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丽丽:帮助上海95个社区“团长”的“团长”,有这些要说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4-13 07:12

崔丽丽

崔丽丽作者

上海财经大学信息管理与工程学院教工二支部书记、特任研究员,讲席副教授

【导读】 现在上海各个小区里最受尊敬的人是谁? 团长! 这是近日在上海流行的段子,但却一点也不夸张。在全程封控、物流受阻的情况下,小区居民为了能购买到生活物资开始群策群力,一些有能力、有资源的人自愿组织起了小区团购,帮助居民共渡难关。 上海财经大学信息管理与工程学院教工二支部书记崔丽丽最近也当上了小区团购群团长,而且还要同时负责联络周边95个社区的其他团长,堪称“团长的团长”。她从自己的切身经历出发,和观察者网聊了聊当团长的感受。


上海财经大学信息管理与工程学院教工二支部书记崔丽丽

【采访/观察者网 周远方 编辑/王里嘉】

观察者网:崔老师您好,上海现在好多人都说靠“团长”活着,“团长”是最辛苦的人。您是“团长”的组织者,自己也是“团长”。我们抓紧时间,要不就先请您谈一谈当下小区的疫情情况?

崔丽丽:可以。我们小区现在还好,之前就只有1位阳性,已经转运了。有可能现在又有了1位,情况目前还不知道。

观察者网:小区的规模大概是多少户?

崔丽丽:我们小区规模不算太大,大概是100多户。

观察者网:是这样,我了解到有的小区因为规模太大,人心容易不齐,组织起来也很麻烦;有的小区因为规模太小,购买量又不够,这都对团购的组织带来挑战。那咱们团购是什么时候,如何开始的?

崔丽丽:到现在为止,政府发放的物资分发基本由物业来负责。团购的话,可能一部分人一开始觉得物资足够,没想到后面会延长封闭时间。在4月1日我们小区开始封闭的时候,自身团购需求还不多。最开始我组织大家团购的时候,是因为看到浦东封的早,很多小区没有菜了。我通过上海市网购商会平时就有与一些供应商和平台的联系,这次我们就想一起做点公益,帮助这些买不到菜的小区,所以就对接了一些蔬菜的供货基地。

截止到昨天,我们共计对接了95个社区的“团长”,实现了共计2.3万多斤蔬菜、8千多斤大米、2千多斤水果、2千多斤肉和6万枚鸡蛋、2万多斤面粉等众多生活物资的纾困。

团购群聊截图 

观察者网:前期甚至到目前为止,物流都不是很顺畅,这件事你们是如何协调解决的呢?

崔丽丽:物流不通的情况下,基本上都是供货基地自己进行配送。他们其实也很辛苦,我们志愿者跟他们联系的时候,基地送货要送到晚上两三点这样子的,有的小区接货也是很晚的,有的时候凌晨才接到货。现在没有办法,只能这样。

观察者网:那您所在的小区的居委和物业对团购是什么态度?是支持吗?还是需要协调?

崔丽丽:大家有正常需求的话,物业觉得都是可以的。我对接的这些来源都是我们和商会去考察过的,相对来说比较官方,都是上海市农委或者是商务委认定过的,所以我们物业比较放心。物业公司觉得我的资源蛮好的,他们也在其他分管的小区开展了这样的工作,也用我的资源对接。

观察者网:团购的具体是如何一层一层组织的,可以讲述一下吗?

崔丽丽:我们小区的话,就是我发起团购,然后居民参与。我们一开始用群接龙小程序来报名,但这种程序一般会收1%的服务费,所以我们熟悉后直接报名,让物业用支付宝和微信来收费。用小程序会很方便,但是会有1%的服务费。不用的话会增加一些工作量,需要把群接龙报名的表下载下来,变成Excel,在Excel里面再做好价格核对。

观察者网:据我所知不少小区就没有规避1%的服务费。

崔丽丽:对的,除非和居民说清楚,1%服务费让他们承担,如果愿意的话就是可以的对吧?如果他们不愿意的话怎么办?我们小区的物业就增加了一些工作量。还有一个考虑,毕竟对物业的工作人员来说,确实很辛苦。所以前两天我们在有些团购的费用里面,会增加一点点,补贴给师傅买点东西什么的。

观察者网:这个小区的志愿者也是您组织的吗?

