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言:一年下来,菅义伟混了个众叛亲离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9-04 08:35

陈言

陈言作者

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言】

2021年9月2日,和往常一样,日本首相菅义伟的时间是按分来安排的。

从一早7点55分到达官邸,到中午11时58分开始和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共进午餐,期间每分钟所见的人,尽管没有写会谈内容,但见了谁是清清楚楚的。菅像往常那样与政府主要部门的行政二把手(次官)、重要局长等一一见过,见了几位大臣后,就到了午餐时间。

下午依旧是见各个部委官员,但临时有个重要的事情,需要去与首相府相隔数百米的自民党总部。下午3点53分到了总部大楼前,54分开始见自民党二把手(干事长)二阶俊博,不到十分钟后从干事长房间走了出来,下午4点13分已经回到了官邸。

之后接着是紧张地见各路官员、相关委员会的重要委员,直到晚上7点57分才回到数十米之外的众议院议员宿舍,结束了一天的繁忙。

日本媒体最关心的莫过于下午3点54分菅与二阶的会谈,该是这场会谈之后,菅义伟参加9月30日自民党总裁选举、解散议会进行国选的心才收了起来。

菅义伟宣布,将不会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确定将卸任首相一职。(资料图来源:日媒)

不参加党首选举?

下午4点是日本出晚报的最后一个截稿时间,4点之后发生的事情,在一般日本人的眼里该是第二天报道的内容。而菅义伟走出干事长办公室的时候,4点已经过去了几分钟。

日本首相的主要日程是和媒体事先有所沟通的,在哪个时间段的哪几分钟时间里见谁,媒体大体知道。下午4点前后菅见二阶,让媒体警觉了起来。

从事政治报道的记者都知道,一年前的2020年8月28日下午2时,时任首相安倍晋三忽然去党部见了二阶干事长,也是很快就从干事长办公室出来了。接着3点是自民党重要干部的临时大会,安倍在那次的会上宣布辞职,后来是菅义伟接任了党的总裁,再以后当选为内阁首相。自民党干事长的一个重要任务是辅佐总裁,在需要的时候为总裁选择下任人选。总裁专门去干事长办公室,是一个非同小可的事件。

媒体知道4点前菅会出现在干事长办公室前面,从电梯到办公室的第一道大门前,有一块不那么大、仅可以站十余人的地方。大门的对面是一道一模一样的玻璃门,永远有一名记者坐在那里看手机或者电脑。不论谁走进对面那道大门,记者均会记录下对方,尤其是重要人物的人名。

菅大概也想到了会有记者堵在电梯门口,但电梯门打开的时候,记者看到菅还是吃了一惊——里三层外三层的记者早已经架好了相机,等在那里。好在日本的记者都属于同一个记者俱乐部,提问会找一个干事媒体来问,不会七嘴八舌地同时问起来。

从干事长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二阶跟在后面。记者当然会提问,菅未做任何回答,径直走了过去,二阶不能不回答问题。

日本记者问:“有不少信息在谈菅义伟首相会辞职。这是真的吗?”

二阶回答:“(菅)首相干劲很足。”

“有太多的人想落井下石,到处散发假消息。”当晚,二阶非常气愤地对周边的人说。

自民党内早已经有传闻菅不参加党首选举。在日本执政党党首就是内阁首相,如果菅不参加党首选举的话,会有不少人马上想到参加党首选举,开始做当首相的梦。

前总务大臣高市早苗(左)和前政务调查会长岸田文雄(右)此前曾宣布竞选自民党总裁

二阶通过媒体发出的信号、二阶周边人传出的信息,都说明菅一如既往地会参加总裁选举,这让2日晚的日本政局安静了下来。但这种安静多少有些让人感觉异常,直到3日中午1点零3分,菅再度见记者时才被打破。

“刚才开了党的重要干部会议,我在会上说,我自己想拿出时间专门从事疫情方面的工作,就不参加总裁选举了。”菅说完后不回答任何问题,径直走回了官邸办公室。

估计该是2日见过二阶干事长后,菅已心如死灰。

抗疫方面的无能无策让菅众叛亲离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日本流行过无数次的流感,有过数不清的自然灾害,在这些流感、自然灾害面前,日本基本没有输过,菅义伟对此信心百倍。他一直相信以日本的医疗能力,应该能够与新冠病毒抗衡。尤其菅做过将近8年的官房长官,是首相之下,所有官员都非常惧怕的政治家,很多时候,特别在具体事务上,官房长官的权力并不比首相低。

