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雨潇:百亿美元的加密帝国如何在十天内归零?

来源:观察者网

2022-11-24 08:10

戴雨潇

戴雨潇作者

纽约大学研究生,思想与文明观察者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戴雨潇】

不久前币圈爆了一个大雷。全球交易量第三大的加密货币和衍生品交易平台 FTX 申请破产,一个市值320亿美元的加密帝国在几天的时间内灰飞烟灭。其创始人和CEO、年仅30岁的塞缪尔·班克曼-弗里德(以下简称为SBF)公开承认自己“搞砸了”。

目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等监管部门已经开始进行调查,美国司法部也正在寻求对他发起控告。有媒体传言 SBF 已经逃往南美,但其本人宣称自己仍在 FTX 的总部所在地巴哈马。

由于大部分加密货币市场的投资者具有较强的投机性,FTX 炸雷这类负面新闻引起了整个市场的剧烈波动,其中比特币的价格在一天之内暴跌近20%,从20000美元以上跌至16000美元,创造近两年内的币价新低。一周内整个加密货币市场市值总跌幅逾10%。

此次事件不仅影响了金融市场,还波及美国政坛。FTX 申请破产后,世界首富、特斯拉和推特公司的CEO埃隆·马斯克在推特称,SBF 长期以来都没有被调查是因为他是民主党的大金主。英国《金融时报》也报道称,SBF 的倒台“切断了美国民主党的大笔资金来源”。FTX 究竟是如何落得今天的下场,一切还得从 SBF 的发家史说起。

马斯克认为 FTX 一直没被调查是因为他是民主党的主要资助者。(图片来源:社交媒体)

“加密货币之王”的迅速崛起

1992年,SBF 出生于一个犹太知识分子家庭,他的父亲约瑟夫 · 班克曼和母亲芭芭拉·弗里德都是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院的教授,他的姨妈琳达 · 弗里德是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院长。SBF 从麻省理工学院取得物理学学士学位后,加入了著名的交易公司简街资本(Jane Street Capital)成为一名职业交易员。三年后,25岁的 SBF 离职创业,用“个人资金”建立了量化交易公司——阿拉梅达研究(Alameda Research)。


今年30岁的塞缪尔·班克曼-弗里德(图片来源:社交媒体)

2018年初,SBF 利用日本和美国市场的比特币价格差成功进行了套利操作,日赚2500万美元。他的阿拉梅达研究公司也在数个月的时间内循序成长为加密货币投资领域的头部交易公司之一。

一年后,在更大金钱利益的驱使下,SBF 和同为麻省理工毕业的“Zixiao Wang”(至今没有人知道他是谁)成立了加密货币衍生品交易所 FTX——由交易员出身的 SBF 主管金融运作,神秘的王姓青年负责技术。

红杉资本网站上 Zixiao "Gary" Wang 的唯一一张照片(图片来源:sequoiacap.com)

FTX 的扩张速度堪称传奇。这家交易所在成立不到半年后就获得了华人首富赵长鹏1亿美元的投资,换取20%的股份(赵长鹏出生于江苏,12岁随家人移民至加拿大。他是目前世界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的所有者,也是此次 FTX 崩盘事件里中的关键角色,后文还会提到他。)

然而不久后,SBF 和赵长鹏的关系出现裂痕。按照 FTX 方面的说法,赵长鹏忌惮 FTX 成长过快,威胁到币安的统治地位。去年5月 FTX 为子公司申请直布罗陀牌照时,需要提交主要股东的财产信息,赵长鹏没有及时配合。SBF 等到7月还没有得到回复,于是干脆花21亿美元赎回了赵长鹏手中20%的股份,扫清了所有权方面的障碍[1]。与此同时,FTX 获得了软银和红杉资本等国际机构9亿美元的投资,此时 FTX 市值约为180亿美元。

在充裕的资金支持下,FTX 持续攻城略地,不断地收购其他交易所。据统计,FTX在2021年的现货交易额为7190亿美元,是2020年的25倍;平台积累了500万活跃用户,去年的用户注册量为前年的15倍。去年2月福布斯公布了11位全球加密货币领域的十亿富翁,SBF以45亿美元净资产位列第二。在今年3月的榜单中他的资产飙涨到了240亿美元。

