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疫情中的南航:从亚洲第一规模到“经营极度困难”

2020-03-06 18:51:54

(文/观察者网 吕栋 朱紫薇)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亚洲第一大航司竟陷入了“经营极度困难”。

3月3日,南航集团召开“经营极度困难应对方案宣贯会”等数张照片在网上流传;第二天(4日),“南方航空成被执行人”的消息浮出水面,距离立案时间已经过去了2天。

就在外界等待更重磅消息之时,3月5日下午,南航高管终于向媒体证实:目前是有流动性问题,但可以通过发债、贷款等解决流动资金问题。

3小时后,广州银行同业公会在其官方微信上披露,2月18日,兴业银行广州分行已为南航发行了规模10亿元的超短期融资券,接下来,该行还将会为南航发行合计15亿元债务融资工具。

若无疫情影响,春运本是航空客运流量最大的时间段。正是低估了巨大风险的突如其来,观察者网梳理发现,无论是资金储备,还是营收质量,运营着超过850架飞机、机队规模亚洲第一、世界第三的南航,却没有做好应对如此大规模“停摆”的准备。

塞翁失马,对此,南航内部也展示出了积极的一面:运营成本有进一步下降的空间,这次疫情危机也是内部反思的机会,“不见得是坏事”。

网传图片

北上广深航班低至0.5折

在限制人员流动成为疫情防控的重要措施后,民航业受到重大影响:航班量减少,客座率下降,机票也开始大幅打折。

观察者网查询第三方平台发现,北上广深作为热门航线,1到2折的机票比比皆是。另外,上海到三亚、上海到成都等地的单程机票最低价格都在百元上下,折扣更是低至1折以下。

第三方平台截图

而1月春运期间,若无疫情影响,本是航空客运流量最大的时间段。

但南航1月主要运营数据显示,当月客座率为76.70%,同比下降3.72个百分点,其中国内、地区、国际分别同比下降2.98、12.25、5.32个百分点;旅客周转量(按收入客公里计)同比下降2.42%,其中国内和地区分别同比下降4.64%和44.00%。

而国航和东航公布的1月主要运营数据显示,二者客座率分别为76.6%、75.38%,同比分别下降3.3个百分点、5.41百分点;旅客周转量分别下降1.9%、1.28%。

根据上述数据可看出,南航1月客座率下降幅度在三大航中并不是最大的。

2月6日,民航局运输司司长于彪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从最近一周的情况来看,航空公司大量削减航班,航班总量仅相当于去年的将近一半,客座率不足45%,去年同期的旅客客座率达到90%。

南航1月份主要运营数据

虽然南航2月的运营数据还未公布,但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总干事兼首席执行官德·朱尼亚克3月4日指出,考虑到中国的主要出行限制是从1月23日才开始,因此从新冠疫情爆发可能给出行造成的整体影响来看,目前1月的数据,只是冰山一角。

3月2日,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客座教授邱连中曾表示,中国民航2月收入损失达到近370亿,3月份行业预计的收入损失会在350亿左右。如果疫情进一步延伸,行业收入损失总额可能接近1000亿。

IAEA网站截图

第一财经3月2日的报道则称,目前各家国内航司依然是整体亏损的状态,其中大型航司每天亏损1亿的规模,中型航司每天也要亏损几千万。

值得注意的是,IATA 2月底曾预计,2020年全球航空旅行需求将出现自2009年以来首次下滑,疫情对需求的影响将使全球航空业损失近293亿美元,其中278亿美元将发生在亚太地区。

营收最高、净利最低

虽然疫情的蔓延让民航业最近的日子很难过,但各大航空公司面对的压力是相同的。而南航作为机队规模中国最大、世界第三大的航司,率先喊出“极度困难”,让人不免有些意外。

在权威媒体的相关报道中,南航内部人士坦言:目前是有流动性问题,但希望不过度猜测和解读。南航的运营成本有进一步下降的空间,这次疫情危机也是内部反思的机会,“不见得是坏事”。

