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洛闻:韩国统一教为什么会令日本前首相丧命?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7-14 09:53

常洛闻

常洛闻作者

媒体人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常洛闻】

疑团:安倍是躺枪了吗?

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遇刺,疑犯山上彻也接受日本警视厅调查时供述,他的母亲是统一教信徒,因为家产全都被母亲贡献给了这个教会导致生活窘困,于是想对教会头目下手,但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所以才找上了支持统一教的安倍晋三。统一教迅速撇清关系,说山上不是信徒,但也承认“山上的妈妈会一个月来一次教堂”。真实情况是否如此简单而吊诡?一个韩国的教会,怎么能让日本民众死心塌地?让日本首相甘心站台?

安倍晋三最近一次和统一教互动,是2021年9月。在统一教分支团体“天主和平联合”与“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共同举办的“为了新统一韩国”智库成立仪式上的“希望前进大会”上,安倍晋三通过视频发表了讲话。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值得一提的是,在同一个场合送上视频祝福的还有多位世界级“大人物”,其中还有一套美国正副前总统。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这个教会到底有什么能量,能笼络这么多世界政要为它站台,甚至让安倍前首相为了他丢了性命?

统一教:这是个什么教?

统一教,正式名字叫“世界和平与统一家庭联合会”,从1954年创立以来名字和标志几经改变,随着“教主”文鲜明的荣辱生死,也有过起起伏伏。在宗教团体之下,还设立了林林总总花样繁多的商业公司、慈善机构等等。现在韩国主流基督教会根据教义、传教方式等,将统一教判定为异端邪说。德国、法国等国政府也将其归为伪宗教(pseudo religion)。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根据统一教教义,耶稣基督是失败的弥赛亚。上帝为了挽回这一失败,再次降临的真正的弥赛亚,就是文鲜明。文鲜明在教内有很多称呼,“天地人的真父母”、“上帝的代表”、“和平之王”等等。

“神教教主”文鲜明1920年2月25日生于朝鲜平安北道定州郡一个农民家庭,本名文龙明,10岁时全家信奉“基督教长老会”。自称15岁登一座小山时受到了“耶稣”神启,从此立志拯救全人类。

1941年4月至1943年9月,文龙明进入日本早稻田大学附属高等工业学校读电气科专业,也是根据这段经历,有人找出了文教主的毕业证书,他和当时千千万万被殖民统治的朝鲜人一样(其中包括后来的韩国总统朴正熙),根据日本侵略军推行的“创世改名”规则,改叫江本龙明。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1946年朝鲜半岛独立后,文龙明回到朝鲜老家开始了传教生涯,同年结婚并改名为文鲜明,自谓耶稣的化身再次降临人间,将使世界变得“鲜明”。

1948年2月,这位已婚的“基督使者”在朝鲜平壤强行与女信徒金某结婚,被金某的丈夫告发,因犯重婚罪被判刑五年半,住进了朝鲜人民军的监狱。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攻入平壤的美军“大赦天下”,他就跟定了美军,结果一跟就跟到了韩国最南边的釜山。

到了韩国的文鲜明将15岁时受到的“神启”发扬光大,在1954年1月创立了世界基督教统一圣灵协会。1960年,40岁的文鲜明迎娶了17岁的韩鹤子为第三任夫人,自称为“圣婚”。

1957年文鲜明开始东渡日本,1972年进军美国,用了50余年的时间,把统一教发展成了号称在194个国家有300万信徒的巨型实体。其中在韩国本土有22个教区和231个教堂,信徒人数30万,把教会的志愿者、雇工、以及教会的分支机构和NGO雇员人数都算在一起的话,总数达到100万左右。海外信徒最多的日本在册者60万,菲律宾也有12万。

“真弥赛亚”如何对外让日本、美国给传教大开绿灯一会再说,文鲜明对内让信徒死心塌地的“神通”主要有这样几项:一是置换教义,以自身代替耶稣,以自己1970年代出版的《天成经》、《原理讲论》(文鲜明的言论总集)为经典,取代《圣经》的地位,称“三位一体”的“真意”是上帝与文鲜明(真父)及“真母”(韩鹤子)的结合,要求信徒全面学习。

