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大橘:“公开处刑”TikTok,对美国的迷信可以打破了

2020-08-04 15:23:12

文|周远方 编辑|橘长

今年2月,在美国5大科技巨头的主场,TikTok登顶APP下载榜。

作为一家企业,字节跳动在经营和技术上已经足够出色。

但如今摆在张一鸣面前的,是一项政治考验。

8月3日下午,英媒独家爆料:英政府同意TikTok伦敦设总部。

较早一点的中午,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发布内部信,回应了TikTok美国业务面临的问题,表示不放弃探索任何可能性,同时透露,正尝试与一家科技公司就合作方案做初步讨论,形成方案以确保TikTok能继续服务美国用户,但“还没有完全决定最后的解决方案”。

在大橘看来,本轮对TikTok的政治围猎,一个高潮接着一个高潮。阵仗已经摆开,接下来可以预见,哪怕张一鸣团队认输开唱征服,已经被动员起来的美国政治力量和资本势力也一定会对TikTok进行持续的“公开处刑”。

再一次验证,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团结则团结亡,这条无数中国人用鲜血验证过的真理。

蓬佩奥和扎克伯格们召唤出了麦卡锡的死魂灵。两条路摆在张一鸣面前,甘当弼马温,则一切免谈,字节跳动也就不会是一家配得上这个时代的中国企业。

另一条路则是抵抗,他的背后,是一块最扎实最广阔的根据地,这里拥有最完备的通信和物流基础设施,拥有最庞大的消费人口,刚刚在处理疫情中向全世界展示了超强的综合实力,正在准备立足国内大循环推动经济结构的起旋升级。

在局部的斗争技巧上,TikTok不妨学一学游击战的传家宝,敌退我进,敌疲我扰,敌住我打,敌退我追,保住自己的人才、经验、核心技术这些有生力量,不争一城一地的得失,而着眼于最后的胜利。

要坚信,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

对TikTok的政治围猎,高潮一个接着一个

7月31日,特朗普终于撸起袖子,掏出准备已久的金刚琢。

在白宫草坪上,特朗普威胁,最早将于8月1日颁布行政命令禁止字节跳动旗下短视频应用TikTok。

路透社心领神会,不顾TikTok方面给出的明确回应,请出两尊神通广大的“知情人士”,向市场放风TikTok同意被微软收购。

这是一种美国主流媒体多年来熟练运用的“反身性”操作,抛出一些低成本的“预言”,期待它通过市场的力量自我实现。

本轮对TikTok的政治围猎,就此达到一个高潮。

其实,美国“自由世界”的小伙伴和科技巨头们在一个多月前,已开始布下这张天罗地网。

6月底,在边境冲突中没讨到便宜的印度担纲先锋,率先禁用TikTok等59款中国应用。

7月5日,澳大利亚议员开始放风,宣称要对TikTok开展调查。

7月7日,蓬佩奥声称,正考虑封禁TikTok等中国社交应用。

7月10日,亚马逊下令要求员工删除TikTok,但几个小时后又宣布撤回该命令。

7月15日,韩国通讯委员会(KCC)宣布对TikTok罚款1.86亿韩元。

7月20日,英国前保守党领袖伊恩·邓肯·史密斯宣称,TikTok的威胁“跟华为一样大”。

7月23日,英国《金融时报》放风,以红杉资本和泛大西洋投资为首的外国资本正考虑收购TikTok大部分股权。

7月29日,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在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上宣称自身正受到TikTok的“威胁”,强调Facebook对于赢得与中国的“网络军备竞赛”是至关重要的。

……

“不是国军无能,实是共军狡猾”

这里有必要复盘一下TikTok如何在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市场杀向巅峰。

因为,从另一个角度思考的话,美国调动几乎整个西方的资源,不惜动用行政手段来对付TikTok,一个背景是美国所谓“FANNG”的科技巨头们,在长达三年多的时间里,都没办法在自己的主场干净利落地把TikTok“做掉”。

在短视频这个风口上,美国的科技巨头们反应慢得有点让人惊讶。

在中国,移动短视频的元年是2013年,这一年,随着智能手机、4G的普及,腾讯推出了微视,新浪微博推出了秒拍,刚转型短视频的快手迎来了宿华。此外,还有微拍、啪啪奇、微录客等一大批短视频应用竞逐。

到2016年字节跳动携旗下的火山、西瓜、抖音大举杀入时,这里早已是一片红海。

地上一年,天上一天。

在美国是另一番光景,即使2015年,来自中国的Musical.ly短时间冲上美国iOS免费榜第一名,也不过是曾让扎克伯格动了些收购的心思,但哪怕2016年它在全球超过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App Store总榜上排名第一,成为欧美13到18岁年轻人最喜爱的移动社交应用之一,脸书最后也没有付诸行动,反而成就了张一鸣的TikTok。

即使从那个时候算起,短视频成为全球风口也已经超过5年。这5年间,在中国,抖音、快手、秒拍、B站杀得昏天黑地,在当前技术的支持下,做到了流量天花板。而在美国,时间仿佛凝固了一样,TikTok之前霸榜的Instagram,本质上是一款图片社交应用,YouTube几乎可算是PC端时代的化石。那么久都没有改朝换代,如果美国移动网络基础设施太差不愿背锅的话,或许只能归因于所谓FANNG的科技巨头们垄断太久。

