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平:金融开放的挑战和机遇

陈平

陈平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来源:观视频工作室 2021-01-14 08:21:30

【文/陈平】

年轻的同志们,大家好!

我是眉山剑客陈平。因为叫陈平的太多了,我又是当眉山铁路工人出身的,自学的经济学,所以我今天给大家讲的题目是“金融开放的挑战和机遇”。

美国想打金融战

讲这个题目之前,我想到,我上小学的时候就碰上朝鲜战争,我们那时候就唱一首歌,大概你们都没有唱过,我们那个时代的同学都会唱,叫什么呢?“准备好了吗?时刻准备做准备着!”

准备好了吗?我告诉大家,大家都很希望我们准备好再打这一仗,但是历史上从来是没有准备就上战场。

当年红军闹革命是这样,反围剿是这样,解放战争是这样,朝鲜战争也是这样,这一次我们即将面临的金融战,也是这样。

那我们怎么办?这就是我从我的老师那里学到的东西。大家都知道我的老师是科学家严济慈,是“原子弹之父”钱三强的老师,但是不知道我还有我们大学的班主任,是志愿军司令部彭德怀的支部书记。所以中国科技大学的政工干部全是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下来的工作人员。

陈平老师与其导师严济慈先生

所以我上大学六二年的时候是没有饭吃,肚子饿的时候,我们照样一半时间在劳动,一半时间在攀登科学高峰,都准备着摩拳擦掌跟美国人打一仗科技战,没有说准备好了再打,而是什么呢?从战争学习战争。

今天我们中国面临的情况是什么情况呢?原来是我最忧虑的情况,因为我非常知道美国人非常清楚打贸易战他们没有胜算,所以特朗普从贸易战升级到科技战,升级到法治战、网络战、舆论战,最后得到了一个他们意想不到的结果,因为他们从来就是声东击西要打金融战。

因为我是做核物理的,美国最大的国有企业就是美国的国防部,国防部底下最先进的研究巡航导弹和星际大战的实验室,叫应用物理实验室。

早在2006年美国国防部长就下令研究金融战,调集各方面的人才,包括学术精英、各智库的专家、情报局的特工,还有对冲基金银行系统的操盘手,研究什么呢?实际上以中国为假想敌的下一场全面的,他们叫智能资本战争,其实就是金融战。

而这个战争的预演,在2008年金融危机到来之前开始实施,那是绝密的,但是2012年出书披露,这件事情我给中国学校的领导,各方领导有讲过多次,中国没有人引起重视。

因为中国是个农民的国家,根本不愿意打仗,还希望跟美国结成亲家呢,是不是?中美夫妻论。所以中国完全忽视美国金融战的意图。

所以当前的形势是什么呢?在美国贸易战升级到全面战争的情况下,中国单方面对外开放金融,认为这是有一部分主张市场化改革提出来的意见,认为这是倒逼中国金融改革的良好时机。

“知彼知己”

我的讲演是有一个标题的,叫做“知彼知己,胸怀天下”。我们老一辈的聪明人孙子从来叫我们“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说现在形势变了,全球化的时代,你要先知彼后知己。

陈平老师在演讲现场

为什么呢?很多中国人以为自己的弱点,你相对于西方国家恰恰是你的长处。譬如说我们穷一点,你说这是长处还是短处?当然是长处了。你说刘姥姥的儿子有希望,还是贾琏他们家的纨绔子弟有希望?这不非常简单嘛。

所以要理解中国模式的金融怎么和美国模式的金融竞争,绝对不是某些人想象的,认为摸着石头过河就是向先进国家学习。鸦片战争以后先进国家谁呢?英国、日本、苏联,现在就变成美国了。

那么金融开放呢?现在中美博弈,到底各打什么算盘,那么我觉得中国人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老想关起门来先把自己的事做好,但是别人打上门来了,你还能够关起门来做吗?

所以每一次中国战略转变都不是中国主动要转变的,是竞争者、敌手打上门来迫使你转变的。

那么今天下中美金融战的棋,什么局面?美国有一个经济学家,我是比较佩服的,远远比现在特朗普底下的那帮人要高明得多。他就是前任的哈佛大学校长,克林顿的财政部长,他在2008年初发表一番高论。

这个人是美国经济学家里面第一个讲20世纪最重大的历史事件,不是苏联瓦解,是什么?是中国崛起。但是也是他第一个说,如果美国跟中国经济竞争不能取胜的话,怎么办?就是后来奥巴马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讲演的主题,什么主题?要准备发动战争。

因为奥巴马公开地讲美国战争原来有两个理由,第一个当然美国利益受损,第二个是人权,他可以干涉人权,可以发动战争,伊拉克那些地方,都是这样。

第三条,是在萨默斯的建议底下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时候的演说,是说如果在经济竞争里面,有国家要改变现有秩序,那么作为美国总统就有义务要动用武力。

所以我当时第一次注意到美国对中国的崛起如此惊恐的时候,是我看到一篇文章,这个作者我也是非常欣赏的人,是最早警告美国日本危险的人,这个人叫James Fallows。

美国有个非常著名的杂志叫《大西洋月刊》,在2008年2月——我没记错的话——春天,发表了一篇文章,叫《The $1.4 Trillion Question》,1.4万亿美元的问题。是什么问题呢?

说中国这么一个穷国,怎么会手上掌握了1.4万亿美元的外汇,而且是美国国债。他就引用了萨默斯的讲话,说中国手上有1.4万亿美元的国债,相当于当年美苏的恐怖平衡,叫Balance of Terror,听说过吗?

因为当时美苏有数以千计的核武器,足以摧毁对方。他认为现在中国手上有1.4万亿美元的国债,中国可以动用金融核武器。什么意思?如果中国抛售美国国债,可以导致美国美元地位崩盘,相当于对美国经济发动核攻击,Understand?

