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九二”是帮国民党?改开哪些不能改?大明之后无华夏?张维为这期对答太精彩

2019-02-21 14:16:17

【整理 观察者网 韩京霏】

“中国崛起的过程是很精彩的,可以采取积极一点的态度。如果你真的把中国模式想透,实事求是,一定有很多东西可以说清楚。但需要一点勇气,需要一点魄力。”

近日,东方卫视政论节目《这就是中国》持续热播。每期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除演讲外,还会回答现场观众即兴提出的问题,一问一答中,产生了大量的思想火花。

《这就是中国》每周一21:30在东方卫视播出,在本期节目中,张维为教授畅谈了“文明型国家”对中国政治制度及特质的影响。

观察者网现整理出部分精彩对答,以飨读者。

观众1我平时是军迷,特别喜欢看那些军事报道。张教授,我也经常看你的节目。我是这么想的:我们平时要讲究实事求是,任何的理论观点都要有发展的阶段。

比如说对台的问题,能不能重新去定位“一国两制”政策。我个人认为九二共识简直就像我们的提款机密码了,他们拿了我们的优惠政策,有可能就去买武器装备。然后说实在的,如果真的要开战的话,那射向解放军的子弹有一半就是我们提供给他们的。

我们有些人提出要帮助国民党,但是有没有想到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的时候,国民党是怎么对待我们共产党的。所以我个人认为,能不能重新思考“一国两制”的问题,与时俱进。

张维为:中国制度的特点是,我们有一个长期的战略的思考。给台湾的一些好处,我们不是这样来斤斤计较的。本质上台独已经成为不可能的事情了,以今天大陆经济上跟台湾的联系,以台湾对大陆经济上的依赖,这意味着只要正式地搞台独就是自杀。

这不是是否出动人民解放军的问题,就是本身你的股市将崩溃,房市将崩溃,经济将崩溃,所以这一点已经很了不起。为什么中国现在很有定力,这是最重要的。因为您是军迷,您可能技术角度考虑比较多,子弹射向解放军什么的,但实际上战争不会是这样打的。

青林(节目嘉宾):我补充一点,现在我们是“以一个中国为前提的九二共识”,大家表述是会有细节上的不一样的。另外我们提“一国两制”,以前是一个方案一个想法,现在我们希望要讨论“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而且现在岛内尽管可能从他们的报道上来说,响应的人数不多,但是是有响应的。

还有纠正你一个概念是“我们要帮国民党”。我们是寄希望于台湾人民、台湾各个团体人民的代表。我们既不寄托于国民党,也不寄托于民进党等任何政党,支持统一、谋求统一、谋求两岸和平发展的,这才是我们要争取的对象。所以我们现在是对自己的同胞好。

观众2我这个问题很明确,前段时间,《宪法修正案》中提到国家最高领导人任期限制修改的问题,这个提案出来之后,周围的很多同学还有朋友有很多广泛的讨论,而且不乏很尖锐的内容。但是大家这些言论可能都比较片面,您站在更高的不一样角度上,有没有更全面性的解读?


张维为:中国共产党的《章程》里是明确规定的废除终身制,只要国家主席还是中国共产党员,他就不能有终身制。

去年4月,我在耶鲁大学谈中国崛起、中国模式,也是一个学者问你同样的问题。我说你们美国的罗斯福总统是四任,德国的阿登纳总理也是四任,默克尔也是四任,而且罗斯福、阿登纳是这两个国家公认的极其出色的领袖人物,你们没有说他们是终身制。

你们这些领导已经担任了四任,而且你们没有任何章程说废除终身制,你们反而不质疑,所以这是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我觉得政治制度的设计,既要有“下下策”,又要有“上上策”。“下下策”是保底的,比方说领导人由于健康身体原因退休,或者能力原因,(因此)我们现在还有集体领导的制度,民主集中制。

同时还要有“上上策”,“上上策”就是在这个制度里边,我能够让优秀的人才做好事,做大事。

观众2针对这个问题我还有一个追问,改革开放40年的节点已经过了,(已经进入)第41年。在改革的道路上哪些能改,哪些不能改,有没有一些明确的界限?

