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希腊公投否决欧盟援助方案 这十一个人把前因后果说清楚了

2015-07-06 20:34:08

61%对39%!当地时间7月5日,希腊否决否决欧盟援助方案。西方媒体哀声一片,指责希腊政府的“荒唐闹剧”。然而,希腊人在国家破产前夕却一片欢腾,投反对票的民众甚至在街头载歌载舞。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大呼:“民主战胜了恐惧”。

银行关闭、资本管制、拖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5亿欧元债务无法偿还、数十亿欧元救济计划崩溃,下一步是希腊退出欧元区吗?任性希腊将使欧洲陷入65年来最大危机吗?回头再看,希腊债务危机因何而起?债务危机缘何发酵多年?欧盟与希腊真的无法达成债务共识吗?有关希腊鲜为人知的秘密,这10位观察家说清楚了,一起感受下。

NO1.别忘了希腊危机的始作俑者——高盛

郑若麟(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希腊危机中,犯下过失的希腊政府和几乎是无辜的希腊民众被当成当然的替罪羊,而真正应该负责的高盛却渐渐被遗忘,一切要从2001年谈起……当年,高盛投行借给希腊10亿欧元,允诺十至十五年后归还,从而用做虚帐方式使希腊符合欧元国家标准,高盛顺便拿走高达3亿欧元的佣金;十多年后,希腊债务危机暴露,高盛又攻击希腊和欧元,以从中牟利!这几年,希腊国家支付能力不足,但对希腊支付能力承保的CDS价值翻番上涨。谁持有大量的CDS呢?不是别人,恰是持有和发行希腊债务的高盛。高盛在希腊未被怀疑有支付能力问题时大量购进希腊债务的CDS,然后再对希腊支付能力信誉发动攻击,在CDS涨到最高点时抛出。此外,高盛使希腊信誉下降,从而难以从国际市场上进行借贷,这样就可以在未来向希腊贷款时赢得非常有利的利率。

美国高盛集团(资料图)

NO2.当年逼出个希特勒,现在又逼希腊

克鲁格曼(纽约市立大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在任何情况下,欧洲债权国都应该认识到,灵活处事可以给予希腊复苏的机会,也符合自己的利益。希腊的麻烦是自找的,不负责任的贷款者也有不小的责任。紧缩政策摧毁了希腊经济,与军事失利对德国经济的破坏一样彻底。如今,希腊仍在向债权人付款,能获得约为GDP1.5%的基本盈余。希腊新政府不愿意做的是,满足债权人的要求将盈余增加到3倍(4.5%),进而削减开支加剧紧缩。请记住,希腊经历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之一,债权人怎能对它提出这样的要求?如果希腊直接拒绝支付,将会发生什么?用军队来收钱?不是,有其他胁迫手段。我们知道,欧洲央行在2010年威胁搞垮爱尔兰银行系统,除非该国政府同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改革计划。

外媒漫画:默克尔一脚踢开希腊

NO3.在欧元区中与德国为邻是大不幸

王韬(观察者网专栏作者):一群低增长低通胀的国家和一群高增长高通胀的国家被政治捆在了一起,以至于欧元区实际状况根本不符合催生它的最优货币区(OCA)经济理论。如西班牙意大利等国,根本不能也不敢退出欧元区,否则经济将立即崩溃,而把德国开除出欧元区同样是做不到的。但西、意等南欧国家在生产力水平、企业竞争力、劳动生产率等等一切与经济竞争有关的领域,都存在着相对于德国的全方位劣势。既然同在一个欧元区内,无法通过汇率贬值来进行外部调节,那就只有通过内部贬值来调节—— 这意味着大量企业倒闭(尽管它可能在西班牙国内属于效率较高的优质企业,但只要低于它的德国竞争对手,就将遭受不幸的命运),工人大量失业(目前西、意等 南欧国家已遭受极高失业率的打击),侥幸没有失业的人也必须接受降薪的同时大量加班,只有当拉平与德国的竞争力差距,衰退才会见底。

