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安邦董事长吴小晖:目前海外投资全部盈利,没用一分钱外汇

2017-03-26 18:21:43

据澎湃新闻报道,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吴小晖3月26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全球跨境直接投资”分论坛表示,截至目前,安邦的投资全部盈利,而且没有用一分钱外汇。

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兼CEO吴小晖

对外投资数额与GDP相符

吴小晖表示,中国跨境直接投资从2001年以来,开始大幅度增长,到2016年达到顶峰,这是中国国力增长到一定地步的体现,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2016年中国跨境直接投资居全球第二位,与GDP排名相符,而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全球产业链的整合,这是一个规律性的事情。

“回顾下历史,改革开放三十余年,一开始是萌芽状态;2001年起,跨境投资有了一个大幅度的增长,这是跟国力增长匹配的;去年,达到了一个峰值,1701亿美元,在64个国家投资近7000家企业。我国对外投资的存量累积下来,大概有1万亿美元多一点点。而美国是4.5万亿,跟美国相比,美国每年对外投资是3500亿。”吴小晖说,“这就是一个自然规律。等国家的GDP发展到这个水准,全球产业链的整合,全球化的趋势是不可逆的。它有自然、内在的需求,我们应该规律性地去寻找支点。”

“美国(的FDI)现在的存量是4.5万亿美元,美国才对全球投资深具影响力。而目前,对中国来讲,吸收外资和对外投资差不多是平衡的。而且,中国现在对发达国家的投资反而在增加。”吴小晖说。

安邦海外投资全盈利,没用一分钱外汇

吴小晖还表示,安邦跨境直接投资的成本是很低的,且现在全部都盈利。吴小晖说,作为一家保险公司,安邦寻求稳健,虽然每年有1千多个项目,但真正成交的比例很低,“对于安邦来讲,目前其投资项目全部是盈利的,而且成本非常低。作为一家保险公司,稳健、稳健、再稳健是根本。”。他还强调,安邦的海外投资全部是用自己在国际上融资的钱,没有用一分钱外汇。

“我们其实跟别人的投资还不一样,我们是在配资产池,收取稳定的现金流。”吴小晖如是说:“我们接触的项目每年大概有1000多个,而真正成交的估计只占很低的比例。”

“我们每一个项目都是成功的,因为我们非常非常的谨慎。因为我们每一单项目必须挣钱,因为没有人给我们出成本,我们必须确定每单项目都必须要有很好的利润,在最坏最坏的假设条件下,我们要拿得到。就像我们刚开始并购华尔道夫一样,前后谈判几个月,这么长的条款,最终,在上个月,我们让它停业了,改造成住宅。卖掉一部分的住宅后,只留下一部分酒店。”吴小晖说。

同时,他表示,中国现在对外的并购不一定要用外汇,安邦就没有用一分钱外汇,而且安邦还能把外汇输入进来。这就是因为目前全球已进入资源整合的时代,安邦在国际上的融资成本就很低。

对于投资回报率,吴小晖直言,原则上年回报率不能低于10%,“这是我们投资的铁率,只要低于10%我们就不投。所以我们才投了100多个项目,哪怕有很高的潜在回报,没有稳定性也不投,这就是我们投资的原则。”

吴小晖的“生意经”:既要稳健,还要高回报

吴小晖举了两个例子来说明安邦的海外投资思维:

一是收购荷兰老牌保险公司VIVAT的经验,“安邦用中国管理思维改造这家欧洲的传统公司,比如原先当地保险理赔要用2个月的时间,我们用app使这个过程只需10分钟。” 吴小晖说。

二是收购纽约华尔道夫酒店。吴小晖说,收购华尔道夫酒店前后谈判了几个月,最终在上个月让对方停业并改造成了住宅。“改造好后,我们会卖掉其中一部分住宅剩下的做一个小酒店,等于白拿一个酒店。”吴小晖说,“我们把华尔道夫酒店的所有文物都保留下来,这也得到了美国文物保护单位的支持,安邦保证会重新让纽约人拥有华尔道夫的回忆。”

