耳其近日迎来了7.6%的经济增长,但代价是通货膨胀、物价波动

但事情不按剧本走啊,土耳其最近的经济反而迎来了一波增长,你别管这增长背后有多少隐患,但这可是在土耳其大选前的经济增长。你笑埃尔多安不懂经济,他就要笑你不懂政治了。

说得再极端点,你再看看津巴布韦,大家天天嘲笑他们天文数字的通货膨胀,但是人家的社会也没崩溃啊,日子肯定算不上好,但也算不上崩。政变、内战、大规模恐袭,津巴布韦这两年一样也没有啊。

我们再说回欧洲,欧洲人这些年也经历过经济衰退和社会动荡啊,欧债危机就不说了,新冠带来的经济衰退也才刚恢复,黄马甲席卷法国也就在不久之前,但你看哪里有什么下文呢?

你还要他们怎样?不会真以为现在老百姓上街能干什么吧?例行公事,烧烧东西扔扔石头,差不多得了。没人知道然后能干啥,总不可能真搞暴动,把马克龙拉出来公审吧,当国家暴力机关吃干饭的?

“黄马甲”事件中,法国民众走上街头抗议(图源:作者供图)

所有的社会经济事件,都只是导火索或者火星,只要没有火药,没有暴力机关的衰落或者分裂,那一切都白搭。

说白了,崩溃的前提就是崩溃。预测崩溃总是困难的,总是会有事后诸葛亮。很多所谓的国家如何崩溃的论断,往往都是从结果反推回去的。如果经济衰退、民生凋敝就要带来社会崩溃,那全世界那么多发展缓慢甚至深陷人道主义危机的国家,早就该崩溃一万回了。

所以水深火热和岁月静好可以完全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一个国家只要没有秩序崩溃,不管欧洲还是土耳其甚至是津巴布韦,那你总能找到岁月静好的生活,但你不能反推回来,说因为你看到了岁月静好,这个国家就不存在水深火热。

这事儿我甚至有点发言权。96年左右我随着父母在塞拉利昂住过很长一段时间,而那时候该国正在经历内战。按照现在的思路,我当时完全可以每天给大家来一段岁月静好的视频,讲述当地人如何安居乐业,景色如何优美,物产如何丰富,把塞拉利昂拍摄成马尔代夫一般的旅游胜地。但这有什么意义?这代表塞拉利昂人民没有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吗?

说回到欧洲老百姓,还没到冬天,高通胀带来的实际工资和生活水平的骤降,他们现在就已经体会到了:

英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最近,英国民众的收入和生活水准正在下降

你当然能说欧洲人(或者土耳其人或者津巴布韦人)可以挺过高通胀,但不代表他们账单升级消费降级的痛苦是假的,只是日子还得照样过,不然还能怎么办呢?

所以你今天摆一堆数据分析欧洲冬天的能源缺口有多大,去分析当前到底是买方市场还是卖方市场,去分析到底电价会涨多少,经济会受多少影响,其实不是那么关键。因为冬天再怎么冷,过得再怎么苦,欧洲老百姓都能忍下去的,他们又没有别的选择。

或者说,他们从一开始,就不会想到别的选择。

如果你真去问一个欧洲人,他是不是因为惧怕暴力机关从而愿意忍受经济和民生的痛苦,只有少部分激进左翼或者右翼会表示赞同。主流民众反而会说,他们岁月静好,即便生活上有点困难,也没到水深火热的地步,至于那么小题大做吗?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很多欧洲人觉得自己日子还没那么苦,还不算“水深火热”。

苦不苦,谁说了算?