领不到退休金,希腊老汉坐地痛哭

NO4.国际借贷人拒绝希腊的最后机会

伍慧萍(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教授):在国际借贷人的要求下,希腊于6月22日匆匆提交了改革和紧缩方案,而参与救助的欧洲三驾马车也相应提出了自身的设想,但双方的方案设想相差甚远。对于欧盟的这些要求,希腊在最后一刻提交的紧缩和改革方案中也相应作出了让步,计划提高增值税,缩减军备开支,并修改提前退休年龄的规定,取消大部分提前退休的情况,但是希腊提出要求减免部分债务,这一设想遭到了国际借贷人的拒绝。此外,三大机构和欧元区财长批评希腊新的改革计划只有开源,少有节流,不能只建立通过税收改革新增收入之上,而是要继续节省4.5亿欧元。

德媒对希腊极尽嘲讽:德国《商报》最新一期的封面上,希腊总理齐普拉斯举着手枪对着自己的脑袋,就像劫匪把自己当作人质,对债权人喊道:“给我钱,否则我开枪了!(geld her oder ich schieße)”

NO5.债权国给出一份“没得讨价还价”的方案

科斯塔斯·杜兹纳(伦敦大学伯克贝克学院法律系教授):IMF反复强调:希腊让极左翼政党当政,欧盟减免希腊债务,这都是不可行的。但实际上,人们更多地将其视作政治威胁,而非经济威胁。欧洲精英们害怕希腊人和希腊政府的反紧缩立场会像传染病般在南欧蔓延。西班牙的地方选举结果、苏格兰的 反紧缩投票、爱尔兰新芬党的民意测验结果,都表明紧缩政策打压下的人民开始反抗了。希腊极左翼政府正在领导一场进击战,要攻破“除了紧缩别无他法”这一新自由主义魔咒。即便胜利有限,也好过束手待毙。债权国给出的是一份“没得讨价还价”的方案。安吉拉·默克尔认为其“极尽慷慨”,而欧盟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则说了一句:“游戏结束了。”正是在这种境况下,齐普拉斯才宣布举行公投,让人民来决定是否接受债权国的立场。

NO6.希腊退欧会有系列连锁反应

华云(观察者网专栏作者):否决公投,希腊人提醒着德国:比起放任希腊的违约,希腊退出欧洲将会是一种更加无法承受的选择。希腊退欧的前景首先摧毁的就是欧元,其次就是欧洲经济的一体化,最后就是欧洲政治的一体化。二战伤痛告诉欧洲人的教训是,一个分裂的欧洲,带来的只会是冲突与痛苦。希腊人敢在公投中说“不”的真正底气,恰恰在此。 如果德国人真的意识到了这一层,对希腊问题,他们就应该一声也笑不出来。回过头再看,希腊如今的困境也并非紧靠“收紧钱袋”就可以解决。紧缩最多只能减少政府的支出,降低赤字,却无法为其带来真正的收入。希腊亟待的恰恰是造血能力,可这一能力却在“比较优势”的大旗下,基本上化为了灰烬。

YES 或 NO,都做成棺材形状,意思是……投哪个都死

NO7.是德国支招希腊:来公投吧

陈新(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经济室主任、中国欧洲学会秘书长):德 法领导在2015年戛纳G20峰会期间,与齐普拉斯政府进行拉锯谈判的过程中,德国财长朔伊布勒5月11日提出,如果让希腊民众就经济改革进行投票,不啻是个获得民意保障的做法。朔伊布勒在当天抵达欧元区财长会场时表示,“如果希腊政府认为必须举行全民公投,那就请便”。他认为,这可能更有助于希腊民众来决定他们是否准备好接受该做的事情,亦或希腊民众另有想法。此后,齐普拉斯6月26日终止谈判,并决定举行全民公投,不知是否跟朔伊布勒不谋而合,还是借坡下驴。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资料图)

NO8.希腊赖账的“黑”历史

吴梭伦(《经略》网刊作者):希腊总理放话让全民公投决定是否赖账,引发欧元区的高度紧张。当然,主要的冲突发生在希腊人和德国人之间,谁让德国现在是欧洲老大嘛。但德国人也不用很不爽,翻一翻希腊建国史,基本就是一部欠债赖账史。

