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西方今天最大的问题,就是空谈误国

2019-09-09 12:52:05

“中国人不允许政治机器空转,政府做的一切一定要落实到人民生活的改善,否则就是我们所说的空谈误国,而空谈误国是今天西方模式最大的问题之一。”

在9月2日东方卫视《这就是中国》第33期节目中,主讲嘉宾、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阐述了可能影响世界的三个理念:实事求是、民本主义和整体思维。

张教授指出,今天西方民主话语似乎还占有某种道德上话语上的优势,但是对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来说,民本思想才是民主的实实在在的体现,远比空洞的民主说教更坚定更有力。

观察者网整理节目演讲全文,以飨读者。

张维为:

大家可能听过一个说法,就是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曾经讲过这么一句话,她说中国永远不可能成为一流大国,因为尽管中国向全世界出口电冰箱、洗衣机、电视机等等,但中国没有可以向全世界输出的理念。我们国内一些公知也跟着这样说,由此而感叹这个国家怎么了、这个制度怎么了。其实道理很简单,撒切尔夫人错了,错得离谱。

她对中国了解得太少,所以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她来中国访问的时候,当时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已经给她上过一课。她当时不想把香港还给中国,邓小平说如果我们达不成协议的话,中国将单方面采取措施,她没有料到中国态度如此强硬,所以她步出会见厅的时候,心事重重,下大会堂台阶的时候,踩空一脚摔了一跤。

1982年9月24日,邓小平和撒切尔夫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谈香港问题。

实际上中国人这个理念,既丰富又精彩,为什么?

首先,这是一个文明型国家的崛起,所以中国的理念往往后边都有数千年的文明的积淀;第二就是中国理念背后有自己过去数十年迅速崛起伟大实践的支撑,所以是一种中国智慧和经验的一种集中体现;第三,我觉得就是中国理念往往也是中国社会从上到下的共识,甚至就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智慧。

比方说实事求是,你经常看到两个人吵架,有个人来劝架,劝架的人会说,实事求是讲,你们两个人都有点问题,各退一步不就海阔天空了吗?这就是一种中国智慧,实际上在我们改革开放,在我们国家崛起中都用上了。

鉴于中国理念这种丰富性,我准备分两次讲座来与大家一起探讨中国理念,其实两次讲座也是不够的,我做的只是抛砖引玉,欢迎有更多的人加入研究和传播中国理念这个行列。

我觉得中国理念很多,但如果我们能够把一些最基本的搞清楚讲清楚,我想就可以大致的了解中国是如何成功的,也可以了解这些理念对整个外部世界可能产生的影响,用现在的话讲就是为世界提供一些中国智慧。

节目视频截图

那么今天我想和大家探讨三个中国理念。

第一个理念是“实事求是”。我记得有一年我在伦敦,我参观丘吉尔的纪念馆,当时那个讲解员就对我讲说,英国首相丘吉尔对战后国际关系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因为他和美国的当时的总统罗斯福早在1941年就共同发表了一份叫做《大西洋宪章》,这个文件上只有一页纸,但是它影响了整个战后的国际关系的发展和演变。《大西洋宪章》是1941年8月14日发表的,当时它表明了英美两个国家准备联合起来与德国纳粹作战,也确实提出一些战后世界格局应该遵守的一些主要的原则。

我说我同意他的看法,但我也顺便告诉他,我说有一个中国理念才四个字,已经改变了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的命运,而且最终可能会改变整个世界格局。这四个字就是“实事求是”,而且英文翻译也正好是四个单词,英文叫做Seeking truth from facts,中文解释成从事实中寻找真理,我觉得还是比较接近它的原意的。我顺便说一句,这个实事求是我们有些人把它翻译成pragmatism实用主义,我觉得这是不准确的,扭曲了这个理念本来的意思。从事实中寻找真理,更加接近这个理念中文的原来的意思。

“实事求是”这个概念最早见于《汉书·河间献王传》,它指一种做学问的诚实的态度。那么到明清时代又形成了叫“实学”,就强调通过对事物本身的探索来发现规律性的东西。

后来毛泽东主席把它定为中国革命成功的思想精髓。早在1930年,毛主席有过一篇著名的演讲,叫“反对本本主义”。他针对当时红四军内部存在的教条主义问题,比方说开口闭口共产国际,开口闭口苏联的经验,有一种食洋不化,所以毛主席就提出了党的思想路线问题。他讲了今天很多我们听起来都是发聋振聩的话,他这样说,他说你对那个问题不能解决吗?那么你就去调查那个问题的现状和它的历史吧!你完完全全调查明白了,你对那个问题就有解决的办法了。一切结论产生于调查情况的末尾,而不是在它的先头。只有蠢人,才是他一个人或者邀请一堆人不做调查,而只是冥思苦索地“想办法”,“打主意”。

