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经:历史一再证明,中国经济的韧性值得信任

2020-05-06 07:28:2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经】

刚刚过去的五一假期,中国消费经济再次展现出强大的复苏能力。

据文化和旅游部公众号“文旅之声”公布数据显示,5月1日至5日,全国共计接待国内游客1.15亿人次,实现国内旅游收入475.6亿元。另据上海市商务委透露,由中国银联联合支付宝、财付通为本次五五购物节提供的实时数据显示,自5月4日20时启动五五购物节后的24小时,上海地区消费支付总额达156.8亿元。

中外企业家为上海国际消费城市全球推介大会暨“五五购物节”站台 陈正宝摄,图片来源:中国经济报

疫情发生以来,人们越来越关注中国经济,担心为了防治疫情付出过大经济代价。餐饮业、旅游业、电影票房等数据,已经遭到极大打击。西贝莜面村等企业已经说了,再撑下去将会很困难。消费作为经济支柱受到很大影响,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想必也难以避免。进出口会受多大影响,目前还较难估计。全国各地增加了约10天假期,生产时间的损失也要评估。恢复上班后,人们需要戴口罩严防,发病或者疑似就要隔离,生产生活会受多大影响也不好说。

如果放在两个月前,这些担忧不能说是杞人忧天。但看看疫情之后第一个小长假的成绩单,我们大约可以松口气了。

对于经济影响的估计,需要有正确的模型。中国经济规模很大,局部看似很大的数据,对全局影响未必很大。如春节假期社会商品零售消费是1万亿规模,占全年消费不到2.5%。春节旅游业消费5000亿,退一万步讲,就算全部消失,相比起2018全年旅游业收入的6万亿,影响力不能说没有,但也很有限。

其实中国相对于其它国家,最大的特点就是经济韧性非常高。其中最大的“绝招”之一,是创造信贷的能力,让印度等其他发展中国家艳羡不已,因为中国有能力按照计划安排新增货币信贷,中国每年超过6%的经济增长并不是撞运气搞出来的,而是有“工程调控”的味道。每年经济增长都6%以上,而且从8%、7%逐步有序下行,这就是强烈的整体调控的结果。

反观其它发展中国家,他们多少都有些上窜下跳,印度经济好的时候增长8%左右,就开始吹全球无敌,信贷一旦出了问题就跌到4.5%。中国增长率数值高低不论,每年甚至每个季度的稳定性会让人叹为观止,波动不会超过0.5%。这实际上是经济韧性的一种最直观的表现。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信贷是社会上大中小公司经济运行最重要的支撑力量。有一种经济模型,社会上每个人与公司作为网络节点,在进行货币流通。我们不需要看背后的实际货物与服务交易,就大致知道经济如何了。表面上来说,只要网络各节点的货币收支正常,经济就能正常维持。如果一些节点无法维持,就会发生破产、倒闭、断供、支出大减等现象。

新增货币信贷主要有两个作用,一个是常规地每年增加一些,让社会经济规模越来越大,在网络里反复流通,这是很好的现象。另外一个是通过注入信贷,平息局部的乱象,如公司碰上资金困难但是基本面还可以的情况,就安排资金救助,免得倒闭影响扩散。

中国这两种信贷都发挥了极大作用。一个是经济增长率持续30年都在6%以上,以汇率计经济总量增长超过30倍,全球无敌。另外一点也极为重要,中国过去多年平息了可能多达上千次的局部危机,这一点注意到的人就少多了。

不懂中国经济的会说其实国内经济状况一堆,群魔乱舞,各种大灾小灾不断,金额上千亿都不算罕见,甚至有些唱衰者的“证据”十分扎实,在人群中的传播率很高,很快就成为热点,好像看起来确实出事了。然而时间过去,又似乎没什么事了,换别的热点了。比如爆出某城投平台要出事,多少亿债券到期无法兑付,结果时间过去了也没见出事。

这类事其实有统一的处理办法,要么就用新增贷款平息,要么这种事本身就影响可控。一旦公司没钱了,给足贷款(有时股权要变),短债变低息长债,到期了继续续贷,只要不继续瞎搞,老实低调都能活很长时间。有的平台本身就是金融骗局,爆掉那也是咎由自取。这种事其实多得不得了,是银行的常规业务,也是经济正常运行极其重要的“保护机制”。

中国金融体制和世界各国不同的是,银行系统发出贷款不是单纯的短期经济考虑,而是有政府体系的综合考量。一个很大的被诟病之处,就是国企获得贷款比民营企业条件要好的多,这被认为是一个大问题,部分民营企业群体对此有一些抱怨也很正常。凡事不会只有坏处或者只有好处,总是各有利弊。中国银行体系不够“市场化”的缺点,也有增加系统韧性的好处。

