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马云:会把售假商家从平台上移除 但不能逮捕它

2017-01-19 19:34:33

据京华时报1月19日报道,北京时间1月19日凌晨,马云在达沃斯论坛特别对话环节接受了纽约时报采访。纽约时报从马云与特朗普的会面内容问起,将谈论内容延展至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背景下的全球化前景。马云表达了对全球化的坚定支持,马云表示,自己对未来十年中国和世界的重大变化感到兴奋。对话最后环节,马云在回答提问时表达了对加勒比海岸的阳光和沙滩的向往,他说:我来世界走一遭,并不仅仅为了工作。

(资料图)

马云与纽约时报的专访谈到了之前与特朗普会面情况,并称这次会面富有成效,比预期好得多。在谈及“如何评论特朗普之前对于中国操纵货币的言论“这个话题时,马云表示,问题在于美国的战略,“是你们没有合理思考、分配资金。不是其他国家偷了你们的就业机会。”

马云还表示,希望建立eWTP,Electronic World Trade Platform,来支持年轻人和中小企,他们可以通过手机和互联网在网上进行跨境买卖。

在对话最后环节,马云表示有很多事情想做,“我想做慈善、想做老师、想做环保。世界如此美好,我为什么总是要作为阿里巴巴集团CEO,我来到世界不是为了工作,而是来这个世界享受我的人生。”

资料图

看点

01

马云:与特朗普会面,比预期好得多

纽约时报:你刚刚到访了特朗普大厦,与候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会面,可否介绍一下这次会面?

马云:这次会面富有成效,比我预期好得多。

纽约时报:你有什么预期?

马云:我和大家一样,也听说了很多、看到了很多关于他的新闻。进去之后,感到他心态开放且乐于倾听我的看法。我对于谈话的成果非常高兴,他主动提出要送我下楼,我想他对此次会面的成果应该也非常高兴。

纽约时报:是你打给他,还是他打给你?这次会面是如何促成的?

马云:这也是我问自己的问题。有一天,有人问我你想不想与候任总统见面,我说真的吗,我还没准备好,我不知道要谈些什么。过了几天,又收到了几次,有个朋友发邮件给我问同一件事,我想了想也许我应该去谈一谈,至少特朗普可能会对我说的东西感到高兴,所以我就去了。我们讨论了中小企业、农产品、中美贸易,特别是聚焦让美国企业通过我们的网络面向亚洲销售,而这将为他们创造大量的就业。

纽约时报:你承诺未来五年为美国创造100万个职位,不是阿里巴巴直接雇佣?

马云:不是我们雇佣,阿里巴巴有4.5万名员工,我们没办法请100万人,我无法想象我们可以管理100万人。

纽约时报:请谈谈你如何看待中美关系,如何评论特朗普之前对于中国操纵货币的言论?你们在会面中谈到这些了吗?

马云:首先在美国言论自由,他可以说任何他想说的,我尊重而且也理解。但我也有自己的观点,我们不会辩论中美贸易、操纵这些,但我们达成了一些共识:中小企业、开发中西部、帮助当地农民和中小企出口产品至中国。我们不会谈美国的就业职位流失到墨西哥、中国等等。

我可以分享一下我的看法吗?

首先,30年前当我刚刚大学毕业时,我们听说的是美国的美好战略,将制造业外包给墨西哥、中国,把服务业外包给印度。有本书叫做《世界是平的》,作者是托马斯·弗里德曼。我觉得这是完美战略,美国说只想控制知识产权、科技、品牌,而将较低层次的工作交给世界其他地方,这是伟大的战略。

第二,美国的国际公司通过全球化赚了数以百万计的美元,美国100强企业令人惊叹。我刚刚大学毕业时,当时想买摩托罗拉的BP机,售价是250美元,我的工资只有每月10美元,而制造BP机的成本仅仅8美元。

过去30年,微软、思科、IBM这些公司赚的钱数以千万美元计,比中国四大行赚的钱加起来都多,比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等加起来都多,他们的市值在过去30年增长了超过100%。那么赚来的钱都去哪了呢?

作为商人,我很关心资产负债表,关心钱由何而来、去往何处。过去30年,美国在13场战争中花费了14.2万亿美元,如果这些资金有一部分用于投资基建,帮助白领和蓝领呢?

无论你们的战略有多好,你们应该为民众而投资。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机会上哈佛,像我就不行,我们应该为那些无力上学的人们投入资金。另外令我好奇的是,我年轻时听说的是美国有福特、波音等大型制造企业,而过去20年听到的都是硅谷和华尔街,资金流向了华尔街。然后,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了,损失了19.2万亿美元。

这是一笔巨资,洗劫了白领,毁灭了全球3400万就业。如果这些钱不是流向华尔街,而是投资了中西部、开发那里的产业,会带来很大的改变。

不是其他国家偷了你们的就业机会,这是你们的战略,是你们没有合理思考、分配资金。这是我的看法。

(资料图)

看点

02

马云:建立eWTP支持年轻人和中小企

eWTP即Electronic World Trade Platform。马云曾在若干重要场合提到这个词汇。eWTP主旨为支持年轻人和中小企,“让他们可以通过手机和互联网在网上进行跨境买卖。”

纽约时报:你提出了eWTP,具体是什么?