他们不但对短视频相当“后知后觉”,没有和自己“科技巨头”地位相称的行业嗅觉,即使在TikTok杀到门前时,反应也慢了一拍。

率先作出强烈反应的,还是其中市值最小的脸书,2018年11月,公司推出Lasso,几乎“像素级复制”TikTok,最终却一败涂地,在今年7月10日寿终正寝。今年9月,脸书旗下的Instagram出马打造的新应用Reels即将上线,除了再次全盘复制TikTok的模式以及产品功能外,还通过金钱攻势挖走TikTok的头部网红,效果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谷歌方面,去年10月曾有传闻称其打算收购TikTok的竞争对手firework,但至今没有下文。YouTube还在研发一个名为“Short”的短视频产品,据说这款产品同其竞争者TikTok一样,用户可上传短视频及配置音乐,目前进展不明。

而微软和亚马逊在短视频上则另辟蹊径,都希望从游戏平台切入短视频,目前也都没有形成对TikTok的有效竞争。

以资本市场的逻辑来说,比起市场目前对TikTok给出的500亿美元-1000亿美元的估值,美国科技巨头们是一群不折不扣的“天兵天将”。

7月31日,四巨头总市值突破5万亿美元,占标普500总市值的约五分之一。

在疫情肆虐,美国经济满目疮痍的背景下,头部巨头们只是因为一些“不太令人失望”的财报,就能频频刷新历史市值纪录,而TikTok,则杀向下载量巅峰。

根据移动情报公司Sensor Tower数据,截至今年5月,TikTok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上的全球下载量突破20亿次。

疫情成为TikTok发展的助推剂,2020年2月TikTok下载量大增,安装量高达650万,同比增长71%,一举成为美国下载量最大的非游戏类APP。

被TikTok拉下马的,正是脸书旗下社交平台Instagram和谷歌旗下老牌视频平台YouTube。

2019年9月,Instagram以接近490万的安装量稳居非游戏类APP下载量榜首,YouTube以超过470万安装量居于这一榜单的第二位,TikTok位列第三。

2019年9月美国非游戏类App下载排行榜

仅仅半年后,天地翻覆。

2020年一季度,TikTok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上的安装次数增长超过3.15亿次。

到了2020年2月,TikTok已稳居第一。

更讽刺的一幕出现了。

7月30日,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召集4位巨头的CEO召开反垄断听证会,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大卫·西西里尼,将苹果、谷歌、亚马逊和Facebook称作“关键的商业和通讯枢纽”,这也代表了“这几家企业中,任何一家公司采取的任何一个行动,都有可能深刻而持久地影响数以亿计的人……它们拥有太多权力,并正在用这种权力消灭竞争、创意和创新。”

从巨头们面对短视频和TikTok的超长反射弧来看,此言非虚。如果从美国国家出发利益出发,TikTok这条鲶鱼的的搅动,对保持产业活力是非常有益的。

然而,资本利益压倒一切,现场的扎克伯格开始转移话题,偷换概念,大谈脸书遵循美国意识形态,是一个“成功的美国故事”,而强大的TikTok和华为等公司已在全球通信和技术领域拥有了巨大的影响力,为了跟强大的中国公司进行“网络军备竞赛”,怎么能被反垄断绑手绑脚呢?

不是国军无能,实是共军狡猾,臣等正欲死战,汝等为何进谗?

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团结则团结亡

蓬佩奥刚刚在尼克松图书馆发表的“新铁幕演说”,成为扎克伯格这番暴论的绝佳背景,各自打着小算盘的垄断资本与极右政客一拍即合,将无能狂怒和甩锅演绎到了极致。

阵仗已经摆开,已经被动员起来的政治力量和资本势力一定会对TikTok进行一轮“公开处刑”。

一则立威,向全世界昭告西方政治、经济、军事、科技、文化等多元一体的综合霸权仍然强势;另一方面,则是可以向张一鸣疯狂压价,恩威并施,体现“收仙有道”。

但也应该看到,这一轮调动所有资源全力打压背后,西方也顶着巨大的压力,如果张一鸣不肯屈服,西方不得不打掉TikTok,或者张一鸣只愿意表面上屈服,实际上并不交出作为TikTok核心竞争力之一的算法,对方马上就面临短时间内从头打造一个TikTok的考验,而从上文分析可以看出,目前西方的科技巨头们可能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不管最终是微软还是别的巨头收购了TikTok,对全世界广大吃瓜群众来说,你做得更好是应该的,因为你是全球霸主,如果做不好,那立刻就彰显了霸权的斤两。

毕竟,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TikTok也是一家中国公司,上一架破飞机还在天上飞,这次难道又要出一个中国幺蛾子?

当然,美国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朝鲜战场,越南战场,伊拉克反恐战场,都能够提供正反两方面的经验。

所以,如文中开头所述,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团结则团结亡,这是无数中国人用鲜血验证过的真理。

从大橘视角来看,36岁的张一鸣,这次一定是受到触动和教育的。

正如学者翟东升所说,即使字节跳动的高层当年也曾经迷信美国制度优势和经济竞争力,但这其实是中国精英群体共同的心路历程,包括华为高层,包括我们这些学者,其实都是在向西方学习的过程中变强的。迷信和崇拜老师是人的本能,但是当我们有一天能够破除这种迷信,能够用实力挑战和击败曾经的老师,才是真正的学有所成。帮助14亿中国人乃至75亿地球人彻底打破对美国道德、制度和力量的迷信,任重道远。

(完)

关注大橘,财经大局观

大橘

大橘

一群讲大局的财经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微信公众号“大橘财经” | 责任编辑:周远方
专题 > 大公司
大公司
作者最近文章
暴涨的黄金,美元霸权的倒计时,以及中国的战略准备
张一鸣们,再也避不开历史的进程
“公开处刑”TikTok,对美国的迷信可以打破了
中科院vs特斯拉,中国独门黑科技会统治全球吗?
这次,美国五大科技巨头可能要落后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