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大橘:张一鸣们,再也避不开历史的进程

2020-08-06 08:05:17

【作者/ 张广凯 编辑/ 远方】

刚挨了特朗普的40米大刀,张一鸣又因为“立马躺倒”的态度,被国内网友骂惨了。

周二,一封张一鸣的内部信流出,他自我辩解说,不是我要躺,这里面的原因太复杂:

“问题焦点根本不是CFIUS以musical.ly并购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强制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给美国公司,但这不是对方的目的,甚至是对方不希望看到,其真正目的是希望全面的封禁以及更多...复杂的事情在一定时期并不适合在公共环境中说。”

张一鸣的“真相”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明面上,特朗普是以国家安全的名义打击TikTok,那么只要卖给微软,事情就结了。

但这“甚至是对方不希望看到”的。特朗普甚至不希望微软收购TikTok。

对于特朗普讨厌TikTok的真实原因,美国媒体有一些自己的猜测。比如《福布斯》认为,不久前的“竞选集会事件”,才是真正的导火索。

6月20日,特朗普举办了疫情爆发以来的首场竞选集会,据说有“百万人”预定了门票,结果却是看台空空荡荡。

大量反特朗普的民众用虚假信息报名集会,TikTok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一位名叫Laupp的TikTok用户发出这类号召后,播放量接近100万,甚至吸引了英国和澳大利亚的小年轻也加入恶作剧。

很多网民则相信,是一个在TikTok上恶搞领导人讲话的喜剧演员,触犯了特朗普的逆鳞。

4年之前,特朗普用推特把希拉里变成一个傻瓜,而今天,他自己却在TikTok上翻船了。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连特朗普儿子的推特,前段时间都被封号了。为了这件事,愤怒共和党议员还在国会山把扎克伯格骂得一脸懵逼。

左派立场的《纽约时报》自然幸灾乐祸,反而站出来替TikTok说话:“作为一款外国应用,TikTok在某些方面比美国的技术平台更容易进行监管。”

“它还可能成为科技监管新模式的测试案例,不仅可以提高中资科技公司的可靠性和责任感,也可以令美国公司有所改善。”

这些视角或许解释了张一鸣所说的矛盾——为什么特朗普甚至不希望TikTok被收购。

TikTok威胁的不是美国国家安全,而是特朗普的安全。浓眉大眼的美国科技公司们在“倒特”这一点上,比中国企业可狠多了。

特朗普的“秋后”

懂王最近实在有点烦。

7月30日,美国经济分析局发布二季度经济数据,美国GDP暴跌32.9%,太平洋两岸媒体难得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对特朗普一阵口诛笔伐。

几个月之前,有些中文媒体就已经宣称,由于美国GDP的暴跌,中国单季度GDP将首次超过美国。

现在大家已经知道,这种说法犯了一个低级错误。美国GDP数字的含义与中国不同,是环比年化,也就是假设全年都按本季度速度增长,最后会是什么情况。-32.9%的年化增速,换算成单季度,大概只有-9.5%左右。

这个-9.5%是环比增速,也就是拿今年二季度跟一季度相比。由于美国各州基本是在3月底4月初发布“居家隔离令”,因此,二季度的环比增速基本体现了疫情对经济的直接影响。

单从数字上说,这个表现其实不算差。

横向比较,欧盟二季度GDP环比下降11.9%,其中西班牙下降18.5%,法国下降13.8%,德国下降10.1%。

中国的疫情主要体现在一季度数据上。中国一季度GDP同比-6.8%,这是跟去年一季度相比。去年中国GDP整体增长6.1%,平摊下来,大概每季度环比增长1.5%左右。所以今年一季度数据如果换算成环比,跟去年四季度相比,大概是-11.3%左右。

纵向比较,此前市场对美国二季度增速的预期一度达到-50%,所以说-32.9%已经是一个不错的成绩,这也是美股近期能够一直上涨的原因之一。

当然,从防疫角度看,恰恰是经济越差越好,美国能有如此“亮眼”的经济表现,实在是因为特朗普表现太糟,不肯全面停工所致。

特朗普这么做的原因,自然是为了保大选。但是美国媒体坏得很,经济数据一出,大家又在拼命渲染特朗普的经济搞得有多差,把特朗普最后一点希望也偷走了。

宝宝心里冤啊,经济差难道不是因为民主党州长们非要停工吗?