第二是“赐祝福”,由文教主和韩鹤子指定男女信徒结婚,举办大型的集体婚礼。据统一教“二代”自述,赐福分“绝对祝福”和“相对祝福”两种,绝对祝福是文鲜明和韩鹤子看着木牌上的男女照片,随意分配,被分配的人从未见过面,第一次见面就要结婚,而且其中跨国婚姻居多,70%是韩国人与日本人结合,20%是韩国人与西方信徒结婚。

另一种是相对祝福,统一教内部的“二代”通过父母介绍认识后自愿结婚,但也要参加集体婚礼,接受文教主的赐福。文鲜明自称是为了“纯洁的家庭”,只有通过大型婚礼,才能重生为没有原罪的生命,才能成为统一教会真正的“家人”。这也剥夺了信徒的最后保护伞——家庭,真正让信徒脱离正常社会体系,成为了眼中只有“教主”的羔羊。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第三是“灵感商法”,新人必须带三人以上加入“统一教”,方能成为“献身者”。“献身者”需捐钱捐物,无偿劳动,还有销售任务,要将鲜花、参茶、蜂蜜等物,以数倍甚至十倍于其值的价格,推销给他人。有些能力大的信徒,要利用人脉资源,帮助统一教打通国际市场。信徒要为祖先的罪孽赎罪,为上帝和人类受苦,赎罪的方式之一就是奉献金钱。私自拥有财物是自私的、有罪的。既然信徒足够“幸运”,知道了“弥赛亚”的存在,那么就应该只为上帝而活。要将入教后前三年所有收入上交教会,三年后则缴什一税。

针对日本深厚的神道文化,统一教还专门进行了本地化,“为使先人不至于在灵界地狱中受苦,为子孙平安安宁,必须购买具有灵力的物品并进行捐赠”,日本统一教会出售的各种声称具有超自然精神力量的印章、花瓶、装饰品、多宝塔、三角塔模型、神主牌、人参保健品等等,一般都比市场价格高出很多,但仍然是供不应求,而且“灵性商法”具有相当的恐吓意味,很多信徒就算申请破产救济贷款也要给教会捐钱,甚至发生过信徒不堪重负,将恐吓邮件寄到教会的极端事件。这次山上刺杀安倍,表面的导火索也是“捐赠”。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从信徒手里收拢的巨额财富当然要“用之于民”。文鲜明用统一教会这一免税实体,陆续设立小学、初中、高中、医院,1972年创立鲜文大学,设有神学、人文、电子等专业学科,其名下学校还曾以开展高校教育合作为掩护,向中国传教。

在资本主义国家体制中,教会免税、合法、资金往来巨大、政治正确度极高,文鲜明利用这些庇荫打造了“王国”的两个翅膀:统一教在韩国拥有不动产达一兆韩元,有参药工厂、鱼类加工厂、造船厂、医疗集团、机械厂和军工企业。在美国也有数以百计的企业,从银行、造船厂、渔业公司到一支拥有70艘渔轮的船队。

同时为了扩大影响力,以“统一”、“和平”等名义开展政治游说,争取税收减免,文鲜明在美国拥有《纽约市论坛报》与《华盛顿时报》,西班牙语的《世界新闻》报,收购了老牌通讯社合众社;在韩国和日本拥有《世界日报》,在乌拉圭、西班牙等国也都有报业,俨然一个商业和传媒两翼齐飞的跨国集团。信徒从一出生开始就绑定在统一教内,成为一辈子的“教会义工”。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利益:真正的永恒信仰

统一教王国的版图中,商业利益大多来自于美国,所刮取的“民脂民膏”大多来自日本。图中这个风格与周围格格不入的巨大建筑群,是坐落于韩国雪岳山国家公园核心区内的统一教总部天苑宫。入口处刻着的捐赠者名单中90%以上是日本人,整个80年代,日本贡献了“统一教”全球收入的八成。集体婚礼上,大多数与韩国男性结婚的女性都来自日本。1992年在首尔蚕室奥林匹克体育场举行的统一教集体婚礼上,日本偶像明星樱田淳子按照文鲜明教主的指定,与一名韩国普通男上班族结婚就是一个例子。

