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戴雨潇:投票“维稳”,大概才是美国体制真正的“优势”

2020-06-27 08:45:55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戴雨潇】

目前美国新冠确诊人数已经超过246万,死亡人数也超12万,两项数据占了全世界总数的四分之一,令其他国家望尘莫及。

而从最近几日每天新增超过30000的确诊数来看,美国的疫情完全没有缓和或消退的迹象,未来必然还会有更多无辜的人失去生命。连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 · 雷德菲尔德也不得不承认:“新冠肺炎已经击败了美国(Covid-19 has brought this nation to its knees)”。

早在4月,号称“美国钟南山”的顶级传染病专家安东尼 · 福奇就警告,如果各州仓促解封开放,疫情将会出现第二次高峰。美国食药监局前局长斯科特 · 戈特利布也悲观地表示,美国防疫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传染率居高不下,疫情可能会再度爆发。

就在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感染或死亡、各地医护人员疲于奔命之际,总统特朗普政府却无视公共卫生专家的反对,要求全国尽早解封。特朗普在采访中和发布会上称:“美国人要做勇士。我们不能一直关闭国家……无论有没有疫苗,我们都会解封。”

4月底,美国联邦政府发布的“社交区隔指导方针”到期,特朗普立刻明确表态拒绝延长隔离,并多次呼吁全国分阶段“重新开放”。与此同时,美国各地“反对隔离”“停止封城”“要求复工”的抗议此起彼伏。特朗普本人也曾多次对抗议活动表示支持。

特朗普在白宫发布会上呼吁重新开放 图自福克斯新闻

截至目前,美国有一半以上的州开始部分解除居家隔离和封城措施,进入复工复产阶段,重新开放餐厅、公园、海滩等公共场所。很多地方的人们也随着天气变暖成群结队出门游玩。5月底,美国黑人乔治 · 佛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跪压致死,触犯众怒,引发全美各地声势浩大的示威和暴乱,进一步增加了美国民众的感染风险。

这一系列政治变动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显而易见。现在,美国至少9个州的住院率急剧升高[1],21个州的确诊病例开始回升[2],其中14个州的新增确诊数打破历史记录[3],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美国疫情反弹最严重的德克萨斯、阿拉巴马、佛罗里达、北卡罗来纳等州,每日新增病例已在本周超过历史峰值 图自JHU CSSE

一边是居高不下的新增感染数、死亡数以及医卫人士的警告,另一边是反对隔离的抗议此起彼伏、各州陆续复工复产,两个截然不同的现实出现在同一个美国,相映成趣。究竟是什么造成美国人对疫情的认知产生如此大的分歧?反对隔离、要求复工的美国民众难道真的不怕死吗?

一、“美国反对美国”

美国各州解封的时间有很大差别,中南部地区和五大湖“绣带”的大部分州在4月底到5月初已经开始解封,而东西海岸的各州则到5月底仍保持较为严格的管控措施。

各州对何时解封出现分歧,地理因素固然是原因之一——美国人口密集、经济发达、科技和金融业兴盛的城市多集中在海岸一带,东海岸的纽约、新泽西和西海岸的加州也是此次疫情冲击最严重的地区。相对而言,中南部地广人稀,传染病的风险略低,疫情相比沿海、港口地区也较轻。当然,这里的“较轻”只是相对纽约等重灾州而言,如果对比中国、韩国、越南和新加坡等地,美国所有州的疫情都非常严重,当下远远没到可以解封的时候。

以4月24日“打响解禁第一枪”的佐治亚州为例,该州的统计方法是,新发现的确诊病例被算作病人出现症状那一天的新增确诊数。佐治亚州公共卫生部巧妙地利用这个统计的滞后效应绘制图表,宣称佐治亚州新增病例开始下降,以此作为该州4月底解封的依据之一[4]。

从佐治亚州公共卫生部公布的图表来看,新增病例似乎在4月底显著下降 图自Georgia Department of Public Health

然而,当此后一两周新增病例慢慢补充上来后,重新审视图表就不难发现佐治亚州的新增确诊数在4月底其实根本没有出现过显著下降,一直维持在每天新增700例左右的水平。曾和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机构合作的数据处理专家穆勒曼认为,佐治亚州卫生部门完全不应该将最后两周的数据放在图表里误导民众,“他们让我们怎么相信这些数据?”

