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张三丰也成韩国人 日韩印都在抢太极拳申遗

2014-04-04 16:07:19

据《河南商报》4月2日报道,自从2008年8月太极拳开始申请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以来,已经过去了7年,申请总是语言问题与文化隔阂难以成功。然而除了这些问题,日本、韩国与印度也在着手准备申报太极拳为他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据温县太极拳申报人类非遗领导小组副组长严双军说,韩国利用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的影响,称张三丰是辽东济州岛人,而济州岛目前由韩国控制,因此张三丰是韩国人。

影视剧中的张三丰形象

以下为《河南商报》报道:

2008年,因为申报材料的翻译不妥,太极拳申遗首次折戟。

2009年,联合国突然缩减名额,太极拳申遗再度失利。

今年,太极拳的所有申报材料全部到位,但时间已悄悄溜走。

太极拳与申遗梦的三次擦肩而过,让河南继续着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空白。如今,为申报2016年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太极拳故乡的人们再次踏上征程。

连越三级 直升国家级“非遗”

2005年以前,国内还没有“非物质文化遗产”一说。2004年4月,文化部、财政部决定在全国实施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当时,太极拳作为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来保护。

不过,联合国有规定,要想申请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首先要在国内成为“非遗”。

2005年,国家成立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协会,是年8月,太极拳开始着手申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那时国家刚刚成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部门,我们希望能一次性申请,不然等到机构完善了,可能就要从县一级的非遗来申报,到市里、省里,再到国家,四级就要花4年。”温县政协副主席严双军是温县太极拳申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领导小组副组长,他参与了太极“申遗”的全过程。

留给严双军们的时间并不多,从接到申报通知到申报报名结束,只有一个月时间。“肯定是加班、再加班,最后一个月总算弄好,报了上去。”严双军说。

2006年5月,国务院通过了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太极拳名列其中。

太极拳传人们奔走支持

这时,陈式太极拳的传人们也开始了申报世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努力。

陈氏太极拳第十一代传人、太极拳“四大金刚”之一陈正雷说,无论是申报组去北京拍宣传片,还是到郑州要资料,“申报需要什么,我提供什么”。

陈正雷的海外弟子们也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陈正雷说,他的海外弟子多次建议,一定要了解申报的程序,按照联合国的“路数”去准备,而不能只站在国内的角度去分析和写报告。

陈正雷有个加拿大弟子,这名弟子的一位好友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我想通过个人间接关系,让弟子托朋友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做工作,能推进太极拳‘申遗’成功。”陈正雷说。

 

太极拳曾离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很近

从2001年开始,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的评选,一直是1~2年一次,一次申报一个。2007年,温县完成了太极拳传承人的申报,省、市、县三级完善了相关体制。可到了200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突然宣布申遗项目数量不限。

2008年8月,严双军接到文化部通知,准备申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同时收到通知的还有“少林功夫”。

严双军说,这次还是只剩下一个月时间,8月10日开始准备工作,由央视配合拍摄宣传片,“专门从大学抽调了5名英语教授翻译文本。”

一个月后,终于完成申报材料,严双军带着材料到文化部,专家对文本和宣传片都提了意见,要“重新修改”。

这段经历,严双军至今难忘。“白天修改文本,晚上修改宣传片,从我们住的酒店到拍摄宣传片的工作室,要一两个小时的车程,每天凌晨三四点才能回到酒店。光宣传片,8天时间就修改了4遍。”

严双军说,经过十几天的努力,终于拿出了主管部门基本满意的申报文本和宣传片,送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太极拳英文翻译让外国评委一头雾水

几个月后,严双军收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反馈意见:申报材料中关于太极拳的定义,评委看不明白,翻译有歧义,建议修改之后再提交。

“郑州大学英语系教授李云楼看后说,里面问题大了。”比如太极拳有大架、小架之分,但申报材料中,把“架”译成了“衣架”的“架”,评委一下子蒙了,难道打太极拳还要衣服架子?“其实‘架’说的是姿势,指内气运行幅度的大小。”