所以中国人辛辛苦苦赚了钱给美国人打工,还低利息借给美国,再帮助美国渡过金融危机,美国不但不感恩,而且认为这是中国对美国的最大的威胁。这件事情中国的领导人是不能明白的。

我在美国待了40年,我就非常明白,为什么?咱们想着做“中美夫妻”,你忘了中国历史上还有一句话,“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记得吗?所以中国现在经济强大到老二的角色,老大睡不着觉是非常自然的。

为什么这种情况底下,美国已经把中国明确地作为竞争对手假想敌,而且不惜准备打核战争,打地区热战?为什么要单方面开放金融?

那么这里面我有一个经验要和大伙儿分享,我是文化革命过来的,文化革命的全过程,包括大跃进我全都参加了。毛主席对我终身的影响有一句话,我愿意跟大家分享,说左派右派的朋友都要交。

本人是中国少有的学者里面左派右派都有朋友的,这点当年刘伯承要不是左派右派都有朋友,红军哪能过草地,对不对?

所以我是既可以跟索罗斯讨论问题,当然也可以在欧盟和美国的智库上教训奥巴马总统,将来我等着教训特朗普和彭斯副总统。

中国人想什么呢?想的就是鸦片战争以来中国精英想的问题。什么问题?就是要学西方,西方有的中国也要有,这点我非常理解。

因为我做核物理的,所以西方有原子弹,当时西方人嘲笑我们是喝大锅清水汤,六个人穿一条裤子,那我们也得做原子弹,你有导弹我也得有导弹,现在你有航母我也得有航母。

然后中国的金融,领导人也很明白,现在金融被号称为“火箭科学”,对不对?所以美国手上有什么金融武器,我也得学什么武器,这个武器就是我们坚决反对引进的期货市场、期权市场、金融衍生品工具。

因为它把美国搞垮了,也把欧洲搞得半死了。现在要把它引进中国来,而且宣传的是经济学教科书的理论,说金融衍生品可以干嘛?可以对冲风险、发现价格、稳定市场。

我的这些朋友都是我的哥们,书都念得不错的,美国念的PHD没有问题,但是没有打过仗。他们想的是什么呢?

你在中国现在股市低迷的情况底下,不但不是像当年香港经管局不让西方资本来抄底,美联储不让中国资本去抄底,自己托市,而咱们呢?

觉得国家队托市托不起来,干脆引进国外的机构投资者来托底,外国资本一拉股市起来不是股民皆大欢喜吗?比人民日报社论还管事,是吧?

另外一个呢?中国金融很多乱象,乱象很简单,为什么呢?因为散户太多了,引进西方机构投资者,中国的地区债务又很乱,引进西方的评级机构,然后就可以提升中国经济竞争力、金融竞争力。

你们说有没有道理呢?当然有道理。当年中国改革的时候,还要求国有企业上市,一定要有西方的六大会计事务所来审计,审计当然把中国好多管理不善地方改进了。

但另一方面你就明白,美国掌握了中国全部的金融信息,所以现在想打谁就打谁,想制裁谁就制裁谁,为什么呢?中国的经济信息都让美国人掌握了,对不对?

联邦政府一个命令,这些会计事务所这些评级公司不把中国的经济信息像中兴公司一样都提供给美国政府了,想过这件事吗?

我认为中国领导人没想过,因为太希望跟美国友好了。那么我就问你,美国人进中国金融市场干什么?美国人已经把中国列成头号竞争对手了,为什么还要进中国金融市场?

我不是美国人,但是我可以设想一下我坐到他的位置上,对不对?我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或者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但是我可以知道我在他的立场上干什么。

作为经济学家非常简单,现在西方国家越是富裕的国家,越是债台高筑没钱了。我刚从洛杉矶过来,住在好莱坞旁边,大火烧到好莱坞,美国的电力公司快破产了,保险公司快破产了,政府没钱救,哪来钱呢?世界上谁有钱?中国最有钱。

中国钱多得泛滥成灾,没地方去,到处投机、炒房地产、炒古董。现在中国对我开放金融市场,我马上就可以把中国之水拿来灭美国之火,这不第一大好处?对不对?

保险公司从来就是愿意你们年轻人投保,不用找我赔钱,然后来填补老人的窟窿,现在我拿中国的钱来填补美国的金融窟窿,那不好吗?

但是我认为还有第二条,没有一个美国金融的大财团大资本家会愿意中国金融成为美国的竞争者,帮助中国金融做的比美国的金融还要有竞争力。

所以我认为他们进来的话一定会寻找中国体制的漏洞,瓦解中国社会主义特色金融的根基,这是我要警告大家的。

那怎么办?很简单,我就说要明白西方金融的本质是什么。现在很多人误以为西方的社会科学是科学,像自然科学一样是普遍的真理,我说不对。

因为我做了30多年的复杂科学来检验经济学的理论,得到一个非常明确的结论,是80年代牛津一个非常著名的计量经济学家叫David Hendry提出来的一个结论,就是计量经济学,It’s alchemy or science?是炼金术还是科学?

他的猜测是炼金术,我是解析解的证明,它就是炼金术。为什么呢?后面我会给大家数据。金融科学不知道用什么实验来检验他的理论,是正确的还是不正确的。

这件事儿我是全世界第一个做的,2002年和2005年我们发表了文章,没有一个西方主流经济学家敢站出来说我们有什么错。

那么我就来给大家讲,金融可不可能是像金融理论描写的那样,是自由的、中立的一种交易方式,而且能够达到全民富裕?