佐治亚州3月初到5月初的实际日新增确诊(黄色曲线),从七日均线(绿色)可以看出,佐治亚州新增病例从未显著下降过 图自Ledger Enquirer

除此之外,佐治亚州计算新冠阳性率时,竟然将核酸检测(现在是否感染)和抗体检测(过去是否感染)两种检测的总数加和作为分母,目的是让阳性率显得比实际数字更小。对此,佐治亚州立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哈里 · 海曼沮丧地表示,“因为佐治亚州反反复复地破坏数据的透明度和准确性,我们很难知道疫情到底有多严重”[5]。

美国很多州与佐治亚的情况类似,在疫情没有显著缓解时,当地政府就仓促解封,因篇幅所限,在此不一一列举。对比之下,在中国,几个月前受灾最重的武汉,耐心等到连续一周零新增确诊,才逐步有序解封。

实际上,如果以人均感染率来算,佐治亚等最早解封的中南部州的疫情并不比东西海岸轻。美国每十万居民新冠确诊人数最多的10个县中,就有多达7个坐落在最早解封的中南部州[6]。显然,现阶段影响美国各州是否解封的最重要因素并不是客观的疫情数据,而是人为的政治因素。

美国最晚实施封禁和最早开放的几个州的州长都是共和党人,州政府由共和党政客把持,这些州的选民也多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只要对比顶着疫情最早解禁的州和2016年总统大选投票支持特朗普的州,会发现两者之间有很大的重叠。

左图:黄色为5月仍实施隔离和封锁禁令的州,蓝色为当时已部分开放的州;右图:蓝色为2016年大选支持希拉里的州,红色为支持特朗普的州 图自New York Times, Business Insider

众所周知,从美国爆出第一例确诊开始到现在,特朗普一直在刻意淡化疫情的严重性——包括此前声称新冠疫情是民主党捏造的骗局(hoax),多次强调“对大部分美国人来说新冠病毒的风险很低”,将“新冠肺炎”称做“冠状流感”(”corona-flu”),甚至鼓励确诊者继续上班。在美国疫情完全失控之后,特朗普又毫无根据地预测,随着气候变暖“病毒会在四月奇迹般地消退”,妄想“疫苗将会在今年上市”,现在又极其不负责任地呼吁全国尽快解封[7]。

心智水平稍微正常一些的人都能看出,特朗普这一系列误导性言论十分荒谬,然而美国的政治现实似乎是心智不正常的人很多。在美国特色党争票选民主制度下,政客和支持者之间的关系并非西方政治理论中理想的所谓“民意代表—公民”的关系,而是更类似于“偶像—粉丝”的关系。很多较为狂热的“政治粉丝”会在政客本人、政党机器和附随媒体的不断灌输下,对“偶像”言行不假思索地无条件追随。

很显然,特朗普的这套说辞对他的“粉丝”确有效果。民意调查的结果显示,超过六成的共和党支持者认为“媒体夸大了新冠疫情”,相比之下,绝大多数民主党支持者认为媒体对疫情严重性的报道较为准确或有所低估[8];超过八成的共和党支持者认可特朗普对疫情的处理,民主党支持者则只有不到两成[9]。面对同样的疫情,政见不同的美国人连对现实的认知都已经产生了显著差异。

