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洋:消费税再增,日本人的生活太“南”了

2019-09-30 08:22:1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洋】

10月1日,日本将正式实施10%的消费税。这是自1989年日本导入3%的消费税以来,第三次提升消费税,也是2012年第二次安倍政权成立至今,第二次上调消费税。

此次提升消费税后,必然会增加日本普通民众的生活开销,但影响究竟几何还有待观察。不过,安倍政权连续两次提升消费税(上一次是2014年4月,将消费税从5%提升至8%),既反映出日本财源的不足,又反映出实施至今的“安倍经济学”未取得充分的效果。

安倍晋三(资料图/IC photo)

1. 日本财政情况究竟如何?

自2013年“安倍经济学”实施至今,确实在短期内起到了刺激日本经济复苏的作用,日本政府的税收因此屡创新高,但基于人口老龄化导致的社会保障相关费用压力,日本政府的财政支出也不断增加,由此造成两者之间的赤字不断扩大。

以2019年为例,根据日本财务省数据,今年日本政府的一般预算支出为101兆4571亿日元,其中社会保障相关预算支出为34兆593亿日元,也就是说社会保障相关预算支出占了总支出的约三分之一。今年日本政府的总税收预计为62兆4950亿日元(即包括所得税、法人税、消费税等),剩下的部分则主要通过发行国债和地方债进行补充。

其实,日本政府仅是通过税收的话,应对不断高涨的社会保障相关预算并不是什么难事,但除此之外,在每年的一般预算支出中,偿还国债、对地方进行资金分配补助也占据了不小的比例,如果把这三项加起来,基本就把当年的税收资金全部用完了。

同样以2019年为例,今年日本政府拟偿还国债23兆5082亿日元,拟对地方进行的资金分配补助为15兆9850亿日元,再算上34兆593亿日元的社会保障相关预算,其实已经远远超过今年的税收额度了。日本政府当然可以继续通过发行国债的方式来支付相关的预算费用,但国债不断高筑也意味着破产风险的上升,这对日本经济的长远发展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也就只能通过增税来确保税收了。

日本东京,穿着传统和服、打扮成艺妓的日本女子在清水寺前派发传单,宣传消费税相关政策和知识。(图/IC photo)

实际上,安倍政权若能刺激日本民众进行更多的消费,也能够降低税收与财政收入之间的赤字。在过去的几年里,“安倍经济学”成功促使日元贬值、股价攀升、大企业利润攀升,但普通日本民众的收入并没有因经济大环境的改善而有明显的增加,这也正是日本人消费欲望不高的主要原因之一。

根据共同社在2月份发布的一项民调显示:84.5%的受访者表示“没有”感受到经济景气——要知道“安倍经济学”已经实施6年多了。

按照一般常识,人们收入增加,也就意味着消费将增多,消费增多后能够带动制造、投资,而政府则能从普通民众的消费与投资中获得更多的税收。然而,目前的情况是,普通日本人收入没有明显提高,而投资项目则需要较长的时间才能看到回报,这其实也就说明了“安倍经济学”并没有完全促进日本经济发展,只是起到了短暂的刺激作用。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安倍经济学”的诸多政策红利也将逐渐递减,边际效应不断减少,时下也就只能通过增税来寅吃卯粮了。

2. 日本人怎么就接受增税了?

与所得税、法人税不同,消费税对日常生活的影响更为直接,所以日本普通民众基本上都是反对增税。比如:

1989年4月,当时的竹下登政权正式启动3%的消费税,2个月后,竹下登就因丑闻下台。

1997年4月,时任首相桥本龙太郎将消费税从3%提升到5%,不过在翌年的参议院选举中,因自民党惨败而黯然辞职。

2009年9月,鸠山由纪夫在众议院选举中提出“4年不增消费税”等口号,最终赢得大选,实现政党轮替。

2010年,时任首相菅直人在参议院选举期间打出“10%消费税”的口号,导致民主党惨败。

当然了,消费税的增加与否未必会直接影响日本政治家的仕途,但它显然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因素。安倍晋三能够连续两次实现增税,且维持政权稳定,其在消费税问题上的宣传策略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2014年,安倍政权将消费税从5%上调至8%,同年底日本举行众议院选举,自民党获得胜利。如果参考此前桥本龙太郎和菅直人的经历,执政党在提升消费税后,败选的概率更大,但安倍政权当时曾多次强调增税,执行野田佳彦政权时期通过的法案,属于履行政治承诺。这一次,将消费税提升至10%的过程中,安倍政权则向日本普通民众强调,增税是为了实现“人生百年”构想和“免费教育”计划。