日本对统一教这个政教商合一的庞然大物开放门户,离不开国内政客的大力怂恿。而文鲜明力压竞争者成功取得日本保守党团独家支持的“投名状”,就是反共。

1960年代,美国出于对中苏的忌惮,调整了对亚洲的战略安排,要求日本、韩国、南越、台湾蒋当局等“第一岛链”节点积极准备军事“自保”,同时要扶植反共组织,提升“软实力”。韩国外有朝鲜这一贴身威胁,内部的朴正熙军政府政变上台后急需美国的政治背书和日本的经济支持,在反共一途上尤为卖力,文鲜明也就成了朴正熙全力支持的对象。

朴正熙将首尔市中心的土地送给统一教兴建艺术中心,强制要求公务员、学生参加由统一教信徒讲授的名为宗教知识,实为反共培训课程,甚至基督教会多次抗议要求替换讲师也无济于事。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文鲜明带着韩国政府的默许甚至是加持东渡日本,以传教为名,开始了笼络日本政治人物,为教会敛财,为政府搭线,以反共为名,行亲日之实的“特殊使命”。

1968年4月,文鲜明亲自指导成立了日本国际胜共联盟,打着“国际”的幌子参加了“亚洲胜共大会”和“世界反共同盟大会”。这引起了美国情报部门的高度关注,一度将文鲜明看作是朴正熙派出的特工,在搞清楚了他是“特使”而不是特工之后,当时的日本首相岸信介于1970年4月访问了统一教教会。双方关系迅速升温。岸信介把自己的私人土地借给了统一教修建日本总部,文鲜明投桃报李,把自己在旅日朝鲜人中的影响力拱手送给了自民党。统一教自带的保守派选民基础,和教会所掌握的庞大的免费义工团队也成了自民党的私人政治武装。

1970年的世界反共同盟大会在日本东京武道馆举行(图片来源:网络)

但岸信介贵为门阀家主,当然不可能亲自与文鲜明勾兑。日本右翼“黑衣教父”笹川良一被推到了台前,出任“国际胜共联合会”会长。

笹川良一1899年出生,1926年就组织了名为“国防社”的军国主义团体,1927年又在其故乡大阪成立了极右翼团体“卫国社”,招揽逾千名会员来推动法西斯主义运动。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笹川与另一名极右翼头目儿玉誉士夫连手建立“国粹大众党”,建党宗旨是“建立大东亚共同体以达成统治世界的目的”,笹川出任总裁。1935年,笹川及其党羽被日本政府逮捕,出狱后变本加厉,开始跨国串联。1939年底,笹川到意大利“拜谒”墨索里尼,回国后规定其徒众统一穿着黑色的“国防装”,私人武装规模达1万5千人,拥有20架飞机,为宣扬军国主义政治主张,四处开展恐怖主义活动。1941年,笹川“视察”东南亚,回国后兴办“南进协进事务所”,极力配合日本帝国军队侵略东南亚。1942年笹川良一在时任日本首相东条英机的支持下,当选为国会议员。日本战败投降后,笹川被定为甲级战犯,监禁于巢鸭监狱,因为与美国政府达成秘密交易,约定出狱后全力协助美国的反共政策,1948年未经判刑即获释出狱。

笹川自述在巢鸭监狱期间,阅读了美国《生活》杂志有关赛汽艇的报导,构想了出狱后搞赛艇赚钱的主意。1951年笹川运用战前累积的人脉,获得了在横滨经营合法赛船赌博的专营权,并且很快将生意扩展到全日本。依靠经营合法赌场所获得到暴利,和美国占领军有意放过的日本士大夫关系网,笹川再次成为了官方认证的社会领袖。

1962年,笹川良一成立“日本船舶振兴会”,完全洗白了赌博收入,年收入高达1000亿日圆。而且缴纳巨额税金,可以说是给日本政府贡献了利益,还担了经营赌场的恶名。同时利用庄家抽水、退税等名目,将大笔献金合法地送给各级政治人物。笹川接着成立、捐助了大量慈善团体,包括日本海事协会、全日本空手道联盟、蓝海绿地财团等“笹川集团”的相关企业,在世界各地“捐款行善”。

