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洛闻:为日本“鸣冤”,尹锡悦摊牌了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3-08 08:33

常洛闻

常洛闻作者

媒体人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常洛闻】

3月开头这几天,韩国发生了一场大风波,总统尹锡悦遭到了举国上下的一致批判:

“尹锡悦简直是李完用一样的历史罪人,尹政权的历史观已经到了让人无法容忍的地步。”“尹总统否定了大韩民国宪法全文中规定的崇高抗争精神和建国理念。”“尹总统给日本政府免罪符,在日本帝国主义强征受害者和慰安妇的胸口上钉钉子”。

尹锡悦到底干了什么?

事情起源于“3·1运动”104周年纪念日的活动上,尹锡悦在柳宽顺纪念馆内,以总统身份发表了讲话,我大致翻译全文如下:

尊敬的国民们,750万在外同胞和独立有功者们。今天迎来了第104个三一节。

首先,我要向为祖国的自由和独立牺牲献身的殉国先烈和爱国志士致以崇高的敬意。对独立功臣和遗族家属表示真心的感谢。

104年前的“3·1”万岁运动如同《己未独立宣言》和《临时政府宪章》所写的那样,是为了建立一个国民能够当家作主的自由民主国家而进行的独立运动,是渴望变化的我们向世界表明,我们向往什么样的世界的历史性的一天。

104年后的今天,我们必须回顾因为自己没有为世界历史变化作好充分准备,而丧失国权的苦痛历史。

我们必须思考如何解决目前的全球复杂危机、包括朝核威胁在内的严峻安全局势,以及我国社会分裂和两极分化的危机。

如果我们不了解不断变化的世界历史的潮流,没有为未来作好充分准备,过去的不幸就会反复上演,这是不言自明的。

我们一定要铭记那些在谁都不敢想象能够独立的漆黑的黑暗岁月里,为祖国的自由和独立而抛弃自己一切的先烈。如果我们不好好记住在祖国困难的时候为祖国奉献的先辈们,我们就没有未来。

尊敬的国民们,在“3·1”运动一个世纪之后,日本已经从过去的军国主义侵略者,转变成了与我们分享普世价值,在安全、经济和全球议程中合作的伙伴。

特别是复杂危机和严重的朝核威胁等安全危机日益急迫,韩美日合作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我们必须与共享普世价值的国家通力合作,为扩大世界公民的自由和世界共同繁荣作出负责任的贡献。这与104年前,为祖国自由和独立奔走呼号的精神没有什么不同。

国民们,我们目前取得的繁荣靠的是坚持不懈地努力捍卫和扩大自由,以及相信普世价值的结果。这种努力一刻都不能停止。这也是对为祖国的自由和独立而牺牲和献身的先烈们的报答。

无论是光荣的历史,还是可耻和悲伤的历史,都不能忘记。一定要记住。这是为了保护未来,也是为迎接未来做好准备。今天应当是铭记为国家献身的先烈,回顾我们历史的不幸过去,同时思考为了未来的繁荣应该做怎样的准备的日子。

尊敬的人民,让我们一起继承《己未独立宣言》的精神,共同创造自由、和平与繁荣的未来。谢谢。

身为韩国总统,在反抗日本侵略殖民的纪念日当天,主动替日本鸣冤叫屈,哪怕是其他国家的民众,只要对二战背景有所了解,或者对“大东亚共荣”这一臭名昭著的概念略知一二,就都会对尹锡悦的讲话皱起眉头。朝鲜半岛的民众恐怕更不会同意尹总统所说,“丧失国权”的核心原因是“我们没有做好准备”。

3月1日,韩国总统尹锡悦发表“三一节”讲话 图自韩联社

1910年8月22日,日本帝国强迫大韩帝国签订《日韩合并条约》,正式吞并朝鲜半岛。侵略军剥夺了朝鲜人民一切政治权利和自由,经济上疯狂掠夺,文化上鼓吹“内鲜一体”(内,指日本本土),实行断绝教育、禁绝语言、灭绝历史的奴化统治。负责“合并”的朝鲜统监伊藤博文将大韩帝国皇室后裔强行带到日本当“质子”接受士官学校教育,灌输军国主义。他的继任者,首任朝鲜总督寺内正毅一上任就公开宣称:“朝鲜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沦陷之后,朝鲜各个阶级,各条战线上的抗日斗争如火如荼。武装游击义兵有洪范图、车道善部,海外抗日武装有申采浩、李东辉等人在俄国海参崴建立的“光复会”。外交上有申圭植在1912年成立的同济社,寄希望于当时的中国国民党,韩国皇室遗少李承晚在皈依基督教后得到了美国支持,也有一定影响力。朝鲜国内各地的罢工、罢课更是此起彼伏。