上图:美国疫情失控至此,仍有83.9%的共和党支持者肯定特朗普对疫情的应对,而民主党支持者只有11.5%认可特朗普的防疫表现 图自fivethirtyeight

下图:相比民主党支持者,共和党支持者更明显地反对封城等社交隔离措施,且意识形态越强的共和党人越反对隔离 图自navigator

疫情蔓延至今,很多特朗普的忠诚支持者依然发自内心地相信新冠肺炎并不比流感严重,也不认为特朗普应对疫情有任何不当,一切都是民主党和自由派主流媒体的“阴谋”。稍早前,30多个州爆发的反封禁抗议活动大多由特朗普或共和党的支持者组织,队伍中随处可见支持特朗普2020连任的标语,示威者称“新冠肺炎就是流感”“新冠肺炎是谎言”“媒体公布的死亡数字都是假的”“封锁措施违反宪法”“现在停止经济活动正是中了中国的奸计”等等[10][11][12]。

很多抗议人士认为,州政府颁布的“居家令”等隔离政策侵犯“公民自由”,推行该政策的州长被比作“法西斯”“暴君”[13][14][15]。示威活动中常见的标语有“不自由毋宁死(于新冠)”(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covid-19)“比起和平的奴隶制,我宁愿选择危险的自由”(I prefer dangerous freedom over peaceful slavery)等美国独立运动时期的名言。

左上:特朗普支持者持枪在密歇根州议会大厦前抗议隔离政策;右上:洛杉矶抗议者举着“新冠肺炎是谎言”的标语,背后是支持特朗普连任的旗帜;左下:俄勒冈示威者声称“新冠肺炎是谎言”;右下:抗议者聚集在明尼苏达州州长的宅邸反对隔离,要求像瑞典一样不封城、不停工、不停课。 图自AFP, LA Times, Central Oregon Daily, AP

而特朗普之所以急着解封复工,一部分原因是出于“政策惯性”,延续此前一贯轻视疫情的态度,避免前后矛盾、在支持者面前出丑;更重要的是为了年底总统大选,现阶段解封和复工在美国——尤其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中——有着相当广泛的民意基础,特朗普出于连任考量也必须迎合这些选民的看法。在疫情已经夺走十多万条生命的情况下,勇敢的美国老百姓依然急切地希望解封,背后有两大原因。

二、美国特色自由主义

在过去两个月内里,反对隔离的大规模游行示威出现在美国大多数州。抗议活动出现除了由政客自上至下煽动之外,美国人自由散漫的思想传统也有不可或缺的作用。早在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爆发(注:这种流感首次发现于美国而并非西班牙)时,美国各州政府也曾采取措施禁止集会、关闭学校和影院并要求民众居家。起初民众还算配合,但一两个月之后很多人就开始不耐烦了。克利夫兰、亚特兰大、丹佛等城市相继爆发反隔离游行;数千旧金山市民成立“反口罩联盟”对抗市政府要求佩戴口罩的法令。各地政府在民间和商界的压力下过早取消禁令,直接导致疫情出现第二波、第三波[16]。最终这场大流感夺取了至少67万美国人的生命[17]。

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在主要西方城市造成的死亡人数曲线

美国人普遍的政治信仰是个人权利至上,塑造美国精神的《独立宣言》里就写道“所有人对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不可剥夺”。在很多抗议者看来,州政府实施的隔离政策让他们无法正常出行和工作,就是剥夺了他们“对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因此按照美国的政治精神和自由传统,他们就有理由不服从甚至反抗。

《独立宣言》等美国政治经典的思想来源是英国哲学家、自由主义之父约翰 · 洛克的“自然权利”和“社会契约”理论。洛克在其著作《第二篇政府论》中提出:在政府出现之前,人们生活在一个“自然状态”之中。在这种状态里,人们是自由的,人和人之间政治地位平等,并且他们彼此关爱。每个人拥有对自己生命、自由和财产的“自然权利”,并且通过“理性”的思考决定尊重其他人的“自然权利”。洛克认为只有当人们认为可以更好地保障自己这些“权利”的时候,才会进入到一个“社会契约”里组建政府。因此,政府的合法统治必须经过“被统治者的明确许可”(explicit consent of those governed)[18]。

