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西方中心论”最大的受害者可能是自己,中国有过教训

2019-05-09 00:00:00

【“这个‘西方中心论’,最大的危害受害者,可能是西方本身,这个中国有过教训的。中国我们到清朝的时候,自认为是天朝上国,我们认为自己是中心,结果两百年不到,就被打败了。”

4月29日,东方卫视《这就是中国》节目播出第16期——解构“西方中心论”。节目主讲人、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通过回顾历史以及自身的经历的思考,讲述了“西方中心论”的来历以及如何对其解构。

观察者网整理节目演讲部分,以飨读者。】

节目视频截图


马泽晨(节目嘉宾、春秋研究院研究员):刚才张教授回顾了一下,东西学相互交流的历史,让我想到了一个侧面。在大概中国清朝初期的时期,当时有一些外国的使团,他们最开始在中国,记录的方式是画版画,有点相当于今天的照片。因为那个时候的技术就到这个份儿上,那么如果你观察那个时期的版画你会发现,它分为明显的前后两个时期。前一个时期,画中的建设都异常的高,那么午门的这个两层的雁翅楼,这个画得跟四五层六七层一样的高楼一样,也就是说,他们最开始来到这个地方,观察的是一种完全仰视,非常钦佩的样子。但是经过一番了解之后,他发现当时闭关锁国的清朝,他找到了能够压制你的办法。这个时候,他把你的这个明明两三层的楼,画的像一两层一样,把人都画的比较丑陋。

如果他们当时的版画技术,是一种当时的媒体的话,那么现在的西方媒体是不是也在做同样的事情,比如说“黄马甲”这样的活动。他认为这是人民的正当的诉求,那如果要是东方世界,是不是就又是“民主之光”了?

张维为:这是双重标准。这个在西方是屡见不鲜,人权问题、技术转让问题,恐怖主义问题也是的。包括新疆的这个“七五”,他们都不用“恐怖主义”这个词,你讲的很好的案例,证明了双重标准。

叶青林(节目嘉宾、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特邀研究员):我想到的是对当下的一个现实的意义。我们说中国今天能够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有赖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最重要的是我们成功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我想起了美国一个研究毛泽东的著名学者讲的这么一段话。他说毛泽东最大的成果就是把中国古代已经有的共产主义思想,也就是我们的大同思想,同产生于西方的,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思想,有机地结合起来了。这就让马克思主义成功地告别了欧洲血统,在中国有了“出生证”。

张维为:我们现在讲告别“西方中心论”,有的人就质疑了,说马克思也是来自于西方啊,你就这样回敬他,你说我们接受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这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是,马克思主义是有力量的,但是他是在中国真正的焕发出了生机和活力,并且还将会青春下去。

李志晖(节目嘉宾、新华社记者):我听了张教授的演讲,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一种紧迫感?刚才张维为老师讲到,西方很多思想家,比方说柏拉图《理想国》,亚里士多德《政治学》,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还有后来启蒙时代的,《论法的精神》、《社会契约论》,甚至《联邦党人文集》等等。就这些当然都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思想的这个精华,但是他们都是当时的思想家针对当时当地的面临的问题,中国的文化传统,人口的规模,地理的环境,社会的形态跟西方是不一样的,我们应该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你这个社会变革越厉害的时候,思想是越伟大,那么中国现在的这个变革是世界上最宏大的。所以我们这一代人应该有这种紧迫感,像我们古人一样的孔孟之道,天下大同和而不同,等等这一系列的。创造自己的这个当代的中国文明,让它也慢慢的随着中国的发展传向世界各地。

观众1:张教授好 主持人好。我今天就是听了张教授的讲座,我会觉得有两个问题想要问一下,就是您觉得“西方中心论”它有哪些弊端呢?可以简单的为我们说一下吗?第二个就是从西方的角度,我们如何去去“西方中心论”这种问题?