手眼通天的华盛顿座上宾

在进行野蛮商业扩张的同时,SBF 充分利用了自己美国人的身份优势和法学世家的背景,努力地经营着和美国监管者以及政客之间的关系。

早在2018年,SBF 的母亲斯坦福教授芭芭拉·弗里德就创立并领导了政治行动委员会“注意间隙”(Mind the Gap),其使命是从硅谷筹钱拿来捐给民主党。根据公开的信息,该组织在2018年从800多名硅谷高管处成功募得2000万美元资助民主党的众议院候选人[2]。

SBF 的母亲斯坦福教授芭芭拉·弗里德创立并领导为民主党筹钱的政治行动委员会(图片来源:The Stanford Daily)

SBF 的女友、阿拉梅达CEO卡罗琳·埃利森的父亲格伦·埃利森和现任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加里·根斯勒曾经都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包括马斯克在内的很多人认为,SBF 就是靠着这层关系和根斯勒勾搭上了,成为 FTX 得以长时间逃避监管的原因之一。

SBF,他的前女友卡罗琳·埃利森,其父格伦·埃利森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加里·根斯勒之间的关系(图片来源:Elon Musk Twitter)

证交会主席根斯勒也是一个犹太人,多年来和民主党一直关系密切。他曾在克林顿总统任内担任美国财政部副部长,在奥巴马总统任内担任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主席。2016年被希拉里竞选团队聘为首席财务官。美国联邦众议员汤姆·埃默表示接到有关根斯勒帮助 SBF 利用监管漏洞的举报,目前正在调查。

SBF 充分利用美国政商“旋转门”,聘请了很多前政府官员。其中 FTX 美国分支的总法律顾问赖恩·米勒曾在根斯勒担任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主席期间担任他的法律顾问。FTX 美国的政策和监管战略主管马克·韦金(Mark Wetjen)曾是根斯勒的副手,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委员。据内部人士介绍,韦金将 SBF 引荐给了多位华盛顿的重要官员。

今年4月FTX在巴哈马举办了一个仅限受邀者参加的加密货币大会,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和 SBF 三人同台畅谈技术和社会。礼尚往来,在9月的克林顿基金会举办的会议上,SBF 则成了受邀嘉宾。值得一提的是,证交会主席根斯勒也是这次会议的嘉宾。

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和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等政商名流参加了FTX举办的巴哈马加密货币大会(图片来源: Trustnodes)

近两年来,SBF 还直接资助了多名民主党的政客。公开的选举捐献记录显示,在2020年的竞选周期中,SBF 给两个支持拜登的政治行动委员会捐献了520万美元,仅次于彭博社的老板迈克尔 · 布隆伯格。在今年的中期选举中,他给民主党捐献了高达3920万美元,他支持的25名候选人中已有18人当选。

2022年美国中期选举的主要捐赠政治献金者,红色为支持共和党、蓝色支持民主党,SBF 破产前为民主党的第二大金主。

创业仅仅5年,SBF 就已经成了美国民主党的第二大金主,仅次于犹太金融巨鳄乔治·索罗斯。他还承诺未来会给支持加密事业的政客捐赠10亿美元。SBF 宣称自己信仰“有效利他主义”(effective altruism),主张以理性思维力行实践,靠挣更多的钱、捐更多的钱来改善世界。

在 FTX 破产前两个月,红杉资本发表了一篇十分肉麻的文章盛赞 SBF 有“救世主情结”,称他“一生都在精心计算如何最大化地奉献他人”。作者在文章的末尾断言“银行业会被区块链彻底颠覆,就像互联网颠覆了媒体”,FTX 会成为囊括一切的“超级应用”,而 SBF 将会成为“万亿富翁”(目前世界首富马斯克的身家也还不到2000亿)。

著名风投公司红杉资本在9月发表的文章称赞 SBF 有“救世主情结”,FTX 破产后这篇文章已经被红杉删除(图片来源: sequoiacap.com)

就在整个币圈乃至华尔街为之疯狂的同时,有人已经提前嗅到了危机。

今年4月,SBF 通过中间人接触马斯克,试图与他合作联手收购推特。SBF 宣称可以提供50亿至150亿美元的资金,并描述了想要打造“区块链推特”的想法。马斯克则直截了当地回复“区块链推特不可能”,因为P2P网络无法承载社交媒体的巨大流量。对方说即便不考虑区块链的部分 SBF 也愿意拿出三五十亿投资这笔收购,马斯克则直接质疑“SBF 手头上当真有30亿美元吗?”最终他没有接受 SBF 的投资。