这套理论的问题在于,洛克对所谓“自然状态”中人们“自由”“平等”的描述毫无实证支持。恰恰相反,根据进化生物学,人类现在的暴力行为至少有一部分是继承自远古的祖先,考古成果也表明晚期智人的骸骨常有打斗痕迹。至于为什么在我们的祖先在还没形成社会组织的时候,就已经理解并“拥有”了诸如“权利”“自由”等非常复杂的社会概念?身为一个基督徒,洛克的解释十分简单粗暴——是“上帝”赐的。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建国纲领来自几百年前的基督教叙事,而几乎全部的西方政治哲学至今尚无法摆脱一神论的阴影。

政府作为社会权力和资源的集中者,在新冠疫情这类重大危机中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如果政府的决策基于事实和科学,而且老百姓信任和服从政府的领导,那么疫情就会得到更好的控制。

中国从1月武汉封城,到湖北几乎封省,再到全国大部分人民被要求居家隔离,一系列特殊政策得到数亿人的响应和配合。老百姓在家随时关注政府发布的新数据,听从钟南山等专家建议,自觉采取各种防护措施。正是由于人民和政府相互信任,举国上下齐心协力,中国才得以战胜疫情。

在美国则相反,很多老百姓受到自由主义、个人主义意识形态的影响,不信任政府而且蔑视权威。他们对专家和学者的忠告嗤之以鼻,反而更愿意接受民间的谣言和阴谋论——比如新冠病毒是由5G引起的[19]、比尔 · 盖茨资助疫苗研究是为了给人们注射芯片从而控制他们[20]、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安东尼 · 福奇是“影子政府”(deep state)和民主党派来摧毁美国经济进而影响特朗普连任的棋子[21]等等。

一位北卡罗来达州示威者举的标语:“调查新冠肺炎和5G的关系”“反对疾控中心”“反对福奇”“反对盖茨”“反对疫苗” 图自WITN

很多美国人对自由的痴迷已经到了癫狂的地步,让他们对生命威胁也可以置之不顾。3月份美国弗吉尼亚州的一位主教曾在布道会上宣称:“我坚信上帝比病毒更强大。除非我被关进监狱或医院,否则我将继续传教。”结果两周之后,这名牧师便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他的四个家人也相继确诊。而北卡罗来纳州反隔离游行的组织者本人就是新冠确诊患者,亚利桑那州一位反对州政府的居家令并公然宣称拒绝执法的警长,现在也已经感染新冠病毒[22]。

大多数时候,美国民众是否信任政府不会影响社会正常运作,毕竟美国体制运作绝大部分是由精英掌握的。但在不分贫富贵贱、一视同仁的新冠病毒面前,老百姓不服管制、我行我素甚至上街聚集抗议的结果就是造成病毒持续扩散,增加美国全国防控疫情的难度。对此,英国独立电视台刊文感慨道,“在欧洲,人们普遍认为政府在危机时期是伙伴。在美国却不是。在这个国家,许多人只会担心失去的自由难以复得。”[23]

除了漠视权威以及反智倾向,自由主义者的另一大特点就是缺乏对他人和集体的基本责任意识。春假期间,在佛罗里达海滩狂欢的学生被媒体问到是否担心疫情时,回答称“如果我感染了新冠病毒,那就感染了吧。就算世界末日,也不会阻止我参加派对的。”[24] 相比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和身边人的安危,他们显然更担心自己的假期旅行。

美国年轻人无视疫情在佛州海滩聚会狂欢

上面视频里的这套言论在西方的年轻人中非常典型,他们认为自己就算被感染也不会得病、更不会死,因此可以无视疫情继续平时的活动和娱乐。这些不负责任的年轻人丝毫没有考虑到,如果将病毒传给身边容易受到病毒威胁的老年人,会引发怎样灾难性的后果。让人不禁联想到黑死病期间欧洲人用来自我麻痹的名句“及时行乐”(carpe diem)。

