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在贫困的国家谈何人权?中国用脱贫推动核心人权

2019-04-03 14:37:34

“在一个充满贫困的国家里,硬要去搞所谓的人权,西方标准下的人权,结果就出现了阿富汗、伊拉克、海地这样的例子,基本社会秩序都无法维持。我想中国消除贫困的成功,作为核心人权的推动,对整个发展中国家都是一个巨大的鼓舞和启迪。因为发展中国家最大的问题就是消除贫困,所以今后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会把目光投向中国,这已经出现了。”

在4月1日东方卫视政论节目《这就是中国》第十二期节目中,节目主嘉宾、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梳理了他对人权概念的一些思考,比较分析了不同国家对于人权问题的不同理解。

观察者网整理节目演讲部分,以飨读者。

节目视频截图

张维为:1949年人民共和国成立,解决了挨打的问题。改革开放解决了挨饿的问题,那么现在确实要解决挨骂的问题。部分西方势力在骂我们,一些受西方势力影响的外国人,还有一些中国人也在骂我们。所以我们要非常认真地解决这个问题。我想起当年毛主席说过,帝国主义者如此欺负我们,这是需要认真对付的。今天我就想跟大家谈一谈西方谈的特别多的“人权问题”。

1958年9月29日,北戴河会议通过了由毛主席亲自主持制定的《中共中央关于民兵问题的决定》。同一天,毛泽东向新华社记者发表谈话,“帝国主义者如此欺负我们,这是需要认真对付的。”(图为1958年毛泽东主持北戴河会议)

部分西方势力已经习以为常地当全世界的法官、喜欢教训别人。他们对中国妖魔化的一个基本论调,就是不管中国取得任何成绩,他总要不时地问你,你的人权为什么还这么差?甚至叫做“每况愈下”。

我自己在很多场合,跟西方学者也好,政界也好,有过一些交流。我也看到我们一些同事,我们政府的代表、学者也跟他们有一些交流。我经常听到的就是一种说法,往往是说我们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对我们来说发展权、生存权总是最重要的。我个人认为这样的人权话语有一定的道理,但我总觉得跟西方打交道这样的话语还是太弱势,我们完全可以强势一点。因为西方自己的人权问题很多,关键就是你要剥夺他所谓的道德制高点。他们老喜欢从道德制高点,用英文来说叫lecture you,给你上课;我们叫lecture you back,反给他上课,这很重要。

我经常面对西方对于中国的人权指控,我的反击就是大家都讲道理。比方说,前年在荷兰纳克萨斯论坛,与会的西方学者一开始就劈头盖脑地大谈人权问题,我就说实际上这个问题没有那么复杂。当年,中国向全世界输出最多的游客,我们一年出境的人数是一亿两千万人次,现在应该是一亿三千万人次。我说我们看到的资料是这当中99.999%都回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他们为什么回到一个按你们讲是没有人权的国家?照你们讲是人权每况愈下的国家?这是不可能的。它一定是一个世界上人权进步最大最快的国家。

张维为在荷兰纳克萨斯论坛上

还有一个观点我上次也讲过,尤其是针对美国人,美国人特别喜欢质疑人权问题,并且提出普世价值。如果你要谈人权问题的话,21世纪对人权最大的侵犯,就是美国发动的伊拉克战争,死亡的平民百姓人数最保守估计是十几万,有的说是三四十万,流离失所的平民老百姓达到几百万,根本都没法统计。

我觉得另外这个观点也是一种方法论,我跟西方的学者说,谈人权,特别中国的人权,乃至任何国家的人权,你首先要问这个国家的人民。以中国为例,你就问问中国老百姓,你可以到国内去做调查,中国有这么多的民调,包括西方做的,也有中国人自己做的。比方说,美国比较有信誉的皮尤中心所做的民调,欧洲一个机构叫做Ipsos的民调,还有一些其他机构做的民调,这些民调基本上都是大数据,是比较长时间段的,五年到十年的记录都在。

基本上85%到90%的中国人认为自己国家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或者认为自己国家,以及自己在今后五年的情况是乐观的,年轻人更加乐观。以2017年Ipsos民调为例,这个民调指出90%的中国人认为自己国家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同一个民调,美国人认为自己国家走在正确道路上的比例是35%,法国是最低的是12%。那么反过来我就可以说,关于人权问题,如果这个民调真的是靠谱的,恐怕谈到人权更需要反思的是美国和法国。60%多的美国人认为自己的国家走在错误的道路上,还有80%多的法国人认为国家走在错误道路上,你们需要反思得更多。这样的数据非常有利于我们建立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文化自信。