崔丽丽:小区是有志愿者,我说的是上海市党员在街道报备的那种,我自己也是志愿者。但是没有让我参与维护做核酸的秩序,我基本上就是在线工作,比如有些老外要沟通的,我就帮他们沟通一下,有些人要在群里联系的,我就帮他们叫一下。我们现在团购之后,发现有时候政府又要发东西,我们自己团购也要分发,所以每个楼栋至少出一个志愿者。居委帮忙把物资送到楼门口,志愿者在楼内做分发。

观察者网:小区内参与团购的比例是什么样的呢?还有期间小区的老人情况如何?

崔丽丽:一开始的话参与的不多,就像我刚才说可能觉得物资够,然后也不知道封闭时间会很长,然后慢慢就开始多起来了。

观察者网:那天晚上联系您的时候,您说是在开会,是开什么样的会?

崔丽丽:是其他小区“团长”和对接货源的会。因为我们要把这些资源提供给更多小区的“团长”,我们自己要做溯源的验证,也要核对一下基地的送货情况怎么样,有很多具体细节问题,比如说有的鸡蛋一托30个,一箱12托,我们最好让人整箱定,避免拆箱;帮助采购志愿者和供应商做基本的信息核对,以及送货时限的确认,不可避免有这个过程,还有我们筛选什么套餐,哪些套餐可以上,哪些套餐不可以上,等等,协调这些事情。

团购的一部分青菜套餐

观察者网:您觉得现在你们对接小区的规模还会增加吗?

崔丽丽: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因为我们现在已经开了两个群,每天也很累,现在也没有什么自动化的工具。如果一位“团长”扫码进群,一进群就要问各种问题,虽然我们已经写了很详细的群公告,但是不可避免要做应答。而且现在送货过程不像疫情之前,过去我们已经习惯了电商整个物流环节可查,下单后看得到货今天在哪里,明天在哪里,什么时候到达,现在这样的情况是没有。

人力运力缺失严重,变数很大,基地可能原本说今天可以送到,但后来通行证出了问题,或者是工作人员各自被封在什么地方,这种突发状况有很多。送货不及时小区团长如果来问,我们可能又要去问基地情况,什么时候可以送到,延迟情况,所以这种售前的问题特别多。

观察者网:现在这种靠临时的人力,去一个个“人肉”回答问题,您觉得如果是比如说封到5月份,甚至更长时间,有没有什么可持续的办法去解决?

崔丽丽:也有朋友帮忙联系到可以用的社群工具。但是用他们的社群工具又要注册企业微信,就是要以一个机构的身份去注册企业微信,注册完企业微信之后,又要把现在的基于微信的群转换成企业微信群,之后就可以有类似于群助理的自动应答机器人。需要你把知识库做好就可以弄,但这个比较麻烦,因为我们毕竟是临时性的。

我们也不想像有的企业一样,期望把这东西做好,以后天长日久运营下去。我们是非盈利性机构,只是志愿性地去帮助大家渡过这个特殊时期。更正规的数字化工具可能更长期来看会帮助我们降低一些工作量,但是我们现在日常已经应接不暇了,没有额外的功夫去注册企业微信,再去搞知识库,因为本身也没这个时间了。

观察者网:这个确实是比较尴尬的一点,有点进退两难。在整个过程当中,是否还有值得总结的经验教训?

崔丽丽:我觉得“团长”和团购最好要更有组织纪律一点,我也有看到前几天有“团长”遭遇收钱跑路这样的新闻,相当于诈骗。我觉得如果我是“团长”,不敢接触来源不清晰的货源,最好就是有一些官方认证,但是官方认证的话,可能需求又很多,又订不上货。现有资源条件下,确实比较矛盾。

观察者网:对的,关键就是怎么建立可信的机制。其实可能还是靠原来积累下来的一些信任或者资源,临时去找还是比较麻烦的。

崔丽丽:对,现在商务委的做法,相对来说可能会好一点。就是把线下的一些门店集中供应到周边的一些小区。不是整个品牌对接全上海市的订单,这样肯定会形成挤兑,最优匹配的话,是线下的这些商家负责供应5~10公里范围内的小区,充分利用原来的线下覆盖的范围。像我们现在对接的那家基地在青浦练堂,在目前的物流条件下,一天可能只能送个几单,忙不过来。

团购群需求(图片来源:周到上海

观察者网:从您本身研究电商的专业角度,您怎么看现在这样的情况?

