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每天重复高风险操作几十次 这两位“90后”是勇敢的“排雷”人

2020-03-25 16:44:55

3月17日起,上海嘉定区江桥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驻守的嘉定某集中隔离观察点,增设了嘉定区唯一一个“临时集中留验点”。而1995年出生的张炳扬和1994年出生的徐艳,成为了第一批为留观人员采集鼻咽拭子的工作人员。

“您好,我们来为您采样。”张炳扬敲开了“客人”的房间,开始采集鼻咽拭子。“放轻松,稍微抬起来头,张开嘴,很快就好。”张炳扬语气温柔。

用压舌棒固定“客人”舌头,手握长棉签灵敏而轻柔地在对方两侧腭弓、咽、扁桃体擦拭几下,一支带着咽拭子的棉签采集完毕。随后,他迅速将棉签从中间折断,放进写有“客人”姓名及编号的采样管中,盖好盖子并封存,放置在身旁小推车上的采样管架上。

“请耐心等待结果,中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随时联系我们。”简单嘱咐几句后,张炳扬关上了房门。

疫情期间,鼻咽拭子采集被认为是传染风险极高的操作之一。如果被采集者已被感染,采集过程中引起的打喷嚏、干呕、咳嗽等反应,会导致大量带有病毒的飞沫,极大地增加了采样人员被感染的风险。但是,张炳扬和徐艳每天都要进行早、中、晚三次采样,重复高风险操作几十次。

这段时间,他们总是不到5点就起床做准备:一人按照采样人数准备采样管,一人准备防护装备。医用口罩、N95口罩、防护服、隔离服、护目镜、面屏、鞋套和手套等逐一穿戴完毕,“全副武装”后再次清点确认采样管数量。每天早上6:30,他们两人推着采样小车,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为避免可能的交叉感染,在每完成一次采样后,他们都要更换手套和对防护装备消毒,才能为下一位“客人”采样,做到“一人一采一换一消毒”。

随着天气逐渐转热,厚厚的防护服下,汗水一点一点渗透衣服。一天里,他们的衣服总要湿湿干干好几次。“有时候防护镜和面罩起雾看不清,就跑到窗口‘凉快’一下,等雾气凝结成水滴了,再赶紧跑回去。”徐艳说。

几天下来,“新生代”已经是“老熟手”了,遇到“难题”也总是应付自如。遇到采样过程中客人出现咳嗽、干呕、不适,他们总能细心安慰,和“客人”聊一会儿天,让他们放松下来。

“有几次遇到有严重鼻炎的人员,采样棉签才刚伸进鼻子,客人就忍不住打喷嚏,当时我们距离就二十几厘米,飞沫直接飞溅到我的面屏上。”张炳扬说。但两个“90后”都挺淡定,“第一次采样可能比‘客人’还紧张,额头都冒汗了,闷在两层防护服里感觉差点缺氧,但几趟下来已经不紧张了。做好防护就行,要守住嘉定防线,我们妥妥的,不能怕!”

让我们为这两位“90后”点赞!(通讯员 吴紫薇)

分享到
来源:上海嘉定 | 责任编辑:童黎
小编最近文章
三家美媒急了,写了封公开信
世卫组织:美国或成为疫情“震中”
美顶级传染病专家大吐苦水:我总不能推他下去
疫情中的伦敦:货架空了,但酒吧…
港科大学生会竟发这种“抗疫”声明 校长怒斥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