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段旭:从以色列到北京再到武汉,抗疫物资是怎样到医护手中的

2020-02-06 07:56:47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段旭】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一个闲得发慌的春节假期。而在一开始,我以为我也会同样好吃懒做地等到疫情结束,直到一通来自以色列的越洋电话结束了我的悠闲时光。

接下来几天,我们不眠不休,想尽各种办法,只为帮助以色列留学生及在以劳工团体把援助医疗物资送到武汉前线,经历了许多神奇的事情。回顾几天的经历,我真觉得百感交集,故而写下来,与大家分享我们的经历和感受。

一、救人心切

一切都起源于一个电话。

我和小兰认识很久了。2017年,我在印度尼西亚创业,而她在那里上学,来应聘暑假兼职,我们就此认识。后来,我离开印尼,2019年年初我去以色列又工作了两个月,意外地发现小兰也在以色列。原来,她在毕业之后,又申请了特拉维夫大学中东研究的硕士,目前还在就读中。

他乡遇故知,加上我们还是老乡,感情又加深了一层,我回国后也会和她偶尔会聊聊天,不过却从来没有打过电话。

所以,当大年初三早上,懒在床上的我突然接到她从以色列打来的电话时,还是有一点点惊讶的。

而电话那头的小兰,则比较简略地跟我讲清楚了事情的情况。

国内疫情发生后,她在以色列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事情的进展。看到前线物资紧张的消息,她十分想做些什么。于是,她就问了一下周围的同学和其他在以的华人朋友,愿不愿意捐赠物资给国内医院。没想到大家的反应特别热烈,特别是厦门厦梦公司全体员工捐款并主动寻找到了货源,约为4万个外科口罩和150套医用防护服,总共50多箱货物。而且厦门公司的采购经理还自愿垫资,先把物资买了下来。这样,捐赠物资就有了。

图/厦梦公司帮助留学生装货

事情前期顺利地超乎她的想象,很快捐赠物资都有了。和大家商议后,他们决定以“以色列留学生和在以劳工团体”的名义,把这批医院捐出去。

而在研究调查之后,小兰发现一两天内到中国的航班只有海南航空。和海南航空联系后,尽管他们愿意给我们提供必要的帮助,但他们的目的地只有北京或者深圳,没有办法直接转寄到武汉。她想了一想,所有认识的人中,只有我现在还在北京,所以希望我能在北京帮忙接货。

对于我来说,这个假期本来已经无聊透顶,而小兰拜托我的事情,看起来简单又有意义,所以我没有多想,很快就答应了。

当然,实际上它并没有那么容易……

二、舍命狂奔

当决定帮忙之后,我坐下来想了想,却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物资到了以后,要捐给哪里的医院?捐给医院的话,总不能说捐就捐了,为了给捐赠人交代,需要哪些文件来证明这次捐赠?如果确定了医院,要怎么把货物给寄送到目的地?

想了一会,我又给小兰打了电话,而她的答复是:我们都在以色列,这些国内的事情要不你来搞定吧!

好吧,看来这事确实不是那么容易……

好在我以前做过科技记者,还比较了解怎么找资源。我首先发了一条朋友圈,说明捐赠需求,很快就有人把我拉入了好几个援助群。

这些群是不同的人组织起来的,比如有的群是一帮微博评论下的网友聚集而成的(他们还有一个自己的慈善捐赠组织“冲啊沙雕慈善联盟”),有的是创投圈的VC们临时组织,也有武汉本地人的自发组织,不过他们的工作形式却很类似:帮助想要捐赠的人和需要捐赠的医院联系起来,充当信息分享平台,一般自己不涉及资金等事情。

图/其中一个援助群

而我一进群,一讲清楚我的需求,所有人都在问一个我们从来没想过的问题:

你们的物资合乎标准吗?

我们这才意识到,原来不是所有外科口罩和防护服都可以用于医院的工作,外科口罩必须符合YY0469-2011医用外科口罩行业标准,防护服则必须符合GB19082-2009医用一次性防护服行业标准。

小兰检查了防护服的外包装,发现了其认证信息,证明它是符合标准的;但是她却没有在口罩的包装上找到相关的信息。

这就很麻烦了,难道这8万个口罩就不能用了吗?

好在与此同时我还加了很多在武汉的医生的微信,小兰把口罩的实物和上身照片拍了一些,然后发给了医生们做单个审查,最后大部分医生给出的结论是:能用。

图/医生确认物资可用

这下我们才放下了悬着的心,继续和已经联系上的医生沟通捐赠需求。其中,武汉金银潭医院(也就是钟南山院士工作的医院)需求最迫切,而且很快就给我们出了捐赠证明,还给出了收件人的信息和行医证,核对无误之后我们商议决定,把大部分的物资都捐助给金银潭医院。

感谢各种捐助群的帮助,在大年初四联系了各种人一整天之后,似乎整套流程都已经跑通了,只剩下以色列装机和北京货运的部分了。但小兰跟我都觉得,有海航的帮助,装机不是问题,而货只要在国内,我们总会有办法运出去。

三、艰难的第一批物资

但是,现实证明,每次你以为事情容易的时候,困难就会出来打脸。

首先是货运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了解详情之后我们发现,尽管海航愿意配合,但由于海航的航班是客机,它只能接受乘客的行李托运。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想要通过海航把货物运输到北京,我们必须找到随机的乘客,愿意帮我们挂名,并且也愿意帮我们在北京机场从传送带提取50多箱货物到出口去。