网传图片

事实上,疫情影响之下,人员流动迅速收紧,航空公司取消大部分航班,甚至有个别公司全部停航,但飞机运营费用、飞机折旧率、人员工资支出却没有减少,对航企现金流带来极大考验。

而疫情到来之前,南航手上的现金已出现紧张。

观察者网查询财报发现,截至2019年9月30日,南航账上货币资金仅11.93亿元,而短期借款达到14.3亿元。对比来看,2018年底,南航账上货币资金为73.08亿元,当时短期借款为207.4亿元。

财报显示,2019年一季度末,南航账上还有货币资金56.3亿元,二季度末减少为17.4亿元。对此,南航解释称:“主要为报告期内控制货币资金存量,偿还借款所致。”

南航在2019年半年报中表示,当年1-6月持续加强大项成本管控,突出强化资金集中管控,持续优化债务结构,着力提高资金管理水平,大力压减货币资金余额,资金集中度持续提升。

回溯南航财报,观察者网注意到,南方航空在2014年末货币资金曾达到最高的183.06亿元,11.93亿这一数值已经是其上市以来的最低值

与南航相比,国航的现金流相对宽裕一些。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国航货币资金为82.53亿元,还高于2018年底的78.08亿元。而东航当期货币资金虽不多,但仍高于南航,为15.49亿元。

德国罗兰贝格管理咨询2月26日的研报称,大型航空公司受制于前期飞机购买带来的高额资产投入;另外,国家对于运价的管制也限制了业务变现能力。因此,在突发事件影响下,航空客流量受到极大冲击,经营性现金流入将更为有限。

观察者网制图

南航去年三季报显示,虽然其短期借款、长期借款分别较上年末降低31.04%、74.74%,不过“其他流动负债”却暴增201亿,较上年末增长402.38%。对此该公司称:“本期发行超短期融资券所致”。

另外,2017年-2019年三季度,南航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分别为71.53%、68.30%、73.89%。

观察者网制图

值得一提的是,南航近期还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企查查信息显示,3月2日,南航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执行法院为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具体涉及事项未披露。

南方航空2019年三季报截图

除此之外,观察者网注意到,2019年上半年,南航、国航、东航分别实现营收729.39亿元、653.13亿元、587.8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6.9亿元、31.4亿元、19.43亿元。

可以看到,南航的营收比排名第三的东航高出140亿还多,但净利润仍处于垫底,净利率仅2.3%。另外,三家航空公司的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20.92%、-9.49%、-14.89%,南航的净利润降速最快

财报显示,上述三大航空公司2019年上半年的营业成本分别为644.45亿元、522.25亿元、547.77亿元,南航的营业成本也是最高的

再看下2018年财报,三家航企营收分别为1436.23亿元、1367.74亿元、1149.30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9.83亿元、73.36亿元、27.09亿元。南航营收仍是最高的,但净利润只比东航高了不到3亿元。

当年,三家企业的营业成本分别为1286.13亿元、1151.31亿元、1024.1亿元,南航同样高居第一。

而南航营业成本居高不下的原因或许与机队规模等有关,2019年半年报显示,南航、国航、东航拥有的客货机数量分别为849架、719架、676架。

南航2019年上半年营业成本具体数据

观察者网注意到,南航2019年8月30日曾发布《购买国产飞机的公告》:向中国商飞购买35架ARJ21-700飞机,公开市场报价为每架约3800万美元,合计为 13.3 亿美元。

不过,南航在公告中表示:具体支付方式为在协议生效后,本公司先分期支付部分预付款,然后于每架飞机交付日再付清余款,预计不会对公司的现金流状况和业务运营产生重大影响。

公告截图

航班量正在恢复

中国政府网3月4日发布消息,针对民航企业遇到现金流紧缺等困难,民航局通过与财政部等部门沟通协调,实行一揽子减免税费、给予疫情防控补贴等政策,助力民航企业应对疫情带来的经营风险。