1917年11月,俄国十月革命爆发,朝鲜人民的独立思潮受到了极大鼓舞。列宁主义中的打倒帝国主义、武装夺取政权、民族自决理论受到了朝鲜人的欢迎。

1919年初,旅日朝鲜学生、民众看到了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等国家的成功独立,1919年2月8日,旅日的朝鲜爱国民众将有“若日本不应吾族之正当要求,吾族将与日本血战到底。”等内容请愿书和宣言书寄送到了日本内阁和各国驻日使馆,遭到日本军警的破坏和镇压。

一月下旬,大韩帝国太上皇高宗李熙突然去世,有大量传言称是日本人下毒所致。3月1日,大量民众以吊唁名义涌入在京城(汉城,今首尔)举行的高宗葬礼,儆新学校的毕业生郑在镕登上塔洞公园的六角亭,向群众宣读了《己未独立宣言》。同日在平壤,市民在崇德学校操场集会,宣布朝鲜独立,并展开大规模游行示威。

日本殖民当局对独立运动进行了残酷镇压,《韩国独立运动之血史》中记载,游行期间一名女学生高举太极旗,高呼独立万岁,被日本兵用刀砍断右手,她便用左手举旗高呼万岁,日本兵竟又砍断她的左手,“犹连呼不已”。

各地的游行示威也迅速升级为暴力冲突和人民起义,到3月底4月初扩散到全朝鲜各地。从1919年3月1日到4月底,朝鲜218个府、郡就有212个府、郡发生了1214次示威与冲突,参加人员达100万,到5月底增加到2000多次,参加人数达到200万,占当时朝鲜人口的10%,可以说三一运动是朝鲜半岛追求民族独立,凝聚国家意识的重要里程碑。

而纪念大会的场所“柳宽顺纪念馆”正是为了纪念先烈。1919年3月5日,梨花女子学堂收到朝鲜总督府发出的“休校令”停课,学生柳宽顺因此返回家乡天安,她沿途宣传独立,之后策划独立万岁示威活动,有3000多人参加。

柳宽顺向群众分发太极旗,带领群众游行及呼叫独立口号。日本宪兵、警察到场进行武力镇压,致一名示威者死亡。柳宽顺与示威群众带着死者遗体到宪兵派出所抗议。期间发生冲突,宪兵、警察向群众开枪扫射,柳宽顺的父母及另外19人被当场射杀,柳宽顺被捕。

被捕后,她被送往京城西大门刑务所,被判处7年徒刑。一年多之后就在监狱内因为营养失调和严刑拷打惨死,得年不满18岁。梨花学堂的负责人闻讯后,向刑务所要求取回柳宽顺的遗体,竟还遭到日本人拒绝。

柳宽顺像 图自韩联社

因为这样的历史背景,在韩国每年的“三一节”总统讲话,被看做是韩日关系的晴雨表。天然对日本冷感的前总统文在寅在位五年,年年都要提一提领土、历史、强征、慰安妇四大历史问题。哪怕是朴槿惠、李明博这些与亲日派关系匪浅的保守党前总统,也不敢在“三一节”当天作秀。

对于今年尹锡悦在“三一节”上的讲话,日本方面可以说是非常高兴:《读卖新闻》关注到,去年光复节贺词中,尹总统的用词是“韩国是日本的邻居”,现在升级为“合作伙伴”。《读卖新闻》评价:“过去,韩国总统在3·1节纪念词中经常向日本提出要求,但尹总统强调了未来方向。”

《日本经济新闻》在头版发表的社论中强调,“尹锡悦总统在民族主义高涨的场所(柳宽顺纪念馆)努力向国民说明与日本合作的重要性,具有意义”,“尹总统提到了北核威胁等,强调了韩美日合作,表现出了与日本推进安保合作的姿态”。

