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精灵:瑞典宣布解封第二天,我中招了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3-07 08:34

北欧精灵

北欧精灵作者

北欧中华网社长,中欧对话网CEO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北欧精灵】

盼望着,盼望着,奥密克戎来了,奥密克戎的脚步近了!从1月8日打了第三针Modena疫苗以后,我就一直不舒服。打针第二天胳膊和腋窝就感觉很疼。低烧37.2度。在瑞典高烧不到38度都不叫高烧。一般下午37度2属于正常。过了两个星期,突然,我的胸口疼。夜里,我使劲揉搓膻中穴,结果都出血印了。好不容易,不那么疼了,熬过一夜。过两天,我给医院1177打电话,女护士说,你如果疼过15分钟,就应该到医院去看急诊。

于是,1月25日晚上5点多,我去了医院,等了三个多小时,快八点的时候,护士给我测血压和血氧饱和度。不知道血压多少,我看血氧饱和度的纪录是98,脉搏63。 不错。

又过半小时,一个男护士来给我抽血,抽三管血,第三管少一点儿。9点多的时候,我旁边的一个病人开始咳嗽。一直咳个不停。过一会儿,护士又来给我做心电图。

11点的时候,又来个女护士说之前的血抽得不够,需要再抽一次。于是,我把右胳膊伸出来让她抽。之前是左臂。

12点,一个年轻的医生过来说:”没查出来你有什么问题。心脏,肝脏和肾脏都没有炎症。你血压在临界点,问题也不大,你回去以后可以找你的家庭医生看看。“总之,心脏没有问题,肝肾也没问题。

我到家1点多。26日早上又开了一个视频会议。会议很有意思,但是,身体感觉很累。晚上,又见了一个朋友,说了10多分钟的话。在外面,社交距离。

2月3日,随着大家拜年接近尾声,我看到一个很像以前一个姐们儿的信息,于是,尽管在连对方的长相都没有100%把握的情况下,愣是聊了3个小时。心情痛快了,身体瘫了。但我依然觉不出来有什么问题,无非是感觉国内都在放假,我也想放假,不想干活儿。但是,又想着新年新气象。早在元旦前我就想了虎年是我的幸运年,我一定要实现我的光荣与梦想。憧憬了很多未来的情景,我想多做点儿访谈类的节目,看看大家在两年的抗击疫情过程中都做了些什么?我的好奇心和大家的好奇心是一样的。

看到韩国新华报社社长曹明权被疫情憋出个博士来,我很欣慰,于是,在2月8日上午视频专访了他。采访很顺利。下午,我出去散步。

等到市政厅附近的时候,我突然感觉鼻孔有点儿灼烧。这种感觉之前就有,我都是用冰块儿来降温。我把芦荟搅成汁,然后冻起来了。把芦荟冰块放在鼻梁上,等小的时候,放到鼻孔,可以缓解灼烧。

但此时,我感觉不对劲。到朋友的寿司店去拿寿司,到同仁堂去取药。一夜无话。

瑞典首相宣布新的防疫政策 图片来源:瑞典媒体

2月9日,瑞典在感染确诊病例依然是18000例的情况下宣布,新冠肺炎已经不是重大危害社会安全的疾病了,他们认为日感染6万的高峰已经过去。因此,全面放开。这个决定也不是当天决定的,而是在一周前就决定了。他们推算的就是高峰6万以后,就会逐步下降。到2月9日,虽然日感染18000,但是,比高峰时候确实下降了不少。这次奥密克戎传播快,传播面儿广。所有的家长几乎都感染了,所有的孩子几乎都感染了。在瑞典,每一波疫情就会感染一片。本来,两年以来,华人华侨是自我保护比较好的。但是,最近这一浪潮始于圣诞节和元旦,然后,就横扫年轻人,和年轻的家长,基本上是一家一家的。至少我的两个好朋友都是大人孩子都感染了。他们的朋友也有这种情况。