Ipsos民调

西方之所以老是盯着中国的人权问题不放,我想一个主要原因是他们习惯了西方中心论,还有历史终结论的逻辑。只要你和西方的政治制度,和西方的做法不一样,他们就会说You’re not civilized……,“你不文明”。这是中国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一种西方的傲慢,要对其迎头痛击。

下面我想跟大家一起来简单剖析一下西方的人权话语体系,同时也看看西方人权存在的一些问题。

一般来说,如果我们用联合国的人权标准,人权可以分为几代。第一代是政治公民权;第二代是经济社会文化权利;第三代是环境权等等。我个人觉得西方人权体系的一个很大缺陷,就是它在不同的人权之间,没有一种平衡。

西方对中国的人权指控主要都是集中在所谓政治权利和公民权利,但是像美国这样的国家,到今天都不接受第二代人权,即经济社会文化权。实际上绝大多数国家都参加了联合国经社文公约,除了美国。你们可以再查一下,联合国有一个人权体系、有一系列国际公约,其中九个公约叫核心公约,美国没有参加其中的六个。我可以把这六个简单说一下,一个叫做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美国没有参加;一个叫做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的公约,美国没有参加;一个是保护有迁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的国际公约,美国也没有参加;另外就是残疾人权利公约;还有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的国际公约;以及儿童权利公约。这些公约美国都没有参加。

所以严格来说,绝大多数国家都接受这些公约,而美国不接受、不参加的话,它是没有资格对世界各国人权说三道四的,美国首先应当带头参加这些人权公约。美国这个国家,到今天为止,还有三四千万人是没有医疗保险的。这些严格讲都违背了经社文公约里的相关规定,所以美国没有加入。就这些权利而言,美国还应该做很多努力,才能把它真正地开始落实。如果美国真的想解决这些问题,不要找什么借口,就从人权角度解决医疗保险的问题,妇女带薪产假的问题,而不要老是去指责别人。美国首先应当把自己基本的事情做好,基本人权保护好。

有一次我碰到一个英国女学者,在会议上质疑中国的人权问题。我就跟她说的,请关心一下你自己的人权,关心一下你们英国妇女什么时候才能够实现同工同酬。这个在经社文权利宣言,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是第七条第一款,请你好好地研究一下,想办法实现自己的权利,保护好自己的权利。美国的人权问题就更严重了,美国右翼势力正在上升,各种右翼组织活动非常活跃。我看到2017年的统计,美国的仇恨犯罪(hate crime),就因为种族、肤色、民族等等原因,所造成的这种仇恨犯罪增加了17%。这是我要讲的第一点。

2018年1月,BBC中国总编Carrie Gracie在个人博客宣布辞职,原因是BBC“重男轻女”的薪酬文化


第二点就是西方人权体系有很大的问题,就是个人权利和集体权利之间的关系,西方一般是只说个人权利的。坦率讲,强调个人权利确实有它一定的道理,因为有时候你只讲集体权利,可能会损害某些方面的个人权利;反过来也是一样的,过分强调个人权利,你也可能损害集体权利。比方说法国和丹麦都出现过漫画家画《古兰经》的漫画,把伊斯兰教的真主给丑化,结果导致十多亿穆斯林的反对。个人的表达权利与社会的集体权利就发生了矛盾。

所以我觉得中国人讲究权利和义务之间的平衡,是一个真正的普世价值。一定要实现这种平衡,光是讲权利不讲义务,这个权利是玩不下去的。所以我觉得中国人这个观点是代表未来的。

第三就是,一个国家到底有没有权力,根据自己的国情,在推动人权进步的时候建立一个优先顺序?西方认为是没有的。但是,你只要实事求是地看这个世界,甚至看西方国家本身,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同时做到实现所有的人权。



我觉得中国人这个观点是对的,就是人权存在轻重缓急,要根据自己国家的实际情况。比方说,中国没有照西方的逻辑去做,而是把消除贫困当作一个核心人权。短短40年我们实现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脱贫,七亿四千万人的脱贫,创造了世界最大的中产阶层。如果要是按照西方标准的话,那么消除贫困根本就不是人权。