毛泽东在这篇著作中提出“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回望中国革命波澜壮阔的历史,什么时候我们坚持实事求是,我们就胜利。反之就经历失败和挫折。大家知道红军长征的起因就是王明、李德等人教条主义本本主义的错误,导致红军的根据地越打越小,伤亡越来越严重,最后不得不进行长征。一直到遵义会议确立毛主席为代表的新的中央,确立毛主席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和军事路线。

大家可能知道就是人民解放军有一位战神叫粟裕,那么他的作战方法就是彻底的实事求是。

1948年前后,中央军委最初考虑是让华东野战军三个纵队挺进江南,逼国民党调整他在中原的战略部署。但粟裕从战争全局和中原的实际情况的分析,他看到了难得的战机,他斗胆直陈,向中央军委建议,在中原黄淮地区打几个大规模的歼灭战,后来成为著名的“淮海战役”。淮海战役当时第一仗是要消灭国民党的黄百韬兵团,总攻的日期定在11月8号,但粟裕在前线发现战局千变万化,包括黄百韬兵团的集结动向发生了变化,战机稍纵即逝,所以他冒着违抗军令的风险,调整部队的部署,同时也给中央军委发电报,请求把淮海战役发起的时间提前两天,改到11月6号。毛主席批准,然后说坚决地打,不必事事请示。后来实践证明,这一决策打乱了敌人的部署,迅速夺取了整个战场的主动权。后来毛主席专门评价淮海战役,他说一锅夹生饭,硬是被你们一口一口地吃下去了。

我们现在正处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觉得太需要一批像粟裕这样的战将战士,既能够吃透党中央的整体的战略部署,又能大胆地实事求是地创造性地进行工作,我们需要一大批有担当,“一门心思谋打仗”的战将,这样才能打开一个又一个新局面。实际上我们今天看到香港问题、金融问题、中美贸易战问题、两岸关系、“一带一路”、第四次工业革命等等等等,实际上都是我们的机遇。我想这是一个呼唤英雄的时代,是一个呼唤新一代粟裕的时代。


同样,中国过去数十年改革开放的成功,靠的也是实事求是。1978年,邓小平把“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确立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指导思想,强调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邓小平在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总结了文革的教训,讲了一段非常重要的话。他说思想一僵化,不从实际出发的本本主义也就严重起来了。书上没有的,文件上没有的,领导人没有讲过的,就不敢多说一句话,多做一件事,一切照抄照搬照传。把对上级负责和对人民负责对立起来。我想邓小平这些话对我们今天克服各种形式的形式主义也是很有意义。

邓小平还说,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邓小平后来多次讲过,他说我就是相信毛主席讲的实事求是。

回望过去实际上实事求是的理念,使中国摆脱了东西方教条主义的束缚,走上了全面崛起的伟大进程。

那么实事求是这个理念实际上与欧洲启蒙运动提倡的理性主义有某些共通之处,双方都摆脱了思想僵化,都突出人的理性精神,而且都推动了各自的划时代的工业革命。

但两者也有明显的差异,因为实事求是是中国古老文明与现代文明互动的产物,它避免了过去西方理性主义所包含的很多弊端。比方说在西方世界曾经非常时髦的是种族主义、殖民主义、扩张主义,这些都给人类带来很多灾难。但这些主义实际上也是基于他们所谓的“理性的科学的分析”,这个是西方理性主义巨大的局限性。所以今天不少西方有良知的学者也在反思欧洲启蒙运动理性主义的很多的局限。

那么实事求是意味着一切理性的活动都需要通过社会实践来检验,而且检验的标准是这些活动是否有利于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整体利益。正因为是这样的,在实事求是指导下的中国崛起是和平的崛起,没有像欧洲崛起那样给世界带来战争,而是带来了和平和发展的大量的机遇。那么这个理念也使中国成了世界上意识形态偏见最少的国家之一,使中国能够大胆地借鉴其他国家在现代化建设过程中的一切经验,从而大大推动了中国方方面面的进步。