当然不可能了。如果你们谁要读过西方经济学的理论的话,你就要明白什么叫有效市场理论,有效市场理论是告诉大家,你们谁也不可能在金融市场赚钱。

如果你要达到理想社会一般均衡,平均利润率是零。如果那样的话,你还去开企业干什么?资本家无利不起早,对不对?如果你交易是平等的,信息是对称的,资本主义的市场早就实现均贫富了,哪里还需要社会主义革命,根本不需要。

所以我在美国交朋友,我的经济学、金融学,是从看数据开始的,但是还有一个诀窍,我是跟有才能的人对话里面学到的。

我问那些金融界大佬,金融的本质是什么?就是金融交易、跨时空的交易、发现价格?

你知道他们告诉我的话是什么?我这都原话,我虽然记不出来说话的人是谁,但都是有头有脑的人,都是美国一流的智库里的经济学家。

他们说美国有一句行话,叫银行家永远愿意借钱给不需要钱的人,懂了吧?为什么借钱给不需要钱的人?因为他有钱,你不怕他赖债不还,对不对?

然后你知道越是创业的人,但是你如果是譬如McKinsey,最大的咨询公司,它招人的时候招你什么条件你知道吗?

你以为他愿意招富家子弟?No!我问过他们,我说你们怎么招那么多学物理、数学什么,不愿意招经济学?他说招经济学家干什么?经济学家相信市场上不能赚钱,我就要赚钱,我招他们来干什么?

所以McKinsey招人两个标准:第一,Smart聪明,最好是Street Smart,街道上的聪明,不要被那些书本迷惑了;第二条,Hungry,明白吗?他饥饿才会打拼。

所以如果我是红军,要带部队招兵,如果我是金融的对冲基金,我要招人马,我要富家子弟、官二代干什么?我要找能够打拼的人。

但如果你问银行家,他本质就是嫌贫爱富,明白了吗?然后你跟我说做金融就能全民富裕,开什么玩笑?

大家的信息平等,你们去借钱利率平等吗?越是想要借钱的中小企业越不借给你钱,或者万一借到钱,你的利率最高,为什么呢?说你风险最大,对不对?

但如果我当老师的,我要看见农家子弟来,小城市的学生来敢上我的课,小子有种,我就要你了,对不对?我要找个大城市的那些人,又想不干活,又想挣钱高的来跟我干嘛呢?我是打江山还是让你来吃现成饭的?

所以西方金融的本质就是嫌贫爱富,西方赚钱的本质就是火中取栗,而不是雪中送炭。

所以我们中国今天要打造中国模式的金融,怎么做?我认为很简单,要学会西方的武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但是,技术可以学,导弹我也可以学,但是我的战略怎么样?战略目标就要跟你相反,我才能打得赢这场战争,同意吗?好!

金融的本质

然后我来跟你们讲金融是什么,我不是读教科书读金融的,我是在当工人的时候读历史知道金融的,历史是检验社会科学的自然实验。

所以金融的源头你们就会明白,中国是什么?我祖籍是宁波人,浙江民间金融怎么起来?起会对不对?你们家有的人钱多,有的人钱少,我们大家聚一下互相融通,这就是金融的源头,对不对?

胡雪岩怎么能做大?胡雪岩要不替左宗棠办军饷,他那个小钱庄没有势力,怎么可能做成中国最大的钱庄?

所以西方金融的发展绝对不是现在新古典金融学描写的是平等的原子的个人,互相之间没有关联的交易,绝对不是。

它金融规模做大的时候,金融你借出的钱怎么收得回来?中国民间借贷钱收不回来怎么办?

第一,熟人不借钱,说你这小子太不够地道,给你压力,对不对?如果超出熟人则会怎么办?找黑手党,把他揍一顿,你还不还钱?不还钱,割一个耳朵还是要割条腿?中国民间就这么干。意大利的佛罗伦萨银行家也是这么干的。

所以我今天讲的第一个金融崛起的故事,你们都知道,文艺复兴美第奇家族怎么崛起的,美第奇家族崛起就是佛罗伦萨几家私人银行谁也斗不过谁,互相竞争。然后老的那个Medici就发现一个诀窍,金融要做大,后面没有权力支撑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们中国人读亚当·斯密的《国富论》,你们读懂了吗?我就非常怀疑我学物理的一个人发现经济学家都没有读懂的问题。

亚当·斯密的Title叫《The Wealth of Nations》,国家要富裕,中国全民都想要富裕,他有没有告诉你What is Wealth?财富是什么?

我拿电子版书搜一下,才发现他承认英国政治家霍布斯的回答——Wealth is power,知识就是权势。斯密的书名是国富,什么是财富?财富是权势。

中国以前翻译培根的一个说法,把Power这个词看成是一个客观的、中性的、建设性的词,你不晓得任何Power都有它邪恶的一面,对不对?所以知识就是力量,你现在看看香港造的那么舆论,讲的法律的知识,它有客观中性在里头吗?

然后你讲Wealth is power,你就会明白,金融战打的绝对不是现在中国资产管理搞的什么保值增值,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能保值增值,只有你有竞争力,才能增值。

还有一个办法,如果你有权力,你可以保值,但是时间不会长。

所以美第奇家族能够崛起,脱颖而出,从佛罗伦萨的几家家族银行里面变成全欧洲的金融的霸主,什么道理?就跟当年胡雪岩的道理是一样的。

他就资助了一个红衣主教,去竞选教皇,红衣主教当上教皇以后回报他,任命他美第奇银行变成罗马教会的代理,一下子信用就大涨了,这家银行背后是罗马教会。所有的贵族、国王都问它借钱,美第奇家族就此崛起。

然而他手下没有军队,怎么掌握话语权呢?想到一个办法资助艺术家。所以现在我们看到文艺复兴,我以前是学过画画的,看希腊的雕塑、油画,美,人体美,裸体美,你不晓得,这是一个资产阶级的艺术。

因为原始的基督教是反对希腊罗马神话的腐败,对不对?所以早期的基督教徒都是过清苦的生活,跟苦行僧是一样的。美第奇家族改变了这个,怎么改变?