张维为:正好你提的是修宪的问题,实际上修宪里边最关键的就在《宪法》第一条:明确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本质特征。

我自己有个研究,就是中国共产党跟西方政党都叫党,但实际上不是一回事儿。政党这个词英文叫party,法文叫parti,欧洲语言都是这样过来的。party来自part,是部分的意思,所以西方政党概念,说简单是很简单的,就是社会由不同的利益团体组成,每个利益团体代表部分人,然后出来竞争,你51%,我49%,你赢我输,就这样的逻辑。

中国不一样。中国是“文明型国家”,为什么?“文明型国家”最大的特点是,它是由成百上千个国家慢慢整合起来。这样的国家如果采用西方国家部分利益党的制度的话,国家马上就解体了。明天就会有上海党、北京党、天津党、无锡党、济南党,然后去打仗。

所以坦率地说,从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后,绝大多数的时间内,中国都是实行“某种形式的统一执政集团”,多数时间统一的儒家执政集团。

比如我跟美国人说,我们多数时间都是“一党制”,但这个多数时间内我们是远远领先西方,不是一般的领先。而且在内部,政策的调整的幅度之大,远远超过美国政治体制下的政策条件。我们从文革到改革开放这个政策调整,全是在中国共产党内实现的。这远远超过美国共和党、民主党之间的政策的差别,但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

所以我是明确地说,西方是部分利益党,中国是整体利益党,这是最大的差别。而且你可以反过来用这个来看西方,碰到老外就问他,你们国家有没有代表整体利益的政党。几乎都没有。

主持人:这个是必杀技。

张维为:这是必杀技。我们崛起到今天这个阶段,要建立制度认同,不能再这么云里雾里了,这叫制度自信。爱国爱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就包括基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整个的制度安排。它可能不一定十全十美,(所以)我们在讲改革,讲完善。

所以这是根本性的东西,是不能动摇的。我经常说,习主席主政以后最大变化,就是他真的希望跟我们知识界一起建立制度认同。

许钦铎(节目嘉宾):在过去的40年,中国从一个很穷的国家建设成一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家,拥有最大的外汇储备,7亿多人到8亿人脱贫,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成就。但是我们自己要清楚,我们做了什么。

观众3张教授您好,现在有一句话挺流行的,“大明之后无华夏”,它的意思就是说明朝灭亡了以后,中国这个传统的华夏文明已经不完整了。像张教授您说的这个“文明型国家”,是不是要恢复原来那个最正统、最传统的华夏文明?

读者提问

张维为我想,中国这个文明源远流长,当中有很多磕磕碰碰、跌宕起伏的历史,但我觉得基本的事实是这个文明它没有中断。你只要使用汉字,这种语言在,它的文化就一定在。你只要懂了两三百个成语,中国文化基本的道理(就)都在你的血液中,所以这些东西中断不了的。这是最关键的。

所以千万不要得出结论,这个文明中断掉了。这个是我对你的第一个建议。

第二就是恐怕还要与时俱进。中国文明之包容性是一般文明绝对没有的,包括儒释道互补。我那时候到台湾,他们说,经过文革,都否定掉了,你们还有中国文化吗?实际上,特别我走遍了100多个国家之后,(感到)中国文化无处不在,没有办法否定掉的。在老百姓生活层面,它的文化一直在。所以我在这个意义上,以一种更加博大的胸襟来谈中国文化的继承和对整个世界的影响。

观众4张教授你好,您觉得我们当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制度,从中国古代的政治制度里面,吸取了哪些有益的养分呢?

我是从高中开始,对中国文化传统就比较热爱。然后觉得从鸦片战争以来,我们受了很多委屈,现在经过100多年仁人志士的努力,特别是中国共产党成立,到了改革开放,到去年也40周年,(我们)一步步强大。

我们现在又提到文化自信,那中国古代的政治制度作为传统文化一部分,到底有哪一些好的地方,被我们继承和保存下来?

张维为:这个问题很好。你看好了,中国今天成功的地方几乎都有历史的基因。

比方说,我们最大的成功是老百姓生活的改善,这跟我们历史上的民本传统有关系,“民为邦本,本固邦宁”。

比方说,我们现在的干部选拔制度,我称为“选贤任能”,它实际上对历史上的科举制度,是一种延续和发展,只是加了很多新的内容,就是中国不能接受耍嘴皮就可以当选,你要有资质,干过一些事情,有政绩,然后才能够做(干部)。

所以仔细看,只要是中国成功的地方,基本上是三者合一:一个是历史基因,一个是现代元素,有时候还有红色元素在。(完)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谢珊珊
专题 > 这就是中国
这就是中国
小编最近文章
这才是苹果出资滴滴的真正原因?
又是日系车!近5万辆新款斯巴鲁面临召回
上汽杨洪海:中国造车新势力是过眼烟云,想成为特斯拉?没戏!
改款后的皇冠 从“儒雅”变得更加年轻时尚了
神户钢铁正在接受日本国土交通省调查,涉及500多家企业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