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言:自民党候选人名单上的那朵粉红的纸花

来源:人民中国

2022-07-13 08:00

陈言

陈言作者

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

【文/陈言】

7月10日20时一过,全日本的电视台都开始清一色地报告选举结果。未到零时,自民党大胜的结果早已传出。

自民党及联合执政的公明党最终在本次选举中获胜,这本在意料之中,但预测大胜的人并不多。

前首相安倍晋三在投票的前两天倒在暗杀者枪口下以后,日本几乎所有电视台的播音员均换上了丧服或者类似丧服的服装,并停止了大部分节目,专门播放安倍被暗杀的相关情况。举国上下的悲情,让自民党获得了意想不到的胜利。

和往年不同,2022年自民党在名单上为当选的候选人贴花时,没有选择红花,而是改用了粉红的纸花。自民党特意询问了服丧中的安倍昭惠夫人,安倍夫人表示希望像往常一样使用红花对当选者表示祝贺,但考虑到安倍晋三为党付出了生命,在10日晚的当选结果告知会上,在传来当选的人名后,没有全场高呼万岁,贴在名单上的小花也改成了粉红的纸花。

10日晚,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当选的候选人名前贴上粉红色的纸花(资料图/日媒)

这样的情景让人感到日本政治从此走出了2012年开始的安倍时代。安倍之后的菅义伟内阁早已经失去了政治上的影响力;随后基本上是安倍点头并谋划的岸田文雄内阁,现在开启了一个没有安倍的新时代。

和鲜红不同,粉红的颜色既有对安倍的敬重,也有几分暗示一个时代行将开始的意味。

主流与旁流的再逆转

自从森喜朗在密室决定中意外地在2000年4月当上自民党总裁、内阁总理后,日本政治忽然发生了变化:

在党内基本属于旁流的清和会(也有过这样的称呼:森派→町村派→细田派→安倍派→?)忽然成了首相人选辈出的大派,先后有森喜朗(2000年4月-2001年4月)、小泉纯一郎(2001年4月-2006年9月)、安倍晋三(2006年9月-2007年9月,2012年12月-2020年9月)、福田康夫(2007年9月-2008年9月)等出任首相,垄断了自民党出任总裁、首相的大部分机会。

安倍第二任内阁结束后,菅义伟内阁、参议院选举前的岸田内阁实际上是后安倍内阁,一举一动都要看安倍的眼色。

掌控宏池会的岸田,内心到底是否认为中国是日本最大的敌对国家,这一点无人知晓。但有安倍一会儿谈“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就是日美同盟有事”(有事在日语中是“有战事”的意思),一会儿又要和美国共享核武器,在军事方面调子很高,岸田就必须谈“用实力改变现状”的问题,要哈着腰去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献殷勤。

一位日本媒体的高层前不久拜会了岸田。私下里岸田抱怨安倍(厌华的)拳头举得太高,自己也不得不谈和中国的对立。党内的老领导安倍意外离世后,按说岸田可以省去不少与安倍争先恐后地表现厌华的需求了,一个真正的岸田也许在参议院选举之后,会渐渐露出水面。

日本媒体反复报道的是,尽管清和会人员众多,在自民党内力压群芳,但实际上安倍一直不肯培养继承人。虽然有几名副会长,有几个喜欢在媒体说过激言辞的人,但政治领导能力、为部下提供金钱等的经济能力,都和安倍差得很远。

清和会本来在党内只是个旁流的派阀,这二十年通过垄断党的总裁、内阁首相,一时聚集了一些人员。但安倍是大树,树倒猢狲散,今后该是清和会式微、分裂,重回旁流的时代了。

有了这场参议院选举的胜利,岸田完全保有了让主流与旁流逆转的力量。

经济上走“新资本主义”之路

参议院选举时,安倍经济学依旧在日本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岸田文雄的“新资本主义”虽然提出来了,但毕竟不敢提得太多。

安倍强调财政的作用,对日元过度贬值不为所动。选举中争论最多的是通胀问题、提薪问题及国家安全保障问题,前两个明明是对着安倍、安倍经济学来的,但不能太露骨;后一个是安倍最喜欢的,但岸田语焉不详,只谈提升军备预算,但不肯谈具体时间、金额,和安倍的立即从每年5万亿日元提升到7万亿日元有着很大的不同。

日本媒体最初将经济的举步不前称为“失落的十年”,后来改为“失落的二十年”,这些年一直在说的是“失落的三十年”。最近十年是安倍经济学统括日本的时期,从这些语言中就自然而然地能够知道日本没有走出失落,无需遮遮掩掩。

新资本主义首先要解决民众收入长期不能提高的问题。岸田在全世界金融市场开始收缩的时候,以政治家的敏感看到了新机会,认为将日本银行账户上趴着的数百万亿金融资产用来投资,获取投资效益后,回馈给国民是上上策。

笔者的金融知识有限,只是听过“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估计投资也有亏的时候。岸田拿日本金融资产投资国际市场,到底能否给日本带来收益,笔者能够想象的空间非常有限,感觉损失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

新资本主义自然看到了日本在IT平台等方面的滞后。去年日本成立了数字厅,要以近百名极为能干的官员的能力改变日本的IT业界。不是企业努力去市场拼搏,而是以国家主导的方式去推进IT产业。人们期待取得成效,看到的却是各种官员的人事变动,不确定因素的增多。

岸田内阁最为重视的是“经济安全保障”。在半导体、电池、尖端医疗及供应链等各个方面建设强劲的日本产业。不少媒体记者对笔者说,经济安保的对象只有中国一个国家,在高科技方面和中国脱钩应该是其重要目的。如果日本在高科技方面比中国先走出了几步,在市场上比中国大出几轮,实施经济安保可能会取得显著的效果,但现实情况似乎并非如此。经济安保最终会给日本经济带来何种后果,还需要一些时间去观察。

安倍经济学已经让日本更加失落了十年,新资本主义将从哪些方面避免重蹈覆辙,走出一条让日本经济发展的道路?不是只强调和中国的对立对抗,在竞争的同时也有合作、共创,这应该是新资本主义在参议院选举之后需要寻找的一条新路。

7月9日在日本东京银座地区举行的自民党街头演讲(图/日媒)

从时间上看,2022年7月10日的参议院选举只是日本政治日程中的一个规定节目,但如同自民党候选人名单榜上入选的人名后贴着的粉红色纸花一样,现在与过去有着巨大的不同。这里既有安倍晋三惨遭暗杀的背景,也能看到由此日本将要出现的变化。

期待日本能走上善邻之路,期待中日关系能够出现好转。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人民中国”,观察者网已获授权转载。)

责任编辑:李泠
日本政治 安倍晋三 岸田文雄 中国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日本

岸田新内阁改组完成,仍有5人与“统一教”有关

2022年08月12日

“统一教”日本分部会长致歉,坦承鼓励成员参政

2022年08月10日

作者最近文章

07月13日 08:00

“岸田私下抱怨,安倍厌华拳头举太高”

07月09日 10:11

安倍去世,日本国内的“中国威胁论”或将弱化?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解放军台海演训,背后军事逻辑是什么?

《台湾问题与新时代中国统一事业》白皮书发表!

山东临沭开展核酸检测“大比武”?当地回应

长江干流水位创同期最低,6省967万亩耕地受旱

台军方称:今仍有11架次解放军军机穿越“海峡中线”

立陶宛官员率团窜台,外交部:中方将坚决回击

上半年外贸进出口总值破两千亿,义乌静默期还好吗?

美商务部长称佩洛西窜台后,对华关税这事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