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国人曾推出阿拉伯民主改造计划,但因这件事被搁置了

2019-03-26 16:45:12

【整理/观察者网 李丕】

“2003年的时候,小布什发动伊拉克战争,当时他推出了一个叫做阿拉伯民主改造的计划。他说恐怖主义的根源是因为阿拉伯国家没有成为民主国家。

但到了2006年,他把这个计划暂时搁置了,为什么?因为那一年巴勒斯坦一人一票选出了叫哈马斯政权,哈马斯政权在美国人眼里是个恐怖主义组织。”

在3月25日东方卫视政论节目《这就是中国》第十一期节目中,节目主嘉宾、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梳理分析了西方思想家西方学者关于民主弊病的思考,以及关于如何建设民主的一些有意义的观点。

观察者网整理节目演讲部分,以飨读者。

《这就是中国》第十一期节目视频截图

大家经常上网,可能知道网上有一种观点叫做不要比烂!比方你说伊拉克搞的民主,阿富汗搞的民主,结果一个比一个遭。他说你们为什么要跟这些国家比,要比烂?你说印度搞了民主发展得很不顺利,为什么要跟印度比呢?不能跟美国比,对不对?你说美国过去40年,多数人的收入几乎没有增长,而且导致了民粹主义,他说你不要比烂嘛,你为什么不和北欧比呢,对不对?实际上有机会我也想聊一聊北欧,也是可以进行比较的。

那么这种讲不要比烂的人,实际上他有一种心态不是很好,他容不得别人说中国好,容不得别人说中国进步快。这些人往往就是对西方世界还是有一种无比的憧憬。他们觉得只要中国的做法,中国的制度和西方不一样,肯定是中国不对。坦率的讲,跪着时间长了,养成习惯了,站不起来。其实这个所谓比烂始作俑者不是中国人,不是我们,是西方人。我大致查了一下,实际上是英国首相丘吉尔,他讲过那句名言,民主制度实际上不好,但是其他制度还不如民主制度,更不好。所以叫做最不坏的制度。那么当然他讲这话实际上是在西方的语境内,他实际上是当时支持对印度继续殖民的。没想到印度也要搞民主,他觉得不可能的。所以我觉得是比烂的最早的版本,所以如果人家下次再问你们,你不要比烂了,你说这个是丘吉尔发明的。

那么我觉得丘吉尔这个名言,实际上误导了很多人,导致现在还有一些国家一些人不思进取,实际上他自己的民主制度已经产生大量的问题,但是还是觉得心安理得,反正其他制度都不如我好。那么我自己老讲的,西方国家过去这些年老是忽悠别人,说你们一定要照搬我们的制度,我们制度世界最好,历史终结论。结果真的可能是忽悠别人忽悠得太多了,自己真的信这个东西,真以为他们是最好的制度,结果自己制度出现越来越多的问题。那么甚至我叫做变成一种坏民主、烂民主,那么这就涉及到我今天想讲的一个话题,我叫好民主才是好东西,烂民主只能是坏东西,或者叫坏民主,只能是坏东西。

我走过的国家多,走过的地方多,对西方民主忽悠给其他国家带来的逆境、困难、困境、灾难,感同身受!所以我的结论很简单,如果我们要谈民主的话,一定要作一个区分,什么是好民主,什么是烂民主,什么是坏民主,否则要出大问题的。

早在2006年的时候,我当时给《纽约时报》的国际版写过一篇文章,谈中国模式,我当时就批评了西方国家,大力地输出西方那种民主模式,我说,甚至不惜发动战争来这样做。当时我这样写的,西方强行输出自己的民主模式,给发展中国家带来大量的问题。西方意识形态挂帅,推行大规模的激进的民主化,无视一个地方的具体情况,把非洲和许多不甚发达的地方,看成西方体制可以自然生长的成熟社会。在宽容的政治文化和法治社会形成之前,就推行所谓民主化,结果是令人沮丧的,甚至是灾难性的。

2006年张维为在纽约时报发表的文章《中国模式的魅力》

我当时引用了两位美国学者的研究,一个叫爱德华·曼斯菲尔,一个叫杰克·斯奈德,他们写了一本专著,这书名就很有意思,叫做是《从选举到厮杀:为什么新兴民主国家走向战争》他们举了大量的案例,整个90年代所谓搞了民主化自由选举之后,这些国家立马进入战争状态。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开打,厄瓜多尔和秘鲁开打,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开打,布隆迪和卢旺达内部开始大屠杀,一百多万人丧生了。

