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宇:俄乌冲突一年多,我们为什么还要关心谁是纳粹?因为这事关善恶定义权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3-15 07:51

周德宇

周德宇作者

匹兹堡大学政治学系在读博士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周德宇】

俄乌冲突爆发至今一年多了,最近看到了两个相关的乐子。

一个乐子是美国驻华大使馆前几天突然锐评所谓的俄罗斯虚假言论,其中美式虚假言论的味儿特别纯正,身为一个极右翼政治研究者的我直接被逗笑了:

特别是在“去纳粹化”那一段,报告无非就是将乌克兰的纳粹问题洗白成俄罗斯的虚假宣传,将俄罗斯描绘为真正的纳粹。然而报告本身就是在采用单方信源,避而不谈新纳粹组织在乌克兰是如何得到乌克兰政府和西方的默许和支持。

乌克兰的纳粹问题,我在两年前俄乌冲突还没爆发的时候就已写过相关文章了(《这篇“反华宣言”,与一群纳粹流亡者有关》),讲述了乌克兰纳粹分子在二战后是如何在美国的庇护下发展壮大,最后又回流到乌克兰的。而到了2023年还有人在这儿洗白乌克兰纳粹,还有人去信这些洗白,就让我觉得既好笑又恶心。

另一个乐子就更有趣了,也是在几天前,美国众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的主席马克·格林(Mark Green)在听证会上讨论所谓中国威胁,将中国类比于纳粹德国。当然,这种荒谬的类比在美国已经流行很多年了,也不是今年才有的。

新闻连起来看,美国人一边认为乌克兰没有纳粹,给纳粹送武器,一边给俄罗斯和中国扣上纳粹的帽子……我本来想说“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不幸的是,我熟悉美国历史,所以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

其实无论对于美国还是俄罗斯,纳粹从来不是一个学术问题,而是一个扣帽子的舆论问题,是一个主导善恶定义权的问题。而这类扣帽子问题,不光出现在俄乌冲突中,也出现在任何国际国内事务中,我们中国也逃不掉。

因此,我们如今关心俄乌冲突中的纳粹问题,不光是关心纳粹在哪里、纳粹是谁,更是要关心这类问题该如何分析,以及我们在纷乱的舆论场中如何主导自己的善恶定义权。

纳粹究竟在哪里?

说到纳粹这个问题,在已经常态化叙利亚化的俄乌冲突一周年之际,刚好出了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一队乌克兰武装越境袭击了俄罗斯布良斯克州的一个村庄,杀害了两名平民,导致一名儿童重伤。引人注意的不光是这种恐怖主义行径,更是这些武装分子的身份——所谓的“俄罗斯志愿军”。

参加这次袭击的乌克兰武装人员,以及“俄罗斯志愿军”的创始人之一,就是著名的俄罗斯光头党成员丹尼斯·卡普斯廷(Denis Kapustin)。他曾经参加过2014年乌克兰的颜色革命,在2017年移居乌克兰,在去年加入乌方与俄军作战,并且创立了“俄罗斯志愿军”,招募了大量俄罗斯新纳粹分子。

我们知道,从去年俄乌冲突全面爆发以来,一直有一种奇谈怪论,叫做“乌克兰虽然有纳粹,但是俄罗斯纳粹更多”:给你列举一堆俄罗斯光头党的事例,在看似理中客的立场下,一方面淡化乌克兰的纳粹问题,声称乌克兰的纳粹问题跟别的国家相比也没那么严重,一方面泛化俄罗斯的纳粹问题,声称俄罗斯才是打着反纳粹的旗号行纳粹之事。

这种说法看似有点道理,糊弄一些围观群众倒是足够了,但一个最简单的问题是:俄罗斯的新纳粹,现在在哪里呢?