马斯克和为他收购推特提供服务的摩根士丹利银行家迈克尔 · 格兰姆斯之间的通信,马斯克不看好区块链推特,并质疑 SBF 的财力(图片来源:社交媒体)

事后马斯克表示,他从直觉上就不信任 SBF,因为其言行触发了他的“胡扯探测器”(bs detector)。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次让马斯克算对了。

赵长鹏的致命一击

FTX 帝国的轰然倒塌始于本月初。

11月2日,专注比特币和加密货币相关新闻的媒体 Coindesk 爆料称,SBF 拥有的交易公司阿拉梅达研究的资产负债表存在重大隐患。公司总计146亿的资产中,竟有高达40%由其姊妹公司 FTX 交易所凭空发行的加密货币 FTT 组成。也就是说这家公司的命运几乎完全由没有任何实物支撑价值的 FTT 左右。如果 FTT 的币价归零,那么阿拉梅达也将损失惨重。

11月6日,币圈龙头交易所“币安”的创始人兼CEO赵长鹏扔下了一颗重磅炸弹。他在推特上宣布:“鉴于最近披露的消息,我们决定清空全部持有的 FTT。”赵长鹏在另一条推文中坦言自己与 SBF 之间的矛盾,指责SBF“在背地里游说(美国政府)打击其他竞争对手”。

据悉赵长鹏持有至少2300万枚 FTT(按照当时的币价约值5亿美元)[3],而 FTT 的总发行量也不过3亿多枚而已。他的抛售起到了股民们熟悉的“庄家砸盘”的作用。为了避免 FTT 币价崩盘和 FTX 用户挤兑,FTX 和阿拉梅达方面开始做危机公关。阿拉梅达28岁的CEO卡罗琳·埃利森首先出面反驳了 Coindesk 的报道。(这位埃利森和 SBF 一样都是“学二代”,两人还曾经交往过。她本科毕业于斯坦福大学数学系,父亲是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教授。)

埃利森宣称媒体获得的只是部分的资产负债表,公司在此之外还有至少100亿美元的资产。她还公开表示可以以22美元的市价回收赵长鹏手上的所有 FTT,被后者拒绝(大概率是因为赵长鹏很清楚阿拉梅达这时候根本拿不出来这么多钱)。SBF 也赶紧在推特宣布:一个竞争对手(指赵长鹏)试图通过造谣打击我们。FTX 没事。资产一切安好。

然而,这些粉饰太平的言论并没有缓解市场的恐慌情绪。在其后的两三天里,用户从 FTX 提款了近60亿美元,远多于平日几千万美元交易量。FTT 的币价更是直接蒸发了90%。事已至此 SBF 终于顶不住了,不得不联系赵长鹏认输服软,并恳求他提供资金帮助 FTX 渡过难关。

三天之内 FTT 币价蒸发90%,直接导致 FTX 崩盘(图片来源:CoinMarketCap)

11月8日,赵长鹏宣布,为了保护用户,他和 FTX 签署了一份不具约束性的意向书,币安打算完全收购 FTX。眼尖的网友注意到,SBF 把此前发的“FTX 没事”和影射嘲讽赵长鹏的推文都删除了。

币安的创始人赵长鹏和FTX的创始人SBF,两人曾经是加密货币领域富豪榜的前两名(图片来源: FTX)

当时不少人以为危机化解了,市场的情绪也开始回暖,币安发行的加密货币 BNB 价格来了一波行情。然而包括我在内很多熟悉这个领域的分析人士都清楚,这次收购成功的可能性很低。FTX 的资金窟窿币安不一定有能力补得上,即便有能力,他们最后也未必愿意补。赵长鹏签署意向书的真实目的在于让 SBF 对全世界正式认输。

第二天,赵长鹏果然选择了退出。币安的官方账号宣布:”经过尽职调查和考虑到 FTX 不当挪用用户资金的程度,我们决定不再继续收购 FTX。“据《华尔街时报》报道,FTX 有至少80亿的资金缺口需要填补。赵长鹏放弃后,SBF 四处寻找投资人接济,但是没有人愿意接盘。红杉资本当日发布公告承认”我们对 FTX 的投资(本金加收益)已经全部归零“,算是为其宣判死刑。