张维为:其实这个问题蛮有深度的。第一个很简单,就“西方中心论”,你看后来带来的一系列的灾难,包括就是比方说印第安人的消失 殖民,我代表优秀的人种,你代表劣势的人种,甚至不算人,我可以杀你的。包括现在今天很多人还影响历史终结论,西方这个中心世界史,整个世界都要朝着西方的模式走,结果发觉你看颜色革命失败,阿拉伯之春变成阿拉伯之冬,所以带来各种各样的问题。

第二个我觉得蛮有意思,就是即使从西方学者角度,现在他也有很多人在反思“西方中心论”,而且我发觉是这样的,就是他往往是和西方所处的地位有关系。“西方中心论”影响最大的西方这个崛起的时候,但是一到危机的时候,你知道最典型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那时死了一千万人,伤了两千万人,这样一个大灾难之后,很多西方学者,开始把目光投向东方。我们讲欧洲人讲理性,结果发觉这个一点都不理性,结果发生世界大战。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罗素,英国哲学家。他1920年左右,在中国、在北京、上海、长沙,好几个地方做演讲,当时我们国内的知识界不自信,总觉得中国文化不行,他说你们这文化真好,特别是崇尚和平,他就说是终有一天,他说中国将会获得足够的自卫能力,当时因为太弱了,打不过人家知道吗?他说到那个时候,你就会发觉中国这种和平的文化,对世界将是多么巨大的一个财富,那现在中国就是在这样做,我发展起来,强大起来,我是和平的中坚力量。

也是一次大战之后,美国一个哲学家杜威,我们叫实用主义理论家,但是他当时也是到北京、上海,到中国很多地方做演讲,1920年、1921年那一段时间,他批评黑格尔,说这个黑格尔的理论直接导致了军国主义,德国的军国主义。中国这个孟子的思想,特别是“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他说这个是很了不起。我觉得这是他们在反思他们的很多问题。

像法国也是的,法国很有名一个作家罗曼·罗兰,他当时也说的,他跟高尔基的通信,他反复讲这个,他说中国文化真是了不起。因为欧洲人认为,这个人文主义(humanism)是欧洲人特有的,他说错了,他说中国人那才叫真正人文主义。都是一到危机的时候,到灾难的时候,他们开始把目光投向中国文化,发现里面很多道理。某种意义上今天也面临巨大的危机,你看着它明显的走衰,那么这个时候也是,很多西方人开始把目光投向中国。这个趋势已经很明显的出现了。

李志晖:我倒是觉得这个“西方中心论”,最大的危害受害者,可能是西方本身,这个中国有过教训的。中国我们到清朝的时候,自认为是天朝上国,我们认为自己是中心,结果两百年,就“鸦片战争”就打败了。就是一个民族也好,一个文化也好,如果它自认为是中心,然后缺乏那种开放、包容的气度,或者是强制别人把它认为是中心的时候,这个文化和这个民族就意味着它正在走向衰落。

所以如果是长期执迷西方中心论的话,我认为这是很危险的一个信号。当然我们也不能以中国为中心,应该秉持一种开放、包容的这么一种自信的大国的气度。

观众2:谢谢,张教授好 主持人好。我有一个问题,就是随着现在非西方世界的崛起,我们现在已经逐步,告别了西方中心主义,那么我们中国应该怎么面对?

张维为:首先我觉得你的观察是准确,就是非西方板块的迅速崛起,但西方板块的走衰,这个走衰的速度比我们预计的还要快。中国就是和平发展,我就是“一带一路”,真的,这个就是饼越做越大,你愿意不愿意来,最后就是你可能不得不,我叫创造一个“势”,中国人善于谋势,势起来之后,最后你还是要加入。

叶:我们现在的和平崛起跟美国的路径不一样,逻辑也不一样,为什么我们要提人类命运共同体,是破除西方中心论之外的一个崛起之路,我们破除了之后跟世界会讲得更清楚,“一带一路”的国家会更加理解中国崛起不是有你没我,有我没你,我要来扩张的。是我带大家一起(往前走)。