马云:WTO很伟大,但它主要是为发达国家及其企业所设计的,对中小企而言没有机会。我们希望建立eWTP,Electronic World Trade Platform,来支持年轻人和中小企,他们可以通过手机和互联网在网上进行跨境买卖。

此外,WTO也是一家非常有意思的机构,它能够让20国政府走到一起、就一件事达成共识,这简直是不可能,我无法想象各方能够达成共识。

商业应该由商人决定,我认为eWTP应该由商界人士们坐下来讨论、谈判、达成共识,而后获得政府支持的这么一个事物。

纽约时报:关于阿里巴巴、关于你们自身的商业模式,我想大部分西方人可能不太理解。我能否尝试让你们与亚马逊做一下比较?这样比较可能你们会觉得不太公平。

不过令我感觉很有意思的一点是,亚马逊所追求的,我感觉比较像是重资产的商业模式,他们购买飞机、想拥有整个供应链;而阿里巴巴就零售部分来看,相反地,你们并不想自营仓库、不想自营物流公司。对此你怎么看?杰弗里·贝索斯(亚马逊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正确,还是你正确,还是你们会在中间地带会合?

马云:我希望双方都是正确的,因为世界不是只有一种商业模式,如果世界只有一种“正确”的商业模式,这个世界将非常乏味。

我们需要各种各样的模式,为某种模式而努力的人们必须相信这种模式,我相信我所做的。至于和亚马逊的不同,亚马逊更像是一个帝国,自己控制所有环节,从买到卖;我们的哲学则是希望打造生态系统,我们的哲学是赋能其他人,协助他们去销售、去服务,确保他们能够比我们更有力量,确保我们的伙伴、10万个品牌和中小企们能够因为我们的科技和创新,而拥有与微软、IBM竞争的力量。

我们相信通过互联网技术,我们能够让每一家企业都成为亚马逊。去年我们的GMV(商品交易额)超过5,500亿美元,如果要雇佣员工来负责这些商品的运送,我们需要500万人。我们不可能请500万人来运送我们平台上销售的商品,我们唯一能采取的方式就是赋能服务公司、物流公司,确保他们能够高效运作、能够盈利、能够雇佣更多人。

纽约时报:如果自己不拥有供应链,是否能保证高效?人家亚马逊现在已经能够在几个小时内送货到家。

马云:去年我们在中国的125个城市实现了当日达。

10年前从北京到杭州的邮寄就要8天,现在12个小时就能从北京送货到内蒙古城市,物流效率提升了。你不可能一天期望达到这样的进步,我们有足够的耐心。

2016年双11我们平台上卖出了170亿美元的商品,3天内我们就派送了总共6亿个包裹。这就是正在发生,也是我们所骄傲的,不是我们挣了多少钱,而是我们具有多大的能量。我们可以使科技变得更有包容性,每一个小企业都可以使用,这是我的梦想。

我1992年在中国创立我的第一家公司,一家小公司,为了向银行借5,000美元,花了3个月申请,仍然失败了,做小企业真的很困难。今天随着科技的发展,我们可以做到赋能,这是我想做的事情。

(资料图)

看点

03

马云: 我说的假货质量的话不是对假货进行赞扬

纽约时报:一个对阿里巴巴目前仍在持续的批评是侵权问题。在中国,知识产权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阿里巴巴是个重要的批评对象。

您认为阿里巴巴取得了哪些进步,如何看待其他国家的监管机构,包括美国仍在质疑阿里巴巴?

马云:首先,当你拥有那么大规模的商业规模的时候,你必须学会接受批评。你必须倾听,再来判断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

第二,作为一个赋能1,000万小商家规模的电商平台,我们不会像亚马逊Buy一样,特别是价值5,500亿美元的交易商品,你不可能全部检查,这是电子商务模式本身的问题。

第三,在过去17年,我们在打假和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一直是领军者。但我们是互联网公司,没有执法权,我们发现了某人在卖假货,我们可以把他从平台上移除,但不能逮捕他。

去年一年,我们帮助将400名涉假分子送进监狱,我们下架了3.7亿件假货。我们不但是打假的领军者,我们还依靠大数据来打假。我们现在对全世界,尤其中国政府机构意识到这个问题感到高兴。

好事是今天你去问这些“犯罪团伙”,这些制假者、售假者,他们说,他们可以去任何一个平台但现在不敢上淘宝天猫了,因为我们的大数据科技可以查出他们是谁、地址在哪儿,并提交给警方,对他们进行捕获。

纽约时报:你之前说过有关假货质量的话?