我一开始,还觉得我的两个朋友不够小心,因为他们也有点儿随大流儿心里,反正病毒也防不住,最好还是该干啥干啥吧。于是,他去健身房了。当然,也干了很多别的事情,聚集较多,最后就感染上了。

2月10日晚上,我发现我的嗓子疼了。灼烧着疼。我赶紧吃了连花清瘟胶囊。到了晚上,虽然我半梦半醒地睡了一点点,但是,整个嗓子感觉像是消失了。半张着嘴,怕出不来气儿。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失声了。说不出话来了。但我也不敢相信我真的中招了。因为朋友请我们12日吃晚饭,我说嗓子疼拒绝了。我老公去超市买了新冠测试剂。一测,是一道杠,阴性。

当晚,我老公还是搬到了客厅沙发上睡了。我被隔离在自己的卧室,不出门。他负责送水送饭。去年12月,我女儿中招儿,虽然一周就好了,但那时也没测是否阴性,我们就按中国的办法隔离一个月。她在自己的卧室。我负责送饭送水。

关于新冠问题,我们一家三口研究过很多次方案,如果我们中招儿了怎么办?我们想最好就像瑞典公共卫生局指导的那样,要细水长流,不要三个人一起中招儿。我们要一个一个地中招儿,这样,至少好人可以照顾病人。一旦有人中招儿,他就睡客厅。去年,我们的单人折叠床在客厅放了半年,以防万一。但是,因为没人中招儿,屋里又挤,所以,就放回地下室了。

没想到半年后,又要隔离。这回,他干脆睡沙发了。省事儿。

我可能是因为吃了连花清瘟,上午确实鼻子很干,没有鼻涕,所以什么都没测出来。我甚至也没测量自己是否高烧。等到晚上,我感觉有点发热以后,快到早上的时候,我拿出体温计和血氧饱和度测试仪测试,结果体温是37.9度,血氧饱和度降到了94。

一般说到了93就是中招儿了。

其实,我一直觉得要生病,现在终于爆发了。这个感冒全面爆发了。嗓子疼,有痰,鼻子有鼻涕,是黄粘浊涕。一开始是发热。头疼。我用针灸治了头疼。

吃了连花清瘟以后,躺在床上,感觉一股热气从脚上流到头顶。我想这可能就是中医说的扶正,感觉自己被气顶的直直的。很正。而且,刚吃完药不久,鼻子和嗓子就会干净很多。尤其晚上,再把双脚放到墙上,呆一会儿,大脑里血多了,很快就可以睡觉了。这些天来,我一直睡眠不好。都是折腾到四五点才能迷糊一会儿,从来没有睡过沉稳觉。2月12日晚上感觉睡沉了,但是,脑子里全是北京冬奥会自由滑雪的镜头,上下翻腾。

2月13日,我感觉自己好像好了,不但唱了首歌儿《我爱你中国》,飙高音儿,然后,还给朋友打了个电话。朋友说,没事儿,你再测测!

于是,我下午又测了一下,这一次,我使劲用棉签儿在鼻子里找鼻涕,充分让棉签沾满鼻涕。这回结果出来了。我老公从门缝儿里对我说:”你中招儿了,两道杠。“我戴着口罩,还亲眼看一下,真是两道杠。

Covid19抗原自检 图片来源:IC photo

当晚,我的嗓子又开始沙哑了。可能是累的。但同时,高烧消退了。代之而来的是白痰。不停地想吐。这让我想起小时候的气管炎,总是咳嗽,总想吐痰,即使没有什么也要干咳,咳得肚皮疼,吐的嘴发干。

我给同事发信息,我中招儿了。他说:”你迟到了,我们全家早就中了。我们亲戚一家也早就中了。没事的,四,五天就好。“

我给朋友发信息,她说,我正在恢复中,快好了。我认识的人中,只有一对儿老夫妇还没有中招儿,有孩子的家庭基本上都中招了。

此前,一个小同事跟我说她发烧了,我还没好意思问是否是奥密克戎。

我给网购老板发信说,我要订购蔬菜,我中招了。他说:”没事儿,现在比我两年前轻多了。我那个时候高烧一个星期。我用洗热水澡降温。高烧达39度。后来,还拉肚子。现在,打了三针有抗体了,不会那么重了。没事的。“