吴小晖称,中国从过去的劳动力输出到商品输出,再到现在资本输出,今后会发展到文化输出,这是个自然而然的过程。

吴小晖同时也提出了中国的金融企业应该如何进一步支持中小企业走出去的问题。他说,一位浙江老乡曾因融资困难而借高利贷把自己的水泥生产设备运到坦桑尼亚,两年多全部回本。

此外,吴小晖还透露了安邦集团的两条投资原则:“一是寻求稳健,哪怕可能有很高的回报,没有稳定性也不投;二是所有的项目年化回报不能低于10%。”

朱云来笑侃吴小晖:安邦收购华尔道夫酒店是“天上掉馅饼”

在公开对话环节,金融专业人士朱云来也和吴小晖聊到了安邦收购华尔道夫酒店一事,朱云来笑称“安邦收购华尔道夫做成住宅,是典型中国的打法,就像空手套白狼,美国人也不傻他们怎么不做,纽约独一份被你落着了。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儿怎么不掉我头上?”

对此,吴小晖表示,“美国有一个1031法案,有很多美国朋友在下面,这就是走出去的机遇。它在曼哈顿上所有的东西都转化过了,只有这栋楼华尔道夫没有转化过。他已经提供了折旧,如果他自己改造要纳很多税,他卖给别人就不需要纳,但是他希望保留一个华尔道夫的品牌下来。”

美国1031法又称为同类财产交换法(Like-Kind Exchanges)适合用于在美国境內的投资和商业用途的房地产或不动产和动产。

2014年,安邦保险集团宣布以19.5亿美元(约合120亿元人民币)收购美国纽约拥有逾百年历史的华尔道夫酒店大楼。2016年,安邦计划再花费10亿美元将这座酒店多达3/4的客房改造为私人公寓用于出售,而留下一小部分作为酒店客房。

金融专业人士朱云来

以下为吴小晖、朱云来对话实录:

持人李斯璇:

从比较宏观的角度来讲,咱们回到这个话题,为什么新兴市场对于全球的投资人来讲,好像我们没有以前这么有吸引力了,这样的趋势是怎么样发生的?如果说再看我们对外,咱们主要是关注哪样的区域呢?2017年您觉得这样的趋势会不会继续呢?

朱云来:

对,其实您前面已经介绍了全球的贸易变化,已经很清楚了。其实,如果说起来全球化的历史,我去看了一下资料,历史的数据。其实很明显是从1995年开始的,其实真正世界大规模的全球化,以及由全球化诞生经济的发展就是最近20年的事,而且这个比以前来讲速度快得多,高得多。这个之后,全球经济总量的增长大大超过了全世界人口的增长,而且跨境贸易的总量,世界跨境投资的总量都跟着走。

总的来说全球化是明显带来的增长的好处,但是现在似乎出现了全球化的反弹,可能就是因为当中国进行纺织,制鞋出口,美国消费者得到了非常大的好处,因为价格降低了百分之几十价格,但是又影响到了美国的服装和制鞋行业,这个跟美国大众的人口相比可能1%都不到,就是9%的人得到了大的好处,1%不到的人受到了冲击,我也跟美国的一些朋友聊过,这个事无法避免,总体是好事,但是受冲击的人怎么办?但是他也找不到协调的机制。

我问他们,消费降的这么多,怎么平衡?你把切出来的1%用到受影响的完全就解决了,他说不行,那是搞社会主义。但是你得有工作才有收入,你工作都没有了,就没有收入了。他们说是中国造成这个问题,但是中国现在差不多了,有简单一点的制造业移到更发展中的国家去了。

所以这是一个大的社会问题,各个国家现行的经济制度无法系统的来处理这些问题。所以,我想可能短期这个会受影响。但是最终大家还是要去找到一个方法,能够做一个合理的条件。因为把技术扩展到世界,把更多人力的生产潜力利用起来,像东南亚、亚洲其他的相对没有那么发达的部分,到非洲等等。实际上我们可以从历史上看到它确实有好处。