崔丽丽:现在的情况主要是人力和运力的缺失。全上海全部是被污染的,或者说是有潜在被污染可能性,目前都被封住了。从上海市病例数量的上升趋势来看,病毒感染潜伏的周期相对来说比较长,无症状感染者的数量还在增加。第一个可能是病毒潜伏期比较长,另外一个就是说在病毒潜伏的过程中,这个人还没有检测出阳性的时候,又扩散出来。

那么现在唯一的方式只能是从外地调集相应的人力物力,去补充现在人力物力的不足的问题。所以我们前段时间也看到,大润发从外地调集了很多商超的工作人员,美团也是从深圳调来比较熟练的分拣工人到上海。或者换成机器,做好机器的消杀,像美团这次调集了很多无人送货车过来。

观察者网:现在很多路都空出来了,所以无人车的场景没有那么复杂了,我觉得这可能会用得到,但是这种模式的成熟度可能还不行。

崔丽丽:我觉得现在物资是不缺乏的,因为我这两天还看到一个信息,很多地方菜烂在地里没人收。主要还是供应链的问题,没有人去运送或者分发。到社区分发的话,我们可以自己组织志愿者团队或者是物业,但是在途的问题我们是没有办法决定的。因为这方面严控了,上路的车一定要有通行证,然后人员的话必需有24小时到48小时核酸证明。

观察者网:最后一个问题,这次从实际效果来看,好多小区的居委和物业,可能不太给力,包括出现一些数字鸿沟,出现一些基层组织老龄化的问题。您觉得通过这次疫情,以后是不是能改善一下这样的情况,能否形成一种比较长效的机制?

崔丽丽:这个事情我觉得居委这方面的工作,第一个取决于这个小区本身的自然条件的限制。因为有的小区户数少,相对来说居住密度不是很高,那么这种对于居委的工作相对来说是比较好组织的。但是对于一些大型的,特别是老式公房小区,肯定是比较困难。

第二,如果是团购,最好能够形成一套比较标准化的流程。比如一位“团长”看到一个比较靠谱的团购货源,觉得可以组织大家去团,是不是可以有一种申请机制,去跟居委和物业去报备,将对方的资质条件充分沟通,将一些相应的证件上传给居委。由居委审批,这里面需要有一个OA流程。审批备案了之后,组织大家团购,志愿者和居委、物业之间要形成一个相互知晓的审核通过机制,约定好物资到达了之后分发的形式。当整个流程标准化规范化以后,相对来说以后就比较顺畅。

这两天我前期帮我们小区团的东西,基本上陆陆续续都到了,之后我就不打算团了。那么这两天从昨天开始,其他的居民就开始要去团了,我们也跟物业商量了,如果有谁想要发起团的话,首先要和物业确认好,现在志愿者团队的群也拉好了,这样子的话,相对来说就比较轻松。

观察者网:大家都轻松了,形成一个机制以后大家工作量都会减少。这样的一个标准化的流程,是不是有可能有哪些组织去发一个操作手册,可以稍微在某一些范围里面流通一下?

崔丽丽:每个小区具体情况可能又不一样,有的阳性病例很多的居委是严格不允许大家去团购的。还有一些就是团购的话,需要提供对方的通行证、营业执照,就是要有相应的资质去备案。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可以出一份有参照意义的标准化模板,比如说阳性病例达到一定比例,就不建议去大家去团购,等待政府派发的标准化的生活物资。如果阳性病例控制情况比较好,那么要参考一个标准化流程去做,我觉得可以有这样一个指导意见,作为一个推荐性标准,而不是强制性标准。

还有目前也有很多居民团购不仅仅为了满足基本生活需求,有的人还买精装咖啡、饮料、瓶装水等等,目前从我们组织的这些小区团购群来讲,基本上只满足生鲜蔬菜、大米、鸡蛋、肉类等等基本物资。对于其他的需求,我们不推荐大家搞,特别是饮料类的,特别重,实际上也增加志愿者的负担,志愿者只要在外面多暴露一次,就增加了一次被感染的风险。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王里嘉
疫情 疫情防控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4月13日 07:12

帮助上海95个社区“团长”的“团长”,有这些要说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被美封锁60年,这个岛国还是研发出了拉美首款疫苗

“尽管莫斯科被制裁,伊朗仍将扩大对俄投资贸易”

4月经济数据承压,多位经济学家建议:拿钱补贴老百姓

被美封锁60年,这个国家2岁小孩都打上了自产疫苗

4月经济数据承压,多位经济学家建议:拿钱补贴老百姓

诶,看着眼熟...

统计局:4月疫情对经济冲击较大,长期向好基本面没变

上海:16个区中已有15个区社会面清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