通过行政组织的力量,加上日本相当完备的医疗体系,征服新冠该没有问题;但实际情况是,菅太过乐观了。

2020年9月15日,菅当选为首相的时候,日本一天的确诊人数为530人左右,以当时的日本医疗条件,处理这个数量的新冠患者几乎不需费什么气力。菅乐观地接受了和观光旅游业关系非常好的二阶俊博干事长的建议,准备通过鼓励旅游、鼓励去外面吃饭来增加消费,振兴经济,一时间日本旅游市场火了起来。

更为重要的促进旅游观光的举措,便是举办奥运会。而申请奥运举办并获得成功的安倍晋三,在一天只出现数百名新冠患者的时候,就诈称肚子疼,辞去了自民党总裁、内阁首相的工作;菅不怕,他要把旅游、奥运会风风火火地催生、办好。

但是到了2021年5月,日本的第四波疫情高峰来了;勉强压下去后,菅接着准备搞观光旅游、开奥运会,很快在奥运开幕的7月23日,日本回到了第三及第四次疫情高峰的阶段;原以为奥运期间能够好一些,但到8月5日一天的确诊患者数量就过万了,8月19日则过了2万人。日本一些城市的医疗也出现了崩溃的情况,尽管很多家人不愿意说自家人因为新冠死在家里,但相关的事时时都在发生。

可以说,菅的乐观不仅盲目、没有根据,更是害苦了日本民众。

至于准备赚钱的奥运会,最终让日本直接损失数百亿日元(数亿美元),相关投资逾1万亿日元(上百亿美元),但回收成本无从谈起。

8月22日,在菅义伟选举地盘上的横滨市长选举,菅推荐的人以相当大的落差败给了名不见经传的新人。到了8月底,在菅本人的选举后援会,也开始有人表示,等众议院议员选举的时候,不再支持菅义伟。“菅很有可能在国会议员的选举中落选”,性急的日本媒体开始热议这样的话题。

菅当政期间,至少让150万日本人患上了新冠肺炎(截至9月3日,共1525016人),死亡人数也早就过了15000人(至9月3日为止,16199人)。日本没有治疗新冠肺炎的特效药,而到7月召开奥运会前,日本接种疫苗的人数不到总人口的二成。

这样的行政,这样的首相,当然不会被日本民众所接受。

严重后退的中日关系

无能、失去民意的首相,在日本肯定是让中日关系发生巨大倒退的人。

因为首相如果在日本国内政治上表现得极为无能,那么他肯定会试图转移注意力,在与周边国家的关系上,希望通过炒作威胁论等等,大大拉退与其他国家的关系。

2010年到2011年的菅直人首相是这样一个政治家,10年后的菅义伟也一样。

中日建交时,台湾问题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但菅敢“挑战”,2021年先在“日美2+2”的会谈上谈台湾,接着访问美国时再度谈台湾。菅下台前让党内负责外交及国防的重要干部,主动提出与台湾民进党的相关人员召开相当于2+2的会谈。这些让中日关系出现了极大的倒退。

中日关系一旦倒退,恢复起来要花很大的外交努力,而今天的日本,通过在经济方面搞所谓的“经济安保”,让两国关系趋于正常开始变得更为艰难。今后不论是岸田文雄,还是其他人任日本首相,相关工作做起来依旧艰难。

9月2日,菅义伟首相决定拍拍屁股走人了,而他留下的疫情烂摊子、搅乱的中日关系让人心灰意冷。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李泠
日本首相选举 菅义伟 新冠疫情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日本首相

岸田文雄今日下午将解散众议院

2021年10月14日

日媒:岸田文雄不打算参拜靖国神社

2021年10月13日

作者最近文章

09月04日 08:35

一年下来,菅义伟混了个众叛亲离

08月09日 09:01

东京奥运会结束后,账目会被一把火烧掉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美官员警告美企:小心被中国排挤出这些领域

新加坡疫情反弹,被美国“最高警戒”

纽约市长上任唱中国国歌?错大发了…

亩产1326.77公斤!袁隆平院士的遗愿实现了

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国务院在部分地区试点房地产税改革

美媒扒出拜登20年前社论:美国没有义务保卫台湾

国家卫健委:新增本土确诊38例,涉及5省区

“分裂”的澳大利亚:一半封锁,一半“与病毒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