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嘉男创造历史,中国男子跳远是如何突破瓶颈的?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7-20 15:32

邓睿侃

邓睿侃作者

观察者网编辑

(文/观察者网 邓睿侃)

17日,中国选手王嘉男在美国尤金世锦赛男子跳远项目中凭借最后一跳完成惊天逆转,以8米36的成绩夺得金牌。这是中国田径首枚世锦赛男子田赛项目金牌。

事实上,男子跳远是中国田径队的优势项目之一,多年来有不少运动员的成绩足以冲击国际比赛领奖台。但由于外战偏弱的原因,中国队始终不能捅破这层窗户纸,时常在世锦赛、奥运会等高水平比赛上铩羽而归。

直到2013年,以李金哲为首的男子跳远军团开始发力,在国际舞台上屡创佳绩。2015年北京世锦赛更是出现了3名中国运动员“组团”进决赛的场景。中国田协“走出去,请进来”的发展政策逐渐开始收获成果。

而作为短跑名将苏炳添背后的大神,兰迪·亨廷顿也在中国男子跳远的“提速”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他和同事组成的一流“复合型团队”一直是运动员最强有力的保障。

王嘉男在比赛中

8年,实现梦中之景

7月17日,中国跳远选手王嘉男在最后一跳中上演惊天逆转,以8米36的成绩夺得金牌。这是中国田径首枚世锦赛男子田赛项目金牌。

说来也巧,8年前,王嘉男就是在“田径之城”初出茅庐,获得了世青赛跳远金牌(8米08)。从那之后,他就立志冲击该项目的世界之巅。如今,一次次出现在梦境中的场景终于实现了。

“我梦过,还梦过3次获得世锦赛金牌。今年也梦到过,但每次梦完醒来,我都告诉自己,要现实一点。”赛后,手握金牌的王嘉男喜极而泣。

值得注意的是,东京奥运会,王嘉男发挥失常未能进入决赛,但这反而成了他前进的动力。知耻而后勇,25岁的王嘉男憋着一股劲,完成涅槃。

尽管近几年势头正猛、最好成绩都在8米65以上的两位“天才选手”埃切贝里亚(古巴)、盖尔(牙买加)都未参赛,但这丝毫不会影响王嘉男金牌的含金量。

他在最后时刻绝杀的是希腊跳远名将滕托格卢(8米32)。后者曾在东京奥运会上力压埃切瓦利亚夺冠,今年最好成绩是8米55。

跳远同诸多田赛项目一样,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除了比赛和训练的成绩会有较大起伏外,同一场比赛中的不同尝试都有可能存在几十厘米的变化。

国际赛场远非纸面实力、最好成绩的对比,临场应对、决心、态度甚至是运气等等综合能力都是取胜的因素。运动员需要在短时间内调整状态,尽量在步点、速度等方面做到平时训练中教练要求的水准。17日尤金的跳远场地,王嘉男显然是在这些方面最出色的那个。

在起跳的一瞬间其实我就知道已经有了,因为刚起跳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整个腾空的速度和高度都比之前要高很多,落地了之后我也是马上就被弹起来。王嘉男19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

展望未来,王嘉男已经准备好再出发。“我现在的想法,包括未来两年的计划,还是要稳步前进,也不会给自己定太高的目标,包括明年的世锦赛,包括后年的奥运会。我就努力训练,然后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

早已具备一流水准,为何近年才开始发力

王嘉男的夺金是中国田径史上的一份“惊喜”,也是中国男子跳远近年全方位提升的成果。

事实上,包括王嘉男在内,目前多名国内选手已经跳出过接近、甚至超越8米36的最好成绩。但也许是因为关注度相对不够的原因,大家对于他们的期待值并不算高。

当今国际赛场,虽然不少欧美、非洲运动员的最好成绩都在向8米70以上冲刺,但由于竞技比赛的不确定性,8米30左右的成绩算是登上领奖台的“及格线”。

比如近10届世锦赛,男子跳远的铜牌成绩平均值为8米27;而近5届奥运会,对应的数值则是8米23。

回顾中国选手近期的成绩不难发现,他们早已具备了在世界舞台冲击奖牌的实力。

李金哲曾在2014年德国巴特朗根萨尔察跳远专项赛中创造个人最好成绩8米47(赛季第三好),打破全国纪录;王嘉男紧随其后,在2018年的全国田径总决赛冠军赛上同样跳出了8米47;2018年钻石联赛,石宇豪跳出8米43夺得银牌;还有高兴龙和黄常洲,两人的最好成绩也都突破了8米30,分别为8米34和8米33。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运动员的前辈也曾做突破过8米30,但相比后者,他们在国际赛场上更具有竞争力,更能发挥出自身实力。