听了这些话,我确实感觉好多了。我没有一年前那么担心了。2021年1月13日,我经历了一个黑色周末,因为我女儿隔离时间长,我自己压力很大。她倒没什么事儿。解封后一放松,我自己就感觉不对劲儿。医生说,我可能中招儿了。我于是要求测试。那个时候,测试很不方便,需要在电脑上加装软件,然后,预约,然后,政府派出租车司机把测试剂送来,你自己测试完了,交给司机,司机送到实验室。结果在手机上显示出来。这个过程耗费了48小时,结果48小时我都没睡觉。尤其是等待试剂那天晚上,我喝了一壶开水,我想我把新冠病毒给它烫死。结果,我自己的肠胃和食管可能也被烫坏了。总之,第二天测试以后,结果是阴性。

那时,我不敢跟朋友家人说这个事儿,就感觉自己有可能要不行了,因为我的心脏好像跳的厉害,心率过高,血压过高。我怕我坚持不了24小时。但是,第二天结果说是阴性,我的心落了地。我想我当时是把我自己吓个半死。

现在想来,我目前的症状和当时差不多。但是,那时就测一次。没有就相信没有了。现在,就是靠连花清瘟,虽然不能把病毒杀死,但是,它可以阶段性地治疗嗓子的痰,鼻涕和咳嗽。吃了它,就可以睡几个小时。我的朋友没有连花清瘟,她就用盐水漱口,用盐水在嗓子的部位按摩刮痧,把紫色的痧刮出来就不那么疼了。她还用盐水浴。三周,彻底好了。

现在,人们不那么害怕了,因为我们觉得瑞典已经实现群体免疫了。一遍又一遍的,大部分人都得过了。有一次打电话给一个朋友,她说她已经得过一次了,这是第二次。我是否也是第二次、第三次呢?我在养老院工作的朋友说,她的同事基本上都得过,甚至是两次、三次。现在一解封,口罩也不提供了,自然就不戴了。但她还在坚持戴。

瑞典的抗疫政策一开始说的是群体免疫。但很快改口了。但从一开始确实就是没有防护。结果,造成老人院数百人死亡,成为世界上人均新冠死亡人数最高的,倒数第一。

接受2020年春季的教训,2020年秋季,他们依然行动迟缓,一开始说感染人数少,再看看,结果到11月,感染人数突然上升到日感染17000多例。于是,到这个时候,才说可以在公共场所、公交车、饭店等地戴口罩。之前一直否认戴口罩的保护作用。

2021年春季高潮过后,瑞典发现在欧洲所有国家当中比较,瑞典因新冠多死的人数在欧洲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排名第9。另一个解释是2019年,瑞典老人死亡人数低,所以,2020年人数高也是意料之中的。

2021年12月,新首相上台后强调大家要积极打疫苗,疫苗不能阻挡病毒感染,但可以防止重症。

我想以前我没有出现高烧,或许因为我没有抗体。是否这次高烧是因为打了疫苗有抗体了?很多人都是先高烧。大部分人都觉得没什么,就像感冒一样。

我也这么想。但我发现,如果我工作多了,晚上就重一点儿,例如,2月13日我感觉精神多了,也不烧了,但是血氧饱和度降到了90,然后又上到94。而且晚上,体温又达到了38度。

2月14日,感觉好了,血氧也上来了,达到96。

2月15日,感觉说话多了还是不行,嗓子还嘶哑,鼻子还漏风。

2月16日,开始感觉小腿发凉。这个症状在2021年1月份也发生过。我看网上说是因为阳虚,因为一直不见太阳。中医说,新冠后遗症也可以有小腿发凉,注意力不集中。疲劳等症状。在瑞典确实报道过很多中老年妇女感染新冠好了又犯,犯了又好,折腾一个月才彻底好。有的人失去了味觉,或者失去了食欲。我感觉既没有失去味觉,也没有失去食欲。相反,总觉得老公给的饭不够,希望多吃一些。