现在回头看,世界上有这么多的国家被西方政治话语忽悠了,但中国总体上没有,靠的就是实事求是。因为实事求是还一直提醒我们,提醒整个世界,务必保持清醒的头脑。

比方说西方这么多年来,在全世界到处都推动所谓的民主化,表面上看民主化怎么会有问题?但你要看事实,你就不得不质疑,为什么南斯拉夫一推行西方的民主化就崩溃了?为什么苏联这样做就解体了?为什么戈尔巴乔夫在西方那么受宠,但却被本国多数老百姓所鄙视?为什么台湾现代化起飞之后转学西方模式,结果经济滑坡了,腐败更严重了,社会更分裂了?为什么阿拉伯之春很快就变成阿拉伯之冬?为什么整个第三世界都找不到一个通过西方民主化而变成现代化国家的例子?为什么到处都鼓吹市场化,鼓吹新自由主义的美国自己,反而成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发源地和重灾区,这也导致它自己软实力硬实力一路下滑。为什么美国一方面批评中国不是市场经济,一方面自己又对经济活动横加干涉?说好的自由贸易、公平竞争、法治精神都跑到哪里去了呢?所以这是我要讲的第一个理念,实事求是。

第二个理念,我想讲的叫“民生为大”或者叫“民本主义”。中国古训也讲“民为邦本,本固邦宁”。中国历史上长期领先西方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古人执政的“天命观”,它这个本质上也是民本主义的,就把民生问题解决得好坏看得非常之重,看作是人心向背的关键所在,看作是决定国家命运的大事情。“悠悠万事,民生为大”讲的就是这个道理。民本主义也是中国红色传统的一部分。

习近平总书记不久前讲过这样的话,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全党同志一定要永远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永远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

过去,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打土豪,分田地”,是为了让人民过上好日子。今天我们讲的全面小康,我们讲体察民间疾苦,我们讲两个百年目标等等,也都是为了这个目的。这也是为什么中国能够在短短的数十年内,全方位的崛起,一个重要的经验就是对政府来说重中之重的工作,就是要大力改善民生。

这种治国理政的理念,在这样的理念指导下,我们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消除贫困的最大的奇迹,我们创造了世界上最大的中产阶层,那么这些确实给外部世界带来强烈的震撼。

另外,民生为大,民本主义这个理念还具有巨大的包容性和现代性。它指的不仅是国家要致力于改善民生,而且也指一个国家的政治体制安排,也要着眼于在更高更广的层次上全面提升人民生活的品质,落实到政府为百姓提供更优质的服务,落实到让人民过上更安全、更自由、更幸福、更有尊严的生活。

在与西方理念的比较中,它有独特的意义。因为世界上大部分的国家仍然是发展中国家,实际上仍然有数十亿的人口,饱受战乱、贫困、饥饿、基本生活用品匮乏这种煎熬。西方模式在非西方国家频频失败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它导致了无穷的政治纷争,导致政治机器空转,使人民改善生活的这种可能性变得遥遥无期。所以就出现了阿拉伯之春变成阿拉伯之冬,这个原因是一样的。

现在连西方国家自己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西方政治模式和经济模式,今天最大的困境就是改善民生乏力,民生改善不了。那么金融危机也好,债务危机也好,经济危机也好,都导致西方百姓生活水平长期的停滞不前,甚至显著下降,中产阶级缩小。

西方政坛上过去几年中流行过这么一句话,是当年美国克林顿总统说的,英文叫做It’s the economy,stupid!就是真蠢啊,问题出在经济上!这是当年克林顿总统给许多参加竞选的西方政客的忠告,就你们也要把经济搞好才能选上,但很多人也没有听进去。那么换言之,绝大多数西方国家百姓关心的也是经济、就业、福利这些民生问题。所以我觉得中国民本主义理念不仅接中国的地气,也接世界的地气。坦率地讲,如果有一个西方民主模式,还有一个中国民生模式,或者叫做中国民本主义的民主模式,这些模式在竞争的话,我的结论是中国模式已经胜出。

今天西方民主话语似乎还占有某种道德上话语上的优势,但是对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来说,民本思想才是民主的实实在在的体现,远比空洞的民主说教,更坚定更有力。我相信时间和历史一定站在民本主义这一边,全世界最终都会朝这个方向发展。西方民主制度也不得不进行改革,朝这个方向发展,否则它走衰的速度会更快。

所以我想起早在2014年,《经济学人》杂志就发表一篇文章感叹,它说你看中国每十年人民生活水平就翻一番,而美国崛起最快的时候,它要三十年才能做到这一点。顺便说一句就是民生为大或者叫民本主义,英文我还在想,最好翻译成我叫“people’s livelihood first”,这个译文仅供参考。懂英文的观众,不懂英文也没有关系,可以和外国朋友聊聊这些普普通通的又充满智慧的中国理念。中国人不允许政治机器空转,政府做的一切一定要落实到人民生活的改善,否则就是我们所说的空谈误国,而空谈误国是今天西方模式最大的问题之一。

