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我们不必满足于获得西方认可,这是中国和印度的区别

2019-06-16 13:54:00

【“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印度人特别自豪能够被西方接受,达到西方的标准。而中国,特别在我们的领导人当中,意思非常明确,就是我们要向西方学习它一切好的方面,但不是简单被西方认可。”

近日,东方卫视政论节目《这就是中国》每周一晚21:30持续热播。每期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结合自身经历,从国内外热点、难点问题切入,比较中西文化,建构中国话语。

在6月10日的第二十一期节目中,张维为教授解释中国人的爱国主义,比较西方民族主义与中国爱国主义的概念区别。

观察者网整理节目对答部分,以飨读者。】

节目视频截图

骆珺(节目嘉宾,新华社记者):刚才张教授也提到西方狭隘的民族主义,其实我非常感同身受。如果你去看西方媒体,它在描述中国人维护自己国家、支持自己国家的时候,用的是Nationalism这个词,这个词是民族主义的意思;但是如果你看美国媒体报道美国自己的事情,它一定用的是Patriotism,爱国主义。这两个词是有非常明显的区别的,一个是褒义的,一个是贬义的。所以这是一个双标的情况。

张维为:西方语境中,民族主义是个贬义词,因为欧洲历史上打了这么多仗,一直到一战、二战。所以他们觉得是民族主义惹的祸,民族主义这个词就被越来越污名化,然后就变成贬义了。

爱国主义还是比较中性的词。所以它们的宣传中把自己国家的这种民族主义,都称为爱国主义。而中国的爱国主义,则被称作民族主义。西方的用词是很容易辨别的,这个是我们在跟国外交访中可以了解这么一点背景知识。

骆珺:西方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也体现在,大家如果回忆西方的殖民历史,我们自己的历史课上是有对它的这种罪恶殖民历史的描述的。但是如果你去看一些西方人写的东西,当然也不是所有的西方人,部分西方人也有一定反思,但是直到现在,比如说在飞机上翻这种杂志读物,你能看到西方人写的缅甸,他把缅甸的一个城市叫做colonial jewel cities,就是殖民城市中的明珠。然后他说英国殖民给缅甸留下的是colonial heritage,联合国将世界文化遗产叫做heritage,但是殖民者也将这种罪恶的殖民历史叫做殖民遗产,你就可想而知他对于自己这种殖民历史的美化。

观众1:张教授你好,主持人你好。前一段时间巴黎圣母院着火事件,网上有人就认为这对于人类文明是一种缺失,但是也有人认为这是对法国人民的一种报应。有一些微博大V他们就觉得中国人的爱国主义是一种狭隘的民族主义,然后西方人的爱国主义具有人性光辉普世价值。你怎么反驳他们?



张维为:我觉得对人类文化瑰宝遭受损失,我们都应该表示一种哀悼,这种损失有时候是不可弥补的。

一些中国人把它联想到圆明园和法国人过去做的不好的事情,我觉得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我记得圆明园自己发了一个关于这个问题的声明,讲得还是比较到位,认为表述方式都需要更加成熟一点。

但是我不同意某些大V把这么一个案例拿出来,然后来丑化整个中国人的爱国主义,歌颂西方的所谓人性光辉。这并不实事求是。我们在什么层次上出现这些声音,就在这个层次上处理,不要把它夸大,不要把它普遍化。

这些公知大V最大的问题,我猜想,一个是跪久了站不起来,这是肯定的,毫无疑问的。还有一点,就是他们被西方话语洗脑了。西方话语总说西方人的理性的,经过文艺复兴,经过启蒙运动,但是东方国家没有经历过这些。但是我在前几次讲座中已经举过很多例子了,经历过文艺复兴、启蒙运动的欧洲人,怎么一天到晚在打仗,对不对?一次大战两三千万人阵亡,二次大战七八千万人伤亡,这简直就是发疯了,对不对?西方整个的殖民主义,种族主义,包括希特勒的法西斯主义,背后都有所谓的“理性分析”,对每个民族的所谓智商,哪些种族比较聪明,哪些种族属于只能干苦力的,都是基于所谓“理性”来分析的,这些都是真实的历史。

