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洋:安倍,187名国际学者向你喊话

2015-05-16 16:49:43

5月6日,187名国际学者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发出联名公开信,要求安倍正视“慰安妇”历史,并进行正式道歉。

从安倍晋三第二次组阁上台以来,要求安倍正视历史、反省历史的声音一直不绝于耳。特别是进入2015年以来,不论是日本民间,还是国际社会,都不停敦促作为日本首相的安倍晋三在“终战70周年”之际,能够继承和发扬“村山谈话”与“河野谈话”的精神。然而,安倍政权不断地否定“慰安妇”等历史问题的行为,不仅使国际社会无法接受,同时也引发了不同领域有识之士的不满。因此这次187名国际学者联名要求安倍晋三正视“慰安妇”历史,虽不是第一次谴责安倍的历史观,但肯定是最具分量的一次。

回顾过往,在日本执政党、日本政府、政客以及媒体中一直不乏否定“慰安妇”的声音,但却收效甚微。而日本国内近年来试图否定“慰安妇”的声音反复出现,其实表现出了两点本质:第一,浓厚的民族优越感作祟;第二,并未将“慰安妇”当做是历史问题对待,而是归结成中韩两国打压日本的国际宣传工具。

187名国际学者给安倍写联名信:请正视历史问题

1868年的明治维新,使日本成为亚洲第一个资本主义工业化国家,跻身世界强国行列,这极大地提升了大和民族的民族优越感。虽然在地理位置上属于亚洲,但日本却一直以欧美国家自居,并蔑视处于同一文化圈的近邻中国与韩国。与此同时,尽管明治维新已经过去一百多年了,尽管二战后日本成为了战败国,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其自视甚高的民族优越感。正是基于这样的优越感作祟,使得日本无法正视其曾经对中韩两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更无法像德国那样真诚的为过去所犯下的恶行反省道歉。

如果说浓厚的民族优越感作祟是基于历史、文化原因而形成的话,那么日本将“慰安妇”问题当做是中韩两国打压日本的宣传工具则是基于扭曲的历史认知而形成的。而正是基于这样的扭曲认知,近年来日本社会中出现了很多由右翼势力组织发起的社团组织,这些右翼社团组织分别有计划有步骤地向国际社会宣传他们所谓的历史“真相”。

比如,1996年,由保守派政客组织成立于“书写新历史教科书会”,该组织一直坚持“大东亚战争肯定史观”。

2010年2月,由日本航空自卫队前航母幕僚长田母神俊雄发起的“加油日本!全国行动委员会”,该组织否定日本侵略史,主张参拜靖国神社等。近年来该组织颇为活跃,多次举行纪念二战战犯的集会活动。有报道指出2012年田母神俊雄及其领导的“加油日本!全国行动委员会”曾竭力希望安倍晋三再次参选首相,并在安倍第二次组阁后,称其为“安倍救国内阁”。

2014年秋季,朝日新闻事件后出现了“纠正朝日新闻历史问题国民会议”,发起人是日本上智大学名誉教授渡部升一和右翼电视台“樱花台”社长水岛总。

2014年,针对韩裔组织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设置“慰安妇”铜像,由日本外交评论家加濑英明、国际政治学者藤井严喜、元加州大学教授目良浩一等人发起并成立了“追求历史真实世界联合会(简称GAHT)”。

以上的4个具有代表性的右翼组织不仅在日本国内积极宣传其历史修正主义观念,在国际上也频频发力。根据《周刊金曜日》的报道,今年3月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的第59届妇女地位委员会议期间,“纠正朝日新闻历史问题国民会议”和“追求历史真实世界联合会”分别前往纽约进行集会,并组织记者会宣传其理念。根据产经新闻的报道,在2015年3月10日,“追求历史真实世界联合会”创始人之一的目良浩一在美国出版了《慰安妇不是性奴隶》一书,该书以英文表达方式向欧美国家进行“慰安妇”问题的宣传。

因此,从近年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不断否定“慰安妇”的言论,到民间右翼团体一直试图修正历史事实来看,这次187名国际学者联名签署公开信不仅意义非凡,同时也彰显了学者们的良心与勇气。