如果你对新纳粹问题稍有了解,或者说稍微动用一下翻译工具和搜索引擎,就会知道俄罗斯的新纳粹大多数如今站在乌克兰一方,拿着乌克兰提供的武器,对抗俄罗斯军队、杀害俄罗斯平民——正如刚才提到的“俄罗斯志愿军”那样。

这一点也不奇怪,实际上在2022年以前,即便是欧美的学术界和媒体,都承认俄罗斯的新纳粹是被俄罗斯政府打压的,而乌克兰的新纳粹是被政府默许甚至支持的。当然,到了2022年,很多人又突然失忆了。

这方面的合订本可太多了。比如2018年的时候,美国国会还有点廉耻之心,知道禁止给亚速营这种乌克兰新纳粹组织提供武器:

结果到了2022年,美国两党的议员老爷们就把亚速营请到了国会,亲切会见这群被自己认证过的新纳粹分子并合影留念:

纳粹究竟是谁?

所以,身为一名欧洲极右翼政治和二战史的研究者,这一年多来我看着在乌克兰集结的新老纳粹团体大杂烩都快看麻木了。在乌克兰出镜的纳粹旗帜和标志都可以出一本大图鉴了,乌克兰和西方的宣传部门仍然是装都懒得装、演都懒得演,就当一切都没发生。

比如前几天泽连斯基和拉脱维亚总统在利沃夫会面,背后就飘扬着“武装党卫军加利西亚师”和“乌克兰起义军”这两个纳粹武装的旗帜:

其实,在当今的乌克兰看不到这两个旗子反而不正常,毕竟乌克兰如果想要抛弃来自苏联和俄罗斯的国家起源,那就只好向二战时期与纳粹合作的民族主义者认亲了。

你说二战时期乌克兰纳粹屠杀了多少波兰人,如今乌克兰纳粹的旗帜又在曾经的波兰土地上飘扬,可是波兰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又是给乌克兰送钱送武器,又是接待乌克兰难民,着实让人费解波兰人的历史观。

有人可能要说了,波兰历史上被沙俄和苏联侵略得更深啊,但那时候也是乌克兰人在沙俄和苏联侵占波兰的进程中获利最多、行动最积极啊?!就好像我也非常费解,为什么最近韩国政府要解决日本的强征劳工问题,却是让韩国企业来垫付赔偿,这种历史观也是让人匪夷所思。

所以你看上面的视频里,泽连斯基身边的纳粹旗帜迎风飘扬,是真当大伙不学历史不知道这些符号什么含义吗?可能真是这样,大多数人还真的不学历史,或者有着扭曲的历史观。

但是,路人不学历史不知道纳粹符号和背后的含义也无所谓,你说乌克兰和西方的宣传部门他们也不知道,那又是看不起谁呢?是不是下一步就有人要洗白,说那些乌克兰武装人员不知道自己佩戴的纳粹标志、自己挥舞的纳粹旗帜是什么含义了?小孩子不懂事cosplay纳粹玩是吧?

其实这一年来俄乌冲突的这些怪现状,对于如何认识新纳粹还是有重要启发的。欧美各国那些新纳粹,平日里看似人畜无害,只是搞搞殴打移民之类的小动作,但乌克兰集中的那些新纳粹武装分子证明了,真给这些人机会和武器,他们是真的能杀人放火的。

所以我是非常奇怪,为什么都2023年了,还有很多人在为乌克兰的纳粹问题辩护,或者把纳粹洗白成“保家卫国”“人民战争”,或者围俄救乌把俄罗斯说成纳粹。

我觉得这种做法非常不尊重人,不尊重那些在乌克兰坚守多年的纳粹分子,不尊重那些从天南海北来到乌克兰组成国际纵队的新纳粹人士。他们自称纳粹,用着纳粹的标志,喊着纳粹的口号,做着纳粹的事情,梦想就是成为“光荣”的纳粹创造新秩序……结果今天有人说他们不是纳粹,他们的死敌俄罗斯人才是纳粹,这不是侮辱人吗?