红杉资本承认“对FTX的投资已经归零”(图片来源: sequoia twitter)

11月11日,FTX、阿拉梅达和旗下的130多家附属公司全部宣告破产,一个数百亿美元的商业帝国在10天内轰然倒塌。几个月前还被媒体誉为”数字货币之王“的 SBF 也跌落谷底,等待他将是无尽的调查、诉讼和可能的牢狱之灾。实可谓其兴也勃其亡也忽。

多行不义必自毙

有人说赵长鹏是这场对决的胜出者,他动动拇指发一条推文就给了最有力的竞争对手致命一击,告诉全世界谁才是币圈真正的老大。但他本人并不这么认为。

赵长鹏称他的精力都用在了”建设区块链,而不是找人打架“。他在给币安员工的信中说,FTX 的倒塌对所有人都不是好事,因为它严重动摇了人们对加密行业整体的信心,未来包括币安在内的各类加密货币交易所都会受到更严格的监管。目前币安、Coinbase、欧易(OKX)等主流加密货币交易所纷纷表示将在未来的一个月内发布默克尔树或经审计的储备证明,确保储备金的充足和资产状况的透明。

赵长鹏当初不可能不知道砸盘 FTT 的后果。现在胜负底定,他这么说确实给人一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感觉。不过赵长鹏终究只是 FTX 崩盘的外因,外因要通过内因才能起作用。FTX 落得如今的下场,主要责任还是在自身。毕竟当初阿拉梅达畸形的资产负债结构和 FTX 和阿拉梅达之间混乱的财务关系都是事实。即便没有赵长鹏,FTX 迟早也会内爆。

FTX 破产后,更多的丑闻开始浮出水面。根据《华尔街时报》和《纽约时报》等媒体报道,FTX 交易所挪用了数十亿用户资金借贷给阿拉梅达进行加密货币交易等高风险投资。阿拉梅达的 CEO 埃利森在公司内部的视频会议上承认了 FTX 会用客户资金帮助阿拉梅达偿还债务,而且这件事 SBF 等 FTX 的高管都知情。

区块链数据分析平台南森(Nansen)前天发布的报告揭露了两家公司之间更多的细节:FTX 凭空发行的加密货币 FTT 总量中的大部分从一开始就被 FTX 和阿拉梅达持有,从未进入市场流通。由于市场流通(交易)量小,FTX 和阿拉梅达作为大庄家可以相对容易地操纵币价。然后,阿拉梅达直接拿 FTX 白给的 FTT 作为抵押从 FTX 贷款获得真正的资金[4]。

阿拉梅达和 FTX 成功的核心就是靠凭空“发行”的加密货币 FTT(图片来源:Nansen Analysis)

这套操作可以让 FTX 和阿拉梅达源源不断地凭空造钱,但是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 FTT 的价格。今年币市行情整体低迷,5月至6月比特币从38000暴跌到了19000美元。熊市导致了两个结果:阿拉梅达作为一家交易公司出现了至少数十亿的亏损,FTT 的价格也受到了冲击。为了避免阿拉梅达破产,SBF 在6月到7月从 FTX 挪用了至少40亿美元用户存款再次借贷给阿拉梅达渡过难关。

直到本月初阿拉梅达的资产负债表见诸报端,赵长鹏宣布抛售的推文让 FTT 币价在三天之内暴跌九成。由于 FTX 的阿拉梅达的资产几乎全部建立在 FTT 币价之上,这使得 FTX 缺乏足够的资金应对随之带来的用户挤提,最终只能宣告破产。

更离谱的是,在破产后的清算过程中,FTX 的法务和财务团队发现 SBF 在 FTX 的记账系统程序中用特殊定制的软件植入了“后门”,让他在不引起公司内其他人注意的情况下可以直接挪用上百亿美元的资金[5]。

12日,FTX 在宣布破产后一天,又出了新的状况。链上记录显示 FTX 的钱包中有价值6亿美元的加密货币被转移和交易。FTX 官方宣称遭到了“黑客攻击”。今天凌晨,“黑客”将“盗取”的3万多枚以太币(市值第二高的主流加密货币,仅次于比特币)换成了2400枚比特币(按照当前市价约值4000万美元)。