所谓“西方代表理性,东方代表非理性”,这是非常荒谬的。实际上,我们讲的实事求是是真正的理性。西方如果达不到我们讲的实事求是,证明他们的理性还是欠缺很多,火候还远远没有到。希望他们能够达到这个水平。

观众2:张老师好。上世纪50年代,我们国家好多的科学家都放弃国外的优越条件回国,贡献自己的才华。现在社会上有一种现象,就是以出国拿绿卡定居在国外为荣。对社会的这种现象我们应该怎么看?在新形势下我们应该怎样爱国?

张维为:移民这个问题我回答过很多次,我最不担心的就是移民问题。您可能年纪比较长,所以可能关注的还是20年前、15年前的移民潮。你知道不知道,多少人现在移民加拿大、美国之后后悔,他们回到上海发觉自己都变成穷人了,他们的财富没有增加。

我认识很多移民,上次我去加拿大,真不好意思说他们,在国内还是什么处长,什么部门的经理,管了上百号人,到加拿大能够找到很体面的工作就是汽车销售,就很体面了。或者在人家公寓的地下室,在地下室开一个杂货店,自己24小时在那值班,夫妻老婆店,这个痛苦难以形容。

所以我觉得,这个时代已经完全变了,现在留学生回国比率已经超过了85%。今天如果还以移民来忽悠,那些都是移民公司各种各样的文案,知道吗?因为数据告诉我们,我们的移民人数非常之少,每年不超过20万,要照比例来说更少。我查了加拿大前年吸收中国移民33000人,美国就算比它多十倍,那也就是30万,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多。美国大概前年吸收中国移民是8万多,加在一起一年20万最多了,就算多一点也没有关系。

我是特别主张移民,鼓励移民增加十倍都没有关系,真就这么回事情。我们现在的“一带一路”倡议,需要大量的人走出去,到任何国家我们都鼓励,真这么回事情。我现在担心是,因为国内生活条件越来越好,生活越来越精彩,很多人不愿意出去,这真是个问题。

我老说一出国就爱国,海外华人爱国情绪是非常非常强的,所以不用担心这个问题。比方说,增加个十倍的移民,我们希望能够增加这么多,特别是那些对国内、对我们体制反感的一些人,我们可以成建制地跟美国谈一个协议,特朗普总统特别喜欢协议,喜欢做生意,我们整个都送给你,成建制、成批地送给你,我们甚至可以付单程的路费,对不对?这样就好了,他们也太平了。

观众3:张教授,我想提问你一个问题,就是现在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现在12岁,等到我长大以后,中国哪一方面会比较强盛?

张维为:我能够很坦率地跟你交流,不要害怕,不要紧张。

因为我觉得特别在你这个年龄,千万不要这么功利。你理解“功利”这个词吗?我觉得像你这个年龄,就是应该大胆地追求自己喜爱的事情,比方你喜欢美术你就学艺术,你喜欢音乐就学音乐,你喜欢建筑设计就学建筑设计,不要去过多地考虑这些东西。

随着中国的崛起,它一定是大师辈出的一个时代,会产生中国的牛顿,产生中国的爱因斯坦,产生中国一流的工程师,一流的外交官,一流的方方面面的科学家、艺术家、音乐家……都是这样的。所以你们这一代真的可以让梦想放飞,放飞自己的梦想,而不要过多去考虑哪个专业会怎么样。

你现在定位中国还是个发展中国家,我可以告诉你,很多国家,包括特朗普,他都不愿意承认中国是发展中国家,而说美国是发展中国家。中国现在的一代人,就是真的不用为以后生计考虑的一代人。我觉得没必要还是像我们年轻时候父母说,要学个专业以后找份好的工作挣钱。你们真的是可以完全照自己的心愿去做很多事情。这是我个人的感悟,就是大胆一点。

主持人:我在这儿想补充张老师,就是他们这一代人可能是有自由选择的机会,但这个机会也还是需要整个国家发展到一定程度,到时候可能还是有很多建设者在为国家的未来做贡献。所以我倒是特别想问你,你特别想做的是哪个专业?哪个行业?