所以,虽然定义纳粹是什么,是一个复杂的历史政治问题,很难有定论,但是具体判断一些人是不是纳粹其实非常简单:公开表明自己纳粹成分的,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他们就是纳粹。没必要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说自己是纳粹的,就遂他们心愿,定性为纳粹来对待,对大家都好。

反过来,如果有人想要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非要按照他们提出来的ABCD标准来定性纳粹,一边将纳粹的定义扩大到其他人身上,一边对于实锤的纳粹语焉不详,那你就得想想他们到底要干什么了。有的人可能只是想要卖弄知识,标新立异,体现自己与主流不同,而有的人,可能就是立场跟纳粹们站在一起了。

为什么要关心谁是“纳粹”?

有人要问了,我们纠结谁是不是纳粹有什么意思呢?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其实,这就是个争夺善恶定义权的问题。

虽然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问题都不是非黑即白的,但绝大部分人看待绝大部分问题就是非黑即白的,因此我们总是需要不停地定义好人坏人来合理化自己的行为——我支持的是好人,我反对的是坏人……无论是个人还是国家,都是如此。

虽然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舆论的善恶不能代替实际,但舆论一旦影响到群体,也终将影响到现实。所以各国大使馆们天天在中国微博上输出立场,他们也不是白干活的。

所有这些洗白乌克兰纳粹,再把纳粹的帽子扣给俄罗斯的舆论手法,从来不是第一天出现,也不会是我们第一次见。

俄罗斯当然有自己的极右翼问题和极端民族主义问题,就和世界大多数国家一样,还不至于上升到纳粹的反人类意识形态。纳粹主义毕竟是一套非常特殊的建立在一定历史文化宗教背景之上的种族主义、集权主义意识形态,随便将纳粹的概念泛化,只会模糊和洗白纳粹主义的真正危害。

可是为什么很多舆论要扣纳粹这个帽子,而不是就事论事?因为他们也知道纳粹这个词,就跟“殖民主义”、“恐怖主义”一样,代表着公认的邪恶,如果掌握好了这个定义权,他们就可以轻松地洗白自己、抹黑别人、占据道德制高点。

问题从来不在于“纳粹”在专业上、常识上到底是什么定义,而在于谁来定义、定义给谁。

所以我今天在这里纠结到底乌克兰和俄罗斯有没有纳粹,是因为所有相似的手法总是会用到中国头上的,正如我们一开始所看到的,把中国类比为纳粹德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当他们扣帽子下定义的时候,真的需要了解历史是什么、现实是什么、纳粹是什么、中国是什么吗?完全没有必要,一切都不过是为了掌握道德制高点、塑造舆论话语权的常规操作而已,就跟给中国甩上“新殖民主义”“国家恐怖主义”之类的帽子一样。而对于这世上的很多人来说,这些舆论就跟圣旨一样,说什么是什么,不需要讲逻辑。

但你真要细说,按照这种逻辑,把巴勒斯坦人封锁在加沙和约旦河西岸,和当初建犹太人隔离区的纳粹像不像?用武力扩建犹太人定居点,侵占巴勒斯坦土地,和当初喊着争取生存空间的纳粹德国像不像?

这两天犹太人定居者又在以色列军队的支持下打砸抢烧,袭击巴勒斯坦民众,和当年纳粹德国的“水晶之夜”,又何其相似?

当然,我刚才随口提两句以色列,不代表我真觉得以色列政府是纳粹,还不至于。只是这两天以色列政府刚好如往常一样,一边对外压迫巴勒斯坦民众,一边对内镇压左派群众游行示威,很有历史的讽刺感。

如果真要搞历史影射,一条条翻史料和新闻,来正经判断当今谁是纳粹,谁是恐怖主义,谁是殖民主义,谁杀害的各国平民多,谁侵占的世界财富多,排在前面的究竟该是哪些国家,大家懂的都懂。

如何才能判断谁是“纳粹”?