1980年代,笹川是联合国最大的个人赞助者,也是美国医学界艾滋病研究的超级捐款人。“笹川良一青年领袖奖学基金”以支持文教事业与学术研究为名,在全世界取得了相当的影响力。甚至笹川捐出200万美元改善美国总统图书馆时,时任总统卡特公开地颂扬了笹川对世界和平卓越的贡献。至此笹川良一完成了由黑金入政坛,从教父变慈父的“变身”。拿到了社会活动家的金色外衣后,他再次露出本色,出任“全日本爱国社团全体会议”的最高顾问,将会议统领的400多个极右翼团体纳入麾下,重登日本右翼教皇宝座。

美国总统吉米卡特向笹川良一表示感谢(图片来源:网络)

在这样的背景下,他被同是日本侵华甲级战犯的“巢鸭狱友”岸信介选中就一点也不奇怪了。1968年笹川正式出任“国际胜共联合会”会长。1970 年代自民党推动《反间谍法》等反共立法的过程中,统一教以“国际胜共联合会”的名义,给自民党提供了巨大的财政、人力和舆论支持。

甲级战犯岸信介入狱存档照片(图片来源:网络)

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笹川良一痛改前非,成了在中国增进友好,促进教育的国际友人,对中国教育发展促进良多。但韩国国内一直有对日本右翼“洗钱到洗脑”的敌视声音。尤其是1990年12月,笹川良一的儿子,接班人笹川洋平接受朝日月刊采访时曾表示:“重要的是笹川财团可以接触到下一代的年轻人,所有奖学金学生的信息都会被纳入我们的数据库。每年约有来自50所大学的1000名毕业生,10年内将达到10000名。如果他们中的30%成为专家或权力精英,会成为一个作用巨大网络。”这至今都是韩国国内批评笹川财团的主要证据之一。

另一种解读,则是统一教已经成功在日本扎根,韩国亲日的保守党团和财阀集团的势力也已经稳固,笹川完成了阶段性任务,需要去取扮演新的角色了。而自称“真弥赛亚”、“天地人真父母”的文教主当然不会满足于控制日本这样的蕞尔小国,统一教开始以“和平”、“统一”的名义,大量接触政治人物,成立慈善机构,谋求政治影响。

1974年, “水门事件”曝光,文鲜明开动手中的舆论机器,用《华盛顿时报》等连篇累牍地对美国右翼和尼克松本人表示支持,呼吁人们原谅尼克松,赢得了尼克松的好感,也使统一教在美国更上一层楼。

尼克松亲自接见“雪中送炭”的文鲜明(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文鲜明的夫人,“真母”韩鹤子与老布什夫妇(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奥巴马第一次当选总统12天后参加统一教活动,后方条幅上可见文鲜明和他的“真王后”文韩鹤子的名字(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文鲜明夫妇与戈尔巴乔夫(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和平”、“统一”的旗号在半岛内有特殊的统战意义,出于完全不同的考虑,韩、朝两国都对文鲜明尊重有加。

文鲜明与韩国总统金大中(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文鲜明访问朝鲜受到金日成接见(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2012年文鲜明去世后,朝鲜平壤为他举办了天主升华式,升华是统一教为教主死亡造出的专有名词(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文鲜明当时的继承人文亨镇在平壤获颁国家统一奖(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权力:围猎的终极目标

但要论被统一教控制的深度,日本还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日本国际胜共联合会运动的历史研究》中披露,在日本深耕30年的统一教在80年代进入鼎盛期,1986 年 7 月日本参议院选举中,统一教以“胜共联合”为外衣,替中曾根康弘内阁立下了汗马功劳,一共赢得 304 个议席。

统一教官方报纸《思想新闻》1986年7月20日发表文章自夸称:“在日本众参两院选举中,自民党鹰派和民社党一共派出了150名候选人,其中130名‘胜共促进议员’成功当选”。“胜共促进议员”指学习了统一教会的教义,且在选举前就誓言支持统一教,换取统一教政治支持的候选人。取得胜利的统一教不再低调,已经将操弄日本选举当作了战绩来宣扬。有信徒甚至向媒体披露,每次选举,教堂礼拜中告知信徒要支持谁,信徒只需要不折不扣地执行。

1999年日本《现代周刊》刊登的128位与统一教有关系的日本在任议员名单(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文鲜明还在自己的“言论集”中记载过他对日本政坛的影响力:“这些都是历史的秘密,我原来和中曾根关系很好,每隔40天我就会写一份报告给他,分析当前的政治形势和方向。安倍君当选的时候他的支部只有13个议席,现在他手下的88名议员,都受到了统一教的教育和供养。(《文鲜明言论集191卷》)”