那么第三个理念,我叫整体思维,或者叫整体思维、统筹兼顾。英文我是用holistic thinking。那么中国人的整体思维和统筹兼顾能力应该说世界最强,因为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包括中医的整个哲学思维就是整体思维。中国人反对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主张统筹思考,辩证认知,标本兼治。那么在治国理政当中,中国人一直讲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一直讲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

毛主席考虑的是五六十年内要超过美国。邓小平考虑的是70年分三步走的现代化战略。习近平考虑的是两个百年目标的制定和落实。

去年10月在哈佛大学我做过一个演讲,我说中国的习近平主席拥抱2050年,美国的特朗普总统拥抱1950年,我看下边多数听众都在点头,说明美国许多有识之士也意识到自己政治制度出了问题。

美国《时代》周刊曾经刊登过一篇文章,这个标题就说的是“民主能解决西方当前的困境吗?”它里边讲了一个观点,说西方政客把获得选举的胜利这种狭隘的利益,看得更重于更高于整个国家的长远利益。所以他们关心的不是削减赤字,不是提高经济的竞争力,他们眼光是放在赢得下一次的选举上。

美国《世界邮报》的主编加德尔斯他也说过,西方民主制度屈服于叫“即时新闻”的“短期暴政”,屈服于“一人一票”的“短期暴政”,导致民粹主义泛滥。他说这种制度缺乏长期思考,缺乏长期的策划,缺乏持续统治的政治能力。他说远远无法应对或者回应中国的崛起。

那么中国的体制数十年来一直在不断地进行自我改革和调整,已经形成了整体思维、通盘考虑,从长计议的一整套的制度安排。这种优势比较好地体现在中国中长期规划的制定和执行,特别是一个接一个五年计划的制定和执行。中国全面崛起很大程度上就是这样的战略规划一个接一个成功执行的结果。

十三五规划宣传动画视频

如果你比较西方模式,中国模式,两者最大的差别恐怕就是一个短视政治与一个目光远大的差别。西方政客大都只关心自己国内部分选民的短期利益,而忽视整个国家民众的整体利益和整个世界的整体利益。往往只关心自己的选票和任期之内的事情,而忽视更加长远的利益,因为他是政党竞选制度,不同的政党换了一个政党就可能执行不了同样的政策了。所以西方一般来说,它考虑的是下一个百天怎么做,叫百日计划,最多到下一次选举怎么做。而中国模式实际上是甚至可以为下一代进行规划,那么这个在今天西方模式下是难以想象的。

从今天全球治理的情况来看,世界上的问题越来越多,更好地全球治理确实呼唤整体思维、统筹兼顾,否则世界上的问题难题一个都解决不了。中国人做事情讲究通盘考虑,讲究一个度,讲究动态平衡,讲究解决问题的最佳火候和时机。我想这些智慧对于解决西方面临的许多棘手的问题,对于解决全球治理面临的许多难题,都有积极的意义,深远的意义。

从哲学传统来说也是这样的,西方哲学比较强调个体,中国哲学比较强调整体,两者本来完全可以互补的,就像看到树木也要看到森林,看到森林也要看到树木,这样可以深化我们对世界事物的认识。中国已经从西方强调个人的理念中学到一些东西,可以说获益匪浅。西方其实也可以从中国强调整体的理念中学到很多东西。

那么从刚才讲实事求是、民本主义、整体思维这些理念出发,你再来看西方模式,我真的觉得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以正在进行的中美贸易摩擦或者中美贸易战为例,你看美国当局是怎么做的,它显然对中美贸易关系缺少起码的实事求是的分析,对绝大多数美国民众和企业反对增加关税的要求全然不顾。最近3000亿美元中国出口产品,很大一部分都是美国民生所需,特别是电子产品。那么对中美关系以及整个世界秩序的未来,根本没有一个整体的统筹的思考。所以你就看着美国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给自己的利益带来的损害越来越大,你想阻拦它都拦不住。(完)

(最后打个广告~张维为老师在两年前出版了《文明型国家》一书,“文明型国家”的概念解构了西方话语关于中国的主流叙述,为讲好“中国故事”,充分认识和包容中国文明特殊的内部差异性和复杂性提供了强有力的概念工具。

本节目《这就是中国》中不少内容在该书中也有呈现。如果有兴趣,可点击这里购买,全国包邮~~)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丕
专题 > 这就是中国
这就是中国
小编最近文章
日本外相:感谢!
“与美国断交,但会继续出售石油”
美媒:为什么中国自认为能建立一个乌托邦式的世界秩序?
Facebook、联想、腾讯、百度纷纷来晒自家黑科技
B站董事长:三五年内,中国将产生第一部有世界影响力的国漫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