三、美国经济脆弱的增长模式

意识形态无法完全脱离经济基础,目前美国开始复工的背景之一,就是新冠疫情导致大规模的企业倒闭和裁员。根据美国劳工部官方发布的数据,仅在上周全国就新增150万失业,4月非农就业人口减少超过2000万,这一数字比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最差的一个月还要高25倍;全国失业率飙升至14.7%,创下了大萧条后的最高记录[25]。白宫经济顾问凯文 · 哈西特表示,新冠疫情造成的美国经济停滞是一次历史性打击。

在资本主义美国,疫情对穷人的影响显然比对富人更大。美联储调查发现,在年收入低于4万美元的家庭里,有将近四成的人在3-4月丢掉了工作;相比之下,生活在收入高于10万美元家庭里的美国人只有13%失业[26]。专家预测,美国未来需要数年的时间才可能让失业率恢复到疫情以前3.5%的水平。

美国失业率飙升至14.7%,创下上世纪30年代后的最高纪录 图自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 Business Insider

突如其来的失业潮对美国家庭的打击是毁灭性的。美国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但是美国人的储蓄率非常低。根据美联储的统计,有四成的美国成年人无法承担一张突如其来的400美元账单,超过半数的美国人存款少于1000美元[27][28]。大多数美国人在资本的驱使和诱惑下把刚发的工资(甚至下个月的工资)立刻拿来挥霍和享受——有五分之一的美国家庭净资产为零或负数[29]。对于很多美国人来说,停工就意味着断炊。

疫情爆发后,数千万人开始寻求政府的紧急救助。最新数据显示,过去两个多月共有3860万人申请失业救济,已经超过金融危机最严重的几个月的数字总和[30]。申请也不代表可以拿到钱,《纽约时报》的一项调查显示,有超过一半的申请者没有领到任何失业救济[31]。

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过去两个月共有3650万美国人申请失业救济,远超正常水平 图自Labor Department, New York Times

仅在疫情爆发前,美国就有2750万人没有任何形式的医疗保险,其中又有至少1200万人连最低医疗补助也无法享受。由于一半以上的美国人的医疗保险由雇主赞助,因此很多在过去几个星期失业的人同时也失去了医疗保险。费用高昂的美式医疗让不少人即便怀疑自己感染也不敢去医院,结果在自己社区继续传播,让疫情雪上加霜。[32]。

3月,美国国会批准的两兆美元纾困款项绝大多数(61%)流向了大小企业和地方政府,只有三成是分配给美国老百姓的。在多数大城市,这笔救济款只能够维持一个四口之家不到一半的日常开销[33]。而对于没有税务登记信息以及上千万连银行账户都没有的美国人来说,可能几个月之内一分钱也领不到[34]。眼下,有数百万美国人只能靠各类慈善组织发放的免费食物勉强维生。

不健全的福利体制无法帮助美国老百姓度过突如其来的疫情,而政府在经济危机中的惯用刺激政策,反而进一步放大了新冠病毒对社会的冲击。美国布朗大学经济学家马克 · 布莱思教授指出,美国政府遇到危机之后通常选择保护资本,让劳动力通过失业自行调整。这套“保住大资本并让工人承受打击,然后交由自由市场重新配置资本和人力”的经济政策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大体稳住美国经济。但是,当前三分之一劳动力直接失业、剩余的大部分劳动力在家隔离、金融市场冻结,美国经济的增长模式在疫情中不可避免地崩溃[35]。

这套救助资本的刺激政策只会加剧马太效应,富者愈富穷者愈穷。哥伦比亚大学的一项研究预测,疫情将导致美国贫困率达到50年来的最高水平[36]。与此同时,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佐斯、微软创始人盖茨、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等亿万富翁的财富在疫情爆发的两个月里增加4300多亿美元,增幅近15%[37]。

疫情隔离两个月内,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投资人沃伦·巴菲特和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这五人的财富增加755亿美元,上涨19% 图自Fox Business

老百姓低储蓄高消费、福利体系支离破碎、政府救资本先于救人民,这些美国特色的体制问题让新冠疫情和经济衰退相辅相成,最终形成恶性循环。而靠右翼民粹主义上台,强调“小政府、大市场”和自由放任资本主义的现任特朗普政权断然不会复制带有“社会主义”色彩的罗斯福新政,因此强推复工就成了美国的唯一选项。