这就比较难搞了。小兰在以色列的各个华人群里发布了信息,询问有没有当天随机的乘客,但是却没有找到人。

而在中国这边,我则在找国内的货运渠道。民政部的官网推荐了中国邮政、京东物流和顺丰物流三家企业的绿色通道服务,考虑到邮政此时肯定在集中精力运送官方物资,我则把重心放在了京东和顺丰身上。可是,当我打通京东物流的电话之后,京东的客服说目前不支持对武汉的快递,委婉地拒绝了我们。

顺丰,就成了我最后的希望。但麻烦的是,我打了一天顺丰的客服电话,完全打不通。

到大年初四,北京时间下午18点(也就是特拉维夫时间12点),距离飞机出发还有1个小时的时候,我们既不能确认货物能顺利登上飞机,也不能保证货物能在国内走绿色通道到武汉……

没有办法,真的没有办法了,我和小兰商量了一下,都觉得只剩下去机场一条路了:她去机场,在柜台找乘客,看有没有好心人能够帮忙,我去机场,看看能不能在顺丰的机场网点得到帮助。

幸运的是,就在最后5分钟,小兰在机场遇到了一个从以色列回国的旅行团,他们的导游问了一下旅行团团员是否愿意提供帮助,大家都同意了!几十个中国人手忙脚乱地帮她把货拉上了飞机,这事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成了!

图/中国人的责任感

而我这边到了机场以后,顺丰的工作人员告诉我,想要走绿色通道,必须得打通客服电话,并且提交相关的证件,得到顺丰许可后才可以。如果不行,自己付邮费走航空快件,也能把医疗物资送入武汉。

多方咨询之后,我们了解到,顺丰所说的相关证件包括了红十字会的许可,由于我们此前没有联系红十字会,现在肯定是来不及拿到红十字会的文件了。看来我们只能走非绿色通道了!

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我们都有点沮丧,不过没有绿色通道就算了吧,花点钱,慢一点,无所谓,只要能确定把货物送到需要的医生手上就可以了!

我在机场等了一夜,大年初五的上午6点,旅行团把货物送到了我的手上,交接顺利!

图/交接顺利

然而就当我在机场守着货物等顺丰来取货的时候,北京海关的两个工作人员却注意到了我们的货物,前来查问。当时我汗都出来了,生怕被人当作走私。所幸,他们检查了我们的证件,还把旅游团的领队叫来询问了一下,确认了这批货物的手续并没有明显违规的地方。鉴于这是一批救援物资,他们也很配合地让我把货交给了顺丰。

就这样,货物顺利发出!第一波成功!

四、更艰难的第二批

把这批货物送走之后,我回家好好睡了一觉,不过一觉醒来,小兰又打电话过来,说上次的物资没有运完,还剩十几箱物资,准备初六随飞机过来,初七到北京。

然而,医疗物资入境,仍然需要相关的手续。这一次,我国海关通过海航告知我们这次必须要有相关文件才能走绿色通道。

而这些文件中的核心,是“市级以上的慈善机构开具的证明”,也就是说,我们必须拿到红十字会的文件。

然而,我们这次联系到的捐赠医院,恰恰是当时在网络上发出求助信息的武汉协和医院。他们表示,自己的手中已经完全没有物资了。可是,由于前几日武汉红十字会在物资调配上陷入一些争议,我就想办法要节约时间,直接将这批物资运到协和医院去。现在我们陷入了矛盾:以色列华人那边马上就要将物资运上飞机了,而我们去哪里找文件呢?

关键时刻,在以色列工作过的常州市民蒋女士帮助了我们。她帮我们联系到了在北京的中国红十字会,而中国红十字在了解了情况之后,立马根据我们提交的信息出具了一份文件,并且只要求我们后续把捐赠医院的接受证明返还给他们。

随后,海航的人确认文件可用,问题就这么突然解决了!

又一次,小兰跑到机场,在飞机起飞前几分钟找到了愿意帮我们人肉带货的旅行团,惊险万分地,这一批货物顺利登机,然后顺利抵达了机场。

这一次我长了一点心眼,没有在机场停留,直接把货物拉到了顺丰网点,也就没有海关的麻烦了。

而就在我忙碌了一天,终于把第二批物资发给了需要的医院的时候,武汉金银潭医院也发来图片,说他们收到了物资。对接的医生说,我们的物资一到医院就被一抢而空,医生们还称赞我们送过去的防护服是他们最近接受到的质量最好的一批。

图/医院的交接和感谢

想象着钟南山院士也可能用上我们的捐赠物资,所有参与的人心里都乐开了花。

现在,援助工作还没有停止,我们还在从国内募集资金,可能还有第三批物资20万只口罩和2000多套防护服运回国内,所有工作又还在紧张推进中……

然而无论怎么样,我想我都会铭记这个难忘的春节假期。虽然我们只是一个由留学生和在以色列工作的中国人临时聚集起来的义工组织,甚至我人都不在以色列。但是,大家毫无怨言,加班加点,同舟共济地工作,仿佛战友。而这一路上,我们得到了太多好心人的热情帮助,也感受到了那种独属于中国人的、浓烈的家国情怀在关键时刻爆发出来的巨大力量,希望武汉加油,中国加油,所有的华人加油,度过这难捱的疫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段旭

段旭

海外中国创业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雪莹
作者最近文章
从以色列到金银潭,医生们把物资“一抢而空”是对我们最好的奖励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