别的国家会出大事的,中国就能顺利平息。别的国家银行不敢给的企业贷款,中国的银行就没什么犹豫地给了,只要有“任务”。很多中国企业闹腾的,就是数据上不行了,但是希望被“任务”挽救,如果家大业大,还真有不小的可行性。

邮储银行信贷员在向农民宣传介绍“好借好还”小额信贷产品(@东方IC)

说中国特殊的银行体系,其实就是说,疫情对经济的冲击,明显还在系统处理范围内,韧性很足。系统不可能任由各大中小公司进入困境恶性循环,会想办法化解危机。这次的规模可能会大一些,但性质是类似的。

疫情会导致很多企业陷入困境,但这和P2P之类的金融骗局崩盘不同,绝大多数企业都是正常经营的。这种情况下,显然调控方向是给企业贷款帮扶渡过危机回归正常,这没有任何问题。那么银行系统有多大的能力帮助企业?这个潜力可以说大得吓人。中国银行系统的存款准备金率约9.9%,大型银行12.5%,还有下降空间,降低一些就能释放出很多贷款,这算常规操作。在极端情况下,系统的能量是惊天动地的。

2009年,为了应对全球金融危机,中国的M2增幅高达27.58%!高达60万亿的M2让无数企业从凝重气氛中瞬间激活,热火朝天地开展了经济活动。其实4万亿只是一个说法,配套的银行贷款远多于此,M2增加了13万亿。

2019年末,中国M2是198.56万亿,同比增长8.7%。如果大批企业碰到困境,将增长率提高到10%,就能增加约20万亿贷款,多增2.6万亿。最极端的情况下,企业有困境收入大跌,如果是暂时情况,企业值得挽救,就强力给贷款维持企业不倒。

2月3日,四川成都,四川复工首日(@东方IC)

在疫情导致全国企业经营困难的情况下,让企业不倒还是不难做到的。企业如果没有经营活动,其实人员开支不多,短期贷款发工资不难,就都窝着不动抗击疫情。一般企业人工开支典型占支出10%。企业倒闭,一般是生产出来东西卖不掉,资金流就断了,因为钱积压在生产环节了,很少有产品能卖但是被员工工资拖垮的事。如果企业恢复经营了,那更没有问题了,看到希望了,贷款额度能安排得更好。

这种灾后恢复其实很有韧性。其实一般企业员工没那么多活要做,干完了活本来也就是闲着,在公司磨叽。两三个月闲多一些,后面几个月多忙活一下又补回来了,很神奇地全年居然差不多。比如大工程,本来春节就要停工一个月,后面11个月补上。现在改停工两个月,后面10个月补,也差不太多,工作量加10%不难补回。2003年非典对经济影响,从经济数据几乎看不出来,就是不知不觉补回来了。

还有些小饭馆小企业,其实也不怕。我了解到,深圳饭馆之前2月已经有开门的,就是人不进去吃,要么叫人送外卖,要么人自己到店点菜取回吃。这个模式没问题,多搞些外卖盒子就行。退一万步,人们吃饭花钱少了,一些饭馆暂时关门了,等疫情平息,人们又出来吃饭,需求又出来了,只要有钱挣,肯定又一堆饭馆开业,这也是经济的一种韧性。需求没有消失,只是暂时在“潜伏期”,饭馆也会考虑和房东商量减租,先停业一段时间。到直接结束合同,还能想不少办法。只要能恢复日常模式,损失不会太大。

还有进出口,其实也是差不多的,合作伙伴得等中国企业恢复正常运营,后面才能把损失补回来,也是能补回的。这是“不可抗力”,中国疫情并非像叙利亚那样给炸瘫了。世界卫生组织宣布PHEIC(国际关注的紧急事件),一些国家不让中国人入境,都是暂时的,不可能一直延续。

居然也有人说,不能再等了,要把转移产业到越南印度!这也就是说说,实际上很难搞,因为要能搞的话这么多年早就搞成了。现在转移去越南印度就不麻烦了么?比正常还更麻烦!转移其实需要中国企业很多配合,各种配套都要跟上。在当地建厂,需要中国中层干部维持运行,起码在初期是这样,即便这样也还需要从中国进口零部件。治愈防疫这些事都会停下来,办事会很慢。就算费大力转移了,中国工厂恢复开工了,大家竞争,转移过去是嫌赔钱不够快么?