四、票选党争误国

面对新冠疫情,中国政府措施果断,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38]。但在大多数西方国家,“救人命还是保经济”,是一个需要仔细权衡的政治问题。

在西方票选党争式民主制度下,政客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选举,执政目的也是为了选举,很多政务官甚至甫一当选便立刻开始为自己的连任或本党同志参与的其他选举做准备。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高级顾问西德尼 ·布卢门撒尔创造了一个术语“永久性竞选”(Permanent campaign)来形容这种残酷的政治现实,他认为竞选已经成了美国官员施政的目的[39]。美国海军学院的政治学教授布伦丹·多尔蒂在著作《总统永久竞选的兴起》中也指出,从吉米 · 卡特开始的近几任美国总统所推出的政策越来越多地是基于选票考量[40]。

从2020总统大选的角度来讲,10多万因新冠肺炎去世的人自然不会死而复生去投票,这些逝者的家人和朋友顶多也只有几百万人,这个数字相比因疫情停工失业的至少2000多万美国人及其家庭来说,微不足道。再者,从上世纪30年代至今,在第一任期最后一年出现失业率上涨的历任总统,全都没有成功连任;而选举前成功压低失业率的总统,基本都以明显优势获得连任[41]。

这是特朗普眼下最棘手的问题,无疑会使他的复工决心更加坚定。而连任不仅仅是特朗普一个人面临的困境,数位州长和国会议员同样要在几个月后面临下一届选举,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民主党执政州也不得不逐步解封的原因。

上世纪30年代至今,在选举年无法压低失业率的总统全都无法连任,成功压低失业率的总统,除了1976年输给卡特的福特以外,其他都成功连任 图自BLS, WSJ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需要考虑重要因素就是美国特殊的选举规则。按照宪法,美国总统由“选举人团”投票选出,而并非由全民直选产生。这个制度的一大特点就是“赢家通吃”——在某个州哪位候选人得票最多,这个州的所有选举人就把票投给这位候选人[42]。

美国疫情最严重的地区大部分是民主党票仓——纽约、新泽西、加利福尼亚、伊利诺伊和马塞诸塞州,这些州在过去至少30年的大选中都把票投给民主党候选人。这意味着无论特朗普做得多好,这几个州在年底选举中都不会把票投给他,所以特朗普完全可以抛弃这些州。

五、结语

如果说新冠病毒的降临是天灾,那么新冠疫情像现在这样在美国爆炸性失控则完全是人祸。而造成这一人祸的根本原因,目前较为流行的一种观点是现任总统特朗普个人的无能。持这种观点的代表人物是美国斯坦福大学著名政治学教授、自由民主制度的忠诚捍卫者弗朗西斯 · 福山[43]。

福山:是什么决定了各国抗击肺炎的成败?

福山在《大西洋月刊》发表的评论文章中,首先承认许多民主国家的防疫不那么乐观,这些国家的领导人为了避免国家经济衰退或保护他们个人的政治利益,而刻意淡化疫情的危险。但他接下来又辩解道,决定应对疫情表现的决定性因素并不是政治体制的类型,而是政府的能力,以及人民对政府的信任。至于美国为何在防疫中惨败,则完全因为特朗普。

福山指责特朗普上台以来只顾取悦自己那些占美国总人口三到四成的基本盘,从来没有尝试去得到剩下的美国人民的认可,也没有表现得值得信任;而且他一直在诽谤和破坏情报部门、司法部、国务院等等他认为敌对他的文官机构,任人唯亲不唯贤,等等。

每次中国遇到哪怕一点鸡毛蒜皮的小问题,这些西方学者大书特书“自由民主如何优于专制独裁”,现在西方在疫情中出现各种令人匪夷所思的重大差错后,却开始宣称这不是体制问题,而是某任总统的问题。