观众3:其实我吧,我想在我的大学里学金融。

主持人:学金融。为什么呢?

观众3:应该就是纯属爱好,没什么掺杂其他的。

主持人:万一张老师告诉你未来很多年之后其实金融也不是很重要,你还选择金融吗?

观众3:这个我得考虑考虑。

主持人:所以真的是很把张老师的建议当回事。

张维为:如果你真的爱好金融,你学金融没有问题。我就觉得没必要把自己框在一个非常功利的目标,一定要以后出来找工作赚大钱,我觉得这个就很可惜了。因为你梦想真的放飞之后,你可能创造世界奇迹的。

观众4:我建议你长大以后去当兵,因为当兵很光荣,很爱国,很有情怀。

主持人:您当过兵吗?

观众4:我是一个退伍军人。

主持人:您是什么军种?

观众4:我是二炮,就是现在的火箭军,在四川。

主持人:厉害。

观众4:当兵很光荣,这次我们海军70周年的纪念你看了没有?挺自豪的,对不对?这是具体的体现。以前我们回国的专家叫钱学森,他参与改建国防科技大学,也是个爱国军人。我希望你当兵。

主持人:好,掌声再一次送给这位军人!谢谢!

观众5:最近网络上出现了一些观点,比如说买外国的车就是不爱国,看外国的电视就是不爱国。张教授您怎么看这种现象呢?

张维为:我个人觉得这个是有点狭隘的爱国主义。中国人的爱国主义是海纳百川的,是非常包容的,我们是个见过世面的民族。

实际上,你看一看我们这么多的伟大发明,我不说四大发明了,就是过去成百上千种古代的发明传到欧洲时候,他们也都吸收了,对不对?为什么他们的好东西我们不能吸收?我们今天用的电灯、电话、互联网等等都是西方发明的。所以中国人学习的文化我觉得非常好,三人行,必有我师。我们愿意吸纳人家一切好的东西。

但我觉得中国有一点是中国文明型国家的传承。上次我和新加坡学者马凯硕,我们对话比较中国和印度。我说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印度人特别自豪能够被西方接受,达到西方的标准。而中国,特别在我们的领导人当中,意思非常明确,就是我们要向西方学习它一切好的方面,但不是简单被西方认可。

我就讲一个简单例子, 1978年邓小平去新加坡访问,他确实被震撼到了。他16岁的时候,去法国的路上曾经经过新加坡,那时候新加坡非常穷,比渔村好一点,但现在是高楼大厦林立,是个金融中心。

邓小平回来就说,说我们要向新加坡学习,但是也要研究在什么方面可以做得比它更好,这个眼界是不一样的。比方移动互联网是西方发明的,网购是西方发明的,但来到中国以后,我们的网购规模比它大一百倍一千倍,这是某种意义上的再创新、再创造。现在人家讲微信就好像完全是中国的东西了,对不对?所以我觉得不要把这个东西看的那么狭隘,这个世界文明太精彩了,好的我们都要吸收。

任何国家,任何民族都会有极端狭隘主义。但不会成为中国社会的主流,更不会成为我们政治决策层的主流观点。(点击查看本集完整版视频


(最后打个广告~张维为老师在两年前出版了《文明型国家》一书,“文明型国家”的概念解构了西方话语关于中国的主流叙述,为讲好“中国故事”,充分认识和包容中国文明特殊的内部差异性和复杂性提供了强有力的概念工具。

本节目《这就是中国》中不少内容在该书中也有呈现。如果有兴趣,可扫描二维码购买,全国包邮,并附赠精美礼品一份~~)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丕
专题 > 这就是中国
小编最近文章
日本外相:感谢!
“与美国断交,但会继续出售石油”
美媒:为什么中国自认为能建立一个乌托邦式的世界秩序?
Facebook、联想、腾讯、百度纷纷来晒自家黑科技
B站董事长:三五年内,中国将产生第一部有世界影响力的国漫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