所谓“人生百年”构想,简单地说就是随着人均寿命的延长,日本政府要为年轻人和老人构建一个安心、可持续健康发展的社会,其中包括为退休老人营造一个没有后顾之忧的退休生活环境等。至于“免费教育”计划,则是从10月起,将幼儿教育也纳入免费范畴中,并对低收入家庭的大学生进行补助。

根据日本财务省的统计数据,将消费税从8%上调至10%后,日本政府每年将多获得5.6兆日元的税收。对于这笔税收收入,安倍政权表示将分成三部分使用:一部分用来偿还国债,一部分用来充实社会保障体系(如老年人的医疗福利等),还有一部分用来进行免费教育。

这样一来,尽管日本普通民众不满增税,但毕竟是为了老人与孩子,所以也就“接受”了2个百分点的增税。当然了,“人生百年”构想和“免费教育”计划看起来确实颇具吸引力,但安倍政权的做法实际上是拆东墙补西墙,最终买单的依然是日本普通民众。

3. 增税让日本人的日子变“南”了

此次消费税尽管只上调了2个百分点,但对日本普通民众的衣食住行影响还是不小的。比如,日本上班族每天的通勤费用、饭食费用都将增加几十至几百日元不等。或许看起来不多,但一个月下来,相当于多花了几千日元。在日本上班族工资没有增加的背景下,消费税增加了,他们今后的日子肯定很“南”了。

近期就有日媒报道称,不少日本人开始囤货,为的就是在增税前能够节省一些开销。根据日本大和综合研究所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消费税上调至10%后,年收入在350万-500万日元的家庭受影响最大,每年将为此多负担7万日元。

由于意识到日本民众必然会抗议不满,所以日本政府也出台了一些减税细则,比如报纸、食品依然维持8%的消费税、含酒精饮料征10%的消费税,顾客在店内用餐征10%的消费税,但外带仅征收8%的消费税等。这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增税后日本普通民众的生活压力。不过,由于不同商品的税费不同,计算起来过于繁琐,所以导致日本民众颇有不满,日本政府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却有些弄巧成拙了。

此外,很多分析预测也指出,消费税上调后,日本人的消费欲望将会进一步下降。为了应对这种情况,日本商家也想出了各种各样的应对策略,比如价格不变,分量减少;增加消费积分,鼓励消费等。至于能起到怎样的实际作用,还有待10月增税后进一步观察。

最后,安倍晋三积极渴望在内政外交方面留下政绩,留名日本青史,但目前来看,增税可能是其留下的最大政治遗产。

回顾第二次安倍政权至今,尽管在内政外交方面不乏亮点,但缺乏令人印象深刻的政绩。如今即将成为日本历史上任期时间最长的首相,安倍渴求留下政治外交遗产的心情必然更加迫切。在内政方面,修宪无疑是安倍最大的政治夙愿,尽管在国会层面能够容易获得通过,但未必能够赢得最终的国民投票。

在外交方面,日俄和平条约、日朝邦交正常化是最有望成为其外交遗产的,但两者都很难实现——俄罗斯总统普京在领土问题上立场很坚定,朝鲜则依然猛批日本扰乱地区和平。安倍政权两次增加消费税,并不是说它比修宪、日俄和平条约以及日朝邦交正常化更重要更有分量,而是它对日本国民的影响更为深远,更为真实。因此,安倍政权最终留下的遗产,可能也就是增税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陈洋

陈洋

辽宁大学日本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日本
日本
作者最近文章
只增消费税不涨工资,日本人的生活太“南”了
一顿猛夸后,特朗普开始点名日企
安倍有蜜月,但日本没有
日本即将进入令和时代,但历史还有可能重演
“为了日本,我愿意忍辱负重再干三年”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