有人可能要问了,美国说了这边是好人那边是坏人,你又说这边是坏人那边是好人,我凭什么信你的呢?其实你谁都不该偏听偏信,而应该有自己的观点和判断。

但是在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怎么判断是非,怎么不被某一方的舆论牵着走呢?这里我们也许需要一点历史学的思维。

看新闻,和看历史,本质上是一回事,一切新闻都是刚刚过去的历史,也就必然需要我们用一种史学的眼光来看待。

我们看历史的时候,讲究论从史出、孤证不立,意思就是我们任何判断都要讲证据,并且要对史料进行交叉验证,不能光看任何一方的一面之词。

信息不一定会说谎,但是任何信息来源都有着自己的视角,他们会选择性地叙述信息,对后人造成误导。不光要考察信息本身的真假,也要考虑信息本身的立场。

比如某些人回忆历史的时候,只讲1945年德日民众的悲惨命运,只看他们如何忍受同盟国军队的轰炸和烧杀抢掠,念念不忘苏军杀了多少平民、美军扔了多少炸弹;而一提到德日自身的战争罪行,他们要么避重就轻什么也不谈,要么就挑出一些同盟国宣传中的问题抓住不放,进而扩大化到他们所有的罪行证据都只不过是敌人的虚假宣传……

诶,等等,这套路像不像美国大使馆那篇微博,打着批判虚假信息的旗号,实则洗白乌克兰纳粹?

所以说,很多历史修正主义的套路,在我们当今的舆论场上也同样适用。虽然媒体从业者理论上都要像史学家一样,对信息来源进行分辨,尽可能全面客观地报道现状……但不幸的现状就是,绝大部分传统媒体都做不到这一点,更不用说那些当复读机带节奏的自媒体,更不用说那些本身就带着任务和立场的各种机构组织。

而在我国的舆论场上,没人爱看的传统媒体,只带节奏的自媒体,和大量本质上是西方复读机的所谓专家和名人,给我们获取信息又增加了不少难度。

因此,我们看当前的各种新闻报道媒体文章,都要抱着一种看史料的心态,要去思考他们的来源和立场,是一手信息还是二手信息,信息的传递和记录经历了什么,谁有动机去隐瞒或者误导……当然,我们永远不可能做到完美,难以完全还原事实,但多做一些思考和判断,总会离真相更近一步。

在现在这个网络时代,查询绝大部分信息的来源,其实是非常方便的。我今天文章里面写的所有事情,如果有人觉得不对,都可以自己去搜原始信源、自己来判断。不幸的是,很多人没有这种自行查证的精神,他们只会抬杠说我的说法不对,但一问他们的依据和来源呢,无非是某些自媒体或者某些专家的观点,被他们当成了毋庸置疑的真理。

但是问题又来了,就算我们今天尽可能地看到了各方的信息,它们都是真实的,然后呢?我们该如何来看待这些信息?就比如说,我们今天既看到了二战时期德日民众的悲惨遭遇,也看到了德日给各国民众带来的苦难,我们应该怎么看待二战这段历史?

这就需要我们拥有一个完整成熟的历史观。历史是复杂的,我们不一定要二元对立式地定性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但我们要有自己的是非善恶观念,否则就很容易被别人的价值观牵着走,成为他人思想的奴隶。

而一个历史观最核心的问题,就是立场问题。

我们毕竟不是全知全能的上帝在审判世人,不可能站在一个抽象的角度去把全人类的善恶都给放到天平计算一遍。因此,不论我们有意无意,都需要选择站在谁的角度,维护谁的利益。从来不存在一个抽象的臆想的“普世”,只有具体的实在的人民大众。

比如很多人看待殖民历史,讲述殖民者如何文明先进、殖民地人民如何野蛮落后,表面上是站在所谓的“普世价值”的角度上,实际上无非是把自己带入到了殖民者的立场,但殖民者的先进,又跟普通老百姓有什么关系呢?少数跟随殖民者的买办当然也许分到了一杯羹,但如果今天我们转生到那个年代,你觉得你更大概率投胎成少数殖民者及其买办,还是被殖民者奴役甚至杀害的绝大多数普通人?