1882-1892年间,希腊修建906公里铁路,1893年科林斯运河建成,所需资本基本上依靠国外的短期的高利贷。但这些投资并没有起到拉动国内产业的立竿见影的效果。由于1890年左右席卷欧洲的经济危机,希腊赖以获取财政收入的农业崩溃,政府有出无进,资金链断掉了。希腊政府拼命增加财政收入,老百姓税负仍一度达到31%的水平,到1892年,55%的政府年度预算被用来还债。希腊政府最终还是支撑不下去了,1893年,首相特里库皮斯被迫宣布国家破产。1898年,英、法、奥、德、俄等国组成国际金融委员会,对希腊财政收支实行监督,要它欠债还钱。

希腊公投后部分民众载歌载舞庆祝

NO9.希腊是怎么变成“白眼狼”的?

吴越(雅典大学在读华人博士吴越):希腊现任左翼政府承诺一系列的国内改革(这些改革都是欧盟伙伴国不允许、不待见的),又承诺不退出欧元区(这就意味着它必须按照欧盟伙伴国的游戏规则来行事),这根本上就是有矛盾的。除非欧盟伙伴国做出最大的让步,希腊左翼政府将不可能完成它的任务。我感到困惑的是:为什么国内的一些新闻从业者,在希腊债务危机的报道上,一致地选择了“欧洲债权人代言人”的立场,把明显具有偏见的信息传递给了中国民众(比如,有甚者直呼希腊部长为“流氓”的)?我猜测,第一个原因也许是信源:可能国内的新闻从业者习惯上采用德法一些主流媒体的报道,从而“继承”了其反希腊的立场。第二个原因,也许是一种“维持稳定”的思维 定势,使记者和编辑们直觉地反感希腊的出位行为。第三个原因,是否有一种“嫌贫爱富”的社会心理在作怪,因而在一场杨白劳和黄世仁的官司中,下意识地力挺黄世仁?


NO10.希腊欠债不还?德国也曾是“老赖”

皮凯蒂(法国经济学家,著《21世纪资本论》):德国也曾是这种欠钱不还的国家。历史告诉我们,债务违约的国家有两种命运。一种是19世纪的大英帝国,和拿破仑打英法战争耗资巨大,发行了大量国债,然后通过严格的财政纪律一点一点还。希腊现在也被要求这么做。这样确实能还清,但时间非常漫长。第二种是二战之后的德国,主要是3种手段:通货膨胀、奢侈税和债务减记。1945年,德国国债占GDP比例超过200%;短短10年后,国债占GDP比例却不到20%。1953年的《伦敦债务协定》让德国60%的外债一笔勾销。可现在德法他们要求希腊实行第一种方案。

NO11.再过20年再看希腊这个“小赖”的演出

刘学伟(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希腊公投结果表明,61%的投票者拒绝了欧盟的纾困条件,等于希腊已经向自己开枪。然后,“我死还是不死,你们就看着办吧。”希腊的极左派总理齐普拉斯的确是算准了,欧盟恐怕还是忍不下心,把他和希腊真地踢出欧盟甚至仅是踢出欧元区。欧盟走到今天进退两难的境况,当然是有很多难以逆料的客观原因。但欧洲各国现行的制度,冒不出那种深谋远虑的人物,是不是也是原因之一呢?或者说,在今天的欧洲,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人物了呢?那当然就更悲哀了。

本质上,至少绝大部分欧盟国家的选民和希腊人差不多,面对糖衣炮弹、慢性毒药未必就有免疫力。比如2010年冰岛曾公投决定赖债,好在国家小,迄今也没有混死……再扩大一层,整个西方文明是不是已经到了顶峰?现在的确还下不了定论。但再过一二十年或最多三五十年,那个时候回头再来看希腊这个“小赖”在2015年的演出,或许会发现,它没准只是若干“大赖”将要表演的更离奇的大节目的预演而已。

(整理/观察者网陶立烽)

关文平

关文平

资深媒体人。联系:wengang@guancha.cn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关文平
专题 > 希腊退欧
希腊退欧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