苦不苦这件事,不光取决于客观现实,也取决于舆论如何叙述现实、民众如何解读现实。而人类就是有着强大的适应能力,可以让自己不断改变“水深火热”的阈值,从而帮助自己度过困难的岁月。

其实这种适应性过程,从疫情以来这几年,我们已经不断地在见证了。

疫情之前,我要是跟你说一个国家经济停滞,通胀达到40年新高;国家政治矛盾激化,前年大选后前总统一度拒绝下台,甚至爆发了一场未遂政变;同时某种疫病蔓延,在两年来导致了100多万人的死亡,每一年都稳定降低该国1年的人均预期寿命……你觉得这个国家算水深火热吗?

自2008年至今,中美两国人均预期寿命的变化

你把这话跟2020年的美国人说,他肯定说这算水深火热。别说死亡100万人了,当初特朗普说自己预期美国会有20万人死于新冠的时候,你看看当时的主流媒体以及自由派的政客和民众们怎么骂他的?

2020年,特朗普曾预言美国将有20万人死于新冠,遭广泛指责

然而奇妙的是,如今等到美国死了100万人的时候,大家反而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即便拜登在竞选时,攻击了多少次特朗普政府的防疫政策,夸耀了多少次自己上台之后将会解决疫情;即便拜登上台之后,美国又有疫苗又有新药,拥有着远比特朗普政府时期更好的防疫条件;即便到了疫情第二年、第三年,易感人群都早已经死过一轮,疫情防控结果本应该更好……但美国人对于拜登政府抗疫的底线,反而远低于对特朗普政府的要求。

这就是舆论引导和预期管理的妙处了。

民主党不可能主动宣传自己的抗疫失败,共和党本来也不支持防疫,那么就没人有动力去将疫情作为2020年大选那样的政治议题,抗疫结果也就不会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当然,就是真有人想要运作疫情的议题,又能怎么做呢?美国政府的防疫政策已经看到头了,没人能想出新东西,剩下的不就是让大家认命?

而另一方面,人类都是渴望回归常态并且热衷于合理化现状的,忽略新冠疫情带来的痛苦是件非常简单的事情。毕竟,不管受影响的人是100万还是1000万,相比庞大的人口总数,落到自己头上的概率也不高。只要不是自己遭难,那他人的痛苦和死亡,不也就是个统计数字吗?

更不用说很多人还可以自我安慰:死的都是老人、病人,后遗症的都是极少数,反正自己不上医院,医疗系统崩溃跟我没关系……话术有的是。

不然呢?你让他们天天出门还要担惊受怕,想着可能感染新冠带来的健康风险?这可不是人性。

就好像我们每个人都会死,每天都可能因各种原因死去,但是谁会每天想着自己今天会怎么死?日子总要照样过,还能咋办呢?

美国人早就将每年几万人的枪支死亡、十万人的毒品过量死亡都视为常态,那么将每年几十万的新冠死亡常态化,也是顺理成章的。

据美国疾控中心等机构统计,美国每年约有10万人死于吸毒过量

所以淡化疫情风险其实只不过是合理化现状的借口罢了,你翻翻瘟疫的历史就能明白,即便今天蔓延的不是新冠而是黑死病,人类也是倾向于无视这些危险,怀着侥幸心理马照跑舞照跳的。这种人类天性是一切公共卫生政策的大敌。

说白了,人都想回归常态。但大部分人没有意识到的是,所谓的“常态”,是会随着历史的发展,被逐渐扭曲并重新定义的。

所谓“正常”和“自然”,都是被构建出来的概念。

比如100年前西班牙大流感爆发的时候,美国人还会为了防疫而采取强制隔离和戴口罩的措施,把疫情造成的死亡和痛苦当成大事来看。没人会说防疫的强制措施有什么不民主的,也没人鼓吹让百万人死亡是所谓“尊重自然”。

比如下面这个1918年的美国盐湖城的报纸上写的什么?“对抗流感——建立严格的隔离规则:你被要求执行这些规则”:

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肆虐时,美国采取了严格的防疫措施。图为当时报纸对防疫措施的报道(图源:作者供图)