关于“黑客”的身份众说纷纭,有分析人士指出其中部分的钱款是被 FTX 总部所在地巴哈马当局没收了,也有人认为是 SBF 监守自盗。目前 SBF 已经巴哈马相关机构控制[6]。

FTX 钱包被“盗取”的加密货币从以太坊被换成了比特币,下一步极有可能就是变现(图片来源: Chainalysis)

美国特色骗局

回顾 SBF 加密帝国的兴衰,虽然涉及很多复杂的区块链技术和金融工具,但其本质就是一个简单得不能更简单的庞氏骗局——FTX 等公司的市值完全依赖没有实物支撑、凭空创造出来的 FTT,而 FTT 的价格依靠市场的信任和用户不断地买入得以维持。一旦没有足够多的新”韭菜“持续贡献资金,整个体系就会在顷刻间崩塌。

FTX 破产后,SBF 辞任 CEO,公司交到了约翰 · 雷三世的手上。雷是一名有40年法律和破产重组经验的人,曾经处理过美国最大的天然气电力公司安然(Enron)的破产案。在初步调查了 FTX 的情况后,雷在给法院提交的文件中感慨自己40多年职业生涯“从未见过如此彻底的公司控制失败和完全缺乏信任的财务信息”。

问题在于为什么 SBF 能使用这种古老而低级的骗术成功骗了这么多人、骗了这么多钱、骗了这么久。我认为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

首先,SBF 的人设很符合美国金融市场的口味——他在美国土生土长、生于一个犹太家庭、父母是业界名流、他本人从名校毕业、主修数学和物理、成绩优异[7]。华尔街的投资者不会在乎他从身为法学教授的父母和麻省理工学院究竟学到了什么有助于投资和金融的知识,只会直接把他当做一个“心智稳定的天才”然后听他侃侃而谈一些其他人听不懂的技术名词。

SBF 几乎永远穿着T恤短裤运动鞋,平时经常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觉。他还是一个严格素食主义者。这一切都是为了营造出极客和怪才的形象。在和红杉资本的网络会议中,SBF 一边打着电子游戏“英雄联盟”,一边介绍自己关于加密货币、区块链和有效利他主义的美好愿景。结果红杉的合伙人对他非常满意,当即决定了投资这位引领未来的年轻人。

SBF 在社交媒体发布的自己在办公室“睡觉”的照片(图片来源:SBF_FTX Twitter)

其次,SBF 非常重视而且善于经营政商关系。他充分利用了美国制度下合法的官商勾结和行贿受贿,通过聘请前政府官员做雇员、利用父母和女朋友的关系勾结现政府官员、以及直接花钱资助选举买通未来的政府官员等方式取得了当权者的信赖。

这两年来,SBF 曾多次出席美国国会的听证会,向政客们传播区块链的福音。此外他一直在立法和监管机构中努力游说,争取打压其他竞争对手的法案获得通过。也许正是出于对自己政商关系的自信,上月底他还在推特嘲讽赵长鹏不敢去华盛顿,影射美国监管机构对币安的调查和赵长鹏的华人身份等原因可能导致他被逮捕。

直到 FTX 破产后,他此前苦心经营的关系网仍在发挥作用。近几日自由派主流媒体用春秋笔法从各种角度替 SBF 辩解和开脱。《金融时报》将 FTX 的覆灭归罪于赵长鹏这个“恶意收购者”[8]。《纽约时报》的报道全文中没有一处提到欺诈、骗局、偷盗、违法、犯罪等字眼,而是将 SBF 描述成了一个因”商业扩张速度过快,没有看到警示信号“而犯无心之过的莽撞年轻人[9]。

更加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在几天后《纽约时报》将要举办的“交易录”峰会上,SBF 直到现在仍被列为演讲者。峰会的其他演讲者包括美国现任财政部部长耶伦(犹太人)、美国前副总统彭斯、亚马逊CEO安迪· 贾西(犹太人)、脸书创始人和CEO扎克伯格(犹太人)、贝莱德的主席兼CEO拉里·芬克(犹太人)、以色列前总理内塔尼亚胡(犹太人)、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犹太人)、TikTok的CEO周受资等人,简直堪称阴谋论者的天堂。