因为他们家族做大以后,就跟中国现代人一样,你们现在中国在全世界都成了黑手党抢劫的对象了,为什么?中国人喜欢摆阔,摆阔你就显富就成了人家绑架的对象了。

美第奇家族人就被刺杀,刺杀以后怎么办?发现我傍大款都不安全,干脆我们家的人自己当教皇得了,他们家出钱当了私人教皇。

其中有一个最著名的教皇叫利奥十世,跟今天美国的情形是一样的,他是一个纨绔子弟,然后大造圣彼得大教堂,请了文艺复兴有名的画家拉斐尔来给他画画。

教皇利奥十世与两位红衣主教(绘/拉斐尔)

然后小男孩全身洒满金粉游行,然后中毒死了,然后裸女在罗马教会的舞台上唱歌、跳舞。最后结果呢?把世界上最大的国有企业罗马教会几代的储蓄花光了,变成债务黑洞。

跟美国今天一样,怎么办?发债,发债来填补窟窿,发什么债?赎罪券听说过吗?原来你当个基督徒,你得把你1/10的财产捐献给教会,到你临死以后还要受末日裁判才有机会上天堂;现在你买我的这个券,我现在就保证你提前上天堂了。

马上财源就来了,但惹恼了一个硬汉子,就是马丁·路德,引发宗教改革运动,30年宗教战争引起基督教会的大分裂。天主教会和新教分裂,新教分成十几个教派。现在西方社会的内斗根源都从美第奇家族惹的祸开始。

所以这里边我就给大家一个经验教训。大伙都以为说金融是“皇冠上的宝石”,我们赚钱赚得太辛苦了,我金融钱赚得多了,大家都富裕了,中国变最富人了。我告诉大家,“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这个例子是哪来的呢?我再给大家讲一个故事,亲身的故事。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教我的不是教书匠,都是科学家或者老干部,所以我学到的很多东西,我都不是读书读来的。

先识别谁是英雄好汉,然后聊天侃来的,侃来以后什么东西没听说过,你说我要该读什么书?他们说这个这个,我知道了。然后第二个、第三个大佬说这本书你读过没有?没读过,那我再去翻一下。

所以中国人讲读万卷书,你死定了,你读万卷书你所有脑袋都笨掉了,你还能创新什么?你翻万卷书,你翻完以后,你知道天下书一大抄,可以值得读的书大概就十几本,十几本里面大概就几页书,然后你就可以创新了,明白这个道理吗?

好,我现在给你讲又一个故事,这是我这辈子的幸运,我这辈子有很大的幸运,我是亲自见过辩论过李约瑟、费正清,还有这位先生。我原来不知道,叫Hobsbawm,马丁·雅克给我介绍的。

2012年我到伦敦去开会,马丁·雅克说有个当代最伟大的历史学家,他已经很老了,但是现在脑袋还清楚,你一定要去见他。我问是谁?Hobsbawm。我都不知道,然后才知道他写了四卷本的资本主义巨著。

Eric Hobsbawm(资料图)

我当时很得意,为什么呢?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历史上有个荷兰病?经济学家都有个荷兰病。

20世纪60年代,荷兰是制造业很发达的很先进的国家,但荷兰发现天然气,天然气咕嘟咕嘟自己冒出来,开采成本非常低,所以它利润就暴利。这不天上掉馅饼吗?

好事吗?坏事。为什么呢?它把别的行业挤死了,别的行业没有那个暴利怎么办?都萎缩掉了。所以经济学史上有一个著名的病叫荷兰病,就是一个行业的利润极高,把其他行业挤死。

所以在金融危机之后,在澳大利亚开国际会议,我就发明个词,我说2008年的金融危机,根源是什么呢?是美国病。为什么美国病呢?

因为美国艾森·豪威尔总统在50年代有一个著名的论断,说美国政治的核心是谁掌控的?哪里是民主啊,根本不可能,几亿人能够决定美国命运吗?没有。

艾森·豪威尔说,美国的统治者是军火工业集团,所以从二次大战一直到70年代。美国为什么高科技领先,全世界都能打仗?因为美国军火工业主导,所以军火工业一定是支持科学研究的。

我在美国的科学研究、基础研究都是得到美国相当于原子能委员会,就能源部、海军、北约、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他们的支持,才能做。没有他们的支持,基础物理是不能做的。

虽然我做的研究跟军事毫无关系,代谢增长论就是拿着美国军费研究证明美国是可以失败的。所以我在1987年那次开国际会议的时候,我当时非常惊奇,美国三军各国武官都来听了,经济学家不要听,但是军方全要听了。

因为我做的代谢增长的模型,实际上等价于军备竞赛模型,因为我当时预言,学习快的可以后来居上,他们当时立马能理解就是说,你讲的是日本和苏联,有可能赶超美国的故事。这是我1987年的成果。

代谢增长论用于中国是2012年,到了2014年的时候,在熊彼特国际会议上我就改了一个案例了,我说这就是预言了未来中国可以赶超美国的结果。但是我是拿复杂科学的数理模型来打败西方形而上学那个形式逻辑和线性模型。

所以你们不要以为数学是一个工具,数学是一种符号语言,可以比唐诗、宋词还要有力的语言。

那么金融危机怎么会产生呢?就是里根搞减税,所以现在特朗普干的事跟里根是一样的。搞减税以后,一边搞星际大战,一边减税怎么样?巨大财政缺口。财政缺口怎么办?就发债。

一发债以后,美国就发生了一个安静的政变,说这句话的是前IMF的首席经济学家,麻省理工学院Sloan School的教授叫Simon Johnson,他说这个政变什么意思呢?就是美国的主导阶层,从军火工业集团变成了金融集团。

你们知道马克思讲过,工人无祖国,资本无祖国。现在你就发现工人有祖国,为什么?失业工人谁也不愿意用,但是资本无祖国。所以跨国资本掌握了美国主导地位以后,就开始了美国脱实向虚的过程。

所以中国这30年来的飞速发展,不是中国偷了美国的技术,不是中国偷了美国的就业,而是我说的中国的发展除了自己改革开放的勇气以外,还有天赐良机,这良机是什么?看你美国犯多少错误,我发你美国错误的国难财,明白了吗?

