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艾维:智利暴乱的前因后果,中国民众有点眼熟

2019-10-24 09:48:25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艾维】

智利,作为拉丁美洲中发展得最好的国家,人们说起它的时候,都会夸它是拉美发展的“优等生”。拉美其他国家也想效仿智利的发展模式,走上一条繁荣进步的康庄大道。但是近日智利喧嚣的火光、首都区镇守的军队,惊吓到了曾对智利模式深信不疑的人们。

根据智利媒体《三点钟报》(La Tercera)的最新统计,智利全国范围内的暴力冲突已造成17人死亡、1244人受伤、5147人被捕;此外,已有916起纵火事故,游行抗议超过千次,更有以百为单位计算的抢劫案件。损失最为惨重的是首都圣地亚哥,其次是瓦尔帕莱索和康塞普西翁等城市。这一次的市民暴动算是自智利民主回归以来最为严重且损失最惨的一次。

骚乱发生的导火索

今年10月6日,首都的地铁运营商——圣地亚哥地铁公司决定将早晚高峰时期的地铁票价由800智利比索(约合人民币7.97元)涨至830智利比索(约合人民币8.27元)。(就在一星期前,政府将电价也上涨了10%。)随后智利经济部长胡安·安德烈斯·方泰勒(Juan Andres Fontaine)提出,如果工人们不想高价乘坐地铁,那他们可以早点起来去工作的地方。但是原本在首都的通勤时间就已普遍需要两小时,至此民怨沸腾。

10月18日,由学生领导的抗议团体开始违规进入地铁站,烧毁车厢,破坏售票机器。他们还烧毁了公共汽车,点燃了邮政局,投掷了催泪弹,破坏了公共广场。原本是对于票价不合理的诉求,开始逐渐蔓延为对社会不公等现象的暴力宣泄。游行的群体也不再仅限于学生,社会各阶层人士逐渐加入,他们肆意释放生活中的苦闷,将情绪都集中在火把和破坏上。

智利民众在周末街头纵火,周末有超过50辆警车被烧毁(图截自《卫报》)

骚动主体与诉求的不可辨识性

根据新闻报道,我们了解到拉美国家最近都处于不安定的状态。前有委内瑞拉民众的大逃亡,后有秘鲁的宪政危机,还有厄瓜多尔的原著民围堵首都,另外玻利维亚涉嫌选举舞弊(尚不知真相);智利的骚动让拉美动荡的局势雪上加霜。

但不同于其他拉美国家的动乱,智利的骚动难以找到解决办法,没有领导头目,没有明确的诉求(原本的诉求是恢复票价,但票价恢复之后,暴动依旧在继续)。这就如同对话没有回应,握手也无人可以言和。这一情况将局面推向了两难之间。

总统的方案

智利总统皮涅拉在10月22日的讲话中表示会聆听民众的心声,他会稳定民主、提高工资并增加就业。

在他给出的所谓国家团结的社会议程中,他主要关注并希望解决的社会问题有:

·改革养老金制度,提高养老金的额度,在原本的基础上增加21400比索,以保证这部分人群的生活水平并提高他们的消费能力;

·改善智利的卫生医药问题,建立用于支付不受现有卫生法例所覆盖的智利家庭药物的保险,降低药物的价格;

·提高最低收入标准,保证劳动者的最低月收入为35万比索;

·建立稳定的电力价格机制,取消之前上涨电价的决定;

·建立新的补充性缴税段位,对每月收入超过800万比索的人群征收40%的税额;

·加强市政府共有财库,让收入高的市政府缴纳更多的税收,来帮助收入低的市政府进行基础设施的改善;

·降低议员及公共管理者的工资,因为此前有报道称智利议员的工资为最低收入的33倍;

·成立儿童和青少年保护服务部,更好地帮助他们融入社会;

·将幼儿园教育也纳入义务教育的计划中。

皮涅拉承诺这些方案将在暴乱平息后一个个完成,并会反思他此前对问题的忽视。

智利暴乱之谜的解读

对于智利这样一个成功的样板却爆发了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全国性动荡,着实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有解释说是出于一种政治心理的感同深受,看到香港乱了、秘鲁乱了,连隔壁的玻利维亚也乱了,于是“人乱亦乱”地加入这场世界范围内的动乱狂欢。

