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特朗普的大麻烦!还有两天美国政府债务上限到期

2017-03-13 19:15:08

【观察者 综合报道】3月15日不仅仅是我国消费者打假的日子,还是我国最大的债务人美国暂停债务上限的到期日。届时,美国政府将再度因触及债务上限而走到财政悬崖边上,这是特朗普上台以来面临的一大考验。

我们先来翻翻美国的家底。2016年年底美国联邦债务总额达19.5万亿美元,与十年前美国债务总额相比翻了一倍有余。不知不觉美国政府债务这个雪球已经越滚越大。2017年联邦预算显示,2017年美国总债务预计将超过20万亿美元。

美国政府债务总额,2006-2016(图片来源:智通财经网)

3月9日,美国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呼吁国会“在第一时间”提高债务上限。同时,为了避免美国政府违约,努钦表示,可能采取额外的“非常措施”,包括将自3月15日起暂停销售州及地方政府系列债。

留给特朗普的美国债务现状

美国政府每次需要借款时,都要获得国会授权,由国会决定债务期限、利率和具体用途等。国会授予政府一揽子关于借款的权限,条件为联邦政府(不包括地方政府)的总借款量小于已有的数量限制,这就是债务上限。

2015年11日,为了避免在大选期间陷入预算风波,美国国会通过奥马巴签署的债务上限及预算法案,暂停了债务上限至2017年3月15日。这意味是目前面临最新的债务上限则是当时公布的18.9万亿美元。

然而,美国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3月7日,美国联邦债务总额约为19.85万亿美元。这一债务规模已经超过了债务上限。

因此,特朗普政府面临的问题在于,要么获得国会批准提高债务上限,要么延长暂停债务上限的期限。否则,将会导致美国政府关门及违约的严重后果。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美国最近一次的政府关门危机发生在2013年。危机最严重的时候,不仅连公务员的薪资发不出来,就连核武研发国家实验室都开不下去。在危机过后的2014年2015年,美国政府依然没能控制住预算赤字,反而不断爆出了濒临债务上限的新闻,但最后都以在紧要关头国会同意提高债务上限而告终。从历史上看,美国至今尚未出现过因债务上限不能上调而致政府违约的情况。

特朗普政府面临的压力  

共和党在前几年的债务上限谈判中,一直坚定地反对提高债务上限,加上特朗普竞选期间“莽撞”的言论引起一些资深共和党人的反感,所以上调债务上限的纠纷的表面形势仍存,但因共和党控制了参众两院的大多数席位,通过压力不大。

但是,据美国财政部官网显示,如果不能提高债务上限,将给经济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首先,将会导致美国政府违约,迄今为止,美国还未出现因债务上限不能上调而致政府违约的情况。其次,这可能加速金融危机的到来,威胁到美国人的就业和储蓄,将刚刚从经济衰退的美国拽回到经济深渊中。

每当政府呼吁提高债务上限时,国会通常会采取行动。据美国财政部统计,自1960年以来,国会已经采取了78次行动——永久提高、暂时延长或修正债务上限的定义,其中有49次发生在共和党的总统任内,29次是在民主党的总统任内。

美国债务困境的由来

债务问题是美国的一个顽疾,由长期的财政赤字造成。赤字通常由包括战争,经济衰退和通货膨胀,政府支出超过收入等因素导致。美国国债通常用于资助过去的预算赤字。

美国政府历年赤字额,2005-2016(图片来源:智通财经网)

由于一贯的年度预算赤字,美国十年国债已经上升逾100%。在2016年,预算赤字上升至5.87亿美元,比2015年增长30.0%。此外,2016年赤字占GDP的比重上升3.2%,而2015年为2.4%。2016年公众持有的债务占GDP的77.0%,为195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数据来源于智通财经网。)

顺便提一句,政府债务随着对信贷需求的增加而增加,以便于为越来越多的赤字提供资金。借款成本往往因债务螺旋上升而上升。较高的利率令对设备,股票及其他资本货物的投资更昂贵。简而言之,就是为了借大笔的钱来刺激经济、发动战争,政府一般不得不提高利率以吸引债主,但是高昂的利息反而使政府需要还更多的钱,从而产生更多的债务,如此一届又一届地拖下去,再有钱的政府终有一天也会积重难返,债务缠身。

历史上美国政府上调债务上限的频率

据统计,自1939年开始,美国债务上限已上调了105次,几乎平均每9个月就要上调一次。最近20年,上调频率就更快了,2000年以来,债务上限已上调17次。奥巴马2009年1月就任总统以来,国会已10次提高债务上限,提高总额约7.6万亿美元。

近年来,美国政府债务上限变化日渐趋稳,最新的债务上限为2015年11月公布的18.9万亿美元。2015年11月,美国国会《2015年两党预算法》,主要包括两项内容:2017年3月16日前不再设置债务上限;未来两年增加联邦预算800亿美元,其中2016财年增加500亿,2017财年增加300亿。

特朗普的计划,美国的将来

据花旗银行分析,特朗普多次承诺将通过1万亿美元的“公共和私人融资”,大幅度提高军事支出,增加基础设施投资。如果要完成特朗普的计划,这份预算规划需要涵盖的时间跨度大约为10年。美国联邦债务上限将在今年被上调到相当于1917年的109倍的程度。

另外,标普主权评级总监克雷默(Moritz Kraemer)1月11日向CNBC表示,自上次标普将美国的经济评级从AAA下调至AA已过去5年。他认为这种情况在2017年也不会改变,标普将依然维持AA评级。克雷默认为,新总统特朗普当选所带来的政策前景不确定性。同时也令该评级机构不愿上修美国主权债务评级。标普认为,作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美国实际上没有消除这些担忧。

而特朗普政府的财政部长努钦于3月9日致函国会表示,该部准备采取措施避免违约,且将采取多种手法继续维持政府运营,包括继续支付国债利息。

努钦称,正如他在听证会中所说,“保证对我们债务的全部信用是重要承诺”。努钦敦促国会要尽快提高债务上限,“以便能实施我们的优先项目”。

由此看来,如果今年再次上调上限,似乎意味着美国并没有一个债务上限。如果未来没有更广泛的结构性改革,单纯靠提高美国债务上限或者暂时冻结国债上限,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即使提高债务上限,但债务总额除了法律限制外还有更重要的资金流限制。如果美国的联邦政府税收不足以支付债务利息的支出,美国的国债规模就会彻底失控,国家信用也将一落千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综合 | 责任编辑:唐晗
专题 > 美国经济
美国经济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