美国也迅速对尹锡悦进行了表扬,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尹)提出了以韩日两国共享的价值为基础建立进一步展开合作、面向未来的关系的愿景”,“我们非常支持这一愿景”。普莱斯还表示,“为最近几个月改善双边关系做出努力的尹锡悦总统和岸田文雄首相鼓掌”,“韩日努力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促进创伤愈合与和解,美国也从中受到鼓舞(encouraged)”。

日本至今没有拿出对强行征兵、征用劳力、慰安妇等历史问题的正确态度,韩国和日本还有尖锐的领土争端。在这样的背景下,这样的场合中,尹总统为什么要主动采取“被侵略是我们的问题”这样的殖民历史观,替日本人鸣“不平”?

尹锡悦政府上台后,在外交部长官朴振的支持下,提出“全球枢纽国家”的新战略。实际上就是要改变文在寅政府的对美方针,令韩国能够在美国主导的西方秩序中获得更高的地位。现在对日本示好,也是接受拜登政府的调停,表示重视美韩同盟关系的手段。

3月13日,美韩预定联合举行自由护盾(FS)军事演习,韩国国防部称这次是落实韩美达成的“经协商适时调遣战略武器”协议的重要一环。B-1B轰炸机已经在3日飞抵朝鲜半岛,MQ-9“死神”无人机同日飞临韩国,这些动作可以说是将尹总统的“诚意”表露无疑。

美国一直在亚洲构筑各种小集团,所谓“防范共产主义”也好,“应对朝鲜威胁”也好,核心目的都是用一切手段遏制潜在对手。加入G7、Quad、芯片同盟、亚洲北约等“俱乐部”,在韩国总统看来,短期内是重要的政绩,长期反噬大可以留给以后的总统处理。将日本的赞成票拉拢到手就显得相当重要。

尹锡悦上任后,将职业公务员赶出了核心圈子,国家安保室、外交部等关键部门都是他亲自任命的亲信政治人物,都有留学美国顶级名校的经历。保守党内亲日背景的利益集团受到了挤压,已经形成了相当的阻力,加上之前政治改革的新仇旧恨,这次冒天下之大不韪,某种程度上也是纾解党内压力的无奈之举。

外交方面,国家安保室室长,尹总统的小学同学,“美国通”金圣翰将于3月5日启程赴华盛顿,对美国进行为期五天的访问。日程包括讨论将韩美同盟关系提升至全球全面战略同盟关系的方案,很可能还包括为尹锡悦访美打前站。加上广岛G7会邀请尹总统,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很可能会与尹举行高规格双边首脑会,短期来说尹总统个人的大国元首成绩单,还是会挺好看的。

作为铺垫,日韩两国刚刚就解决二战期间强征韩籍劳工问题的协商方案,达成了一定程度的一致,赔款将由韩国的第三方团体替日本支付,韩国将撤回在世贸组织的上诉,作为回报,日本政府则取消对韩国关键半导体材料的出口限制。

根据韩国统计厅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1月韩国芯片制造商的半导体库存与销售比达到265.7%,仅低于1997年3月的288.7%,创下26年来的最高值。而这已经是韩国半导体产业出口连续七个月下跌,“隐形内阁”三星和SK肯定给总统府施加了巨大压力。作为保守党推举出来的台前头面人物,又有夫人、履历等一大堆把柄在人手中的,没有自己政务官团队的“光杆总统”,尹锡悦不惜当“土著倭寇(韩国人自己对韩奸的称呼)”就不奇怪了。

在历史问题上退让,可以说是“薪不尽火不灭”,贻害无穷,甚至会给其他受害国家解决与日本之间存在的历史问题带来障碍,虽然眼前有一定的现实利益,能提振韩国国内已经跌到30%的支持率,但历史问题这个定时炸弹能不能顺利传给下一任总统,一旦民主党人上台会不会就此对尹展开清算,恐怕不在尹总统控制内了。如此饮鸩止渴,尹总统处境之差可见一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吴立群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面粉大屠杀”后,拜登首次宣布

《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行动方案》通过

“面粉大屠杀”致112死,美国又一票反对

中国转型关键期蕴含巨大潜能,不懂行的只看到风险

扯上国家安全,拜登要对中国汽车采取“前所未有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