“我去日本的时候,日本自民党从各分委员会主席到议员,大概有180多人和统一教有关系,这些都是正在和共产党斗争的人,而且统一教在日本议会里有很多这样的党派支持。(《文鲜明言论集163卷》)”

文鲜明虽然有可能夸大事实,但1991年确实爆出过统一教派出70名信徒给日本自民党议员担任秘书的丑闻,震惊日本朝野,当时外界推算,有超过100名统一教信徒在担任自民党国会议员的秘书,或在他们的办公室工作,这些信徒会暗中交换信息,确保议员的动向在统一教的把握之中,为的是帮文鲜明实现“世界之王”的美梦。

也正是这种全盘掌握,使安倍越来越放松,不再忌讳与统一教绑在一起。2006年,安倍晋三首次就任日本首相时,因向“统一教”仪式发送贺电而受到朝野批评。2015年,日本公明党公开指摘安倍,称安倍能在参议院选举中胜出靠的是包括“统一教”在内的四个宗教团体。2022年,安倍遇刺半个月前,日本NHK党干事长黑川敦彦表示日本宗教团体成为政治黑金水龙头安倍应当负责,还指这些团体是“外国间谍的掩护”,是安倍的外祖父岸信介把“臭名昭著的统一教”带到了日本。无奈这些信号都没有给安倍带来足够的警示。

尾声:“教主”身后的题外话

文鲜明和韩鹤子一共生了14个儿女,生前也曾试图以儿子为中心建立继承体制。但长子文孝镇醉心音乐对接班不感兴趣,二子文洪镇17岁时车祸身亡,文教主还给他办了阴婚。五儿子文权镇留学美国不再回韩,六儿子文英镇早夭。所以文鲜明只能将三子文贤镇指定为接班人,但文贤镇因教义问题和家长反目,带着统一教80%的资产出走。文鲜明无奈,将企业接班人定为四儿子文国镇,宗教接班人定为七儿子文形镇。但文教主死后,“真母”韩鹤子解除了文形镇和文国镇的职务。文形镇一怒之下另立“庇护所”教派自封教主,还把四哥文国镇也拉入了教。所以现在“世界和平与统一家庭联合会”(统一教)的权力属于“真母”韩鹤子,她名义上把五女儿文善珍立为会长,实际上独揽大权。安倍晋三和特朗普参与的活动,就是韩鹤子主导的“正教”活动。

居中女士为韩鹤子(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文形镇跑到美国创立统一教庇护所派,继承了文鲜明的集体婚礼等“核心遗产”,但也“与时俱进”,将AR-15和AK47称为“现代社会中维护信仰的铁杖”,要求信徒能持枪的买枪,不能持枪的买“购枪券”显示诚意。还命信徒戴上子弹做的王冠,对美国右翼的针对性本土化,颇有乃父遗风。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由于有宪法第一修正案对宗教信仰的保护,使得美国并没有非法的邪教,宗教组织实施犯罪造成后果之后,公权才能从刑事角度加以限制。日本和韩国照搬美国的体制,加上宗教先于政府进入民间,教会背后又有外国势力支持和保护,利益盘根错节,已经很难从邪教漩涡之中抽身,例如将韩国总统朴槿惠拉下马的永世教、新天地教,制造东京地铁沙林毒气案的日本奥姆真理教等等至今仍在合法活动。只要这样的土壤还在,以后恐怕还会有新的教主、金主用高尚的名义为掩护,盘剥信徒,为祸人间。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戴苏越
安倍晋三 邪教 统一教 韩国 宗教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7月14日 09:53

让安倍丧命的“统一教”,水很深

09月10日 08:04

这个著名的香港黑社会,为什么曾经能只手遮天?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滞留三亚后,他们行动起来了

东部战区今天继续:重点组织联合封控和保障行动

美军方放话:不会上中方“圈套”,数周内穿行台湾海峡

拜登签署2800亿美元“芯片法案”,与中国竞争

美媒发现亚太盟友集体沉默:佩洛西这次做得太过火

滞留三亚:焦虑过后,他们行动起来了

东部战区今天继续:重点组织联合封控和保障行动

美军方放话:不会上中方“圈套”,数周内穿行台湾海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