不久,主管部门传来意见,建议太极拳主动撤回申报材料,准备下一年的申报。“因为每年的9月份就可以开始准备下一年的申报,上级部门让我们认真准备,来年会优先申报。”

让太极拳撤回申请,还有一层意思。根据相关规定,如果申报项目当年未获通过,4年之内不得再次申报;如果申报项目两次都没有通过,基本上就预示着这个项目“申遗”没戏了。严双军说,为了防止申报材料被退回,他们选择主动撤回。

申报规则变化 太极拳只能排队等待

2009年,和太极拳一起主动撤回的还有少林功夫、京剧、中医针灸、皮影戏、珠算等12个项目。因为下一年的申报很快开始,在严双军看来,第二次申报肯定没有问题。

2009年9月,太极拳再次申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太极拳离“申遗”成功似乎仅一步之遥。

严双军们没想到,这次全世界申报“非遗”的项目激增,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人手不够为由,要求每个国家每年只准报两项。

最终,文化部确定京剧和中医针灸申报,太极拳又一次和人类“非遗”无缘。“之后,教科文组织又规定每个国家每年只能报一个项目,我们就开始了排队等待。”严双军说。

万事俱备,东风却已吹过

去年开始,太极拳“申遗”的呼声又高涨起来,由于国内外众多政要、明星纷纷表达对太极拳的热爱,太极拳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大幅提高。严双军说,另外,太极拳具有“和”的本质,因此名声和群众基础都很好。于是,河南开始了太极拳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又一次申报努力。

沟通,修改,协调,论证……这次“申遗”的努力程度与以往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等我们的准备工作做好,却发现时间已经没有了。万事俱备,却发现东风吹过了。”严双军说,这一次的错过,让他最为遗憾,“只能为2016年努力了。”

国际形势 日本韩国印度也在抢太极拳

太极拳的背后,是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但是,外围的压力也让太极拳申遗困难重重。

目前,太极拳有遭到别国恶意抢报的可能。周边国家如韩国、日本、印度等都已着手太极拳申遗工作,我国如不加快申遗步伐,恐使这一“金字招牌”落入别国之手。

“张三丰是辽东济州岛人,现在济州岛属于韩国。”温县政协副主席、温县太极拳申报人类非遗领导小组副组长严双军说,韩国对太极拳觊觎已久,他们用高薪邀请温县的一些拳师去开馆收徒,普及传播太极拳,并借助金庸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的影响,通过媒体散布太极拳的创始人是张三丰的假说。

除了国际上的压力,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河南省社科院资深研究员韩宇宏说,太极拳在国家层面排名居中,也是有原因的,“中国是多民族国家,为了民族团结,保护少数民族文化,国家一直致力于把有国外影响的、有利于民族团结的项目先行申报,相应地,汉族的项目就会往后推推。”

申遗症结 很难用准确的语言定义太极拳

虽然太极拳申遗的情势紧迫,但光着急也不是办法,申遗7年无果,其中的症结也值得梳理和反思。

在陈氏太极拳的发源地温县陈家沟,英国人Joe很像一个本地人,他的中文名字叫陈少龙,他在这里已经待了15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带着一点温县味儿,甚至当地的俚语也会说一些。但就是这样一个熟悉太极拳和中国文化的外国人,让他说说太极拳的定义时,他也不断提到“神秘”一词。

他认为,太极拳可以看做是武术的一种,但这也是很表面的说法,它还是一种修行,一种哲学或生活方式,是一种很微妙的东西,他也不知道怎么正确地描述。

他觉得太极拳要申遗成功,首先需要做的,是为太极拳做一个简单的定义,让不懂太极拳的外国人可以看懂,不要人为地复杂化和夸大宣传,越简单越好,“太极拳注重天人合一,不能像国外的快餐食品,到处都有,却质量不好。”