确如福山所言,特朗普的个人能力有很大的问题,但他的逻辑只停留在了责备现任总统,没有进一步反思是什么制度让这样一个执政能力不足的人成功当选总统,着实令人十分失望。众所周知,在中国选贤任能的制度下,政治家必须至少治理人口规模可以和大型欧洲国家相比的一省或经过其他相应难度的工作历练,才有可能成为国家领导人。但在美国的半直选,制度下,没有任何治理经验的人,只要在选举中作秀作得足够优秀,也可能当选,选出特朗普这样的二三流政客完全是常态[44]。

而事实上,福山罗列的每一项特朗普个人的罪名背后,都有着充分的制度支撑。比如,特朗普对事务官不信任是因为在美国政治制度下,靠选举上来的政务官往往经验和能力有限,各个机构的事务官不得不承担起更大的责任和权力,造成两者之间的对垒。

在美国政治光谱的另一端,民主党和自由派一直批评特朗普和共和党支持者组织的反对隔离、要求复工的活动,但在“黑人佛洛依德之死”后,民主党又突然转向支持民众上街游行反对种族压迫,因为他们发现了扳倒特朗普的新机会。特朗普看到民主党人游行,于是也开始组织新一轮竞选造势集会。美国两党对待新冠疫情并没有本质差别,都是为了自己的选票而增加美国人感染的风险。

美国正在爆发的反警察暴力、反种族歧视示威活动现场,很多人没有佩戴口罩,示威者之间也没有保持社交区隔 图自AP

无论福山和其他西方的精英们是否愿意承认,美国防疫的惨败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体制问题。

讽刺的是,即便疫情失控到几百万人感染、十多万人丧命的地步,即便有一半以上的美国人不赞成政府应对新冠疫情的表现,美国不仅社会的整体秩序依然没有崩溃,而且至今没有任何官员因为防疫不利被正式追责(倒是此前吹哨公开疫情的航母舰长先被撤职了)。直到今天,竟然还有至少四成的美国人、超过八成的共和党支持者认可特朗普的防疫表现[9]。

我猜,大概这才是美国体制真正的优势,西式自由主义民主体制的核心——投票选举在现实中的“维稳”作用远大于实际解决社会问题的功能。大部分民众对统治阶级的怨恨可以通过“下次不投给某位领导人”得到有效的宣泄,哪怕下一次还是选出来另一位三流政客。结果就是西方政客越来越擅于竞选而拙于治理,而西方人民对恶政的容忍度也越来越高。

早在两千多年前,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就曾敏锐地指出,在民主政体中,最终主宰政坛的是那些除了擅长赢得选举以外别无所长的人;民主制度过于看重选举能力,代价是牺牲了有效治理社会所必需的专业知识[45]。美国的防疫表现绝佳地阐释了柏拉图的学说。

“我离任后哪怕洪水滔天!”这是每个自由主义民主体制下政客的座右铭。

参考资料:

[1]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health/2020/06/09/coronavirus-hospitalizations-rising/

[2]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ation/2020/06/13/coronavirus-live-updates-us/

[3]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health/2020/06/08/14-states-puerto-rico-hit-their-highest-seven-day-average-new-covid-19-infections-since-june/

[4] https://dph.georgia.gov/covid-19-daily-status-report

[5] https://www.latimes.com/world-nation/story/2020-05-23/georgia-reopened-first-the-data-say-whatever-you-want-them-to

[6] 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1109053/coronavirus-covid19-cases-rates-us-americans-most-impacted-counties/

[7] https://www.theatlantic.com/politics/archive/2020/04/trumps-lies-about-coronavirus/608647/

[8] https://www.marketwatch.com/story/republicans-are-far-more-likely-than-democrats-to-think-the-coronavirus-threat-is-exaggerated-new-survey-finds-2020-03-10

[9] https://projects.fivethirtyeight.com/coronavirus-polls/

[10]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kkBseVTUow

[1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KqymsBdllg

[1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g3jmtmx5kU

[13] https://www.latimes.com/socal/daily-pilot/news/story/2020-04-17/for-protesters-in-huntington-beach-ongoing-social-and-economic-restrictions-are-political-covid-19-a-hoax

[14] https://www.bbc.com/news/world-us-canada-52359100

[15] https://www.theguardian.com/us-news/commentisfree/2020/apr/21/anti-lockdown-protests-trump-right-wing

[16] https://time.com/5830265/1918-flu-reopening-coronavirus/

[17] https://www.cdc.gov/flu/pandemic-resources/1918-pandemic-h1n1.html

[18] Locke, John. Second treatise of government: An essay concerning the true original, extent and end of civil government. John Wiley & Sons, 2014.