所以大批的制造业从美国移到日本,然后被美国逼到日本移到亚洲四小龙,再从亚洲四小龙移到中国大陆,全拜美国这个金融自由化之势。

所以特朗普这一次打贸易战一个非常重要的理由,就是想要把跨国金融包括高盛这些公司说成是卖国主义的,然后要把制造业回来打爱国主义牌,实际上是他要得到军火工业集团的支持,来压抑跨国金融的集团。

所以我现在非常有兴趣,你们感兴趣研究一下香港动乱的背景是什么,我相信这两派在打内仗,他们没有形成共识,如何团结起来应对中国挑战;否则的话在中国香港制造动乱,我认为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我的机遇又来了,跟你搞乌克兰是一样的。

好,那我们下面我就要回到Hobsbawm讲的。我见了次Hobsbawm以后,他纠正了我一个错误。那次去有历史见证,因为张维为老师和我一起去的。

老先生当时九十几岁,他两个月以后就去世了,然而他脑袋清楚得不得了。他就跟我说了一个事儿,他说你说的美国病其实是英国病。

此话怎讲呢?这件事,我希望要给中国所有的领导人做普及,因为资本论上没写,教科书上也没有写,是英国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告诉我的。

大家知道工业革命从英国开始,工业革命的最高峰是1850年,那时候英国工业生产占到全世界的50%,他后面说了一句我就乐了,但是不赚钱。跟我们今天中国情况一样,对不对?

中国现在工业生产、农业生产,全世界所向无敌,中国商品到哪儿,哪儿就变成白菜价了,对不对?所以西方讲中国倾销他们有苦说不出来,因为打破任何经济学理论。

为什么呢?规模大,你规模越大,平均成本越低,对不对?哪里是因为中国劳动力比你便宜,劳动力比中国便宜的地方多了,你跑到印度、孟加拉去,那边要饭的人多的是,满街都是,你给他饭吃就招来了,他能干活吗?他有纪律吗?没有,对不对?

这样的话出现一什么结果呢?

他说英国从1850年开始就去赚钱了,因为他认为我已经老大了。什么东西赚钱?第一是航运,就垄断航运,英国货必须要英国船运。所以你就知道为什么美国要发展海军,英国要发展海军——我要控制海运,我要控制投资。

中国在伊拉克也好,在利比亚也好,投资完蛋了,只好又撤侨回来了。如果你是美国人呢?如果是英国人呢?我战列舰就开到你那去了,航空母舰就开到你那了,海军陆战队就把你政府颠覆了,我才能够保护外国投资,对不对?

产权保护,靠什么保护?你以为靠律师给你保护?靠战舰和航母的射程保护,明白吗?所以中国即使有导弹、有雷达预警机,那都是防御性的。

今天中国讲话有底气,中国金融可以跟美国一拼高下,源于什么?源于中国现在海军也变成远洋海军了。突破毛泽东、周恩来时代的力量的界限,才能做海上丝绸之路。

道理很简单,为什么我讲话那么有底气?我小时候想建设一支海军打到英国去,现在还没等到我参与,英国的海军都已经快不能动了,它那个航空母舰能干什么?

所以今天我们讲中国金融开放,面对美国金融的挑战,我第一是要警告有巨大风险。

但第二,你们发没发现我这个75岁老头子还挺好战的,因为我们从十几岁、二十几岁开始就训练准备战争了,到现在我七十几岁了,还没碰上这一仗,但看看中国没打就起来了。你说我这摩拳擦掌的演练了半天数学模型,不亲眼见证见证历史,这多可惜。

我将来要去向我母亲汇报的时候,我母亲我外公那个家族,当年是巴黎和会谈判的代表,从小就叫我要记住国耻。我们家从来就不相信英国殖民主义的自由、民主、平等。

因为中国人在海外,在海外当时第一等是英国人,第二等是印度人,第三等是马来人,第四等才是华人。在美国华人比黑人都不如,所以有排华法案。

修美国铁路的大陆铁路1/3是欧洲最穷的爱尔兰人,2/3是中国人。你们查查现在白人里面爱尔兰人口有多少?爱尔兰那个国家才几百万人,现在爱尔兰有多少人?还有当了总统的肯尼迪,他们家就是爱尔兰人。现在中国人口有多少?1%都不到。讲人权,美国欠中国的人权自由债还没还呢!

所以我现在就来给大家破一个美国虚拟经济的神话,认为金融资产能优化配置资源,开什么玩笑?

中国过去40年的发展,第一没有发动侵略战争,第二没有像拉美国家一样,大幅度借债,对不对?第三没有搞圈地运动把农民都赶出土地,靠的什么?中国基本设施全修起来了,简直是世界奇迹,靠的什么?

靠了一条,中国的土地权是国有的,然后拍卖土地使用权,搞了土地金融,然后国开行以国家信用为基础发行国债,不但能够支持基础设施建设,还能支持发展中国家基础建设,这是世界史上没有过的金融的奇迹。

但是名不正言不顺,因为中国经济学家不会Justify。现在对中国的舆论的攻击相当于什么呢?相当于解放军打赢了内战,最后要评军衔了,谁该元帅,谁该是大将和上将,要请国民党的败军之将来给中国共产党的将领评级,这不荒唐吗?