Joe的话,也道出了严双军的心声,太极拳的背后是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牵涉到形而上学的哲学思想,在文本写作上,他经常犯难。

“不能用一个概念去解释另一个概念,这样到最后不是定义变形跑样,就是怎么也解释不清楚。”他说,他们的目标就是按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要求,来定义太极拳。

对此,韩宇宏表示,除了定义,文本上的很多问题回答得也不好,比如文化侵略、非遗保护等。

 

中西方文化存先天鸿沟

关于太极拳,中文的表述很多时候让不了解的人一头雾水,更何况是翻译成英文。

“申报文本必须翻译成英文,而我们的专家多数英文不好,中文的意思说清楚了,但翻译成英文最后变成什么意思,我们就掌握不了了。想找到准确、生动的英文词汇来描绘太极拳及其理论,是件困难的事,如‘意念’‘天人合一’这些中国人明白的词汇,没有对应的英文词汇,怎么解释?很费事。”一位参与太极拳申遗文本制作的专家表示。

陈自强是陈家沟最大的武校的校长,每年都要带很多的外国学生,他说,除了言传身教,翻译自己的太极拳著作,也很重要。

“我先后写了好几本书,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这些外国学生能看懂的,都是我的外国学生帮着翻译的,他们看不懂的,都是翻译公司做的。”

他认为太极拳申遗,最大的问题就是翻译,中西方文化的思维方式很不一样,找不到合适的翻译来进行申遗文本翻译,申遗成功的可能性为零。

开出药方 上升为“国字号”工程

有了症结,就需要药方,那么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才能推动太极拳申遗的工作进展呢?

为了加快太极拳申遗的步伐,省政协副主席龚立群建议:“国家文化主管部门应加大对中华太极拳申遗工作的指导、协调和支持力度。由中国武术协会牵头、太极拳各主要门派共同参与,组建国家中华太极拳申遗代表团,倾数省之力,以国家之名,加快中华太极拳申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的进程。”

全国人大代表、中共焦作市委书记孙立坤也建议:“将传承弘扬太极拳文化上升为‘国字号’工程,文化部优先推荐太极拳申报人类非遗,并加快推进申报工作;加大太极拳海外推广力度,让太极拳文化得到更好的传承和发扬。”

国家非遗保护中心一位专家曾表示,申遗文本不好的话,根本不可能申报成功。太极拳没有申报成功,还是因为申报文本没有做好。

对此,严双军说,3月28日,他们已经就文本问题和国家非保中心的专家进行了沟通,就文本的写作形成了统一的意见,将尽快召开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论证会,有望在近期完成申报文本的写作,为申报2016年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做准备。

“翻译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必须能够理解太极拳的精髓,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能看懂,把我们要表达的意思,用英语准确地表现出来,这是我们的目标。”他说,未来将在全国范围内找既了解太极拳又熟悉英语的人来翻译。

把握好申遗的度和量

在申请非遗和商讨非遗的文本上,韩宇宏觉得最难解决的,就是度和量的把握。比如非遗申请成功之后的保护问题。一说保护,地方政府就想到投资,想到盖房子,想到培训学员,用硬件设施的完善来代替保护。

“国家层面还想到了保护传承人的问题,但是作用还是很有限,从2003年起,全国开始普遍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国家级别的传承人已经去世不少,不用说下边的了。”韩宇宏说。

他说,一来经费和人手有限,二来地方政府的认识有限,这样的难题怎么解决,是下一步要好好考虑的。“还有就是度,政府不关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会觉得政府不作为;政府过度关注,又容易被理解为这是政府行为,曾经就有项目因为这个原因,无缘人类非遗。”

就拿太极拳来说,它是一种武术不假,但作为武术和作为非遗在传承上是不一样的,“武术的传承只是就某种功能性单一去学,而作为非遗的保护,就是从形式到思想,把武术的各种功能原原本本地传承下来。”

分享到
来源:河南商报 | 责任编辑:朱海舟
专题 > 申遗竞赛
申遗竞赛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