之前讲过,美国到今天为止根本不承认“经社文权利”。西方现在在发展中国家推动的所谓人权,就是政治权利压倒一切。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后果,这么多国家按西方模式走,结果是搞得越来越乱。颜色革命褪色,阿拉伯之春变成阿拉伯之冬,实际上结果都是非常糟糕的。在一个充满贫困的国家里,硬要去搞所谓的人权,西方标准下的人权,结果就出现了阿富汗、伊拉克、海地这样的例子,基本社会秩序都无法维持,每天都是各种各样的(侵权)事件。所以我说,我们不能等西方自己觉醒,我们就按照自己的方法做,而且总体效果非常好。我想中国消除贫困的成功,作为核心人权的推动,对整个发展中国家都是一个巨大的鼓舞和启迪。因为发展中国家最大的问题就是消除贫困,所以今后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会把目光投向中国,这已经出现了。

2018年12月23日,肯尼亚总统肯雅塔在乘坐中方承建的蒙内铁路时与旅客互动。来源:肯雅塔总统脸书账号

还要讲的一点就是法条主义的问题。西方把人权问题基本上看作是一个法律问题,认为只有法庭可以受理,才能严格说属于人权问题。这个对于法制不健全的,比方说律师比较少的国家,实际上是很难操作的,而且操作起来非常昂贵。从中国自己的经验来看,促进人权最好的方法就是在推动法治建设的同时,也要推动政治建设,通过政治手段来促进人权。

这里我要补充一点,就是我们谈人权的时候,有些人权我个人认为属于核心人权,是整个人类社会都应该接受的共同底线。比方说禁止酷刑,禁止奴役,人有思想的自由,人不能被任意逮捕等等。在这些问题上,中国与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没有任何分歧。美国有一个情况世界各国都谴责,就是在关塔那摩监狱关押很多犯人,对犯人进行酷刑。这就是触犯了我叫做人类文明的底线。

还想谈一个问题,就是一个国家或者一个民族的文化传统和人权之间的关系。这涉及到以后世界人权体制机制如何演变,如何发展。我记得国内曾经有过一次小小的争议,大概是十来年前,当时有一首歌叫《常回家看看》,突然变得非常流行。它歌词里边有这个“陪同爱人常回家看看,妈妈准备一些唠叨,爸爸张罗了一桌好饭,生活的烦恼,跟妈妈说说,工作的事情,跟爸爸谈谈。”我们有一些女权主义者,认为这首歌歧视了妇女。但是绝大多数中国人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虽然现代化的进程导致了大家生活的忙碌,但再忙也不应该忘记自己的父母,这是中国文化一个很宝贵的传统。

每一个社会,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文化传统。中国是一个文明型国家,中国人的文化传统比西方人权理念出现要早得多,所以世界上的事情不能什么都用西方形成的人权标准来套。我觉得世界人权事业未来的方向,应该是更多地把不同文化、不同传统中的智慧,用来一起丰富人权理念。而不是把自己认定的东西说成是普世价值,把人家的文化传统说成是落后的习俗,把自己的东西强加给别人。这在今天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任何道理的。

大家知道今天的欧洲面临一个很大挑战,就是中东难民问题,实际上这也和人权有关。我们可以从欧洲处理难民的困境,看到欧洲这种所谓价值观外交、人权外交的破产。阿拉伯之春很快变成了阿拉伯之冬,利比亚陷入无政府状态。也门同时进行着我叫做三到四场战争,一个2,000万人口都不到的国家,同时有部落之间的战争,族裔之间的战争,宗教之间的战争,还有南北方之间围绕国家分裂和统一的战争。最悲惨的还是叙利亚,这个国家我15年前去过,当时应该算是一个比较和平繁荣的国家,大概相当于中国80年代的水平。但今天,这国家一半的人口成为难民,主要的城市几乎都被摧毁。