那么后来阿拉伯之春变成阿拉伯之冬也是这样的。2003年的时候,小布什发动伊拉克战争,当时他推出了一个叫做阿拉伯民主改造的计划。他说恐怖主义的根源是因为阿拉伯国家没有成为民主国家。但到了2006年,他把这个计划暂时搁置了,为什么?因为那一年巴勒斯坦一人一票选出了叫哈马斯政权,哈马斯政权在美国人眼里是个恐怖主义组织。但是到2011年前后,就中东出现各种乱象的时候,美国又开始推动中东地区的所谓第二波民主化,也就是阿拉伯之春。当时西方世界一片欢呼声,伟大的西方民主模式终于降临到了阿拉伯世界。当然后来这个结局我们看到了阿拉伯之春变成了阿拉伯之冬,上百万甚至更多的难民,要么已经进入了欧洲,要么时刻准备着流向欧洲,这成了欧洲今天最头疼的政治难题,把欧洲政坛搞得乱成一锅粥。

2006年1月,在巴勒斯坦立法委选举中胜出的哈马斯领导人伊斯梅尔·哈尼亚(中)在加沙城接受祝贺,他呼吁美国尊重这次选举结果和“巴勒斯坦人民的意愿”。(图自新华社)

其实西方强行在非西方世界推行西方这种民主模式,是一种我叫做民主原教旨主义,给这个世界带来太多的问题,太多的灾难。

我去年和德国智库有一个交流,我专门花了一些时间了解了一下中东难民问题的规模对欧洲对德国会产生什么影响。他们说据他们估计,在现在的土耳其,至少有300万来自中东地区的难民等着进入欧洲。难民问题,一些德国学者说是成了土耳其政府的人质,动不动就用难民问题向德国要钱,当然这是德国的一家之言。那么整个北非至少还有300万难民等着,其中光是利比亚就不少于100万,也是随时准备涌向欧洲。那么坦率的说,德国总理默克尔她最初的设想是,我德国先带头接受难民,反正德国的经济也需要一些便宜的劳动力,然后她就以人权人道这个名义,欢迎来自中东的难民。她当时确实是可能有点天真了,她估计其他欧盟成员也会跟上向她学习,没想到结果其他欧盟成员忘了普世价值,把难民送到德国大门口,最好你全部接收。弄得德国政治一下子陷入了窘境,弄得默克尔在德国的威望一路下滑,现在也准备退出政治舞台了。其实是欧洲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当初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大力的支持阿拉伯之春呢?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实际上关于民主这个话题,西方很多有头脑的思想家也做了很多的思考,我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些。这些思考我觉得对我们今天认识民主、建设民主,实际上都是有价值的。

大家知道我们谈民主一般都要追溯到古希腊,因为那是公认的西方民主的发源地。这种原始的民主状态,古希腊有很多所谓的城邦,大大小小不少,规模大概等于中国今天的村和镇,论人口。在那些所谓城邦里边,男性的公民不包括妇女,不包括占人口多数的奴隶,可以通过一些公民会议来决定是否要对外宣战,是不是要对外媾和,法庭对犯人判什么样的刑。大家可能知道就是古希腊有一个大哲学家叫苏格拉底,他当时有一个罪名叫做腐蚀青年的思想,结果被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判了死刑。所以他的学生古希腊的另外一位大哲学家柏拉图对此耿耿于怀,愤愤不平,他认为民主等于是暴民统治,英文叫做mob politics.柏拉图觉得人的智力也好,品行也好,能力也好,是有差异的。但在古希腊这种民主条件下,民主制度下,否认这种差异,预设所有的男性公民都应该享有同样的政治权利。那么结果必然导致他称之为暴民政治。他当时还讲了一个故事,他说如果你生病了,你是找一个经过良好训练,有资质的,有大量实践经验的大夫呢?还是到广场上让毫无医学知识的人随便给你选一个人帮你治病呢?他说你当然要找专业大夫,而治理国家这样的事情,他的责任、他的难度可能百倍于一个大夫,你该找谁呢?那么毫无疑问应该找有经验,有资质的治国人才。

我想柏拉图实际上他的观念和我们中国人讲的比较一致,就是治国要靠人才,人才要有历练,要有资质。

那么西方把本来应该是操作很精致的,要有丰富的文化积淀的,内容也更加丰富的一种比较理想的民主,把它大大的简化了。什么国情,什么文化,什么传统,什么教育水平,什么法治水平,统统不重要,只要有多党制加一人票就是民主。结果导致了世界上一大批的这种各种各样的劣质民主、烂民主。多少国家一失足成千古恨,陷于长期的动乱乃至战乱,经济凋敝,民不聊生。今天西方国家自己实际上也感受到了民主原教旨主义带来的危机。