但是反过来像美国的选举也反映出来了,社会比较分裂,因为可能是进口商、出口商他们赚钱了,但是有一些行业受到影响了,他们失业了。实际上全球化带来的好处,分配没有很公平。所以将来看趋势主要要看这个。

但是从具体的投资来讲,投资的道理就在于整合效益,比如说中国的企业走出去,原来我们也看了很多,德国的中小型的企业他们有很好的技术,家庭的几代人的经营。

但是随着发展的变化,毕竟他们原来成长的时候是德国经济在迅速成长的时候,有市场,市场就在他家边上。现在他已经很成熟了,市场也不在他那了,在中国了。

所以,是有出去投资的道理,中国人毕竟现在发展到很大的经济体,而且通过出口、进口的关系跟世界其他地方的经济有相互的关系。

这有人力,有市场,所以这个技术也应该往我们这来走。

当然,吴总的例子不是也倒过来吗?不排除在某些领域,比如说你买了华尔道夫,你把它做成住宅了,中国典型经典的打法。空手套白狼一样,还套剩下一个华尔道夫,但是我也好奇,按说这个路数美国人也不傻,他们也能做出来,为什么他们没做?

吴小晖:

这个是这样的,美国有一个1031法案,有很多美国朋友在下面,这就是走出去的机遇。它在曼哈顿上所有的东西都转化过了,只有这栋楼华尔道夫没有转化过。他已经提供了折旧,如果他自己改造要纳很多税,他卖给别人就不需要纳,但是他希望保留一个华尔道夫的品牌下来。

朱云来:

明白了,你就是纽约市独一份,让你落着了。

吴小晖:

正好有1031法案。

朱云来:

所有的都过了这个事了,就剩这一个,恰好给你了。

吴小晖:

有两个,我觉得不得不佩服美国上市公司的精明。

朱云来:

我也佩服你的精明,天上掉馅儿饼的事怎么不掉我的头上。

吴小晖:

这就是一个共赢。

朱云来:

你说你买了一个保险公司,还让他盈利了,最后你加了一句按照中国会计的,按外国的就不盈利了?

吴小晖:

不对,中国会计也是一样,它是这样,有两个准则,一个是欧洲准则,一个是中国的国际准则,中国的国际准则这里面讲了很专业的术语。我们完全按照国际准则,它是安全中国的国际准则,一个是欧洲的国际准则,相差不大。

朱云来:

这个还在于你对准则的敏感。

吴小晖:

我们愿意讲得更加详细,欧洲的国际准则跟中国的国际准则,都是用国际准则来做的,现在差别不大,很小。

朱云来:

回到我们说经济实体,大家都是公司或者是什么,不管是民营还是国营,或者是国有的。经济的意义,走出去,请进来,你自己转一圈又回来,都有经济的道理。我觉得总体上来说我们是一个欢迎的态度,拥抱的态度。这里面也反映两个问题,我这个钱如果要在国内能有更好的回报,我也不会跑出去付更高的价钱。其实你出去收购也是一个并不很容易的事。像吴总天上掉馅儿饼的事一般发生的几率还是很小。

你去买东西,最简单的办法你不卖我加价,再加10%,还不卖再加,这个反映出来是对投资的迫切性。当然这个迫切性也有多重的目标,现在我买这个给你加价,但是绕过资本管制也是一个办法。我现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它卖下来,但是我也没有细读监管规定。

总而言之我们作为旁观者看这个市场,想到有这样一些分析的角度,这样你在能够把握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到底因为什么,你的逻辑在什么地方?我觉得回到您这个主题,我认为还是国家系统的考虑向海外投资是对的,应该拓展,至少比把所有的钱都砸家里盖了一堆没有用的房子,比那个强。

但是这个投资毕竟还是很有挑战性的,肯定不是像大家想象的那么容易,这个需要一个多年的探索和培养,但是即便如此我认为值得走出去的。

(综合澎湃新闻、腾讯财经、中国证券网等消息)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吴娅坤
专题 > 海外投资
海外投资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