大橘看了一圈,只有《洛杉矶时报》的“读者来信”版块,才能找到一点替特朗普辩护的声音。

大选近在眼前,特朗普的胜率已经越来越低了。从民调来,本次大选的几个关键摇摆州,已经全面倒向拜登。

如果你不相信民调,可以再看看菠菜公司的赔率,这个大大的死亡交叉。

中国农历的立秋还有几天,但建国同志的秋天已经到了。他能够享受权力的日子,还有多久?

TikTok算是撞在了枪口上。原本就对媒体一肚子怨气的特朗普,捏不动传统媒体,还不赶紧拿你一个自媒体撒撒气?

一个有政治敏感的人,不难预见到字节跳动的遭遇。

技术政治学

可是张一鸣喜欢技术,不喜欢政治。

2016年,乘风破浪的张一鸣曾经说过,今日头条“不需要总编辑”,“不是一家媒体公司”。

在张一鸣看来,“企业和媒体的区别在于:媒体是要有价值观的,它要教育人、输出主张,这个我们不提倡。”

上一个说技术与价值观无关的,是快播王欣,前不久刚刚从监狱里出来。

1450年前后,德国人古腾堡发明铅活字印刷,他的第一批印刷作品就是200本《圣经》。他一定也不认为,自己的技术会成为轰塌天主教堡垒的那门大炮。

半个世纪之后的1517年,古腾堡的德国老乡马丁·路德,把自己多年“键政”的成果《九十五条论纲》,张贴在本地教堂的大门上。原本属于“内部讨论”的论文,突然被印刷出几百份副本,传遍整个德国。

到了1519年,这位曾经默默无闻的非主流僧侣,已经成为欧洲出版量最大的作家。在自己的45部作品被印刷了300多版之后,路德甚至开办了自己的出版社。

然而,真正推翻天主教会的,并不是大作家马丁·路德,而是被路德作品唤醒的千千万万平民百姓。技术的进步,让他们首次获得了参与政治的资格。

正如半个马克思主义者本尼迪克特·安德森所指出的,民族主义是“想象的共同体”,是印刷资本主义的产物。

鲁迅在中国人精神中享有的崇高地位,不仅仅是因为他的作品本身,而且因为这些作品被印上了每一本中学课本。所以,每次关于鲁迅退出语文教材的讨论,都是最重要的政治问题。

古腾堡的技术彻底改变了历史,人类从此大踏步走向民族国家的时代。

某种程度上,短视频就是当今时代的印刷术。那些原本不习惯于阅读文字媒体的人,将获得一种更加便利的参与政治的机会。这些人的力量,已经被字节跳动的流量大爆炸证明。

技术就是政治,技术就是权力。

幸与不幸

多年以后,如果伊万卡终于打算竞选美国总统,不知道她会不会想起特朗普封杀TikTok的这一天。

事实上,TikTok跟特朗普原本可以成为“天作之合”。既然一个人可以靠模仿特朗普在TikTok上走红,那么如果特朗普自己把记者会搬到TikTok上呢?真人秀天才特朗普转战短视频,怎么说也不会输给瞌睡虫拜登。

特朗普现在看到的,是一群20岁的年轻人在TikTok搞“倒特”大串联。但是,只靠年轻人赢不了大选,否则现在跟特朗普竞争的,就是桑德斯老爷子了。

特朗普4年前打败希拉里,靠得是民调都覆盖不到的破产中年。中国人都明白,一旦大叔大妈学会玩视频,他们的忠诚度有多高。

在文字媒体统治的年代,班农尚且凭借一个布赖特巴特新闻网掀起风浪,短视频无疑更会给反智主义插上腾飞的翅膀。

TikTok原本可以成为特朗普的权力。

在美国以外,病毒式社交媒体的威力早已显现。

在印度,TikTok和WhatsApp不仅仅是反华的受害者,它们原本是极右翼印度教民族主义者手里的武器。穆斯林在印度遭遇的暴力攻击,与社交平台的种族主义谣言不无关系。莫迪史诗级的选举胜利中,有张一鸣一份功劳。