中国男子跳远在80年代初开始就一直在寻求突破,多位运动员在最好成绩上打破瓶颈,缩小着与世界一流水平的差距。

包括当时亚洲最优秀的跳远运动员刘玉煌,他是首个突破8米大关的中国运动员。此后,他还以8米11和8米14连续刷新亚洲纪录。

90年代,陈尊荣接过大旗,他连续跳出8米26、8米36,证明了中国运动员在男子跳远项目上仍有巨大的上升空间。此后,又有两名运动员先后改写亚洲记录,分别是黄庚(8米38)与劳剑峰(8米40)。

不过,他们的成绩大多都是在国内或者亚洲范围内的比赛中取得。在更具挑战的国际赛场,中国运动员稍显疲软。或许是因为压力和缺少实战经验,当时的中国选手屡屡不能在国际舞台上施展全部实力。比如97年世锦赛,前三名的成绩分别是8米42、8米38、8米18,而劳剑峰则以7米76位列第10。

除了提升硬实力外,保证运动员在国际赛场上尽可能大施拳脚,其实也是整个中国田径运动的核心议题之一。

而近来为大家所熟知的“走出去、请进来”发展政策应声落地,恰好加速了中国田径的成长,也改善了运动员外战偏弱的情况。

冲出亚洲,打破“魔咒”

中国男子跳远如今拥有足以在国际赛场上取得靠前名次的实力,得益于10多年来中国田径队“走出去,请进来”的发展策略。

“走出去”,即中国运动员赴海外参加比赛、训练,通过与高手过招增加大赛经验、培养面对高压的心态等等。

在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中国田径撤回海外训练的全部队伍之前,中国田径队签约的海外训练基地有22个,常年随外教在海外集训的队伍达到10支近60人。

男子跳远方面率先实现突破的是李金哲。他从2013年开始连续在钻石联赛等国际赛场上取得优异成绩。同年,他在带伤出战的情况下闯入莫斯科世锦赛决赛,打破了中国运动员连续6届世锦赛不能闯入男子跳远项目决赛的魔咒。

2014年德国 李金哲创造全国记录8米47

此后,中国远动员已经不仅仅满足于参加世界大赛,而是在一系列赛事中冲击领奖台。

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2015年北京田径世锦赛。中国队王嘉男、高兴龙、李金哲三人同时登上决赛舞台,分别获得三、四、五名,这在国际跳远届都是不多见的场面。王嘉男的铜牌,更是亚洲跳远运动员在世锦赛上获得的第一枚奖牌。

也正是在这届赛事之后,不少业内人就士指出,中国选手在男子跳远项目的进步势头正猛,进入了“黄金时代”。

2015年北京世锦赛 王嘉男、李金哲、高兴龙(从左至右)

近年,中国选手在世界大赛的男子跳远项目决赛成为常客,比如2016年里约奥运会,王嘉男、黄常洲闯入决赛;2017年伦敦世锦赛,共有5名中国选手获得参赛资格,石雨豪、王嘉男都在决赛中跳出了8米23的不俗成绩。

丰富的实战经验换来的是比赛场上的“相对稳定”。而在瞬息万变的竞技体育中,良好的心态和应变能力往往是帮助运动员发挥实力、突破自我的重要一环。

本次世锦赛,王嘉男在巨大压力下跳出了8米36。即便这个成绩在近15届世锦赛的夺冠成绩中只位列倒数第二,但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王嘉男把握住了,这已经是中国跳远队的一大突破。

“恭喜王嘉男,他也圆了中国跳远一个梦,感谢总局和田管中心对中国跳远的培养,终于在大赛中不负众望,为中国男子跳远创造历史一刻。我很荣幸见证了这一刻。从第五跳我就发现他这次很有可能冲击奖牌。最后一跳从起跑到起跳一气呵成,非常漂亮!”李金哲此前向王嘉男送去了祝贺。

不过,和顶尖欧美、非洲运动员相比,中国男子跳远在“大赛成绩”上仍有提升空间。现任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杜兆才曾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时表示,“奥运会要想夺牌,平均实力要在8米30以上,而我们的实力在8米10、8米20左右,要想在奥运会有所作为,还要再提升水平。”

苏炳添背后的大神,也是王嘉男的恩师

除了外训、外赛,中国田协自2010年将大批外教“请进来”,加速了运动员、教练员在各方面与国际接轨。截至2019年年底,中国田径队各个项目共聘请了17名高水平外教。

王嘉男的成长就与外交兰迪·亨廷顿分不开。这位在东京奥运会因苏炳添而为人所熟知的外教,其实已经在中国田径队工作了9个年头。

兰迪与苏炳添研究器材

作为曾带出过三级跳远传奇人物威利·班克斯和跳远世界纪录保持者迈克·鲍威尔的传奇教练,兰迪同时对中国田径短跑组和跳远组提供指导,并创造性地融合了两个项目的各自特点。

