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平:赢过美国这个棋手,才能彻底解开香港乱局

2020-09-02 08:41:22

【文/陈平】

我给大家开这门课,原来的动机只是向大家介绍经济学的新思想,即经济发展的核心问题实际上是新旧产业的新陈代谢——实际上是新老技术的竞争,在竞争过程中,夕阳产业会动用以往留下来的权势,包括法律、资本等各种力量,来阻碍打压新技术的挑战。这思想可以非常简单、明白地从贸易战的过程来理解。

所以,我下面要进一步讲一个问题:这次香港动乱和贸易战有什么关系?我的推论是两句话:

第一句话,香港动乱是美国衰落,打贸易战打不赢,升级到金融战、法治战、舆论战,全方位扩张的结果。

所以要想停战,只靠中国单方面的让步是没有可能的;除非像朝鲜战争那样,前面打了三年,谁也吃不了谁,在上甘岭战役中把美国打痛了,才会停战。中国越是让步,美国要价越高,恨不得把你灭了。所以小打-中打-大打,这个升级过程是不可避免的。

我今天要做的第二个预言,是快打不如慢打,因为这是一场“半持久战”。

为什么说成“半持久战”?因为毛泽东写持久战的时候是在抗战期间,抗日战争打了八年,如果加上东北那打了十几年;但是美国的衰落,我认为要不了十年,所以是“半持久战”。

美国将在2020年迎来新一届的总统大选,到时是特朗普继续执政,还是换新任上台?

如果是特朗普继续执政,那他到时是极可能愿意跟中国领导人达成一个长久的解决办法的。届时中国可以考虑减免美国的部分国债,或者帮美国搞修桥等基建,交换条件是美国废除“美台条约”,那么什么“港独”、“台独”就都不存在了——因为“港独”“台独”都是美国制造的,不把美国搞定,让美国承认中国和美国的平等地位,那么台湾和香港难有宁日。

但如果是特朗普失败,民主党上台,比如前副总统拜登上来,要搞比希拉里还不成气的颜色革命的老套,开什么世界民主大会,那你开,我们中国也可以开全世界的反省西方式民主颜色革命的大会。那就变成新一轮的辩论,大家放空炮,而中国经济照样持续发展。

但是我发现,已有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公开演讲,思考“美国是不是也应该向中国学点东西”。比如他提到一条:中国的共产党能够长期执政,所以能做长远规划;而美国总统每隔四年竞选一次,实际上有效执政时间也就两年。我今天还碰到一个白宫的安全顾问跟我讲,说总统在白宫里待着,能想到两个礼拜以内要干什么事就已经不容易了,还做什么四年、五年甚至二十年计划,这都是不可能的。在协调各个区域、族群的发展,做长期投资建设方面,美国远远不如中国。

所以,中国要和美国打贸易战、金融战或者全方位的战争,不要着急,因为经济发展,世界的趋势在中国一边。此外,贸易战带来的经验又增加了一条,即不要赚快钱,要抓住核心产业。社会科学也一样,不要盲目地去照抄西方文献,要彻底解构西方的话语权。西方那些金融寡头,被打痛了以后才会承认现实,接受中国和他们一样平等竞争的地位。

我认为这动乱的时间,恰恰也是中国应该补课的时间。中国应该发展系统的说法,应该和香港教师协会竞争,编出教材来,让幼儿园的老师都能明白,到底中国特色和西方特色差在什么地方。所以我们不但要和香港的老百姓对话,也要跟香港的知识分子、香港的工商界对话,这种对话能帮我们打赢金融战。

美国以为香港经济下滑,就会挫败人民币的国际化努力,让中国在贸易战问题上向美国让步。他们的算盘打错了,因为这次自杀式袭击,对香港的攻击会加速美国金融霸权的衰弱。

真正导致美国金融霸权衰落的原因,恰恰是美国的技术革命。美国从石油进口国变成石油出口国,现在成为世界上产油国家的竞争者,不但和他们的敌人俄国、伊朗、委内瑞拉竞争,还和自己的盟友沙特阿拉伯、卡达尔、阿联酋竞争。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手上打贸易战的王牌,不是大家以为的稀土,而是利用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进口国、最大的矿产进口国这一地位;再加上经济持续发展,中国应该掌握世界大宗商品的定价权。

个人认为,现在的金砖银行不久后会发展为和阿拉伯产油国家联合的银行。大宗商品的交易,就以人民币或者其他货币结算,不需要美元结算,也不需要经过美元的清算系统。这样一来,美国的石油美元霸权就不存在。估计将来的世界金融资本也会就此分流,投机资本流向英美搞自由化的虚拟经济市场,要想搞建设、搞交易互补的,流向中国主导的大宗商品市场。

中国可以利用美元升值的时机逐步地抛出美债,不但不会损失,还会赚钱。然后把换得的美元或者黄金等其他资产,借给被美国打压的小兄弟。比如土耳其、阿根廷,它们被美国制裁,美元债还不起,经济动摇的时候,要问西方国家借钱,利率很高,中国就可以借给它们,利率比西方便宜就行了。

美国现在一看苗头不对,又要搞量化宽松,又要降低利率。这些容易吓坏谁?吓坏美国的中产阶级。为挽救金融危机,欧洲几个国家已经开始实行负的利率,日本和美国实行零利率。这样低的利率,养老基金会、退休基金会怎么能拿到利息来付退休工资、社会保险?所以美国越是打金融战,不但动摇美国美元霸权的地位,而且动摇美国福利社会的基础。

那中国此时可以干什么?我早就建议过,中国在这时候不需要忙着去开放股票市场,而是应该扩大中国的国债市场,以中国基建——如高铁、电网——的收益为依据,给美国的主权基金、退休基金、养老基金发长期国债。只要利率高于美国、欧洲、日本几个基点,最多二十个基点——一个基点是万分之一的利率,所以这是非常小的代价——就可以收编美国的中产阶级。只要他们的退休金将来绑在中国经济发展的战车上,美国还跟中国打什么金融战、贸易战?

我猜测,在明年总统大选以前,美国不大可能和中国达成任何有实质性意义的贸易协议。这贸易战、金融战、法律战、舆论战会持续打下去,打的结果会全面地锻炼中国的领导人、中国的知识分子、中国的企业家,包括中国的年轻人,会逐渐地影响到受“台独”“港独”影响的年轻一代。将来我们迟早要落实“一国两制”的2.0版,让香港自杀性攻击法院的大法官和教师协会里面的殖民主义分子付出沉重的代价,因为这是他们自找的。

谢谢,再见。

陈平

陈平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作者最近文章
赢过美国这个棋手,才能彻底解开香港乱局
我为什么说,中国月入2000元比美国月入3000刀幸福
类似汇丰银行构陷华为的事情,将来会越来越多
就这样的水平,美国还好意思向全世界推销民主?
在奥斯汀,民众把示威搞成狂欢节…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