马云:我说的假货质量的话不是对假货进行赞扬,而是说经过这么多年,这些品牌商家必须非常小心,因为假货的质量正在大幅提高,让人感到非常恐怖。这就是区别。你找到造假者,有人说,这是假货,你去找第三方鉴定到底是不是假货,发现有时假货质量更好。

另一个更吓人的是,一家品牌说你们在卖假货,我们找了很久,想发现问题但找不到,后来从旗舰店卖了一个商品送过去检验,他们说这是假货。这很令人困惑。

打假是同人性的贪婪作斗争,一点都不容易,也不可能结束,但必须继续战斗。我们每年投入2000名专职人员,每年投入10亿元人民币在打假中,不可能两年内结束战争。如果人们还在继续批评,重要的是我们自己对进展是高兴的。

如果人们赞扬我,说马云你很棒!我知道并不是很棒。或者阿里巴巴很棒!我们并非很棒,我们只是个17年历史的公司而已。但如果他们说,你们在打假上什么都没做,不,我们在做很多事情,但你不用去争辩,你只要去做自己相信的事就好。

纽约时报:你谈到了在打假上运用了大数据,另一方面你们也在信用体系上运用了大数据,使贷不到款的人能够得到贷款。我们谈到芝麻信用,假如在一个可能一些人没有信用记录的交易市场上,怎么判断谁到底可以得到贷款、谁不该得到呢?

马云:首先,此前,我们有一个系统,教计算机学会怎么甄别假货,以及支付宝上的诈骗。我们已经做了10年。现在人们把这叫做AI人工智能。

8年前,我们对自己说,我们不能做一家电商,我们要做一家数据公司,我们有消费者、制造商、物流、交易等等数据。但如何运用好这些数据造福社会?

很多中国小企业都非常好,有很好的信用,但是没有一个适合他们的信用系统。怎么用我们的数据,打造一个信用体系,使所有人都能获及这个信用体系?

这在过去4年非常强大,所有用我们服务的人,我们都给他一个信用评级。过去5年,我们放了500万个小企业商业贷款,即使他们只要求5000美元的贷款。3分钟可以决定是否放贷,给多少钱,1秒钟到账,不需要任何人去跟他们接触,我们叫这个是310。

芝麻信用也可以做谈恋爱的资本,丈母娘对未来女婿说,你要和我女儿谈恋爱,给我看看你的芝麻信用评分。如果人们要去租车,也会被要求看芝麻信用评分,如果他们不还钱,信用评分将会降低,可能无法租房。这是我们想要打造的系统。如果你买卖假货,芝麻信用也会体现。

(资料图)

看点

04

马云:电影能让人快乐,我想要我的英雄活下来。

纽约时报:最后一个问题,对你进军好莱坞有很多猜测。你和阿里巴巴的名字出现在年初的几个大片中。阿里巴巴进军好莱坞的雄心是什么?

马云:每隔5年,我们都会做战略回顾,展望未来10年、30年。所有战略问题都问自己一个问题,是否解决社会问题?我们相信,解决的社会问题越多,你越成功。第二个问题,这个项目10年内会成功,那我们就做;如果一个月或一年就能成功,那就不用做了。怎么可能在一年和一个月成功?

5年前,我们有过一个大辩论,未来10年、20年中国最需要什么。最后决定是happiness和health,双H战略。

好莱坞电影能带给人快乐。看电影能让人快乐,我觉得我们应该和好莱坞合作。中国有很多英雄,中国英雄总有死,美国英雄永远不会死。如果所有英雄都死了,谁愿意做英雄,我想要我的英雄活下来,这个我们应该多多学习。目前我们只做了2年,还有8年。我想让我的公司不只是电商,而是给人启示。

我从电影中得到很多启示。我最喜欢的电影是《阿甘正传》。生活是艰难的,这是我从中学到的,得到了很多启示。过去的17年别人说我是疯子、笨蛋,你疯了,去做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你是个笨蛋,怎么能做这种模式,亚马逊是这个模式,eBay这个模式,阿里巴巴为什么这个模式?我对自己说,阿甘说,继续干,别在意别人的想法。阿甘还说,没有人能挣钱,人们靠抓小虾挣钱。所以,我们服务小企业。

(资料图)

看点

05

马云:与死在办公室相比,我更愿意死在阳光沙滩上

在采访最后,观众与马云进行了互动对话。我们将对话主题中“生活”的部分提出来,看看这个亘古不变的话题,马云如何作答。

你如何保证不会搞砸人们的生活

观众:你如何保证不会搞砸人们的生活,你是有权力做决策的人,你如何保证你不会控制整个信用体系?

马云:首先我不确定,这是一个不确定的世界。每一天都不确定,唯一能确定是昨天。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变独裁,或者会变愚蠢,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我应该趁年轻的时候退休。我有很多事情想做,我想做慈善、想做老师、想做环保。世界如此美好,我为什么总是要作为阿里巴巴集团CEO,我来到世界不是为了工作,而是来这个世界享受我的人生。我不愿意死在办公室,我更愿意死在阳光沙滩上。

(记者 刘伟鹏)

分享到
来源:京华时报 | 责任编辑:唐艳飞
专题 > 达沃斯论坛
达沃斯论坛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