对于男子跳远,他刚刚到队时的目标就是让麾下的弟子将成绩提高到8米30,甚至8米40。

一直以来,除了传授先进技术,兰迪还在指导运动员“改变认知、学会胜利”。

17日站上世锦赛最高领奖台的王嘉男不忘感谢兰迪耐心的付出,“兰迪在我身旁一直鼓励我,对我信心有很大帮助。我所有的技术都是他教的,助跑、空中技术、起跳都是他教的。比赛每一跳之间,他都会跟我强调助跑、节奏、助跑的精准度。”

李金哲也曾在2015年接受采访时表示,亨廷顿除了带来许多新的训练理念和方法,更多的是那股干劲和敬业的精神,让他佩服。

值得注意的是,兰迪对于运动员的训练指导很有针对性。

尤金世锦赛前,兰迪通过分析全世界跳远运动员的数据,得出了“优秀跳远运动员的速度都非常快”的结论。于是今年冬训的重点,就是高质量的速度练习,提高速度利用率。

2019年,华中科技大学体育部在《新时代中国男子跳远项目的回顾与展望》一文中通过数据对比,指出中国顶尖跳远运动员在起跳速度和垂直速度并不逊色于国外名将的情况下,助跑速度,尤其是后三步上还有待提高。

这同样印证了兰迪的判断,对于已有多年经验的老将来说,起跳、腾空技术相对稳定,突破助跑速度是成绩提升的关键。

一流水准的复合型团队助力运动员

当然,以男子跳远运动员为代表的中国田径运动员所取得的成果,并非仅仅是请外教那么简单。国内教练、科技团队、后勤团队等等共同组成了运动员背后的“复合型团队”。

中国田径协会副主席田晓君曾指出,外教的到来,可以促进国内教练在训练理念、赛练结合思路等方面尽快向国际高水平靠拢,形成现在“内外竞争”、“多种竞争”的格局。

在开放的环境下,国内外教练在提升运动员水平的一致目标下良性竞争、相互合作,进一步激发团队活力。通过尝试、调整,运动员可以找到最合适的教练团队。

此外,兰迪还曾在采访中提到,科技是中国田径提高的另一把武器。“我只是2%的教练,我不是那个98%的(各种科技手段)教练。”此前大家从苏炳添的论文中得知,他科学训练的常用仪器设备,多达19种。

“2019年整个国家队都开始使用高科技辅助训练。即使是举杠铃也有高科技电子检测出运动员的有效做功区间。兰迪教练帮助联系运动专家,给运动员做三D模型。通过将运动员的跑动姿势输入电脑,对比最科学的模型跑动姿势,来发现运动员每个跑动瞬间的不科学的地方。模型能够显示出自己需要改变的地方,这让我了解到,也许一个微妙的发力点的改变,就能带来速度的提升。”苏炳添说道。

《中国体育报 》指出,本届世锦赛王嘉男的背后还有一位重要角色,就是中方教练王国杰博士。他同时肩负体能、科研多项工作,很好地保障了王嘉男在比赛时可以正确理解兰迪的指导,保证后面的步点调整都非常精确。

“王嘉男在助跑和起跳衔接细节上的改进,在很大程度上为他这次最后一跳的出色发挥打下了基础;备战时医疗团队和物理治疗师的帮助,能够保证王嘉男在提高训练强度的同时,不会担心伤病的问题。”王国杰在接受《中国日报》采访是说道。

他还通过数据分体,指出未来运动员的努力方向是变得更加稳定,“从目前来看,稳定性和转化成功率还并不是很高。但是最后一跳他确实是抓住了,也就是在比赛这种激烈的对抗情况下,他能够很好的自我调整,步点的调控也做得非常好。最后一跳也将平时训练中所要求的一些技术要领,都能够很好地融合,所以也跳出了8.36米的一个成绩。但是还是不够的稳定,这也是后续我们要努力发展和改进的一个地方。”

兰迪认为,中国体育边改革边发展、边探索边前进的做法,正在引领中国体育进入新发展阶段。在这个过程中体育管理部门下深功夫研判当代体育训练竞赛的国际前沿形势,用真魄力做出创新、开放、包容、共享的科学备战决策,花长时间细致入微地了解、尊重、关怀和爱护运动员与教练员,为成绩的取得提供了坚定有力、极具引领性的保证。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以男子跳远为代表的中国田径选手的突破才会成为必然。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邓睿侃
中国跳远 王嘉男 亨廷顿 李金哲 世锦赛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7月20日 15:32

创中国历史一刻!“黄金时代”来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解放军台海演训,背后军事逻辑是什么?

《台湾问题与新时代中国统一事业》白皮书发表!

山东临沭开展核酸检测“大比武”?当地回应

“FBI搜查特朗普是为寻最机密资料,包括核武文件”

长江干流水位创同期最低,6省967万亩耕地受旱

台军方称:今仍有11架次解放军军机穿越“海峡中线”

立陶宛官员率团窜台,外交部:中方将坚决回击

上半年外贸进出口总值破两千亿,义乌静默期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