同样的道理,今天我们看待二战历史,我们是代入德日军国主义者的视角,哀叹纳粹新秩序和大东亚共荣圈的覆灭,还是从一个普通中国民众的角度,为德日法西斯的覆灭而高兴,这才是关键。

确实,在战争的过程中,德日的无辜民众遭遇了苦难,有的是不可避免的,有的是可以避免的。但反过来讲,如果德日胜利,也许德日民众会享受到一定的胜利成果,但是对于这世界上包括中国在内的绝大多数各国人民来说,在所谓的“新秩序”和“大东亚共荣圈”之下,命运一定是悲惨的。而如果这样的秩序延续到今天,我们如今的生活又会是什么样的?稍微想一想集中营和731这些反人类的罪行就能明白,“种族灭绝”可是一个真正存在于历史和现实中的实践。

因此,为什么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一场正义的战争,不是因为同盟国一方纯白无瑕永远正确,也不是因为轴心国一方人人都十恶不赦永远邪恶,而是因为这场战争让我们避免了一个更加苦难的未来。正义、人民,这些概念从来不是抽象的、空洞的,而是反映了每个人的命运之上。

如果仅仅因为轴心国人民很惨,就空泛地反对一切战争,这只是一种庸俗的天真的反战观,为了反战而反战,更忽略了具体的人类命运。同样的道理,对于我们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判断历史要有历史观,那么判断当下任何事的是非曲直,终究要有从人民群众立场出发的价值观。

放到如今的俄乌冲突中,乌克兰是纳粹政府那样邪恶吗?不至于,一个完全靠着外援支撑军事和财政的政府也没本事当纳粹,真正的问题在背后的北约。俄罗斯是苏联那样正义吗?当然也不可能,毕竟俄罗斯早就抛弃了苏联解放全人类的念想。

正如中国外交部说所的,这场冲突有着复杂的历史经纬。如今两个曾经友爱和谐的民族兵戎相见,世界重要的粮食和原料产地陷于战火,这不光是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的悲剧,也是全世界人民的悲剧。为什么我们要呼吁和平,反对制裁,反对提供武器,从而恢复世界正常的经贸秩序,减少平民伤亡?也正是基于中国人民在内的全世界大多数人民的利益。

当然,你要我个人来说,这俄乌冲突一年来,在乌克兰聚拢了一批恐怖分子纳粹分子,在全世界揭露了一群支持和洗白这些人类渣滓的势力,如果能借此机会将他们一网打尽,当然也是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贡献,但八成不太可能。

上次美国为了反苏,给阿富汗送去的武器和资金,直接间接地养出了之后让他们头疼的基地组织和阿富汗塔利班。这次欧美各国给乌克兰送去的武器,有多少会流到新纳粹和恐怖分子手里,而这些人类的渣滓在乌克兰历练之后又会到哪里兴风作浪,可就真不好说了。

其实这种担忧,很多西方人自己也心里有数,知道那些现在加入乌克兰的新纳粹迟早要回流到各国:

不过,担忧归担忧,西方人什么问题都知道,但是他们不会改的。连叙利亚的恐怖分子问题都没搞明白呢,更不用说乌克兰的新纳粹了。

只能说迟早有一天,一些西方人会明白,中国外交部说的“停止煽动对立、拱火浇油,真正为欧洲地区和世界和平稳定做点实事”,其实也是为了他们好。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李泠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法军参与?马克龙:应约旦要求拦截伊朗无人机

德总理率商业天团来华,“没中国不行”

“伏特台风”真相:美方和微软以黑客栽赃中国

联合国安理会紧急会议上,伊以互相指责

约旦,成以色列“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