就在今年7月,马来西亚要求TikTok上所有的视频内容都要获得许可证,变相宣判了反对派自媒体的死刑。

选举民主从来就不是完美无缺的制度,没有哪个真诚的自由主义者会否认这一点。选举的优势不在于实现形而上的民主,而在于制衡。

但是社交媒体下沉到今天这个地步,仿佛为特朗普这类煽动仇恨的政客提供了一片“新大陆”,过去被主流精英压制的民粹主义思想,甚至可以在受众数量上对精英形成数量级碾压。一人一票的选举,正在失去制衡功能,面临走向极权主义的危险。

TikTok动摇的,是美国的国本。

因此,TikTok本来可以成为特朗普的灵魂爱侣,不幸的是,它恰好是一家中国公司。大选当前,特朗普只能做出一个短视的选择。

对于全世界来说,特朗普们失去一件武器,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路在何方

那么,张一鸣的出路何在?

有人说,张一鸣应该像华为那样,对美国强硬反击。

但TikTok与华为的情况完全不同。华为是卖硬件的公司,由中国人研发,中国人生产,只要我的硬件别人造不出,总有一天还要来用我的。

而TikTok的内容由当地用户生产,只能在当地销售。TikTok被封杀,连产品都无法生产了,拿什么对抗?

张一鸣心里肯定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一直以来的去政治化姿态,未必是真糊涂,可能是难得糊涂。

其实在中国,张一鸣远远没有远离政治。不管是口是心非,还是迫于监管要求,实际上今日头条从2014年起就一直设有总编辑。

没有总编辑、全靠算法推荐之类的说法,某种程度上,只是张一鸣为低俗内容找的一个完美借口而已。

直到这个借口失效。2018年,字节跳动旗下的“内涵段子”被永久关停,张一鸣回应,将强化总编辑责任制,不断强化人工运营和审核,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

今日头条、微博等产品中的政务号、官媒号,早就深刻改变了中国的舆论场。

而张一鸣刻意做出远离政治的样子,也未尝不是一种主动的示弱。当他不再满足于中国市场,想去赚全世界的钱,就只能说自己没有政治。

但是,自媒体归根结底也是媒体,而我们从未见过一个成功的全球性媒体。

在媒体这行里,小孩子才想全都要,成年人只能二选一。

尤其是在一个民族主义全面复兴的大势之下,张一鸣们再也避不开历史的进程。

一家媒体想要活得好,只有两条路。一条路是全面效忠于权力,身段柔软的扎克伯格已经做出了示范。

这原本是一条容易走的路,很多人在这条路上比扎克伯格走得更远,以至于大家已经不敢提到名字。但张一鸣想要赚全世界的钱,让全世界每一个政府都感到满意,在今天这个时代,可能吗?

同华为一样,字节跳动投入重金在华盛顿进行政治游说,但显然都成了竹篮打水。

加入"历史的进程",把选边站队贯彻到底,反而可能赚到更多利益。这是很多商人的精明选择。

第二条路,是一条艰难的道路。像马丁路德所做的那样,善用技术赋予你的权力,在尚且可以生存的空间内,主动投入一场政治斗争,待力量壮大后卷土重来。

承认自己的媒体属性,建立自己的媒体标准,是更高尚的事业,也是更有力的武器。这样,民粹主义才不至于成为人类唯一的未来。

尽管,我们很难指望一个商人去做这样的事。

关注大橘,财经大局观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大橘

大橘

一群讲大局的财经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张广凯
作者最近文章
张一鸣们,再也避不开历史的进程
“公开处刑”TikTok,对美国的迷信可以打破了
中科院vs特斯拉,中国独门黑科技会统治全球吗?
这次,美国五大科技巨头可能要落后了
中国光伏短短10年掀翻欧美,走上超越自己之路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