这就现在贸易战干的事,特朗普承认加入WTO以后,美国输了,中国赢了,但是认为中国赢的全是非法手段赢来的。这法谁定的?对不对?还不是你定的吗?

所以我给大家一个数据,很简单,崇拜美国金融如何发达,如何优化资产,我告诉你,美国虚拟经济什么规模你知道吗?

这是美国经济学家告诉我的,现在世界上最大的定时炸弹,不是核武器,不是生物武器,不是化学武器,是什么?是美国的虚拟经济。

它的虚拟经济是多大的规模呢?是美国GDP的30-50倍,是世界GDP的8-10倍。此话什么意思?

就是说假如我一个人在那里辛辛苦苦地干活、投资、打拼,剩下来30-50个人袖手旁观,在那里赌博,说我投资是赢还是输?赢多少输多少?在那里博弈,然后谁赢了就赚大钱。

你说他们赚的钱输和赢跟实体经济有关系吗?不但没有关系,反而把实体经济里面能干的人都像吸血鬼一样都吸到金融里头去了。

所以中国有那么多的人学了西方,不愿意念物理了,不愿意念数学了,不愿意念工程了,都愿意去念金融了,我说你们干嘛?等着将来被炒鱿鱼?你现在看看美国金融炒了多少人,一个金融危机几十万亿美元的资产灰飞烟灭。

所以我们的理论非常简单,经济发展动力不是资本积累,是什么?技术的新陈代谢。

你投资在夕阳产业的技术,蒸发、沉没,你投资在新兴产业的资本,如果打赢了仗,更上一层楼。打输了呢?当然就是现在我们讲的风险巨大。

所以你要搞一个一刀切的去杠杆,你等于要放弃毛泽东思想的集中兵力打歼灭战,大家全变土老财,把钱藏在床底下。

你过去存100美元,现在你把美元挖出来看看,就值4-5个美元了,天下有什么财产能保值?黄金不能保值,古董不能保值,对不对?

然后你们听说过最近意大利西西里的房地产多少价钱吗?一欧元一栋。底特律汽车不行了,房子1000美元一栋。

我在奥斯汀扶贫的时候,就是一美元一栋房子,但是你要进去住,你投资多少钱,对不对?

所以中国人一帮傻帽在那以为是炒房地产、炒古董、炒什么,科学越发展古董越不值钱,因为什么都能仿照,你能辨别得出来吗?根本都辨不出来,对不对?

所以我的这个书我建议你们看不懂,你也要读一下。代谢增长,什么意思?技术新陈代谢,投资就要投资于未来,未来是不可确认的,你就要准备打仗。

那么我第二给大家警告,什么警告?金融放进来,是会平稳市场,还是放大市场波动?

如果你读现在中国所有大学,我听说党校都在教金融,他告诉你金融教科书,金融衍生工具,一定是对冲风险,平稳市场,说反了。这是我们的贡献。

现在的经济学理论只有两个层次,宏观、微观。什么意思?宏观就是一个麻袋里装一堆土豆,土豆和土豆之间都没有关联,然后拿这个东西来描写,叫布朗运动,然后算什么期权,算出来东西都是错的,当然要发生金融危机。

实际上经济是什么呢?其实是一个像生物体一样三层次的结构,微观、中观、宏观对不对?

你生病了以后,有哪个医生说赶快去查你的DNA,先得说你到底是肠胃系统出了问题,还是心血管系统出了问题,对不对?

现在看你结构哪个系统出问题,所以我们就是给医生诊脉的。所以在这一点上,我认为中国的老子思想水平远远高于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黄帝内经的世界观超过西方经济学,因为它们有结构。

那么,如果你再拿微观的涨落做标准基准的话,那就微观个人消费。变动率有多少呢?拿美国为标准,1.5‰,OK?

如果真的是市场是均衡的话,扰动的变动就是个人消费,咱们中国现在一天到晚讲拉动消费,消费是拉不动的,你有钱你就花,没钱你就不敢花了,你拉动什么拉动?对不对?

但是GDP的波动就比个人消费高1倍,投资高10倍,金融市场高10倍到30倍。最邪乎的,现在美国不讲中国是汇率操纵国吗?

你去看看日元和美元的汇率,美元和欧元的汇率波动的幅度是消费的几十倍。最邪门的是中国现在进口的大宗天然气价格,变动是消费的130倍。

所以现在有人说中国猪肉涨价了,市场不平稳了,引进期货就可以平稳猪肉价格,你试试看,我们可以让时间来检验。

我希望中国有金融管理的官员能创造新的游戏规则,如果中国金融期货市场的波动能低于美国,那得不得诺贝尔奖我不知道,但是对老百姓有贡献。如果是放大了的话,你怎么样?就该反思了,对不对?

如何应战

那现在我们怎么应战?我的道理非常简单,金融战到底争夺什么?

现在国资委有一个方针,我认为导致这一次大量中小企业贷不到款,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学了新加坡大马锡的管理方针,叫国有资产保值增值。

我就给大家举个例子,我们现在要打淮海战役了,粟裕敢以少胜多,以弱胜强,比毛主席打集中兵打歼灭战雄心还要大,前提什么呢?前提是华东山东野战军后勤全部组织起来,社会主义大协调,给前方运军火、运粮食。

假如现在突然来了一个高参,说我们要防范金融风险,所有那些送后勤的人想我粮食和炮弹送上去,如果仗打输了怎么办?我得学国民党一样保留地盘,我不往前线送了,你们说本来可以赢的仗,是会赢还是输?当然是输。

所以现在金融理论纯属是一个保命的,而不是打仗的理论。国民党跟共产党打仗,分兵把守,跟现在美国全世界700多个军事基地一样,它能打仗吗?全部都被套牢,对不对?