但一百年后,美国人看开了啊,即便美国的新冠死亡人数早就远超西班牙大流感,但人们也愿意坦然接受这种现实,认为因为新冠死人是“正常”的,是“自然”的一部分。于是他们就这样装作一切回到了疫情之前,回到了“常态”。

唯一的问题是,时光不可能倒流,全世界就是停止一切防疫措施,疫情也不可能奇迹般地消失,所以人类的“常态”无可避免地被改变,也将无可避免地继续被改变。

人们要么常态化百万人的死亡、医疗系统的崩溃、人均寿命的下降,以及附带的各种健康与经济后果,将其作为新的“正常”,要么常态化为了避免这些健康与经济后果所采取的防疫措施及其附带后果,将其作为新的“正常”,没有什么既不要疫情也不要防疫的好事。

当然,还有既要疫情也要防疫的。比如对于美国权贵来说,即便是美国总统,也需要一边忍受着新冠带来的健康风险,一边忍受着定期核酸和密接隔离之类的麻烦事儿。

今年8月,拜登在新冠检测阴性后结束隔离。

当然,欧美人虽然对自己的苦难看得很开,但对别国还是很严格的。比如你看他们怎么描述去年印度爆发的新冠疫情的:

欧美媒体称印度因疫情而“崩溃”、沦为“地狱”

当时西方主流媒体形容印度最常见的词就是“人间地狱”,然后还要配上焚烧尸体的黑红色系图片——即便印度的新冠疫情死亡人数只是美国的一半。

那印度要是算人间地狱,美国又算什么呢?你看印度人不也该过日子过日子吗,那么现在活下来的印度人,都是从地狱中归来的超人?

客观现实当然是基础,但你对任何客观现实的体验和理解,都必然是主观的,也就必然会受到舆论叙述和自身立场的影响。

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所见证的,人类社会对苦难的超强自适应能力,以及人类意识对于客观现实可以做出的极为富有弹性的叙述和解读。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现在回到欧洲人过冬这个问题上,我们只要理解了人类如何将苦难视为常态,就能够理解,为什么冯德莱恩等欧洲政客从一开头就有自信说欧洲将会顺利度过冬天,因为他们知道老百姓是怎么样的日子都能过下去的。

这些老百姓忍得了欧债危机,忍得了极端天气,还忍得了如今的新冠,那这个冬天又能有什么不一样呢?大不了多付点取暖费,大不了少用点电,大不了多冻死点人,多大点事。

他们早就证明了自己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崇高精神,能将一切苦难常态化,这样的民族简直不可战胜。

更重要的是,这些政客们还知道欧洲老百姓的觉悟够高,不光愿意忍受苦日子,而且还愿意支持这些让他们受苦的政策。

欧洲民调显示,多数欧洲民众支持制裁俄罗斯

你看,根据欧洲议会6月份发布的民调,80%的欧洲老百姓仍然支持对俄罗斯的制裁,59%的人将保卫民主自由摆在首位,而只有10%的人对俄罗斯有正面印象。

那么欧洲如何度过冬天的答案就非常简单了。

重点不在于欧洲百姓究竟会在冬天受多少苦,重点在于如何让欧洲人意识不到自己在受苦;或者让欧洲人即便意识到自己在受苦,也能够将其化为保卫民主自由的荣耀;而即便欧洲人没有感觉到荣耀,最不济,还可以将一切责任甩锅给俄罗斯啊。

实在不行,还可以用那个万能的模式:

来自《Yes! Minister》的经典万能模式(图源:作者供图)