目前,经国务院批准,与民航企业相关的一系列财税金融优惠政策已实施:自1月1日起,免征航空公司缴纳民航发展基金,每月预计可减轻企业负担约6亿元;对航空公司执行重大运输飞行任务给予必要补偿,支持民航企业抗击疫情。

中国政府网截图

另外,为积极应对疫情对民航业的影响,鼓励国际航线不停航,引导已停航的国际航线复航,支持航空运输企业抗击疫情,民航局向中外航空运输企业提供了资金支持。奖励标准分成两档:共飞航班每座公里0.0176元,独飞航班每座公里0.0528元。

航班数据服务商“飞友科技”根据1月23日到3月3日期间中国实际起降的3.36万架次国际航班,对这一期间航空公司国际航线可能获得的补贴金额进行了估算。南航预计将可获得1.76亿元补贴,国航及东航预计分别获得1.67亿和1.26亿元补贴。

民航局官网截图

除了政策支持外,南航自己也在想办法融资解“燃眉之急”。

微信公号“航旅圈”3月3日发布的消息显示,包括南航在内的多家航司,都陆续制定了疫情应对相关措施,而南航重点部署了8个方面的38条工作措施,涉及如何增收,如何降本,如何优化急性结构,稳定现金流,争取低成本融资,以及如何争取各地政策支持和补贴优惠等各个方面。

3月5日,广东银行同业公会在官方微信发布消息:2月18日,兴业银行广州分行发行了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度第八期超短期融资券,发行规模10亿元,期限149天,票面利率1.75%。

上述消息提到,受到疫情影响,南航客座率和载运率大幅下滑,急需补充运营资金。接下来,兴业银行广州分行还将会为南航发行2期合计15亿元债务融资工具,帮助其偿还到期债务及补充营运资金。

除此之外,非公开发行股份在资本市场进行融资也是企业补充现金流的途径之一。

2019年10月,南方航空披露了一则非公司发行股份预案,拟发行不超过24.53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168亿元,其中不超过133亿元用于引进31架飞机项目,另有不超过35亿元用于偿还公司借款。其控股股东南航集团拟现金一次性全额认购。目前,证监会已受理这一定增方案申请。

对此,也有分析认为,国资背景的航空公司国航系、南航系、东航系的一季度财务报表可能会受到一定影响,但长期融资渠道不会受到影响。

南航公告截图

值得一提的是,南航还曾在短短半年时间内,合计发行100亿公司债券。

其中,2018年11月、2019年2月以及5月分别公开发行价值20亿、30亿、50亿不同期限的债券。官网显示,去年7月,南航运营主体南航集团还在北京宣布实施股权多元化改革。

与前述募资目的相同:“南航集团股权多元化改革之后,将大幅降低资产负债率,为企业发展提供强有力的资金保障。”

另外,南航也在逐渐释出部分控制权,为其旗下子公司积极寻找投资者。

今年1月,据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南航通用航空有限公司(下称:南航通用)本次增资拟引入2~4名战略投资方,并开展员工持股,对于战略投资者拟释放股权比例约50%,员工持股比例为5%-10%,引进新股东后南方航空持股比例约40%左右。

图片来源:北京产权交易所官网

而随着各地复产复工的有序进行,南航也在逐步恢复航班的运行。南航集团官网发布的消息显示,截至3月4日,南航已累计恢复航班超过5100班,3月航班量逐步恢复至日均千班左右。

南航集团官网图片

(编辑:尹哲)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吕栋

吕栋

宁静致远。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吕栋
专题 > 上市公司
上市公司
小编最近文章
疫情中的南航:从亚洲第一规模到“经营极度困难”
宜家在中美召回超90万件问题三斗柜:恐倾倒伤人
汇顶科技监事拟清仓减持,去年净利预增超2倍
正邦科技2月生猪收入增近3倍,曾公布业绩预告被深交所关注
公开“后继乏人”之困,茅台董事长突然交棒70后厅官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