[19] https://www.vox.com/recode/2020/4/24/21231085/coronavirus-5g-conspiracy-theory-covid-facebook-youtube

[20] https://www.buzzfeednews.com/article/ryanhatesthis/qanon-supporters-and-anti-vaxxers-are-spreading-a-hoax-that

[21] https://www.msn.com/en-us/news/world/alex-jones-joins-texas-protest-against-coronavirus-lockdown-orders-as-crowds-chant-fire-fauci/ar-BB12QmXe

[22] https://www.nbcnews.com/news/us-news/4-family-members-virginia-bishop-who-died-coronavirus-now-battling-n1187076

[23] https://www.itv.com/news/2020-04-21/the-defiance-of-anger-of-us-anti-lockdown-protesters/

[2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Ye7N67Eo

[25] U.S.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 Employment Situation Summary.

https://www.bls.gov/news.release/empsit.nr0.htm

[26] https://www.nytimes.com/2020/05/14/business/economy/coronavirus-jobless-unemployment.html

[27] Reserve, Federal. "Report on the Economic Well-Being of US Households in 2018, May 2019." Board of Governors of the Federal Reserve System, Washington, DC (2019).

[28] https://www.gobankingrates.com/banking/savings-account/best-savings-accounts/

[29] https://www.marketwatch.com/story/one-in-five-american-households-have-zero-or-negative-wealth-2017-11-11

[30] https://www.cnbc.com/2020/05/14/weekly-jobless-claims.html

[31] https://www.nytimes.com/2020/05/14/business/economy/coronavirus-unemployment-claims.html

[32]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business/2020/05/08/april-2020-jobs-report/

[33] https://www.marketwatch.com/story/heres-how-much-trouble-laid-off-americans-are-in-and-why-1200-stimulus-checks-are-only-a-band-aid-2020-05-19

[34] https://www.nbcnews.com/politics/congress/many-americans-may-have-wait-months-coronavirus-relief-checks-n1175216

[35] 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americas/2020-03-30/us-economy-uniquely-vulnerable-coronavirus

[36] https://www.povertycenter.columbia.edu/news-internal/coronavirus-forecasting-poverty-estimates

[37]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us-billionaires-434-billion-richer-during-pandemic-report-2020-5

[38] http://www.gov.cn/zhengce/2020-06/07/content_5517737.htm

[39] Blumenthal, Sidney. The permanent campaign. Simon & Schuster, 1982.

[40] Doherty, Brendan J. The rise of the president's permanent campaign. Vol. 7. Lawrence, KS: University Press of Kansas, 2012.

[41] https://twitter.com/LanceRoberts/status/1261318521520259073

[42] 注:除缅因州和内布拉斯加州以外。

[43] https://www.theatlantic.com/ideas/archive/2020/03/thing-determines-how-well-countries-respond-coronavirus/609025/

[44] https://www.guancha.cn/ZhangWeiWei/2019_03_20_494259_s.shtml

[45] Reeve, C. D. C. "Plato: Republic." Indianapolis: Hackett Pub. Co (2004).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戴雨潇

戴雨潇

纽约大学研究生,思想与文明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美国政治
美国政治
作者最近文章
投票“维稳”,大概才是美国体制真正的“优势”
​新冠疫情失控,美国怎么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美国警察如何处理国内“激进示威”
为什么在西方判死刑这么难?
花650万美元把孩子送进斯坦福的华人,到底错在哪?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