张维为:止战能力很重要。我发觉是这样的,这样一个政治方面的三期叠加。一个就是所谓崛起的大国和守成的大国,美国人叫“修昔底德陷阱”。一个是国际秩序,默克尔总理讲的,说我们旧的秩序不能够容忍中国,他们就创造新的秩序。那么还有就是新技术革命带来的挑战,不得了的,你比方说人工智能带来的,可能会带来失业问题等等。你回顾人类历史,就是过去这三种情况的任何一种都可能带来战争。像第一次工业革命,战争。第二次工业革命,战争。新旧秩序也是一样的。所以在今天这个世界上,就是我们发觉很大程度上就是中国的作用,因为中国这个力量是一个和平的力量和发展的力量,而且是一个巨大的力量。你真的研究美国,美国普通的百姓厌倦了战争,过去30年一直在打,打了13场战争,浪费了14万亿美元。然后一个金融危机又浪费了20万亿美元。结果造成就是上次奥巴马想出兵打利比亚,美国老百姓反对,国会也通不过,不能再打了。在这种情况下的是时候,就是我讲罗素这个观点。中国和平的力量,对世界产生的影响,所以我觉得恐怕虽然是三期叠加,但是前景会比过去历史上任何时候要好。

观众3:中国现在并没有在各个方面,建立这种全面领先优势,这个去“西方中心论”,可能只是我们自己在自话自说,不知道张教授您是对这怎么看的?



张教授:实际上我老讲这观点,西方走衰的速度,比我们原来预期的都要快,而中国崛起的速度规模,比很多人预期的也要快。你看就是今年3月,美国的盖洛普公司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做了一个民调,他的问题就是美国和中国,谁的领导力更强,这可能不是原话,就是这个意思。他这个类似这样的问题,做过大概八、九年。今年民调中国领导力,比美国高两到三个百分点,就是你讲的这个世界的对中国,对美国的看法,实际上在迅速地变化。

最近有一个案例,就是“波音737-8”,MAX8这个事件,中国第一个禁飞,因为过去美国FAA,他是决定的,他觉得还是飞,但中国说不能飞,这就是你讲游戏规则的改变,非常非常重要。所谓秩序根本是游戏规则,西方主导的游戏规则,里边有一部分是合理的,有一部分是不合理的。合理的,真的我们叫趋利避害,我们非常尊重。实际上,这个涉及到一个文化自信,它甚至跟我们的发展的程度,都没有完全的关系。,这个文化自信,习主席这个讲的绝对是对的,就是文化这件事情,最广泛的 最根本的,最基础的自信。

观众4:张教授好,我觉得世界的格局,是不是要重新布局?

张维为:毫无疑问中国的崛起,我认为是改变世界格局。从二战以来,这个世界,用学业界的话叫做中心和外围,西方国家是中心国家,发展中国家是外围国家。过去是二元依附关系,也就是外围国家依附中心国家,然后外国国家供养中心国家。

就是我们经常讲的一个苹果手机在中国生产的95%的钱给中心国家拿去,中国拿5%。但中国厉害就在这儿,就这5%慢慢慢慢我就发展起来了,你知道吗?这5%我也要,你知道吗?结果发展起来以后现在形成新的格局。中国现在成为独立的一级,这一级很厉害,他跟中心国家跟西方国家,跟发展中国家都是最大的贸易伙伴、投资伙伴、技术伙伴。现在变成了三元互动关系,很大的变化,所以中国处在一个非常独特的,就非常主动的地位,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完)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丕
专题 > 这就是中国
这就是中国
小编最近文章
日本外相:感谢!
“与美国断交,但会继续出售石油”
美媒:为什么中国自认为能建立一个乌托邦式的世界秩序?
Facebook、联想、腾讯、百度纷纷来晒自家黑科技
B站董事长:三五年内,中国将产生第一部有世界影响力的国漫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