外国企业正常的选择就是等中国伙伴企业恢复,这也是中国经济的韧性,生意不会忽然跑了。如果几个月都等不了,外国企业这也太着急了,那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格局。

还有外国卖家,也得等中国企业又恢复进口。如果说不等了,转卖别人,那就很不可理解,中国几乎所有大宗商品都是最大进口方,外国供应商不可能找到这么大的买家,转卖就是砸盘,价格会猛跌。说不定因为中国放慢进口,外国死掉一些供应商,比中国企业惨多了。这次疫情让人们发现,中国进出口在世界经济的地位有多重要。

其实恢复开工后,很多事自然就解决了。人都在那上班了,和平时一样,大家看看都来了,也就继续做生意了。出去要戴口罩,能供应上,应该都能买得起。不扎堆娱乐聊天了,不聚餐了,不旅游了,受影响的行业有限,大多数行业是会正常运营的。春节期间,快递都是正常运行的,快递东西到武汉都两天收到。

会有一些对抗疫情的“战斗减员”,发病了或者作为“密切接触者”被“医学观察”了,湖北员工有些暂时还到不了公司。但是人数其实有限,比起约10亿工作人口,比例万分之二多点,这个比例影响不大。

哪怕是湖北,约6000万人,受影响人口也就是20万最多,千分之三。湖北在2月10日就已经开始安排开工,一些农贸市场慢慢开,不能只防疫不工作。

其实“一边防疫,一边工作”,本来就是更常见的疫情发作时的状态。1967年中国爆发流行性脑膜炎,300万人染病,16.8万人死亡,很多小孩发病变傻。1977年这个病又一次大流行。流行性脑膜炎在1985年疫苗推广以前,都是很可怕的疫情,比这次肯定严重多了。那时中国也没有停工停学,而是只有硬抗,停工更不好。

这次是碰上春节假期,正好搞“家里蹲”模式,还普遍加了12天假期。还有各地因为出现意料之外的发病者,多个地方搞“封城”,路上全是红灯,只许政府车辆开,这都是特殊时期特别办法,搞长了谁也受不了,必然也要顾及经济运行。在假期搞狠一些,是希望开工后潜在感染者数量能减少些,不是真日子不过了。

春节模式结束后,生产和经济生活正迅速恢复。这是可以做到,也正在做到,闷头戴口罩干活就行了,没有不能搞生产的道理。消费也是如此,人们会恢复越来越多的消费模式。买车买房是可以的,教育消费也可以,远程服务消费也行。而且这也不会等太长时间,人们不是没钱了,而是不方便,和经济危机不是一回事。

2008年四川地震损失巨大,死亡近7万人,30多万人受伤。一些企业如东方锅炉员工很多都在地震中去世了,但企业正常运行最终也还是恢复了。当年经济增长率依然有9.5%。灾难出了,损失惨重,但是只要能努力恢复,基本还是能恢复的,办法很多。

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率6.1%,从货币数据上看真实可信。2020年货币信贷安排力度必然加大,给经济增长和从迅速恢复提供强劲支持,企业能活下来,也能等到有钱赚的时候。

疫情对经济基本面不可能有多大改变,人们的钱和固定资产没有消失,实体财富和人员损失不如地震。理论上来说,人们损失的就是时间。市场经济最重要的需求没有消失,是暂时停止。这个情况就不是经济危机的概念,而是恢复正常。

疫情这样单纯的时间损失,只要各方谅解配合,是较容易恢复的。一时的损失,可以通过平摊到后面更长的时间逐步挽回,时间越长,影响越小。中国内部协商,银行、房东、企业、员工,在政府协调下,一起为了恢复经济努力,可以各自作一些妥协。房东暂时减免房租,员工接受暂时降薪,银行暂缓房贷和企业还款期限,渡过恢复期绝对是有办法的,理论上就当两三个月消失了。

如果不再出大规模爆发的意外,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冲击将比想象的小得多。中国经济的韧性在过去多年已经发挥了很大作用,美国发起的贸易战也无法撼动。这次疫情,将让中国经济的韧性再次以特殊的方式呈现。渡过这次危机的中国人民,将以极大的信心,无所畏惧地战胜将来的任何困难。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陈经

陈经

风云学会会员,《中国的官办经济》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中国经济
中国经济
作者最近文章
历史一再证明,中国经济的韧性值得信任
疫情之下,越南就能承接中国部分产业链?
疫情防控大逆转,中国手上突然多了些优势
台湾购买力平价人均GDP“高达”5.3万美元的真相
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