还有人将智利的现状类比欧美大热的电影《小丑》,认为电影的氛围被带到了现实生活中,人们对生活的不满都由《小丑》这个扳机扣响了,他们模仿小丑的所作所为来外化自己内心的愤怒。

而在智利官方及部分美洲国家组织看来,这是古巴和委内瑞拉在背后煽动社会主义复辟,是外国势力企图利用学生运动来推翻皮涅拉政权的一次尝试。

以上的解释尚不能验证,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若不是自身已病体惴惴,怎能稍触即发,病症就扩散全体呢?

智利的优势

智利在拉美国家中属强国行列,单看2014年至2018年的各国GDP增长率,不难发现智利经济的增长速度一直在拉美国家的平均水平之上,并且2018年还是近几年里表现较好的一年。稳定的经济增长水平,可以让人民更信服当政者,保证政局和社会的稳定,这基本是每一个国家希望获得更好发展的首要前提。

数据来源:拉美经济委员会 (Economic Commission for Latin America and the Caribbean)

智利还拥有十分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我们之前也看到皮涅拉总统提到要提高养老金的额度,改善并健全教育体系,进一步优化医疗方面的不足。

对比拉美其他国家,我们能更好地了解到智利在这方面做的许多努力。智利的社会福利体系是全面且高效的(如下图所示)——政策考虑到了各个方面,所以智利人民的各项社会需求都能找到对应的保障项目。值得一提的是,与拉美其他国家相比,智利的养老保障项目数量已是最多。

数据来源:, 2018

其实不仅仅是在养老保障上下功夫,对于教育,智利政府的投入在拉美国家中也是名列前茅的。在智利,公立大学本科教育是义务且免费的。而就教育开支来看,近十几年,智利教育开支在GDP中的比重也在稳步增长。

数据来源:拉美经济委员会 (Economic Commission for Latin America and the Caribbean)

另外,智利还是拉美减贫运动的先锋队,已将其国内的赤贫率和贫困率都控制在拉美经济委员会评定的最低水平中——赤贫率控制在5%以下,贫困率控制在15%以下。

智利和乌拉圭首先解决了国内的贫困问题,极大地改善了本国居民的生活条件,这对于拉美其他地区性大国,如巴西、阿根廷、墨西哥等,都是一种很大的超越。对于贫困问题的解决,其实为智利政坛的稳定做了不小的助推。

资料来源:Panorama Social de América Latina, 2018

智利凭借优良的发展环境和经济面貌,吸引了很多外国人前来智利寻找机会,这也为智利带来了多元化的劳动力。他们中部分人会从事一些本地人不愿做的工作或到偏远地区务工,一些人也带来了更为先进的工作理念。

这些移民的到来丰富了智利社会的民族多样性。根据智利内政部的统计,在2005到2018年之间,进入智利的外国人主要来自秘鲁(28%)、哥伦比亚(14%)、委内瑞拉(14%)、玻利维亚(12%)等毗邻国家;在前几名的国家中,我们也看到还有不少美国人和欧洲人来智利旅游、定居。

数据来源:智利内政部移民办(Departamento de Extranjería y Migración)

智利的劣势

以上数据为我们展现了一个欣欣向荣的智利:GDP在拉美国家中位居前列,贫困问题大部分已被解决,社会保障系统完善,劳动力充足。然而,现实撕裂了这一美好的画卷,一个矛盾的问题随之而来:为什么这样一个“完美”国家会被推向暴乱的深渊?