2月17日上午,我写了一天的稿子。早上以为好了,结果晚上血氧饱和度又回到了93, 我想病毒还是没有离开。

2月19日,早上起来,感觉白痰糊住了嘴。嘴巴干干的。早上5点测量血氧饱和度降到了91。

2月20日,我又与家人聊了一个多小时。翻译了贺信,上几篇稿子。到了晚上血氧饱和度还是94。尤其到了晚上,吃了点面条,一壶水我们娘俩分,很快就没了。结果到半夜,我感觉干渴。又懒得起来,不想去打扰他。

到21日早上醒来,舌头像干吧鱼一样,非常干。无法正常活动了。赶紧到水池去喝点儿凉水,把舌头弄湿了。此时的感觉,就是口腔被白痰缠住了。这种白痰很粘。中医说这是恶寒。是痰湿。吃薄荷糖可以感觉好一些,喝一口白酒,也可以化痰,或者用盐水淑口。

我让老公赶紧给我准备两壶水,这回要两壶两壶的给我水。我灌满了以后,立即去厕所排尿。这样的感觉才是对的。否则,病毒一时半会儿不能走。

再反思我到底是怎么得的呢?一开始,我还以为就是在空气中飘过来的,然后,通过鼻子吸了进来。但是,我听说,26日见的朋友后来在30日确诊中招了。我可能属于密接。这样,也可能就找到源头了。

刚才,听到德国一个朋友说,他在大年三十大宴宾客,一解两年足不出户的生活方式,大家饱餐一顿,还都放开歌喉唱起了歌。结果第二天一个朋友的孩子就确诊了奥密克戎阳性,接着两三个,第四天,他本人也确诊了阳性。

这个传播方式和2020年瑞典的传播方式是一样的。瑞典每日新闻报道一个60岁老头过生日,请了100人开party,玩到凌晨四点多。最后,80多人感染。

解封后众多年轻人围在一起开心自拍 图片来源:法新社

就是这样,我不敢说病毒有多弱化,因为在2020年、2021年我的几次感冒中症状都和这次很相似。但是,现在的心里安慰就是我打三次疫苗了。我身边的朋友都得了。我已经不是另类了。我们群体免疫了。

我确诊后又给朋友打电话,她说,这回你到哪去都不会害怕了,因为你已经免疫了!

瑞典很多人都这么想,感染完了,觉得自己已经有抗体就没事了。

但我的感觉是,这个病毒以后可能还会年年来,但是,毒性不太大了,就像流感一样。同样,你戴口罩可以防止一些流感,可以避免被直接冲击。但不可能完全避免。

同时,最重要的就是提高自己的免疫力。坚持锻炼身体,每天练一练八段锦,做一做第八套广播体操,按时睡眠,吃好喝好。合理饮食。这是长久之计。感染了新冠,也不要惊慌失措,六神无主,一开始吃连花清瘟是很好的缓解症状的药。但不能吃时间太长。有人说,吃多了寒凉,对身体也不好了。

至于对经济的影响,现在解封了,自然对旅游业,餐饮业,娱乐行业都是积极的,本来去年下半年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但圣诞节突然又中断了。现在人们纷纷预定旅游机票,旅馆和火车票。相信瑞典的经济恢复会很快。最大的损失,就是老弱病残,该走的都走了。年轻人,恢复都很快。

不过,刚才去超市购买测试剂,说都已经脱销了。这说明自己测试的人很多。瑞典疫情远远没有结束。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王里嘉
瑞典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3月07日 08:34

瑞典宣布解封第二天,我中招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西方决定改写规则,但中印不会当听话的哑巴”

欧洲小麦价格创新高,美国:印度请三思

“美英等对俄发动混合战,已成敌国”

欧洲小麦价格创新高,美国:印度请三思

财政部:前4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74293亿元

欧盟还是没能禁运俄油,立陶宛先急了

俄军“护送”下,260名乌军撤离亚速钢铁厂

被美封锁60年,这个国家2岁小孩都打上了自产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