所以你本来要做的事情就是毛主席讲的两条腿走路,一部分国计民生的,你就要稳,双轨制,但是你一定要有几支战略部队能打硬仗,对不对?

打硬仗的部队就是高杠杆就是高风险、打得赢我们上一个新台阶,打输了我们就只好战略撤退了,对不对?撤退延安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金融战的本质,我的看法不是提高人均GDP,不是什么中等收入国家进入高收入国家,是干嘛?是争夺国际分工金融资产的定价权,也就是占领制高点。这点明白了吧?我们做科研要领先,打仗就要占领制高点,金融也是一样。

好,我时间不多了,我接着跟大家讲,那我们怎么应对。

我讲第一条,我有信心,为什么有信心?因为我有一个说法,你们大概前面听说过,毛主席讲枪杆子里出政权,我的观察,中国从弱到强,怎么做大的?枪杆子里出信用。

当年蒋经国把中国的黄金外汇储备全都运到台湾去了,认为共产党进了上海三个月就要垮台,上海的人心浮动价格飞涨,毛主席派陈云去怎么解决?

很简单,派了解放军去把上海证券交易所给查封了,谁不拿人民币交易的抓起来,马上人民币坚挺,对不对?

然后动员解放区老百姓把粮食、布匹、煤炭调到上海、北京、天津大城市,马上打击投机商,社会主义就稳定了。

陈云(资料图)

所以我就说中国的人民银行比美联储要有效得多。原因是英格兰银行和美联储都是私有银行,美联储的主席是寡头,不受政府也不受议会节制。

但是中国的央行行长得了奖,其实我认为背后决定金融政策,连汇率和利率都是谁决定的?不是央行行长决定的,中央政治局决定的。你以为中国贸易谈判代表那老兄就能签字?你得回来中央政治局决定。

所以中国军队是有理想的,有纪律的军队,是支部建在连上的军队,不是打仗赏钱的军阀军队,才会有红色金融,不是白色金融。

如果这样的军队支撑着中国金融,就要比西方资本主义金融稳定,能经得起挫折和打仗。各位认为有没有道理?

就是我们现在讲的从战争学习战争,所有中国的将领都不是什么西点军校培养出来的、日本士官学校培养出来的。黄埔军校其实也就是干部短训班,几个月一年就讲点常识就上场了。

我也受过三个月军训的我跟你讲,所以我是可以拼刺刀的。我为什么不怕美国人呢?实际上拼刺刀不是说你要个儿大,你只需要有勇气,你有本身你上来,你上来我枪一拨你就出去了。

所以西方人认为跟中国打仗就跟拳击一样,博弈论是对称的博弈,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拳,美国牛仔个儿那么大,我怎么打得过?

美国牛仔你打,我学了太极拳,你一拳打过来,我让你一下,顺着手一拉,借你的力,你就给我摔出去了,对不对?

所以美国人跟中国讲战略,我就嘲笑他们,我说你们在设想中国人跟你打仗以前,你先读读《毛泽东军事文选》,读读《孙子兵法》,然后再来说中国怎么打仗。

我现在要提三个办法,我已经老了打不得了,照年龄没有资格带兵了。但是我可以培养学生,你们在座诸位不需要高智商,听了我说的人人都会,然后就看你是不是hungry,是不是能打了。

现在中国最大的顾虑是什么呢?又想开放金融人民币国际化,又怕投机资本进来。所以中国的辩论永远是西方一元论底下的两极对立。就说我是开还是放?洪水来了,我是修提坝还是拆堤坝,对不对?

然后我教会大家什么?复杂科学,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那第三招是什么?太简单了,大禹治水是分流,对不对?

大禹有你们那么傻的吗?要么就修堤坝,跟鲧一样似的,挡不住,要么干脆堤坝全开了,跟蒋介石炸黄河大堤花园口似的,日本兵没淹死多少,把中国人全淹死了。

那我分流,我今天给大家提的建议,无论中国哪个领导人在位置上,只要脑袋清楚,不是卖国的,非常容易操作。

你就把金融资本分成三类,投资,你长期投资对不对?你在中国投资特斯拉工厂,特斯拉工厂就是你的人质,你想跑你跑得了吗?跑不了。

你想跟中国真心做投资的,欢迎,咱们就成哥们了,共同发展,你在中国发展得比美国还好,对不对?所以苹果、通用汽车公司、特斯拉高兴得很,我没有中国市场,我回去怎么活?他在美国都赔钱。

特朗普要把他们赶回去,资本家有那么傻?对不对?哪儿钱好挣不明白吗?FDI外国直接投资,欢迎呢,这个姿态我认为中国领导做得很漂亮,现在全世界资本家只要是愿意做好事的,眼睛都看到中国市场。

第二,贸易。如果中国是买巴西的大豆、智利的铜矿、中东的石油,我出口什么?交换你的工业制成品,如果你要兑换货币的话,就搞额度管理,对不对?

你买我500亿的美元的货,我给你500亿美元的指标,你愿意换人民币、欧元随便你换,中国现在有的是钱,对不对?这也很好管理吧?

剩下来一条就是我要针对的了,投机资本。我就开一个小口,我不能开大口,因为你世界上不投机是不可能的。

这点我还比较理解毛主席的说话,叫“水太清,则无鱼”。你把水搞得那么清,鱼都没有了,没有投机是不可能的,你只要有金融一定会投机的。

像我们沿海发起来的浙江的、福建都是我父母的老家,第一桶金很多人都走私来的。走私完以后,他要改变思想,要做好事了,那你就让他做,你干嘛老讲他原罪,对不对?