各国政府可以直接两手一摊,告诉欧洲人他们没得选了,谁都不能做什么,大家只能一起摆烂,谁也别怪谁。

所以,想要让欧洲人真正地把怨气导向政府,那可是要拐好几个弯。

那么反过来讲,欧洲各国最害怕的是什么?不是俄罗斯断气,不是欧洲的能源价格会涨多高,不是接下来的冬天会有多冷,而是欧洲老百姓在思维上拐过了这几个弯。

如果足够多的欧洲人觉得这日子不好过了,觉得他们不该为了大国斗争而牺牲小民幸福,并且认为这个锅应该甩给本国政府而不是境外势力……那压力就来了。

这样的欧洲人有没有?当然有。比如前几天,就有大概7万人聚集在布拉格发起示威,要求捷克政府结束对俄制裁,缓解能源危机。

捷克民众示威现场

但是问题在哪里?在于这些人仍然不是主流,仍然只是被定义为“极右”和“极左”的边缘群体。集会虽然声势浩大,但在捷克这样极为反俄的国家,其政治影响力跟主流相比仍然渺小,更不用说捷克在欧盟的话语权本身就不足。

所以即便各国从政府到民间都有着不和谐的声音影响欧盟团结,但只要借着长期而整体的反俄舆论,把这些政治势力污名化为俄国傀儡、标签化为信奉极端思想的边缘人,调动主流民间情绪反对所谓的俄国渗透,那总归是能解决的。

这个舆论铺垫当然也是很多年前就做好的,不是什么新鲜事。

比如,早在2016年,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就出过一本名叫《克里姆林宫剧本(Kremlin Playbook)》的小册子,讲的就是神通广大的俄罗斯如何在欧洲建立起自己的邪恶渗透网络,而欧洲人民愚昧不堪,政客腐败无能,就这样轻易地落入了普京的魔爪……比如现在一直对反俄不甚积极的匈牙利总理欧尔班,自然也早就被定性为俄罗斯傀儡了。

所谓“俄罗斯对外施加影响的渠道”(图源:作者供图)

当然,连美国前总统特朗普都能被主流媒体描绘成普京的玩具,那区区一个东欧政客又算什么?

所以你看,虽然西方舆论一直说俄罗斯经济不行、军事不行、社会不行,哪儿哪儿都不行,但一说到俄罗斯的信息战和对西方的渗透,普京马上化身无所不能的大魔王,把各国政客和人民玩弄于股掌之中。

西方媒体舆论中“无所不能”的普京

由此,也可以侧面看出来欧洲政府们怕什么:过冬的关键不止在于冬天有多冷、天然气能存多少,也在于欧洲的民众到底有多反俄、有多愿意为了保卫所谓的自由民主来吃苦受罪。

那么如果想要理解和预测欧洲在冬天的前景,除了各国的经济和能源形势,也需要关注政客们说什么,舆论的风向在吹向哪边,以及各国民众的民调究竟如何波动。

当然,你要我现在不负责任地预测,我肯定还是选择相信欧洲民众的觉悟。

比如,即便是保加利亚这种在欧洲相对比较亲俄的国家,政府一旦想要跟俄罗斯妥协,也会面临压力。前几天保加利亚想跟俄气公司协商,马上就有民众上街集会,反对依赖俄气,指责保加利亚政府“叛国”。

保加利亚民众集会现场

古有不食周粟,今有不用俄气。欧洲各国过冬的底气在哪里?不在储气罐里,而在这种民心里。

这种民心是怎么来的,有着怎样的历史和现实背景,会受到哪些因素的影响,是一个更大的话题了。但只要主流欧洲民众心里想的仍然是“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坚持反俄路线不动摇,那么在欧洲领导人们的英明指挥下,任何过冬的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

当然,是欧洲老百姓们去克服,请祝福这些伟大的人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刘啸云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9月23日 07:36

冬天再冷,欧洲也不会屈服,只要……

09月12日 08:12

为什么社科专家总是“翻车”?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菲总统:愿同中国恢复南海油气联合开发谈判

拉夫罗夫: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玩火,想把全世界变成自家后院

“破坏与建设”

外交部:中朝决定重启铁路货运

新加坡外长告诫美方:台海是中方红线中最红的一条

意大利中右翼胜选,欧盟要裂开了

澳获得首艘核潜艇要提前至2035年?中方:严重关切

出席党的二十大代表全部选出,共2296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