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英国《金融时报》:谷歌对美国政治捐款超过高盛

2014-10-20 07:06:13

据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10月17日报道(译者/何黎),谷歌(Google)在美国的政治捐款金额已超过高盛(Goldman Sachs),显示硅谷正以更积极的姿态影响美国政策、应对监管。

谷歌的政治行动委员会NetPAC今年以来在政治活动上已花费143万美元,超过高盛的140万美元,而后者以与政界关系密切著称。这是自2010年上次中期选举以来的一个显著变化,当时谷歌的政治捐款只相当于高盛的三分之一。

网络上描绘谷歌政治献金的图片

今年科技公司在争取政治支持上花费重金,因为华盛顿正在辩论的一些政策对科技行业至关重要,涉及税收、增加技术移民签证数量、加强对美国情报机构的监督等。

虽然科技业从业者的政治立场通常偏左,但高科技公司在最近的政治周期中,越来越多地捐助给共和党人,或将捐款均分给两党。

根据响应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数据,2010年民主党联邦候选人获得了科技公司的55%捐款,共和党人则获得了45%。2014年,随着右派共和党看上去将巩固对众议院的控制,且大有控制参议院的可能,民主党人获得了科技公司捐款的48%,而共和党人获得了52%。

加州的一位共和党顾问里德•盖伦(Reed Galen)表示:“这些公司的高管在社会议题上可能并不总是同意共和党观点,但对于他们中大部分人来说,生意终归是生意。”共和党倾向于更宽松的监管政策,这吸引了科技业的业界领袖。这个行业推出新产品——从无人驾驶飞机,到阅后即焚照片应用——的速度,常常快到连监管者都跟不上。

根据响应性政治中心,科技和互联网行业在2014年选举周期迄今,已捐献了将近2250万美元。这与证券和投资行业捐助的1.21亿美元相比规模仍然很小。华尔街与华盛顿的紧密联系,让高盛有“政府之盛”的绰号。不过,高科技行业在华盛顿的影响力正在增大。

硅谷各IT公司的政治捐款,其中标明了共和党(Republican)与民主党(Democrat),包括两党以及两党以外的政治活动委员会(PAC)

Twitter在2013年8月成立了一个政治行动委员会,去年底Yelp也采取了同样举动。Uber和苹果(Apple)等公司虽没有自己的政治行动委员会,但在游说者身上的资金投入比以往多出许多。年轻的高科技公司正越来越多地参与到英特尔(Intel)、甲骨文(Oracle)等传统科技公司的游说活动中。2010年时,捐助主要来自微软(Microsoft),今年的捐助者则更加广泛,各公司捐献额的差距也不再那么大。

谷歌表示,其NetPAC部门作怎样的捐助,由一个高管组成的小组决定,其中既有共和党员,也有民主党员。据该公司声明,影响捐款的因素包括候选人“对开放互联网的承诺”、他们的领导作用,以及他们能否留在某些委员会,这些委员会正在考虑的立法会影响到谷歌。

 

来自弗吉尼亚州农村地区的共和党国会议员鲍勃•古德拉特(Bob Goodlatte)是硅谷最密切关注、向其捐款最多的立法者之一。他是众议院司法委员会(House Judiciary Committee)的主席,该委员会正在讨论如何改革美国国安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的监控计划,以及移民和知识产权问题。

就这一点而论,古德拉特处理的是科技公司极为关注的问题。这些企业希望能招揽到更多的熟练工程师、有更完善的专利制度,还希望得到美国情报机构不入侵其数据中心的保证。

根据响应性政治中心的数据,在众议院中,古德拉特从科技行业收到的政治捐款总额仅次于众议院议长、共和党议员约翰•博纳(John Boehner)。谷歌、微软和英特尔的政治行动委员会各自为古德拉特捐赠了1万美元的竞选资金,此外,这3家公司和其他一些公司的员工和高管也向其捐款。

IT业界领袖们的私人捐款,其中包括谷歌执行主席埃里克·施密特、Linkedin创立者与执行主席莱德·霍夫曼、Paypal创立者与首席执行官彼得·蒂尔与微软创立者比尔·盖茨

本次选举周期中,捐款主要流向了少数像古德拉特这样任职于关键性委员会的候选人、两党全国性机构、有望成为领导者的候选人,以及总统职位的潜在角逐者,如新泽西州的参议员科瑞•布克(Cory Booker)。

布克是民主党人,谷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曾为布克创办的企业提供了起步资金。布克是从科技行业获得最多捐款的个人。他在这一轮选举周期中迄今已获得36.445万美元的捐赠。

将会竞选众议员的民主党人罗希特•康纳(Rohit Khanna)所在的选区包含硅谷地区,他也收到了大笔政治捐款。布克和康纳都被视为科技行业的大力支持者。

企业和高管也向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参议员马可•鲁比奥(Marco Rubio)作了大笔捐款。直到最近,鲁比奥一直在推动移民政策改革。科技公司希望这些改革能让更多外国工程师获得签证。Facebook的政治行动委员会,以及该公司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向鲁比奥捐赠了大笔资金,微软董事长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特斯拉汽车(Tesla Motors)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也是如此。

根据阳光基金会(Sunlight Foundation)的研究,科技公司的员工倾向于给民主党人捐款。该基金会是一个支持政府透明的无党派非营利性组织。

谷歌员工捐款对象的前几名几乎都是民主党人,古德拉特和达雷尔•伊萨(Darrell Issa)是例外。伊萨是来自南加州的共和党人,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下属的知识产权和互联网委员会任职。其他科技公司对两党的捐款也存在类似的比例分配。

然而,许多硅谷人士,如PayPal创始人之一彼得•蒂尔(Peter Thiel),倾向于支持自由主义者。自由派的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经常前往硅谷,为可能参加2016年总统大选争取支持和资金。

科技公司还向一个以减少金钱对政治影响为宗旨的政治行动委员会捐赠了大笔资金。这个名为Mayday、希望打破常规的组织由倡导改革竞选经费制度的著名哈佛科技法教授劳伦斯•莱斯格(Lawrence Lessig)掌管。该组织从谷歌的员工和他们的家人那里得到了超过10万美元的捐款,是最受他们欢迎的捐款收受者之一。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海舟
专题 > 谷歌
谷歌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