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过去3年,欧四大行已从华尔街撤资2800亿美元

2019-11-26 11:32:32

【文/观察者网 龙玥】

欧洲银行巨头曾经几乎占据华尔街银行业的半边天,是这条街上的佼佼者。然而,次贷危机后,他们雄心勃勃的时代似乎已经远去。在美国监管环境日益严苛,欧洲负利率出现的同时,欧洲银行的困境也随之到来,他们与美国银行的差距正在逐渐拉出一条“鸿沟”。

近年来,许多困局中的欧洲银行巨头开始调整业务、削减成本,同时,他们也正在绕开华尔街的监管。过去3年,欧洲四大投行已经从华尔街大规模撤回2800亿美元资金。

美国华尔街,纽交所 图:IC photo

3年撤资2800亿美元 绕开美国监管

据《金融时报》25日报道,自2016年来,欧洲四大投资银行——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瑞银集团(UBS)和巴克莱银行(Barclays),从美国主要控股公司中撤出2800亿美元,以使其业务摆脱美国监管,应对长期盈利挑战。

过去3年,这些银行被迫将部分业务与资金放在美国的中间控股公司(Intermediate Holding Companies,下称IHC,指美国对外资金融机构设立中间控股公司,门槛为在美总资产超过500亿美元,且分行不纳入计算范围)中以遵守美国金融监管。

在次贷危机后,奥巴马实施的美国金融监管法规《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规定,根据“国民待遇”原则,美联储要求在美国拥有500亿美元资产或以上的美国子公司(即Non-Branch,非分支机构)的外国银行机构(FBOs),须在2016年7月1日之前将其美国子公司纳入一家IHC。而这些IHC必须接受严格的审慎标准,包括通过压力测试、资本计划等。

美国总统特朗普2017年初上任后,极力推动全面修订《多德-弗兰克法案》,旨在放宽对金融及银行业的监管以刺激经济,并开启了六年来最大的监管洗牌。而该修订法案已于2018年5月通过,其中一个修订是将500亿美元的监管门槛提高至2500亿美元。但该法案仍然没有彻底废除,对外国银行机构的限制仍然存在。

为了绕开监管,苏格兰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Scotland)甚至曾表示,无论IHC的门槛如何,都将缩减规模。而IHC制度似乎也对德意志银行、瑞信瑞银及巴克莱这四家欧洲银行巨头造成了困扰。

《金融时报》报道称,为摆脱美国监管,这四家银行自首次公布IHC相关披露的3年来,已将其在IHC中的资产减少了34%以上。

其中,这种趋势在德意志银行尤为突出,该行将其在IHC的资产从2030亿美元削减近一半,至1167亿美元。自2016年来,瑞信的IHC资产也大幅减少47%,减少1050亿美元。巴克莱银行的IHC资产减少金额相对较小,过去三年缩减610亿美元,而瑞银的IHC资产负债表缩减幅度最小,仅250亿美元。

欧洲四大投行IHC的资产变化 图:《金融时报》

值得注意的是,这四大行在撤离IHC资产,减少在美国的业务的同时,增加在美国分支机构中持有的资产,这些资产依靠其母公司的资本,且受到美国较宽松的监管。同期,这四大行普遍会增加IHC股本,使得总体上他们的IHC资本平均增加了近12%,而更高的股本资本和更少的资产相结合,进一步压低了银行的收益。

比如德意志银行将IHC的股本从2016年9月的109亿美元增至135亿美元。同期,该银行主要美国分行的资产增加了450亿美元,至1750亿美元。

美国监管成为欧洲银行在美开展业务的一大阻碍,《金融时报》今年2月的一篇文章分析称,欧洲银行曾经通过“规模庞大与使用高杠杆资本”方式进军华尔街的努力,受到了美国更严格银行监管的阻碍。

然而,对于此次的“撤资”,《金融时报》最新报道提到,批评人士指出,欧洲投行将资产从IHC转至分支机构,是典型的“监管套利”,将再次使美国纳税人和美联储的设施面临更大的风险。此外,欧洲银行应受到比美国同行更严格的监管,因为他们对美元流动性的需求更大。

次贷危机后,华尔街金融市场开始发生变化。本世纪初,德意志银行等欧洲银行在美国扩张的“雄心壮志”已经逐渐呈现出萎缩状态。

“压力山大”的欧洲银行

缩减在美国的业务与资金或只是欧洲银行面临的困境的缩影之一,除了美国的监管压力,欧洲负利率时代的到来以及不确定的政治局势给欧洲银行造成多方困扰。

上世纪80年代,欧洲银行巨头曾是这条街上“最靓的仔”,第一批欧洲银行开始对华尔街发起“攻击”,欲跻身世界新的金融中心——华尔街。他们来势凶猛,曾几乎一度与高盛(Goldman Sachs)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等美国投行势均力敌,但在次贷危机发酵的时间节点上,这些欧洲银行开始步入困局。

金融行业研究公司Dealogic数据显示,2007年,美国银行占据全球投资银行业务收入的46%,欧洲银行则占据39%。但自那以后,美国银行的优势正在逐渐凸显。到2018年,美国投资银行的市场份额已增至52%,而欧洲银行仅占26%。

欧洲投行市场份额下滑,美国银行反之 图:CNN

欧洲央行的负利率对欧洲银行的“命脉业务”——存款业务造成打击,削弱了银行核心盈利能力之一。据《华尔街日报》10月31日报道,面临这些困境的欧洲银行被迫做出削减成本、调整资本等行动,这或将让他们进一步落后于美国银行。

该报道表示,德意志银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困扰的银行,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它放弃了自己的许多海外业务更加专注于德国公司。该银行还曾在今年7月宣布到2022年将裁员约1.8万人,约占其全职员工的五分之一。而瑞银集团则致力于降低成本,并对结构进行全面改革。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龙玥

龙玥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龙玥
专题 > 美国经济
美国经济
小编最近文章
过去3年,欧四大行已从华尔街撤资2800亿美元
超1000亿!LV接近收购蒂芙尼加码珠宝领域
马来西亚破获最大中国公民电信诈骗,680人被捕
“中国产业政策奏效,美国要效仿”
让不让华为建5G?德电信三巨头齐发声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