2015年大量中东难民涌入克罗地亚,克罗地亚表示难民涌入已超过改过承受能力

我对西方人讲,我说这个是作孽,你把伊拉克搞乱了,把利比亚搞乱了,把叙利亚搞乱了。这些国家过去都不穷,有的甚至相当富裕,人均GDP过去都比中国高,现在你看多少变成了人间地狱。现在西方部分势力想搞乱中国,搞乱中国新疆,所以对这种企图一定要迎头痛击。我跟欧洲人说,阿拉伯之春爆发的时候,你们是一片欢呼声,伟大的西方民主模式,伟大的西方人权体系,终于降临到了伊斯兰世界。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看到这个地区充满了混乱和战争,已经有一百多万难民流入欧洲,更多的还在路上,把欧洲政坛搅得昏天黑地。可以说今天欧洲主要的政治问题,几乎都跟难民危机有关,包括英国脱欧,包括默克尔现在面临的困境。背后实际上有几点可以说清楚,其一就是你们当初推动阿拉伯之春,显然不符合这些国家本身的民情国情,造成水土不服,使过去一些比较微妙的宗教、族裔的平衡全都被打破了,结果就是内战。但是当难民来到欧洲的时候,你们的很多做法和言论都是违反人权的。欧盟成员国都签署了联合国难民公约,这个公约有个很重要的条款法文叫non-refoulement,翻成中文就是“不能推拒”。就是当难民到你这儿来申请,你可以有一个甄别的程序,但不能关了门停止申请。现在多数欧盟国家不这样做了,这本身就违反了他们参加的联合国难民公约,特别是有些欧洲国家,当时积极推动阿拉伯之春,包括直接进行军事干预的英国、法国,现在这两个国家带头不接受难民。而且很多这些难民,原来在本国都是中产阶级,但是国家完了,他们的一切也就完了。所以中国人讲国破家亡,我们自己过去经历太多了,所以中国人非常痛恨西方国家要搞乱中国的图谋,也痛恨那些帮助西方要搞乱中国的汉奸、“带路党”。


现在欧洲内部困难重重,经济也不好,西方国家政治制度设计是只对自己本国国民负责,不对世界负责的。现在经济不好的情况下,没有精力、没有资金、没有资源来照顾涌入的难民。所以我就讲,过去欧盟老是要搞人权外交,但现在欧洲内部各个国家的主要领导人,现在的观点都很不一样。比方德国的默克尔总理是一个说法;前任英国首相卡梅伦也是一种说法,卡梅伦当时公开说,英国的多元文化政策已经失败;匈牙利的欧尔班总理又是一种说法,因为欧尔班总理公开拒绝欧盟的难民分摊计划。如果欧洲内部都不能就这些人权的概念达成基本共识,又怎么好意思向全世界推动所谓的人权外交呢?

中国文化跟西方文化有一个很大的差别,中国人经常说“三人行,必有我师”。西方人却是更相信“三人行,我必为师”。他们总觉得自己是最了解这个世界的,比非洲人更了解非洲,比俄罗斯人更了解俄罗斯,比中国人更了解中国。我自己去过很多非洲国家,西方总认为非洲的民主化是压倒一切的,但我就跟他们讲,我说你做一些基本的调查研究,非洲老百姓自己最关心什么样的问题?很多都是人权问题,比方说是吃饭问题、就业问题、治安问题,消除疾病的问题。但西方国家一定要说,民主化就是第一位的,结果把很多非洲国家搞得处于动乱和饥荒之中。

从1963年起,我国开始向非洲派遣医疗队。图为1971年的宣传画重洋无阻隔 银针传友谊

中国现在在非洲、在世界很多地方,推动“一带一路”的倡议。西方国家就开始质疑说你们为什么要帮助非洲独裁国家?你们应该制裁他们,而不是帮助他们。这当中就涉及到一个人权理念的差别。因为在中国人的人权理念中,消除贫困本身就是一个核心人权,我们认为任何国家都不能够用任何理由、任何借口来阻碍这项人权的落实。我甚至觉得它有点像国际红十字会的救援活动,它是不分敌我的,是从人道主义角度出发的。所以我讲,如果你真的要制裁一个国家,联合国是有章程的,一定要达成国际共识,然后由联合国出面,通过国际共识来进行制裁,而绝对不是几个西方国家自己说了算。

西方在非洲什么都要按照自己的标准来做,坦率说是一种政治勒索,受援国家是很难发展起来的。所以现在越来越多的非洲国家把目光投向中国,用他们自己话讲叫做向东看(Looking East),这个大势是无法阻拦的,因为他们尝试西方模式这么多年,始终找不到成功的案例。

总体上我们中国到了今天这么一个阶段,我们可以把人权问题讲得清清楚楚,特别是从中国人的视角,把西方的人权问题,把世界的人权问题,把西方推动所谓的人权外交,造成各种各样的人权问题,说得清清楚楚。我想这也是我们今天要解决挨骂问题努力的一个重要方面。(完)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谢珊珊
专题 > 这就是中国
这就是中国
小编最近文章
这才是苹果出资滴滴的真正原因?
又是日系车!近5万辆新款斯巴鲁面临召回
上汽杨洪海:中国造车新势力是过眼烟云,想成为特斯拉?没戏!
改款后的皇冠 从“儒雅”变得更加年轻时尚了
神户钢铁正在接受日本国土交通省调查,涉及500多家企业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