笔者注意到该联名信发出的时间是5月6日,即安倍首相结束访美回国不久。如果说受到美方国宾级的接待和作为第一位在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议员面前进行演讲的日本首相,能让安倍产生大国幻想的话,那么此时的这封联名信则像是一盆冷水,冲洗出了安倍政权“卸妆”后的虚伪。

在安倍晋三访美期间,不论是在哈佛大学的演讲,还是在美国会参众两院议员面前的演讲,安倍均未就“慰安妇”问题进行道歉。时值二战结束70周年,国际社会和日本国内都高度关注安倍的此次访美,查其言观其行,相信学界也是一直紧盯安倍关于“慰安妇”等历史问题的表态,然而安倍不断浪费一个又一个重要机会,使得学界人士不得不站出来为历史正名。

纵观这封由187名国际学者联名签署的公开信,在积极肯定日本战后对国际社会作出的贡献对同时,也批评了安倍政权关于“慰安妇”问题的错误立场。一分为二,笔者认为这封公开信体现了国际学界对日本在战后70年发展历程综合评价的客观与严谨。

浏览签名者名单,笔者首先注意到了几个日本人学者的名字,如哈佛大学名誉教授入江昭,哈佛大学教授栗山茂久,蒙大拿州立大学山口智美等。这让笔者不禁想起了一些不断试图否定南京大屠杀、否定慰安妇存在的日本历史学者。同为日本人同为大学教师,面对同样的历史问题,前者与后者的表现却是天壤之别:前者展示出了作为学者高尚的内心道德准则,这既是一种对待历史的勇气,也是一种对待学术的态度,而后者颠倒黑白、歪曲事实的做法则映射出了其道德的低劣和学术态度的随便。

同时,在这187人名单中以欧美学者居多,其次是日本学者,而韩国人仅一名,中国人则为零。作为二战“慰安妇”主要受害国的中国与韩国的历史学者没能更多参与到这次联名活动中,笔者认为倒不是中韩两国关于该问题研究水平的不足,更多是考虑到该公开信的独立与公正。欧美国家不是“慰安妇”问题的主要受害国,因此这封由欧美国家学者主导的联名公开信则更具说服力,更容易让不断受到极端民族主义者和右翼分子言论蛊惑的日本国内民众了解认识到“慰安妇”的真实存在,由此也提升了该公开信的客观性以及慰安妇问题研究的独立性。

在翻阅中国媒体和日本媒体如何报道该新闻时,笔者注意到有几个名字在两国媒体间被不断提起,这其中包括哈佛大学名誉教授傅高义(Ezra Feivel Vogel)、麻省理工历史学院教授、普利策奖获得者约翰・道尔(John W. Dower)等。上世纪70年代末傅高义的《日本第一》(Japan as Number One)一度在日本成为畅销书,该书在日本的知名度不亚于本尼迪克特(Ruth Benedict)的《菊与刀》,因为这本书也使傅高义成了日本的座上宾。而约翰・道尔在1979年出版的关于日本前首相吉田茂生平的《帝国与未来》(Empire and Aftermath)日文版也曾是日本的热门畅销书。因此有傅高义、约翰・道尔这样知名的日本问题专家参与,不仅提升了这封联名公开信的影响力,同时也间接证明了“慰安妇”问题的客观真实存在。

再者,如上文提到的那样,近年来日本执政党、政客、媒体在“慰安妇”等历史问题上一直混淆黑白,而这封由上百位国际知名日本研究专家联名签署的公开信,虽是要求首相安倍晋三正视历史,但其实也是谴责了日本国内的极端民族主义者和历史修正主义者。

追昔抚今,和平显得格外珍贵。“历史不单是过去的事情,乃是光芒四射的路标,照亮人的现在和未来,教导我们生存的方式。”日本思想家池田大作的这句名言不应被遗忘。

陈洋

陈洋

日本东洋大学社会学研究科博士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慰安妇”
“慰安妇”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