那么所以我说就是历史经验一再证明,好民主才是人民之福,好民主才是好东西。烂民主只能是人民之灾,灾难的灾。那么大家可能知道一个经典的烂民主的案例,就是多党制加一人一票,选出了德国的希特勒。那是1933年,希特勒的纳粹党,利用德国百姓对经济社会,特别是年轻人失业问题严重不满,采用民粹主义的手段,轻而易举的在1933年获得了37.4%的选票,成为德国议会的第一大党。我们知道德国是以产生富于理性思考的哲学家为名的,但德国人通过多党制一人一票选出仇视人类的希特勒,不仅给德国带来了灭顶之灾,甚至几乎毁掉了整个西方的文明。我自己也在想,如果柏拉图能够活到1933年的话,他可能会说,我早就预料到这一切了。

我们还可以提一下另外一位古希腊的思想家哲学家亚里士多德。那么亚里士多德有这么一个洞见,他这样说,他说民主制度如果要成功的话,需要两个元素。第一是要有足够大的中产阶级;第二要有法制。如果你没有一个比较大的中产阶级,那么亚里士多德认为,民主制度很难成功。因为如果是一个两极分化严重的社会,他说穷人会嫉妒富人,结果社会就出现持续的不稳定,他认为中产阶级社会的稳定性,因为中产阶级自我感觉还好,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法治他认为也非常重要,因为你要维持民主政权,特别是当社会出现各种各样争议的时候,没有法治就没办法解决各种各样的争议。如果解决不好,这些争议还可能发酵,甚至毁灭一个国家。

我们现在今天的国际政治可以看到的,一旦选举出现了选票统计上有争议,一般说是最高法院来裁决,但很多国家它不买最高法院的账,那么就是没有法治了,这就导致混乱。实际上我们想一想,采用西方民主制度之后,很多国家陷入危机,陷入动乱,确实和这两个因素有关,一个是没有中产阶级,或者中产阶级很小。一个是没有法治的传统。但过去有一种观点就是西方国家都是成熟的民主国家,特别像美国,民主制度非常成熟,不会经历这样的危机。大家可能记得当时特朗普和希拉里进行竞选的辩论,电视节目主持人我记得叫华莱士,他问特朗普,万一您输了,您是否会接受这次投票的结果?特朗普是面对着摄像机,面对着这么多的观众,上亿的观众,顾左右而言他,说我留给你一个悬念,到时候再说。另外一场他又说了,当然,我会接受完全公正无误的投票结果。这话中又有话了,但我有保留质疑并调查存在疑问的投票结果的权利。也就是说过去这种所谓法治就是不管什么最后最高法院决定,你认同不认同都得接受,那么这种情况现在在美国都动摇了。所以当时美国主流媒体哗然,认为美国总统候选人都准备挑战美国的法治的时候,不可思议了,说美国政治变得越来越像第三世界的政治了。

那么最近情况也是类似的,就是美国媒体经常报道特朗普在国内面临各种各样的指控,从通俄门,到偷税漏税到婚外情等等,各种各样的指控,那么甚至可能会被弹劾下台。但特朗普的律师卢迪·朱利安尼他说,他也是位共和党资深的政客,如果这样做的话,弹劾特朗普的话,会让美国陷入混乱,有些支持特朗普的民众会造反。已经有很多的媒体报道,如果特朗普遭弹劾的话,他的粉丝会暴动。所以今天很多美国人在感叹,美国曾经引以自豪的民主水平,越来越像第三世界国家的民主水平了。其实特朗普自己好几次在集会上也说,他说美国就是个发展中国家,所以他想使美国再一次伟大,摆脱发展中国家的地位。

另外我想我们谈民主肯定不能回避另外一位非常重要的法国的启蒙思想家卢梭。他是在西方比较早的提出了主权在民的思想,那么这个思想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欧洲特别是法国的仁人志士,甚至可以为民主抛头颅洒热血。那么在他《社会契约论》一书里,他是提出一个观点,我觉得很有见地,我们很多学者好像引用的不多。他说你假设如果你生活的国家很小,只有1万个公民,你手中这个1票它的影响力是万分之一。但如果这个国家人口变成了10万,你手中这票的影响一下就减少了10倍,变成了十万分之一了。同样如果这个国家人口变成100万,你的影响力就更小。1票的影响力就减少了100倍。所以他的结论很简单,就人口越多选票的影响力越小,政治离你就越远。所以他觉得民主这个制度,特别是通过选举这样的制度来搞民主,只适合小国家,而且小国家贫富差距千万不能太大,社会矛盾不能太激烈,否则民主是很难实行的。当时他就讲了这样一个观点。这个见地我觉得是有道理的。那么国家规模越大,人自己手中这1票的影响力就越小。所以我觉得像中国这样的将近14亿人口的国家在建设民主的时候,确实是要思考这么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我还要提一下西方自由主义的另外一位很有名的学者叫哈耶克。他对民主制度也有很多疑虑,他说民主应该严格的被界定为一种决策程序,一种程序民主,而不是终极价值,就不能为民主而民主。不管你如何评价哈耶克的自由主义学说,很有争议,但他这样说的,我们无意创造一种民主拜物教,我们这一代人可能过多地谈论和考虑民主,而没有足够的重视民主所要服务的价值。我觉得这段话是蛮有见地的。那么他非常反对民主多数的滥用,因为即使是多数同意的决定,也不一定具有合法性。比方说大部分人如果决定要分掉小部分人的财产,他说这个就不行。他提出这个概念民主拜物教也很有意思,有点像我们讲的民主原教旨主义。那些极力在全世界推销西方民主、美式民主的人,几乎都是民主拜物教的信徒,都是民主原教旨主义的信徒,都是主张为民主而民主,而且是一定要用西方民主这么一种形式。结果后果我们看到了,把多少国家搞得四分五裂,而且实际上导致了西方自己一路走衰。