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智利拥有绝对的社会不平等,贫富差距悬殊,大部分财富聚集在小部分人群手上。据拉美经济委员会2018年的调查显示,智利的财富高度集中,全国最富有的家庭占有近60%的资源,金字塔顶尖的1%人群分享着全国三分之一的资源。

资料来源:

<Panorama Social de América Latina>, 2018

虽然近些年来智利的贫富差距有小幅的缓和,但是在游行人士看来,这是一种结构性矛盾,所以他们会用“30比索,30年”这样的口号,来讽刺所谓的不平等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而且认为在可见的未来里也不可能得到一个答案。

物价上涨,消费紧缩,原以为政府能提供更多的公共产品来接济百姓的生活,想不到等来的却是一涨再涨的噩耗。为挣破社会的不平等,他们也尝试过用教育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是现在逐渐壮大的精英私立教育,从起跑线上就抛弃了那些没有原生资源的孩子,而他们大部分就是那群愤怒的学生们。

再者,智利民众逐渐表现出了学者们所称的“去政治化”。这一术语指人们选择远离政治场域,对于日常的政治活动不再参与。[1](这次动乱起于一个经济问题,在暴动过程中并没有出现政治宣传语和政治组织活动,更多的是出于一种社会运动的目的,虽然最终的指向在于逼迫政府让步,但是笔者认为这不属于一种日常的政治活动,而更像一次社会悖反。)

经历过军政府,也遭受过休克疗法,在2001年的经济危机之后,智利民众显然已无心政治了。有智利学者曾指出,年轻人群体在智利开始逐渐脱离制度化的集体行动,例如投票、参与政党活动、参与工会运动;转向了更为个人内化的活动,如一些有益于个人发展的活动、网络的运用和社交媒体的使用。[2]

“去政治化”最为明显的表现就是民众开始不再关心选举了,他们不再积极参与政治宣传,甚至都不再投票了。

如下图所示,自民主回归之后,智利人民的投票率越来越低,近几年都没有超过半数。而这也导致民众对总统的执政理念不熟悉,一旦自身的境地陷入困境,首先就是抒发自己的愤懑,没有政治共同体的认同感。

数据来源:Electoral Service of Chile (www.servel.cl) 和National Institute of Statistics of Chile (www.ine.cl)

因为对民主失去了信心,自然再难去信任民主政府了。根据拉美晴雨表的最新数据显示,拉美主要国家对于政府的信任度皆为负面,大多数民众持不信任或是有点信任的态度,十分信任的情况则是凤毛麟角。所以也难怪学者Steven Levitsky感概,民主究竟怎么了。

数据来源:拉美晴雨表(Latinbarómetro, 2018)

此外,智利的经济还具有高度的对外依赖性。

虽然智利在1990年代进行过大刀阔斧的改革,将智利的矿产品的出口额降至总额的45%以下,而包括鱼粉、水果、纸浆和化工产品等在内的其他货物上升至55%以上。但是智利的整体经济还是无法完成自我生产、消费的内循环。

根据拉美经济委员会的数据显示,智利在拉丁美洲及加勒比岛国中是较明显的出口导向型国家,而且智利的出口贸易最大的伙伴国家就是中国,占到了智利出口贸易的25%,那么它也就更明显地会被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所影响。

资料来源:拉美经济委员会(CEPAL)

数据来源:MIT 经济观察可视化网站

可以大胆预测,智利的经济在中美贸易战开始之后就受到了不小的影响,加之国际油价回升,在这双重打击之下,现有动乱冲突只是智利社会矛盾的冰山一角,后续离彻底平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参考文献:

[1]Alfredo Joignant R., ‘La democracia da la indiferencia. Despolitización, desencanto y malestar en el gobierno de Eduardo Frei Ruiz-Tagle’, in Oscar Muñoz and Carolina Stefoni (eds), El Período del Presidente Frei Ruiz-Tagle, Santiago: FLACSO-Chile and Editorial Universitaria, 2003, P 90.

[2] Cristián Parker, Los Jóvenes Chilenos: Cambios Culturales; Perspectivas para el Siglo XXI, Santiago: MIDEPLAN, Gobierno de Chile, 2000.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艾维

艾维

清华大学博士生,访学拉美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中国-拉美
中国-拉美
作者最近文章
智利暴乱的前因后果,中国民众有点眼熟
中美上演重头戏,G20会变成G2吗?
为什么巴西也会选出个“特朗普”?
马云要进军拉美市场 阿根廷怎么看
罗塞夫“起死回生”?然而巴西还是那个巴西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