月底的《纽约时报》峰会网站上,SBF 直到现在仍然被列为演讲者(图片来源:nytimes.com)

最后,SBF 的发家仰赖了美国自由放任资本主义制度对于新技术的刻意纵容。我在上一篇文章(为什么很多美国人认为马斯克会让推特更“自由”?)中提到过,在上世纪末互联网迅猛发展的热潮中,美国的监管者起草了“230条款”规定网络内容服务商无需为用户在他们平台上发布的内容承担法律责任。目的就是让美国互联网企业避免复杂的法律纠纷,放心大胆地进行发展扩张。尽管大部分互联网公司随着“.com泡沫”的破裂灰飞烟灭,但“230条款”也成就了谷歌、亚马逊、脸书和推特等引领全世界的科技巨头。

如今的加密货币领域同理,美国绝大部分的立法者和监管者都很清楚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滋生了投机、赌博、诈骗和非法集资等负面活动,他们也很清楚 FTX 这类加密货币交易所实际上就是在提供类似股票或证券类金融产品的交易服务。美国之所以没有用监管证券和股票的相关法律严格管理加密货币,就是为了让这个领域可以更自由地发展。用美国联邦参议员特德·克鲁兹的话说:“我们不应该监管我们还不了解的东西。”他们认为,尽管绝大部分的虚拟货币项目都是骗局,但是也不排除其中可能会有未来的谷歌和亚马逊。

从以上三点来看,SBF 的骗局也是依靠美国社会的特殊土壤才得以野蛮生长到如此的规模。然而天理昭彰,报应不爽,再成功的骗术终究是骗术,迟早有被揭穿的那一天。

14年前,在全球金融危机的风暴中,中本聪出于对大型金融机构的失望创造了比特币这个“去中心化的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10]。讽刺的是,到了今天,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在很大程度上比传统的金融系统反而更加中心化:100个巨鲸钱包掌握了全世界近两成的比特币,各种加密货币普遍存在滥发、超发和黑箱操作的问题,FBX 等加密货币交易所的运作比传统的金融机构更加不透明、不诚实、不民主。“屠龙少年”最终还是变成了“恶龙”。

看到以上种种,不知中本聪将作何感想。

References:

[1] https://www.reuters.com/technology/exclusive-behind-ftxs-fall-battling-billionaires-failed-bid-save-crypto-2022-11-10/?utm_source=pocket_reader

[2] https://stanforddaily.com/2020/01/16/stanford-connected-fundraising-group-wants-to-raise-140-million-for-democrats-in-2020/

[3] https://etherscan.io/address/0xd9d93951896b4ef97d251334ef2a0e39f6f6d7d7#tokentxns

[4] https://www.nansen.ai/research/blockchain-analysis-the-collapse-of-alameda-and-ftx

[5] https://www.reuters.com/markets/currencies/exclusive-least-1-billion-client-funds-missing-failed-crypto-firm-ftx-sources-2022-11-12/

[6] 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ftx-funds-on-the-move-as-thief-converts-thousands-of-eth-into-bitcoin

[7] https://entrepreneurshandbook.co/white-boy-b12c33484a2e

[8] https://www.ft.com/content/d7980d58-b24c-4948-ab59-8199d16052b6

[9] https://www.nytimes.com/2022/11/14/technology/ftx-sam-bankman-fried-crypto-bankruptcy.html

[10] Nakamoto, Satoshi. "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 Decentralized Business Review (2008): 21260.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孙甜甜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11月24日 08:10

马斯克拒绝了:他触发了我的“胡扯探测器”

05月02日 09:11

为什么很多美国人认为马斯克会让推特更“自由”?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中国军方有约,北京香山论坛见!

面对美国“诱惑”,夹在中俄间的蒙古,要怎么做?

时隔14年重返布加勒斯特,北约“还是不让乌克兰进门”

直播:神十五瞄准23时08分发射,航天员出征

面对美国“诱惑”,夹在中俄间的蒙古,要怎么做?

中国军方有约,北京香山论坛见!

起底核子基因:累计超7亿份检测,自称“钱景无限”

美官员爆料:美方曾主动给俄方打过一次军事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