哈耶克在其《通往奴役之路》一书中提出了“民主拜物教”一词

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随着阿拉伯之春变成阿拉伯之冬,西方民主的光环在全世界范围内迅速褪色。但我们还是要注意,就西方民主模式尽管遭遇重大挫折,但西方民主话语的红利还没有耗尽,还没有完全消失,我们有些人还被忽悠得不亦乐乎,实际上是非常傻。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光说民主是好东西是不够的。因为你说汽车是个好东西,因为汽车比马车跑得快,谁都懂这个道理。但我们还要了解道路的状况,如果是泥泞的小路,汽车就没法开。另外还有比汽车跑得更快的交通工具,我们现在有高铁,有磁悬浮(列车),有飞机等等,人类还会有新的创新。所以与其说民主是好东西,还不如说好民主才是好东西。

那么有人又讲了,你们这样描述,张老师,你这样说会不会使很多讨论变得复杂化?比方你也可以说我们讲社会主义是好东西,你是不是也要说好社会主义才是好东西?真有人问我这个问题。那么实际上我倒觉得问题没有那么复杂,为什么?关键是民主这个概念。它已经被西方先注册了,现在你一讲到民主,在世界多数国家,他们首先想到是西方民主这种形式,多党制加一人一票。所以它是一个这样的概念,被它或多或少垄断之后,我们觉得就容易出现误解。你讲社会主义现在不大会出现这个问题,所以我觉得我们加上一个形容词好还是坏,好还是烂,可以把问题说得更清楚。

那么我还要讲一个观点,就是随着西方民主自身危机的加深,越来越多的西方的有识之士看到了自己制度的危机。大家可能知道2011年的时候,欧洲的小国比利时,经历过了有史以来历时最长的500多天,没有中央政府的一个政治危机。后来当时比利时的一些知识分子,相当大的一个群体,专门发表了一个叫做千人集团宣言,大家在网上可以查到。那么它这个宣言讲得非常直白,它说现在我们看一看这个世界,除了民主之外,全世界的革新,创新,无处不在,你办公司必须不断创新,科学家必须不断地跨越学科、藩篱往前努力,运动员必须不断地打破世界纪录,艺术家必须不断地推陈出新。但一谈到政治,谈到社会政治组织形式,它说我们仍然满足于1830年代的程序。我们为什么必须死抱着200年的古董不放手?民主应该是活着的有机体,民主的形式并非固定不变,应该随着时代的需要而不断地成长。这个见解是有道理的。

比利时“千人集团宣言

那么实际上我在想,西方这么多的有头脑的哲人,对民主制度实际上是经过很认真的思考,不管他们的意识形态倾向如何,不管他们的其他的观点你同意不同意,但是我觉得他们对这个民主问题思考的水平总体上看,远远高于我们现在那些所谓自由派,那些在全世界到处推广西方民主模式的人。坦率来讲,1776年通过的《美国独立宣言》里讲的,人人生而平等,其中的“人人”不包括妇女,不包括奴隶,不包括华人,也不包括白人中的穷人。我老说的美国是1965年才真正开始搞一人一票的,美国模式、中国模式都是新生事物,两个模式可以竞争,我自己一直是更看好中国模式。我们这个模式当然还在不断完善之中,还有自己的问题。但我也讲,就现在这个水平也是可以和你竞争的,但我们应该通过改革使它能够更好地运作。

那么最后我想说一下,我今天刚才讲的,实际上大多数都是谈的西方的思想家,西方的学者,关于民主弊病的思考或者关于建设民主的一些有意义的观点。以后我还有机会跟大家聊聊我们中国人对民主,对西方民主或者民主本身的很多看法。今天就说到这儿,谢谢大家。(完)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谢珊珊
专题 > 这就是中国
这就是中国
小编最近文章
这才是苹果出资滴滴的真正原因?
又是日系车!近5万辆新款斯巴鲁面临召回
上汽杨洪海:中国造车新势力是过眼烟云,想成为特斯拉?没戏!
改款后的皇冠 从“儒雅”变得更加年轻时尚了
神户钢铁正在接受日本国土交通省调查,涉及500多家企业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