当年参加革命,上井岗山的还有好多土匪,你要查他的老底的话,你革命没几个人。投机的话不要紧,但是要有额度管理,OK?

但是我就要对付的是什么?是恶意投机的人,如果想进来做空中国经济,瓦解中国秩序的这些大鳄,我就要看明白是谁,然后枪打出头鸟,打趴下一个,剩下都不敢上。

历来战争就是这个规律,明白吗?所以我后面讲的办法非常容易,我后面几条就说完了,我今天讲的全是阳谋,所以我不怕美国暗杀我,因为我的主意都在这儿了,我死了学生还在,对不对?

我75岁我已经很够本了,我觉得现在牺牲都太晚了。所以第一道提议我认为任何明白人都懂的,分流。怎么操作?哪个人在台上,只要聪明的都会明白。

第二条,我以前讲过,解构美国石油美元霸权。

美国有一个最重大的金融创新,比英国还厉害,因为英国贸易的时候是英镑和黄金挂钩的。然后它一旦经济实力不行,丘吉尔想要维持也维持不住。

美国有一个很重要的创新,1971年美国又打越战又搞福利社会,然后财政贸易逆差持续没办法,黄金美元脱钩,大家都以为美元完了,结果美元没完,为什么呢?

他发现70年代以后,世界各国都开汽车,高消费上来,汽车消费石油,所以美国抓住了一个大宗商品里的命脉,就是石油。

他用海空军的力量控制中东产油国家,扶植亲美政权,亲美政权买美国武器,买美国国债美元回流,这样一个循环,维持了美国美元霸权到今天的地位。

所以美国现在经济在世界上的份额已经比中国还要小一点了,20%都不到。但是外汇储备里的比例占70%以上还是大头。这是现在美国称王称霸,动不动就制裁谁,靠的什么?石油美元。

但是你就知道天助我也,为什么天助我也呢?我就乐起来了,因为我在美国德克萨斯念的大学,德州是美国石油资本的大本营,老布什、小布什,甭管你俄国强、苏联强、中国强,只要一动石油它就要打仗,因为影响它的垄断地位。

但是美国的技术革命造成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什么结果呢?美国发明开采油页岩气,所以美国从原来最大的能源进口国变成最大的能源出口国了。

如果是中国的话,中国如果能源进口国变能源出口国,中国是好事还是坏事?当然好事,对不对?我独立自主了。

对美国是好事还是坏事?喜忧参半。这就是我为什么老跟你们讲,一定要“先知彼,后知己”,为什么呢?我变成石油出口国以后,美国就跟自己的盟国变成竞争对手了。

所以美国现在四面楚歌,不但俄国是它的对手,委内瑞拉是它的对手,沙特阿拉伯、卡塔尔,都是它的对手。你们发没发现,现在美国要想组织反华统一战线,哥们都跑了。

我跑到迪拜去,阿联酋的国王跟习大大说,我们要跟中国做兄弟。沙特阿拉伯本来是可能资助搞“疆独”的,现在沙特阿拉伯吭气吗?根本不吭气,要跟中国做买卖。我石油卖给谁?

所以美国人跟我说,美国现在共和党、民主党两党达成共识要一致来反华,我说你被他忽悠了,那帮人表态反华是为了给自己买政治保险。

德州州长底下的官员就专门来找我,怎么跟中国地方政府建立关系,我这石油卖给谁对不对?因为你没看见休斯敦大火石油化工厂爆炸,美国经济的龙头,一个德州产油的,一个加州高科技的,失掉中国市场都不能生存。所以这两个州是最愿意和中国结成稳定的经济伙伴关系。

我上次在北京开会的时候,当着美国的贸易谈判代表、财政部长说,我说你要打贸易战升级,我的预言很简单,美利坚合众国就变成美利坚裂众国了——Divided States of America。

德州第一个愿意独立,现在加州有愿意独立,加州现在还想变成三个州。所以我现在等着英国脱欧以后,联合王国No Longer Exists,然后你香港去找你的祖宗在哪呢?

所以我说香港这帮中国人,还给它描写是什么?激进分子愤青。我想了一个词,有些人说我好像歧视人家说你废青,我想想不对,只有中国一个词可以描写他们——傻帽!

大英帝国往下走衰落,美国帝国往下衰落,你不搭中国经济的便车,你就没有办法生存和发展。

所以非常简单,就跟咱们中国现在不需要在乎民进党、国民党,只需要台湾的青年,台湾的老百姓。现在香港的同学要来找我当学生,好,欢迎你,别以为香港的那些傻帽个个都是崇拜西方的,脑袋清楚的人有的是。

所以我给大家一个说法,就是在贸易战全面升级的情况底下,突然之间开放金融是缺乏人才和思想准备的,但是中国有信心,输得起,回旋余地大。所以可以从战争学习战争。

我的第三条建议,是建设几支能打硬仗的队伍。他们的战略目标不是什么保值增值,而是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

谁是敌人,就是美国发动金融战,恶意做空中国,瓦解中国金融竞争力的恶意投机资本。无论是对冲基金,还是美国金融战的主力。

所以最后送给大家几句话,知彼知己,胸怀天下,敢于胜利,善于胜利。谢谢大家!

作者
陈平

陈平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
李泠

李泠

评论投稿了解一下?liling@guancha.cn

分享到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作者最近文章
美国要打金融战,咱就从战争学习战争
不要幻想中国拿着一堆“白条”,还能养活全世界人口
赢过美国这个棋手,才能彻底解开香港乱局
我为什么说,中国月入2000元比美国月入3000刀幸福
类似汇丰银行构陷华为的事情,将来会越来越多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